围攻Site-19

Terry,我得告诉你点事情。把文件给我。

信息来源 MALLARD.AIC
信息目标 ten.pics|91etis_lla_ffats#ten.pics|91etis_lla_ffatsten.pics|lla_ecnaraelc_2level#ten.pics|lla_ecnaraelc_2level
信息内容

一大群非平民已来到基金会安保Site-19的3公里范围内。人工智能已确认这群人全副武装,携带轻武器、爆炸性武器以及辅助技术武器。已确定七个不同的相关组织,包括有5个在目击捕获名单上的组织。

这已被定性为ALPHA级安保威胁,因此已通知所有具有2级以上权限的人员。若你认为该人工智能出现故障,请联系ten.pics|daia#ten.pics|daia,并附上本报告的链接。


很好,那个AIC又开始说屁话了。

没有。我能非常清楚地看到整个站点都被想杀我们的人包围了。

我真不能想象在我因为新冠把一半的站内安保送回家后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摘录自#site19-指挥部,2020/09/13

KPC:所以那个机器没说谎?

~dirmoose:

~dirmoose:jrdeneal我们有什么?

&jrdeneal:我的人还在清点

&jrdeneal:目前还没有确定的结论,但我们可以推测

~dirmoose:你什么意思?

&jrdeneal:他们有枪,但我们有足够的场干扰器,到时这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dirmoose:行,那些人怎么样了?

@dr_braive:跟我同级的人都很害怕但他们并不恐慌

&serioussam:我把我负责的人都带到地堡里去了。他们很害怕,但他们知道我们这边有场干扰器。

@GeorgeKastos:好吧,最高指挥部知道我们有麻烦了。救援正在路上清理散兵游勇。

KPC:你们觉得这是不是就是Bowe说的那个?

rsrclater:可能。我在人群里看到了混分和机神的人了。

%ler:他们不是应该互相仇视的吗?

~dirmoose:别担心,今天结束的时候这就应该结束了。

库存比对:SITE-19

由DeNeal博士撰写

敌对势力库存:

  • 约5,000名混沌分裂者步兵。
  • 至少100辆混沌分裂者坦克。
  • 约800名破碎之神教会士兵,配备有机械增强装置。
  • 约50名破碎之神教会齿械师1
  • 至少500名深红之王教会炼金术士兵。
  • SCP-140-A,以及70名SCP-140-2实例2

Site-19库存:

  • 500名训练有素的安保人员。
  • MTF Beta-2(“低俗闹剧”),MTF Yotta-5(“荣耀之光”),MTF Charlie-5(“碎铁喷射器”)
  • 4,000名各类科研人员。
  • 1,000名后勤人员(食堂工作人员,清洁人员,等等)
  • 七台站点内玻色子场干扰器3

我个人预测能取得胜利。请立即启动场干扰器。

视频录像转录


地点:安保Site-19,场干扰器室

日期与时间:2020/09/13,0700时


<开始记录>

<Engstrom中士以及技术员Frank、技术员Lee、技术员McKinney进入房间。他们在场干扰器控制台前就坐。>

Engstrom:让我们给这些坏小子们热下身,这样我们就能让这个站点少操心一件事。开始点燃主反应堆。

<三名技术员同时转动反应堆点火钥匙。位于房间内的南边角落的核反应堆启动。其于一分钟内开始发出黄色的光芒照亮房间。>

Engstrom:反应堆正处于最低功率。开始预热干扰装置。

Frank:长官?

<技术员Lee与McKinney转动旋钮,开始预热干扰装置。技术员Frank打开场干扰器的前部,并调查内部的情况。>

Frank:长官,有人对干扰器做了手脚。

Engstrom:不好意思,什么?

Frank:有人把里面的东西换掉了。把我觉得是应该在里面的小电脑换成了一块石头。

Engstrom:那它怎么还能运行?关了它,我们得修复一下。

<技术员Frank停用了场干扰器。>

Frank:难到我了。我要把它拿出来让那些科研人员看看。

Engstrom:停下来——Lee!McKinney!为什么你们两个不把干扰器关了!

<技术员Lee与McKinney无视了Engstrom中士。>

Engstrom:你们聋了?关掉干扰器!这是命令!

<技术员Lee拿出他的军用手枪并对Engstrom中士开了三枪。第二枪穿透了他的颅骨,造成致命的脑损伤。在其死亡之前,Engstrom激活了突破警报。>

<几名站点安保人员涌入房间。伪技术员开始在场干扰器启动之时与安保部队交火。两名技术员很快被安保部队终结。安保部队之后试图阻止场干扰器;然而,一种凝结的,树液状的物质阻止了他们打开门。当两个场干扰器都激活后,一场爆炸吞噬了房间。>

<结束记录>

结束语:现仍未知技术员Lee与McKinney是如何在这么长时间内不被发现是双重间谍的,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有资格操作场干扰器的。值得注意的是,技术员Lee在入侵E-093之前似乎与服务技术员██████一模一样。

视频录像转录


地点:Site-19之外

时间:2020/09/13,0800时

前言:该视频文件于Site-19场干扰器被摧毁后发送至全Site-19。


<开始记录>

<录像一开始面对着一个讲台。讲台后可以看到包围Site-19的围攻部队。身穿军装的George Bowe将军走到讲台上。他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话。>

Bowe:下午好,Moose主管。首先对你的晋升表示祝贺。你一直是一位聪明的研究员;能看到你坐在这么一个受人尊敬的位置上也并不奇怪。

Bowe:撇开礼节不谈,我想把一些非常明显的事情说清楚。你们毫无防御了。你们的场干扰器也许是现代科学的奇迹,但我们的军队已经让它们失去了作用。我们的基金会歼灭联盟的士兵比Site-19里的能容纳的士兵还多,尽管它确实很大。你们的优势是固若金汤;然而依靠我们的传送装置,我认为这也不会是一个难题。

Bowe:我们已经切断了所有来往于Site-19的所有通讯与行进方式。我们只有一个要求:将Site-19完全转让给基金会歼灭联盟。所有的设施与异常都属于我们。若该要求在三十分钟内无法得到满足,我们将会攻击Site-19。

Bowe:既然我来到了这里,我想阐明一下我们的一个目标。我们希望避免伤亡。要有头脑的人才能被基金会雇用,而如果这些头脑都被洒在了地上,那就太可惜了。在接下来的三十分钟内,任何向我们联盟投降的人都不会受到伤害。事实上。你们不会被俘虏。我们只会消除你们的记忆,确保你们能够安然无恙地回到家人的身边。

Bowe:你们的三十分钟宽限期现在开始。祝你们好运。

<结束记录>

摘录自#site19-指挥部,2020/09/13

&jrdeneal:我有三十个手下在视频结束后走了出去。

@GeorgeKastos:平心而论,这样也不错。

&serioussam:为什么我不能访问scipnet了?我链接到卫星上行链路了。

@dr_braive:你们知道是谁弄掉了干扰器吗?又有几个他们的人进去卫星室了

KPC:操他妈我今天不想死

~dirmoose:我的办公室里有一个私人卫星上行链路。我还在跟最高指挥部通话。

rsrclater:你来说吧,Moose

KPC:拜托拜托拜托给我点好消息吧

~dirmoose:他们还在尽快调动MTF Alpha-9(“新的希望”)。他们应该能在45分钟之内赶到这里。

~dirmoose:他们也在唤醒落锤了,GOC说他们在动员一些他们的人。不过他们需要的时间更长。

rsrclater:45分钟还是太晚了

%ler:Alpha-9不就呃,十个人吗?

&jrdeneal:dirmoose你真的要我告诉我的人45分钟后就会得到救援吗?

~dirmoose:ler我们拥有十个最能与其合作的异常,加上四十个支援人员。他们是最高指挥部在最短时间内唯一能调动起来的人了。

~dirmoose:jrdeneal什么都别告诉他们,我不想他们叛变。

KPC:dirmoose你怎么不干脆用你那现实扭曲能力把这些家伙从地图上抹去?

~dirmoose:KPC我不是现实扭曲者。这是个谣言。

~dirmoose:我们的优势就是在一个到处都是小走廊的地方拿着大炮。要是我们在所有的重要关口都放上炮塔。我们可能可以坚持足够长的时间让军队来到这里。

~dirmoose:serioussam让你的人带着防空炮上房顶。他们会想办法上去的,我保证。

&serioussam:10/4[1]

~dirmoose:其他人,藏起来。我们只需要坚持到救援到达就好了。

脚注
1. 译注:此处为美国警用无线电10-code代码,意思为“明白”或“收到”。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Sam?

Bowe将军信守了他的承诺。


SITE-19自动状态报告

此时,2020年9月13日0834时,自动系统已注意到Site-19的完整性收到了某些破坏。显著破坏包括:

  • ${UINT8_T_OVERFLOW个实体未经授权从前门进入。
  • 234个实体未经授权从后门进入。
  • 249个实体未经2级/技术员授权进入Site-19维护隧道。
  • 53个实体出现在屋顶上。
  • 一场大爆炸降低了Evereds大楼南墙的完整度。

Site-19的现状如下:

  • Euclid级异常收容为未受影响 ●
  • Keter级异常收容为未受影响 ●
  • Safe级异常收容为未受影响 ●
  • 上层管理办公室完整度为受影响 ●
  • 与基金会内网的连接为离线 ●

视频录像转录


地点:Site-19走廊15F

日期与时间:2020/09/13,0840时


<开始记录>

<摄像机固定于走廊15F的南端,面向北端。一名身份不明的Site-19安保小组成员在走廊另一侧架设了一把枪。>

<两名混沌分裂者不明在拐角处。安保开火射击,迅速打跑两名步兵。安保擦了擦眉毛,口中嘀咕着什么。>

<三分钟后,摄像机所面对的墙壁倒塌。一名机神齿械师从洞中出现。安保向齿械师开火,但子弹似乎没有任何效果。齿械师用手臂上安装的炮管中发射出一枚高速金属弹头,当场击毙了安保人员。>

<另一名齿械师从洞中出现,两人继续沿着走廊前进。然而,一枚手榴弹从未知位置发射,在其中一名齿械师身上爆炸,将其击倒在地。一连串的手榴弹继续高速出现,攻击齿械师。最终两名齿械师的装甲都被摧毁。>

<此时在手榴弹出现的地方,SCP-2273从空地中“爬”出。可以听见其喃喃自语:“干得好,Iris”,然后继续穿过走廊。>

<结束记录>

电话呼叫转录


<开始记录>

O5-7:你好,Bowe将军。

Bowe:等等,你是[删除]博士?我从来没觉得你是个做O5的料,孩子。恭喜你升职了。

O5-7:我就不说那些客套话了,Bowe。我想让你知道,我们的精锐机动特遣队,Alpha-9,已经抵达了Site-19。而我还想让你知道,GOC/基金会的联合部队将于约四小时后抵达这里。我们要求你们停止与Site-19的敌对行动,否则我们不能保证你们的部队能够存活。

Bowe:四个小时?这好像挺长时间的吧。 从我们开始到现在已经三十分钟了,而我们已经控制了最下面的两层楼,更不用说屋顶了。这些也是最难的部分;我觉得今天我们能一起在Site-19的食堂吃午饭。

O5-7:我觉得你太自信了,Bowe。你现在很幸运,但我不觉得你的好运能持续多久。

Bowe:我建议你还是投降吧。历史不会善待基金会的。今天将作为全人类的胜利而载入史册。

O5-7:少废话了,Bowe。37年前,你还是个贪恋权利的独裁者,我不认为你在这段时间内能改变这种状态。你到底想在这里达到什么目的?

Bowe:也许是看着现代社会改变了我,监管者?也许我只是改变了主意。也许我已经决定了我们的异常应该拿来造福人类,而不是用来实施一个正在慢慢杀死地球的想法。

<寂静。>

Bowe:这个站点在中午之前会再次归我所有。到时候重新考虑考虑你的立场。

<结束记录>

视频录像转录


地点:Moose主管的办公室,Site-19

日期与时间:2020/09/13,1121时


<开始记录>

<办公室内空无一人。办公桌上,Moose主管的桌面上可见与最高指挥部的通信频道已打开。>

<Moose主管跑入房间,显然已因为今天的事件而疲惫不堪。她用自己的现实扭曲能力在门前制造了一个钢制气闸门。她坐在椅子上,开始给最高指挥部发消息。在她写完之前,她看到了在壁橱里的什么东西并试图使用自己的现实扭曲能力制服它。然而其突然失去知觉,倒在了椅子上。>

<Bowe将军以及随后的SCP-140-A离开了壁橱。他们检查了昏迷的Moose主管的身体。>

Bowe:你把她的脑子停掉了?

SCP-140-A:是啊。我是不是不应该这么做?她会把我们翻个底朝天,你懂的。

Bowe:你能让她只是昏迷而已吗?

SCP-140-A:那可太简单了。

<SCP-140-A把它的手放在Moose主管的额头上。它的眼睛发出红光。Moose主管恢复呼吸。>

SCP-140-A: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让我们需要她吗?

Bowe:在这栋楼里有两个人拥有基金会5级权限。一个是似乎不知道怎么逃跑了的Kain Pathos Crow博士。而另一个正趴在我们面前。

SCP-140-A:啊。所以你是要——

Bowe:没错,我在尝试这个计划。联盟已经占领了世界上最大的基金会站点。不过,基金会目前正在调动军队来夺回它。别误会了,Tibon,我们的军队确实很强大。但是我们不能指望能在基金会的全力进攻下守住这个站点。

<寂静。>

Bowe:帮我控制住她的拇指。我想现在是我们要么做大要么回家的时候了。

<结束记录>



不好意思,Terry。这个文件挺难找到的。他们是故意把这个锁起来的。

为什么?

……

……为什么?

基金会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收容组织。它从一开始就一直在成长与改变,采用新想法,抛弃旧思想。最终,它确定收容,而最终,它决定再次实验。然而,有一个关键细节基金会从来没丢失过。那就是基金会始终有必要的理念。基金会是站在人类与世界末日之间的唯一的东西。

你想说什么?

SCP中的“P”代表“保护Protect”。知道这一点,你就能控制Site-19了。


视频会议转录


出席:O5议会(O5-5与O5-10除外),站点主任执行委员会全体,RAISA主管Maria Jones,Bowe将军,最高牧师Robert Bumaro,John Yttoric大师,SCP-140-A


<开始记录>

O5-1:是你要求跟我们见面的,Bowe?你没有资格来谈判。

Bowe:喔,那我现在正在谈判。 此外,我们的要求发生了变化。

O5-1:行吧,那么。你们的新要求是什么?

Yttoric:我们要求将你们的丑恶从这个机构中驱逐出去!

O5-6:你说什么?

Bowe:请原谅Yttoric的失态。我们的要求如下:承认基金会歼灭联盟拥有Site-19,并停止与Site-19的敌对行动。

O5-13:等一会。你疯了?

Smith主管:你带不走你的脑袋的,更何况这里是西半球最大的基金会站点

Bowe:喔,但我们可以。否则,我们会毁掉它。我现在正站在Moose主管的办公室里,也就是说我可以完全控制这个站点的收容系统。你们在这里拥有的任何异常,都会被释放到整个世界上。

O5-2:这不是你想象的那种筹码。把Site-19的所有东西都放走会很麻烦,但我们还是可以处理好这个的。我们并没有把所有最危险的异常都放在一个站点。

Bowe:那就走着瞧。

<Bowe在键盘上按了几个键。>

Bowe:我刚刚让SCP-953的收容措施失效了。我的人正将其护送到外面。我记得将它塞到盒子里还是非常艰难的。

<画面正由Site-19的前方播放。两名混沌分裂者步兵正护送着SCP-953到外面。它变化成为一只长着翅膀的狐狸,并向最近的平民人口中心飞去。>

O5-3:Jones主管,你在的,对吧?能请你撤销Moose的5级权限吗?那应该能够夺走他的权限。

Bowe:恐怕这不是一个好选择。你看,麦克斯韦宗已经帮我们设立了一个“亡者开关”装置。要是这台电脑突然无法访问收容系统,它不仅会触发所有站点内的核弹头,而且还会触发Moose的权限能够控制的每个站点的核弹头。她的影响没我想象中的那么大,但我还是可以在这里干掉Site-17和Site-20的。你们还保有SCP-1790,对吧?

O5-7:我看你是在虚张声势,Bowe。你很努力地去攻下Site-19;但你还没疯到要把它炸掉的地步。

Bowe:恰恰相反,我已经成为一名烈士了。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抱着必死的期望来的。你以为我们会带着整个军队来一次入侵?我的死会成为对异常社会的一次激励。我会发起一场革命来实现我的目标;这比任何一个军队都伟大。

<寂静。>

O5-1:先生们,我们得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Bowe:在我释放另一个异常之前,你们还有五分钟。

<Bowe与他的助手退出了会议。>

O5-7:我还是觉得他在跟我们扯屁。“烈士”个鬼。我认识他本人;他是个自大狂,也是个懦夫。

Gerald主管:作为处理953突破的人,我不觉得他在胡说八道。

O5-2:我们得给他什么东西。他是真的疯了;他又不是不会这么做。

O5-11:我们不会把Site-19给他的。那还不如把整个基金会的钥匙都交给他。

O5-9:我有个主意,要是你们想听的话。

O5-12:说来听听。

O5-9:我们把Site-19给他。反正他在那里已经根深蒂固了。把他弄出来还得花上几个月。但然后我们在Site-19周围建一堵墙。我们不让任何人离开,并且切断Bowe与外界的联系。我们可以确保他的影响不超出站点的范围。

O5-12:这是我听过最糟糕的想法。

O5-1:我赞成了。我们可以之后再想出一个更长久的解决方法。

O5-4:那我们投票吧。

<监督者议会开始投票。O5-9的提案以7-4-2的多数票获胜。>

<Bowe与其他的助手加入回视频会议。>

Bowe:好了吗?

O5-1:我们会答应你的要求,Bowe。恭喜你获得Site-19。

<结束记录>

基金会全球公告


由于我们无法控制的情况,安保Site-19的领导结构发生了变化。领导权已移交至George Bowe将军领导的Bowe议会。根据与Bowe议会签署的协议,所有Site-19的基金会人员都已离职。重新分配的细节稍后公布。

请继续照常工作。预计不会出现其它变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