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彼得注册条目:新美洲之霾

兰彼得注册条目

新美洲之霾


1024px-Manhattan_%28NYC-New_York_City%29_Skyline_%2831769153946%29.jpg

新美洲的巨型都市如同浸没在雾霾中的远山,环绕在兰彼得交通网络最外围。每一座城市都独特而瑰丽,充斥着角落和罅隙,塞满了从其他城市、其他世界窃来的秘密。可以说,在见到新美洲巨型都市前,没有哪个多元宇宙旅居者能说他见过真正的城市。

在宇宙12A“东部滨海”中,美国东部巨型沿海城市从波士顿延伸到亚特兰大。旧波士顿的鹅卵石小径,旧纽约的银色尖塔,以及旧亚特兰大的装饰艺术1塔楼笼罩在宇宙89B那横亘天穹的磁悬浮列车轨道所投射的永恒的霓虹暮色中。在宇宙89B“芝加哥伊利诺伊州”,美国中西北部的巨型城市横跨了前纽约、芝加哥与华盛顿,有着数以百万计纵横交错的阴森地铁隧道。这片网络燃烧着芝加哥亡魂,自由之子2和旧纽约客们的永恒战火。所有宇宙最终都是这番景象:行军列阵般的城市尖塔群赫然耸立。而每个宇宙又都有其独特之处。当从一座城市跳转到另一座城市时,哪怕你觉得自己先前的见闻都不算旅行都是情有可原的。

通行最为困难的是那些交通设施不足的宇宙。因此,在这些甚至连普通地铁或飞艇都没有宇宙中,汽车是旅者的必备载具。公路以己之躯蜿蜒盘绕,在零落的文明孤岛间成为人们唯一的航道,以迷宫般错综的交通节点将人类文明颤动的心脏缠绕,如置累卵于荆棘鸟巢之上。剧毒的种子抽枝发芽,长成参天巨都。然而无论是洛杉矶还是
蒲京American Peking,都已不堪重负,栋榱崩折;目之所及,烟雾弥漫,置履艰难,冰冷板结。

在这些都市世界里,兰彼得交通网络已经超脱现实了。通常来讲,以一人之力穿行城市毫不费力——你大可以走进一扇没有标识的门,在禁止左转的标牌前反其道而行,或坐上滑雪缆车,在某时经过某条小径旁的某棵树时放开滑索。但在这些世界当中,门与门之间往往被令人不知所措的、沟通城市繁华节点的高速公路隔断。这些宇宙对于那些祈求快捷与安全的旅者来说唯恐避之不及,因为他们随时会被碾到他人躁狂的车轮下——那些驾驶员,大概要么过分谨慎,要么不顾一切,要么过于苛刻,蔑视所谓的安全守则,并对他人遭受的厄运有着病态的好奇心。于是交通栓结于庞然车流和无数事故观望者呆滞的目光中。

640px-Los_Angeles_Freeway.jpg

众多新美洲巨型都市都已废弃,还有更多的正迅速退化为空壳。总有爱国者做着光辉往昔的残梦,但自从霓虹之神现世后,城市便朝着愈发骇人的方向建构了。逃亡者在城市暂驻——决不久留——逃离着霓虹之神永无休止的增殖。但对他们来说,这些世界与他们妄图逃脱的癌症相似得令人悚然。

霓虹之神刚刚渗透进这些世界时,祂的行踪是如此静谧,不为人知,直到祂完全无法被忽视。人们很容易忽视祂的滋长,毕竟在一座城市里,添上一座竣工的摩天大楼又如何,尽管人们毫无警觉,大厦须臾落就?多了一条因城镇发展而阻绝的道路,又算什么?多一座陷入永恒阴影、曾受享过风和日丽的公园;多一条晃荡着不眠灯火、曾安睡于朦胧夜色的巷弄,又有何人在意?

那崭新广告牌上的字眼是胡言乱语,还是一句从草原流亡至此的人捎来的,来自多元宇宙的腾格里方言?那毫无设计逻辑的交叉路口,是霓虹之神的须蔓,还是仅仅是相悖的分区法令的产物?这条街是昨天的单行道,还是一场沦落到只在报纸第三十页挂名的基础设施改革?

你无以辨别。因而那些曾经伟岸的新美洲城市骤然荒芜了。当你待在那充满了瑰丽,奇迹,多元与生机的城市里,你无法控制的力量也许一夜之间就把一切扭曲成无法分辨的模样,你何以感到安全?

新美洲的高速公路也在 崩坏fester。公路的目的是承载交通,然而它并不擅长这项任务。交通拥塞,这场集群之疫在所难免。并非是众多交通解决方案出了差错,公路是从一开始就被设计成了注定栓塞的动脉。

公路渴求着往来交通。当它休憩时,塑料袋和其他垃圾如古老的风滚草在沥青废料上翩跹,那漆黑的廊道曾满载金属质地的车厢,首尾相接,直至天际——此时公路却空陌了,再不能舐尝汽油尾气与橡胶轮胎的滋味。

要是你说无机建筑会渴望什么,那的确是听着有些离谱的。无论何时出现的公路系统,都使己永存,但这不过是代理商们考虑自己所欲所求的所作所为罢了,深黑的柏油路唯有缄默。但对于这片被遗忘,被抛弃的兰彼得世界,除此之外无法解释。

公路祈求着轮胎碾过它们的脊背,雾霾充盈它们的肺脏,刺耳的噪音回荡于耳际。它们渴望着被一次次地凌虐,以及施虐。它们企盼着去实现所知的唯一使命,存在的唯一意义。如若它们仅仅被弃置,这些怮哭也将变得空洞,在无数夜晚哀转久绝。

但它们曾是属于兰彼得的道路。

无人警惕这腐化的世界,门径损毁doors fray3。它们步入歧途。公路隧穿了多元宇宙,呼唤着驾驶者的到来,用通往无尽的高速路段供他们行驶。时间压缩。驾驶者手攥命运。道路开阔。自由。在你独享的时间和规划里,去往你想去的任何地方吧。让我们再次抵达我们的目的。公路诉说着。

兰彼得回应了祂的祈者。

你也许能驶在多元宇宙下任何一个世界的任何一条公路上,聆听着你的GlobalMap抑或跟随着你的SmartNav,当你驶向出口时你并不会发觉什么——随后你就会发现自己身处公路们的天堂。那儿,它们的欲求被填满。它们是装载着病毒的静脉血,无垠的深空和刺入大地的裂谷盛满它们腐烂的吐息。汽车嘶鸣,那是被掷入地狱之人的尖叫。

一旦踏入,你恐怕就永远无法离开了。

6887434169_e2e09a2d38_b.jp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