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歌剧2777 Starlight ☆ Prologue 属于人类的星空序曲》
评分: +35+x


序幕


“猫咪,猫咪!”一位男性研究员正呼唤着员工休息室里的小猫,那只小猫正趴在坐垫上,旁边还摆着一盆猫粮,那位研究员无论怎么叫它,小猫都不为所动,只是在坐垫上伸了伸懒腰,看着研究员。

研究员随后拿起了桌上没有吃完的火腿肠,掰下一小截,想把小猫引诱到他身后的白色箱子里,但小猫只是慢慢走了两步,嗅了嗅研究员手上的火腿肠块,然后又走回了它的“居处”。

研究员仍不死心,他想伸出手抓住小猫,但是这敏捷的小东西没有给他机会,研究员扑了个空,小猫跳到了一旁的书架上,警惕地看着他。

“真是怪事。”研究员指着那只小猫说:“这家伙不是一直都很听话吗?”

休息室里的另一位女性研究员缓缓起身,对他说:“你首先需要知道的是,它为什么不愿离开。”

“为什么?”“看我示范。”女性研究员走上前去,迅速地拿起了地上的坐垫和猫粮,把它们放在了休息室的外面,接着锁上休息室的门。

“对于动物而言,生存是它们的本能,也是第一要务,坐垫和食物占据的地方,便是小猫的生存空间,虽然很小,但是能够满足它的生存欲望。”

小猫看上去有些动摇了,它探出头看了看书架下面的地面,发现它的舒适小家已经不见了。

“一旦基本的生存要求都无法满足,动物会尽其所能生存下来,即使等待它们的是未知的事物。”

女性研究员将一整截火腿肠扔进男性研究员身后的白色箱子里,从书架上跳了下来,走进了“陷阱”里,开始享受起白箱子里的火腿肠,丝毫没有注意到男性研究员正准备将白箱盖上。当男性研究员盖上白箱的盖子时,小猫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中了圈套,不过它还是乖乖地待在了箱子里,继续咀嚼着剩下的火腿肠。

男性研究员感慨地说:“有的时候我真的很庆幸自己是人类的一员,至少现在我们不再为基本的生存需求而烦恼。”

女性研究员笑着对他说:“人类已经在相同的圈套里被困了二十五万年了。”她蹲了下来,打开盖子,抚摸着白箱里被关住的小猫,小猫满足地发出“咕噜咕噜”声。

“可是…人类并没有被什么东西拘束住啊?在常态下生存的人类应当是自由的啊。”“我指的不是这个。”女性研究员看了看之前摆着猫粮和坐垫的地面。

“人类种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圈套与陷阱在所难免。”


第一幕:循此苦旅

starlight

当你在夜空之下仰望星空的时候,不要只惊讶于它的美,要尝试去触碰它。

即使它遥不可及。

出发吧!远征吧!

未来交给我们开拓,我们终将征服浩瀚星空。


人类的一小步 2095年4月12日 地球同步轨道

在134年前的今天,在那个被冷战铁幕笼罩的年代,人类做出了离家的第一次尝试,随着拜科努尔发射场宣布发射成功,人类追求星空的梦想也随着东方一号进入了太空,尽管只有短短1小时48分,却大大刺激了人类太空事业的发展,基金会也在这一时期开始向外开拓,并成立了数个地外站点。

在那个浪漫的时代,人类曾不止一次创造过奇迹,所有人都在为脱离地球的引力陷阱而奋斗着,但是,太空竞赛最终还是成为了大国之间的政治工具,于是这浪漫的时代悄然离开了历史的舞台,在人类进步主义的诗篇中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笔。也是在这个时候,SCP基金会展现出了对群星的兴趣,各种发现表明地球不是唯一被异常所困扰的世界,基金会知道,倘若想要长久地保护人类文明,就必须把目光放远一点,一味的保守相当于自取灭亡。

但是,基金会内的保守派并不认同,基金会保护人类免受异常的影响并保护异常本身的行为是不记代价的,他们认为人类留在地球上慢慢发展才是明智之举,倘若人类迈向那充满未知的星空,十有八九会因为自己的好奇而灭亡,而且,一旦人类的活动范围扩大,那么基金会对他们的保护将变得相当困难。

无论如何,决定人类命运不是基金会,而是历史的车轮。

4月12号这一天,地球同步轨道上出现了三个造型奇怪的物体,在它们周围还有几个安装有重型机械臂的国际太空站,这些物体形似喇叭,这不是什么外星科技,这是在人类航天史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聚变冲压发动机,它们在11号被安装在赤道附近的太空电梯运送至同步轨道,然后被国际太空站上的人员组装,开始第一次测试。

“氢、氦元素储存正常、控温室运行正常、磁约束运行正常、推进器工作正常。”位于地面的联合国太空控制中心正在向全世界放送这一震撼人心的时刻。

“第一阶段,低功率推进,倒计时15秒。”三台中的一台推进器开始预热,位于近地轨道上的联合国宇航员正在祈祷,因为一旦核聚变变的无法控制,对他们来说都是致命的。

“倒计时10秒,9,8,7,6……”太空站中的宇航员正仔细盯着数据面板上推进器的各数据,一刻都不敢松懈,同时微微的火光出现在了推进器尾部。

“5,4,3,2,1,推进启动!”

推进器缓缓离开太空站,调整着它的轨道,向离地面更高处推进,在达到离地面500公里高时,推进器开始以最大功率启动,此时,它便化作一颗闪耀的流星,向着预定轨道飞行着,紧接着,另外两台推进器启动,那天,每个处于黑夜之下的人都可以看到天空中出现了三颗闪耀的星星,人们在这无比自豪的时刻流下了激动的泪水,那个象征着人类进步的浪漫时代回来了,而人类离家的征途,才刚刚拉开序幕。


home

我爱我的家乡,我爱我家乡的一切

海洋,山川,丛林,峡谷…

但是,总有一天我要离开家乡。

像蒲公英般随风流浪。


脱离引力陷阱 2100年1月1日至2137年6月23日 太阳系类地行星带

世界变了。基金会认为,维持面纱协议不再是优先事项,于是基金会慢慢地揭露它那神秘的面纱,在UNGOC的帮助下,SCP基金会在世界政治舞台上有了一席之地,不过让基金会感兴趣不是政治,而是在太空中扩大自己的力量,在种种因素的催生下,SCP基金会涌现了许多前台组织,其中包括太空中心计划(Space Center Project),此前台组织主要帮助联合国太空中心进行实验性活动和招募人员。

也许是太空中心计划为了技术测试,或者是为了吸引更多人参与太空事业的建设中,太空中心计划以基金会的名义发起了一场竞赛——国际蒲公英竞赛。即各个国家的代表队员乘坐太阳帆,从地球到月球,全程38万公里,领航人是一位名叫艾尔德威森的基金会冬眠计划负责人,他们将用一个月的时间到达月球,虽然说是竞赛,但最后参赛各组其实几乎是同时到达终点的,不过为了纪念这一时刻,位于月球基地上的联合国宇航员为他们在月球上立下了一座用废弃的太阳帆制成的纪念碑。

这本是一个纪念科幻小说家阿瑟·克拉克的活动,但它无意中激发了人类对太空的探索欲望,人类愈加不满足于被地球的引力陷阱困住,他们开始追求真正的自由,向着共同的目标迈进。太空事业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人类正大步向地球之外的行星继续探索、殖民。

“无论如何,人类的未来应该充满希望,生存的枷锁将会被进步的铁锤击碎。”完成比赛的基金会领航员艾尔德威森如是说道:“但是同时,圈套与陷阱在所难免。”

前进的道路不总是一帆风顺的,这一次人类为自己设下了陷阱——与日俱增的太空垃圾,它们成为了人类的威胁。由于太空竞赛的热潮,许多太空企业被热情冲昏了头脑,没有重视这方面的问题,据统计2100年至2117年间发射事故中,有九成以上是太空垃圾所致,这些太空垃圾成了人类脱离引力陷阱的锁链,清理它们需要几十年甚至半个世纪的时间,在这期间,地球寄希望于位于月球和火星的太空基地,希望它们能够继续探索。于是,对太阳系类地行星带的开拓活动愈发频繁,随着人类在火星以及月球的长久居住地的建成,人类终于能够离开他们舒适温馨的家乡,在地球之外的地方生存下来。

那神秘的星空之下,等待人类的是无尽的机遇和挑战,还有致命的死亡陷阱。


系外文明的陷阱 2195年7月14日 木星

人类第一次面对的威胁来自木星,那里有一位故障多年的毁灭者,SCP-2399,成了令基金会头疼的东西,虽然SCP-2399已在退伍兵协议后遭受重创,且两个世纪来基金会对在其周围安置的电子干扰卫星进行间断性的更新换代,但SCP-2399仍然具有潜在的威胁,所以,针对SCP-2399的无效化成为了当务之急。

SCP基金会这次选择与UNGOC合作,希望能够完全摧毁SCP-2399,基金会想在人类正式对小行星带外的行星探索前彻底摧毁SCP-2399,计划在SCP-2399旁制造足以完全破坏它的电磁脉冲,然后将其推到木星深处,将其无效化。但是,UNGOC却破天荒地否决了将SCP-2399推到木星深处的计划,他们的理由很简单,他们需要SCP-2399身上携带的技术。基金会理解GOC的做法,不过为了安全考虑,基金会还是留下了后门程序。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基金会和GOC共同研制的电磁脉冲武器被发送到预定轨道后,它将减速被木星引力捕获,向SCP-2399所在的地方——木星大红斑中心坠落,并在微调后在SCP-2399旁启动。

两个世纪前的一幕再一次上演,不过这一次不再像两个世纪前那次举全球之力那般壮观,在武器成功在SCP-2399启动后,位于木卫二轨道附近的基金会监听站正在尝试是否能捕获SCP-2399发出的电波,在经过长达12个小时的死寂后,基金会监听站宣布SCP-2399已无法发出电波,SCP-2399周围的八爪型无人机停止了工作,SCP-2399已无效化。

负责进行回收工作的基金会和GOC宇航员可来不及高兴,他们需要在木星大红斑消失前将SCP-2399从木星拖出,对SCP-2399残骸的固定工作就持续了一周左右,当回收工作的人员终于要将SCP-2399牵引到木星轨道上时,最令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我们掉进了陷阱里。”


监听中心

7/21/2195 SCP-2399:本机在目标范围之外,目标:前往该星系第三颗行星[座标已编辑]

7/21/2195 SCP-2399:连接丢失,修复功能失效,任务失败,坐标陷阱程序启动。

7/21/2195 SCP2399:坐标已回收至三角座星系。

7/21/2195 SCP-2399:坐标:该星系第三颗行星[座标已编辑]

7/21/2195 SCP2399:坐标:该星系第三颗行星[座标已编辑]
……



基金会和GOC上当了,人类上当了,在浩瀚的宇宙中,多了一双对太阳系虎视眈眈的眼睛,人类掉进了天外来客的陷阱,打击的到来仅是时间问题。在排险者行动发生事故之后,SCP基金会和GOC选择将这件事情隐藏起来,选择独自承担一切,他们知道,人类是脆弱的,还没有能力接受这一切。

没有人知道,人类的命运如何。


第二幕:离家

solar

第一宇宙速度、第二宇宙速度、第三宇宙速度。

我的家乡尝试以引力束缚我。

我想离家,我必须离家。

不然我将落入陷阱中去。


自己设下的陷阱 2200年至2500年 太阳系

三个世纪以来,人类对太空的开拓活动从小行星带内转移至小行星带外,开始在木星和土星两个热气态行星的轨道上建立大型太空城,这些太空城多为环形,通过自转创造重力,人类可以在这里长久生存。这里聚集着人类最好的资源,有着最好的待遇,是社会精英的天堂,所有人都向往着那里,许多人拼尽一生就是为了能够成为气态行星太空城的永久居民。

这并不奇怪,这种现象伴随着人类社会很久了,社会就像一座金字塔,多数人都想努力朝着金字塔的上端爬去,站在顶端的人便可以利用这些人的心理,控制他们,约束他们,让他们为自己牟利,而且还不会动摇自己在金字塔顶部的地位,但是这种现象在这个时代愈演愈烈,社会矛盾开始层出不穷,太空城内部开始频繁出现游行和暴动事件,治安混乱,民不聊生,太空城社会开始逐渐崩塌,社会发展停滞不前。

相同的一幕也发生在地球,由于太空计划将地球上的大部分资源转移至太空,留在地球上的资源日益减少,地球人类开始怀疑自己已经成为了太空计划的牺牲品,变成了弃子,于是,他们向联合国抗议施压,要求联合国能够改善他们的生活环境和生活质量。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联合国在火星的人类殖民地宣布地球联邦(EOF)政府正式成立,而地球联邦的政要官员都聚集在气态行星的太空城上,这是对地球人类的明示:没错,你们就是弃子。地球联邦想要抛弃仍然在地球上生活的将近四十亿地球人,因为那些政府官员认为那些地球人类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

基金会也面临着这样的矛盾,因为地球上还有很多基金会站点,收容着许多异常,为了减轻收容工作的压力,基金会开始选择性地对项目进行无效化,并利用部分异常生产异常技术,试图减缓紧张的社会局势,但是无济于事,且地球联邦对基金会的政治性压抑让SCP基金会倍感压力。

与此同时,太阳系最大的土星太空城上发生了一起有组织的刺杀事件,四名隶属于混沌分裂者的枪手进入太空城进行大规模的破坏活动,四名EOF议员有三名被杀害,在枪手被击毙后,太空城发生了更加激烈的武装冲突,最后靠军队镇压才解决了冲突事件,随后更多相似的事件发生在了各个太空城上,人类社会几乎已经失去秩序。

在关乎人类生死存亡的关头,O5议会做出了残忍的决定。

O5议会提案摘要

提案:捕鸟笼行动
优先级:最高
启动SCP-2000,在位于地外的人类居住地引发现实重构,调整社会秩序和状态,重新分配人类活动区内的资源,抹除目前地球人类的存在,转移附加档案中标出的基金会设施。

议会投票摘要:

赞成 反对 弃权
O5-01 O5-2 O5-13
O5-03 O5-7
O5-04 O5-10
O5-05 O5-11
O5-06 O5-12
O5-08
O5-09

结果
伦理道德委员会否决

附注:为了人类的长久发展,我们只能选择牺牲多数人,先生们,我很抱歉。

2477/4/2

O5议会再一次与伦理道德相交锋,这一次伦理道德委员会的态度很坚决,八成以上的议员都投下了反对票。O5议会内部也产生了矛盾,有些人认为EOF的人不可信,希望能脱离EOF,避免落入EOF的政治陷阱里,对于迫在眉睫的危机,没有人能给出有效的解决方案。来自太阳系之外的威胁还没有到来,人类就几乎要将自己困死在自己设下的陷阱里去了。

于是,帷幕揭开。


地 球 人 类

基本生活需求已经无法满足,一个古老的哲学问题摆在了地球人类的目前,是生存,还是毁灭?

正当EOF认为地球上的人类已经开始为活下去而自相残杀时,地球人类展现出了空前的团结,他们开始与帷幕揭开的地球基金会站点一道,着手解决着地球上存在的各种问题,并想方设法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他们的目标不再是那曾经让他们梦寐以求的太空城,而是更远处的群星。

地球人类被困于陷阱中,但他们仍然仰望星空,向往着可望不可及的星辰大海。倘若真的就此放任不管,星空就会真的变得遥不可及,为了生存,为了开拓,为了更遥远的未来,地球人类选择放手一搏。

“不,你们没有被抛弃!”

基金会第一次登上了历史的舞台,从神秘的帷幕中走了出来,同地球人类一道,向深空中迈进。

long%20way%20trip

星光如同灯光,照耀着我们的舞台。

浩瀚的银河是我们的背景板。

虽然我被困在这里,思绪却超越光速。

飞去我星,那里是我心之所向。


“调试完毕,发射程序随时启动,基金会舰队…哦不,是地球人类舰队,可以随时启航。”

三艘可容纳一百余人的飞船通过太空电梯被运送至地球的近地轨道,这些飞船安装有聚变冲压发动机和XACT装置,他们没有目标,目的仅仅是离开太阳系,在太阳系系外踏出人类的足迹,同时也想让EOF的乌托邦社会看到,地球人类是坚不可摧的。

当XACT带动舰队超光速飞行至柯伊伯带,并追踪到了旅行者一号的航迹时,舰队全体成员紧紧相拥,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两个浪漫的时代,属于地球人类的浪漫时代,在此刻相连。这里没有种族歧视,没有性别歧视,没有站在风口浪尖上的LGBTQ群体,没有战争,没有勾心斗角的政治,没有历史残留下来的垃圾……他们已将此抛掷脑后,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人类。在他们身后,那燃烧了四十五亿年的太阳,照耀着太阳系的每一个角落,给予地球人类温暖与生机,但是,照亮茫茫未来长路的,是人类头顶闪耀着的无尽苍穹……

“那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但是,总有一天我要离开这里的。”

而那些享受着奢靡生活,沉迷于享乐主义的太空城人类,正一步步迈向自己设下的陷阱中去。


第三幕:剑指群星

mydream

这是属于我们的时代。

不可逆转。


我们是猎人 地球历2745/7/1 某红矮星系统

当沉睡了许多年的冬眠人第一次从这里被唤醒,他们的第一反应总是很相似。

“嘿!我是不是睡过头了?这太阳颜色怎么这么不对劲啊?!”

冬眠的人群之中,只有艾尔德威森知道,他认识的人类种族变了。也许人类种族就像当年那只在员工休息室里的小猫一样,离开了自己的坐垫和猫粮,为求生而探索未知。

“你说的陷阱到底是什么…”艾尔德威森深情地注视着舷窗外燃烧着的红矮星,那句被自己当作口头禅的话,甚至至今自己都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几个世纪的冬眠成了一个笑话,而也许能够为他提供答案的那个她,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消逝在了浩瀚的宇宙里了。

他拿出了不知道从哪里拆下来的零件小铁环,一只眼睛透过环心看去,将那颗红矮星装进了铁环的环中,艾尔德威森那年轻的面庞上竟露出了一丝沧桑,眼眸中闪着些许泪光。

与此同时,基金会布下了它的陷阱。

自SCP-2399向它的母星发送信号以来,SCP基金会和UNGOC便致力于监视远方的三角座星系,并使用奇术定位潜在的它们潜在的动向,不久之前,他们便在附近的星域发现了奇怪的航迹,最后确认了其特征与SCP-2399大致相符,但是数量更多,猎人已经踏入了我们的家门,不过这一次,猎人将会变成猎物。

艾尔德威森面前的这颗红矮星并不是一颗普通的红矮星,它安装有什卡多夫推进器,且安装有一套技术尚不成熟的奇术传送装置,一旦检测到三角座星系的舰队靠近,那么这颗红矮星将被传送至舰队附近,让红矮星的引力捕获并吞噬他们,附近星域的许多符合条件的红矮星都安装有这一套装置,GOC很形象地将它们称为“大摆锤陷阱”。

有了陷阱,猎人便成了猎物。

监听中心

7/1/2745 目标1:本机在目标范围之外,目标:前往该星系第三颗行星[座标已编辑]

7/1/2745 目标1:本机在目标范围之外,目标:前往该星系第三颗行星,并摧毁回收坐标位置的行星

7/1/2745 目标1:本机在目标范围之外,目标:前往该星系第三颗行星[座标已编辑]

指挥中心:摆锤协议启动,附近“摆锤”已启航

7/1/2745 目标1:本机在目标范围之外,目标:前往该星系第三颗行星,并摧毁回收坐标位置的行星

7/1/2745 目标1:检测到引力激增,紧急脱离程序进行执行中

7/1/2645 目标1:检测到引力激增,紧急脱离程序执行失效

7/1/2745 目标1:外壳温度过高,维修程序执行失效

……

指挥中心:奇术检测,目标已摧毁

人类的第一次星际战争发生在这里,双方都没有露面,场面也并不宏伟,也许在其他文明看来,这只是两个深陷泥潭的文明在相互扔石子而已,真正聪明且先进的文明往往会设下陷阱,等待猎物自己上钩。

当红矮星消失在艾尔德威森手中的小铁环中时,他的眼神黯淡了下来,不过,红矮星后那一片繁华的星空如同画卷般展现在了他的眼前,美得令人窒息。

“人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哽咽了,没有再喃喃自语,他已经与这个时代脱节,变得格格不入,事到如今,他只能再次靠着冬眠,渡过他那短暂而又漫长的一生,他接受了自己一味逃避,相信明天会更好的现实,但是,他想在他逃避之前,找到那个令他困惑已久的问题的答案。


繁华献给过去,开拓才是实干 扩张纪元元年(地球历2777年1月1日)

落入深坑中的文明分成了两拨,一拨选择在太阳系永久定居,而另一拨将会在UNGOC及其EOF开拓者永远离开太阳系,带上将近四十亿人,在太空进行殖民拓展,而在此刻,扩张纪元元年,他们将正式分道扬镳。

“步入星空的人类不再是人类。”“贪图安逸只会自取灭亡。”

但是,当他们真的要分别的时候,所有人都感到不舍。

居家的人类向往星空,远征的人类思念家乡,矛盾的情感开始产生。

决定远征的人类已准备就绪,他们将以太阳系为中心,和搭载着各式各样光速或者超高速引擎的飞船,向四面八方离去,太阳系不再是他们的家,他们是在星空中流浪的孤儿,四海为家,无依无靠,尽管等待他们的可能是死亡,但他们依然保持着继续前进的勇气。

决定留下的人类留在家乡,至少能为那些远征的人类提供些许心理慰籍,让他们知道自己来自这里,居家的人类选择继续生活在无虑温饱的乌托邦天堂,世世代代生生不息,人类文明仍然可以延续,无论如何,前途仍一片光明。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他们会再次相见。

而艾尔德威森呢,他选择和那些和自己一样的人一道,向着宇宙的边疆出发。

飞船的控制权在他的手里,他已经准备好启航,在启航前,他透过舷窗,看了看正在小行星带附近出发的人类舰队,他们如同一颗颗流星,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人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的目光转向了温暖的太阳。

他的眼里有了光。

“圈套与陷阱在所难免,但是…”他笑了笑,启动了点火程序,星空在他的面前变得扭曲。

“人类最大的陷阱还是自己啊。”

人类最终走出了陷阱,但接下来还会有更多。

然而这一切在宇宙的历史前显得渺小无比。

fly%20me%20to%20the%20star

姑娘啊姑娘

请跟随我的思绪飞翔在光年之外吧

从宇宙中心到位面之上

从创世之初到时间之外

此非万籁俱寂之时

所以在终幕之时

将问候传达


终幕:星海无垠,我心不止

那是很久很久以后,在宇宙另一端的遥远星域,年迈的艾尔德威森正和他年幼的儿子在这里创造新生的宇宙,在属于自己的宇宙中向外界发射信号,放送自己录制的节目,用他那诙谐幽默的口吻为不同文明的观众带去知识和快乐,他几乎已因此忘记自我,但他仍然乐此不疲,带着他的儿子在星际间旅游,带他领略宇宙中最美丽的风景,认识宇宙中多元的文化。

直到有一天,他的儿子问他:“我们从哪里来?为什么宇宙中没有我们的种族呢?”

艾尔德威森愣了一会儿,接着笑着说:“我们的种族十分伟大。”

“那为什么我们见不到我们的种族呢?”

艾尔德威森牵着儿子的手,走到了一片星空之下,他用手指了指星空。

“爸爸,是那一颗星星吗?”艾尔德威森摇了摇头。

“那么是那一颗吗?”他的儿子拽着他的衣袖,想让他朝着自己指着的方向看去。

艾尔德威森在星光的沐浴下张开双臂,仰头看去,轻声地对他的儿子说。

“总有一天,你也会仰望着星星,任凭思绪驰聘在彼方,并且希望征服它们,置身在星群当中吧。”

艾尔德威森的儿子若有所思地抬起了头,和他的父亲一道,沉浸在了群星之中。

one%20day

我们是人类




<EN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