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研究员正常的一天
评分: +30+x

研究员Jade今天遇到了一件不太正常的事。

当时,Jade因为睡着错过了午饭。俗话说得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于是,本着“不吃饱哪有力气收容异常”的原则,Jade点了一份外卖。

当然,要外卖送进站点肯定是不可能的,Jade几乎用尽了她所有的意志力才从办公椅上爬了起来,出站点去取。就在她取到外卖、在等通向Site-CN-06内部的电梯时,她发现了一件不太正常的事——准确来说,是一个不太正常的人。

那人穿着一件棕色的卫衣(看上去脏兮兮的),一条牛仔裤和运动鞋,脸上泛着高傲的神情。要不是他胸前有一个基金会标志,Jade早就叫保安来了。

不过,这穿的也太随意了吧?当初Guguko只是穿了件粉红色的外套就被Paraclate主管以“衣冠不整”为由臭骂了一顿,而眼前这个家伙竟敢这么穿?Jade对这张脸没有什么印象,寻思着大概又是个涉世未深的新人。

哒,哒,哒。一阵清脆的脚步声突然从背后传来。Jade和那个人同时扭头看去,发现是Dr.Eule正向电梯间快步走来,他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开心。

那个新人估计要倒霉了。Jade心想。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Eule扫了眼面前的两人,目光在那人的衣服和Jade手里的餐盒上略微停留了一下。他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这?!Jade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注视着Eule旁若无人地玩着手机,虽说Eule还算个好说话的人,但他也肯定不会对这种叛逆少年一般的衣着置之不理啊!难道说……Eule和这人认识?

既然门卫和Eule都没拦他,而且监控也有人盯着,想必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我还是别多管闲事了吧……

这时,电梯门开了。Jade侧身让过电梯里涌出来的由外勤特工、研究员、勤杂工组成的人流,而那个“可疑分子”却不管不顾地挤进了电梯。然而,被他挤到的人也只是不满地瞪了那人一眼,再没有更多的动作。

Jade回头看了眼面色如常的Eule,眉头紧锁。


“Zac,我刚刚遇到了个很奇怪的人。”

Site-CN-06的模因部办公室里,Jade的外卖正摆在她的办公桌上,但是一口都没动。

“唔唔……嗦来听听。”正大嚼着一块德芙巧克力的Dr.Zachary口齿不清地说,连头都没回。

“喏,就是这人。”Jade从手机里挑出了一张照片,举到Zac眼前,“你说一个正经的员工会穿成这德行吗?而且,他戴的那个徽章恐怕也不是正经的身份证明。”

Zac回过头来,扫那穿着脏兮兮的卫衣的男人一眼,没好气地说:“这不是挺正常的吗?”

“正常?可是……”

“哦,如果你说的是这身衣服的话……”Zac又把头转了回去,“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外勤特工不能总是穿着战术套装满街跑吧?在非作战任务中,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穿便衣的。虽说这身随意了点……说不定是任务需要呢。”

“那,他的那个基金会徽章也很不对劲啊,我从加入基金会以来都没见过做工那么粗糙的基金会标志!”

“这个嘛……”Zac停顿了一下,“也许他是从其他站点来的呢。哼,可不是所有站点都像咱们这么资金充足,上次我见过一个从流动站来的家伙,名字好像叫什么炸弹,穿的衣服还是上个世纪的款式呢……”

Jade看着Zac一边唾沫星子横飞地讲着91号站点如何穷到连厕所都修不起一边撕开了新的一块德芙巧克力的包装纸,知道已经没有跟这家伙继续聊下去的必要了——他摄入了过量的巧克力,已经进入了“Zac专属巧克力亢奋状态”。他的废纸篓都快被糖纸填满了。

她烦躁地搓了搓脸,索性不再去想这件事了,反正那家伙一有什么可疑举动就会被站点里无处不在的安保人员发现。Jade一边想着,一边拆开了桌上的午饭。

“该死,都凉透了。”


晚饭时分,Jade刚排完长队、找了个空位坐下,就又看见了那个人。

这次,他的行动更加可疑了:嘴里叼着根烟,手里举着个看上去是摄像机的装置,在排队打饭的人群里挤来挤去,脸上欠揍的表情和身上脏兮兮的卫衣还是没变。

而且,每个注意到他的人都面带疑惑,却没人说话。

看着这滑稽的场景,突然间,一个词在Jade的脑海中浮现:认知危害

我怎么没早点想到?!Jade懊恼地敲了敲额头,这人身上肯定有带认知危害的东西,或者他本身就是个异常——麻烦大了。

但是,Jade还需要做最后的确认。她抬起头来环视四周,发现了正坐在不远处吃着蛋炒饭的绘图师Guguko。

Jade站起身来,猫着腰走到了Guguko身边,尽量不让那人发现。“Gugu,我问你个问题。”

“唔?说吧。”Guguko咽下了嘴里的食物,说道。

“你看那个人,就是穿着卫衣、叼着烟的那个——你不觉得他很可疑吗?正常员工怎么可能这副德行,还举着个摄像机在站点里到处拍?你不觉得他很可能是个间谍吗?”

“呃,他呀……”Guguko眯着眼观察了一会儿,“也许,是个不懂规矩的新人呢?”

“怎么可能!”Jade有些恼火地说,“那他举着摄像机是在拍什么,记录美好生活么?”

“也许,是在拍纪录片吧?也许艺术家穿着都很随便,这不挺正常的吗?”

嗯,好像有点道理……等等,在基金会的机密设施里拍记录片?这都什么跟什么啊?!Jade回过神来,瞬间出了一身冷汗。我竟然也差点中招了,这影响也够厉害的了。

她看了眼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回晚饭上的Guguko,基本确定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利用了异常的入侵行动了。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怎么阻止他了。

不动声色地坐回座位上,Jade紧盯着那个在人群中穿来穿去的人影,从腰间摸出了手机。


“……于是,我就反手一枪,那一队混分立刻就躺地上了。然后我……”

员工休息室里,特工钟子轩手里攥着瓶北冰洋,对着几个新来的特遣队员天花乱坠地讲着自己的“光荣事迹”。

这时,旁边的躺椅上传来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得了吧,如果你有你说的一半厉害,你早就当上初期防疫的队长了。”

“草,”钟子轩没好气地转过头去,“老刘你就不能安静地享受生活,非要来拆我的台不可?”

“呵,也不知道上次是谁被一堆小便池和马桶痛揍了一顿呢。”一旁的Dr.Zac懒洋洋地瘫在休息室的躺椅上,以一种自带嘲讽的语气说道。

“老刘,你……”

“🎵This is my fight song……”

“抱歉我接个电话。”Zac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丝毫没有在意旁边气急败坏的钟子轩特工。“咦,是Jade打来的?”


“Zac,你现在在哪儿?”

地下四层的走廊上,Jade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握着一把手枪,小心翼翼地靠在走廊的拐角处。

“我在休息室,出什么事了?”

“我发现了疑似认识危害的异常,有个人已经通过它入侵到站点内部了。我怀疑除了我根本没人发现这件事,包括你。”

“我靠,真的吗?需要我拉响警报吗?”

“不,我怀疑拉了警报也没用,所有人都会把他做的任何事当成很正常的事,”Jade探头看了眼那人,发现他正在档案室的门口徘徊。“而且还会打草惊蛇。”

“那,开启自动防御系统总行了吧?”

“恐怕不行。这家伙狡猾的很,总是贴着人群走,要是贸然攻击肯定会误伤我们的人。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你先回办公室一趟,我办公桌从上往下数第四个抽屉里有一瓶蓝色的药剂,那是通用型模因反制药剂,对认识危害应该也能起效。你去找几个能打的人,每人喝上大约50毫升,然后来地下六层的档案室支援我。”

“好,我这就去办。你一定要小心啊,别被他发现,等我们来。”

“我知道。”


放下手机,Zac转头看着钟子轩特工和三个特遣队员。

“你们都是MTF的人,对不对?”

“呃……钟前辈是正式队员,但我们三个还只是预备役。”一个瞳孔是蓝色的特遣队员说道。

“你们都是随身带枪又能一个打十个的那种,对吧?带上武器跟我来,我们去会会不请自来的‘客人’吧。”


档案室里,Jade穿梭在一排排的档案柜间,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这里是Site-CN-06存放最机密的文件的地方,而那人竟然就这样跟在一个站点高层人员的后面走了进来,那个高层人员甚至还跟他打了个招呼。

Jade不知道那人是哪来的特工,战斗力如何,但她知道绝不能让机密文件被间谍碰到。

机密档案室平时几乎没人,Jade可以大胆地开枪而不用担心误伤。现在,只要绕到那人身后,然后……

等等,他跑到哪里去了?!

Jade突然意识到,一直走在她前面的那个人影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在了层层档案柜之间。

糟了,被发现了……

她不知道的是,这句话将会是她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所有人,分头搜索,我要抓活的!”

一脚踹开档案室的门,Zac去跟档案室的看守交涉,钟子轩则带着三名队员直奔档案室的最里层。

“该死,联系不上Jade,她肯定出事了……”

急速奔跑着的钟子轩转过一个拐角,突然刹住了脚步。

站在前面的是一个穿着一件卫衣的男人,兜帽投下的阴影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他一手持枪,另一手卡在Jade的脖子上,把她挡在身前。Jade闭着眼睛,额头上流下一道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是在做行为艺术吗?在档案室这种地方做行为艺术挺正常的,我还是别管了……嗯?!

突然,一种奇异的感觉蔓延到了钟子轩全身,他突然发觉自己刚才竟然有了这种蠢念头。看来是反制药剂起效了。

“你!”钟子轩把枪口对准了那个人的脑袋,“现在把她放开然后投降,你还能有个好下场。”

“呵,得了吧。”那人露在阴影外的嘴角泛起了一丝讥讽的笑,“你真当我不知道基金会的作风吗?冷酷的基金会,是不是?”说着,那人缓缓将枪口顶在了Jade的太阳穴上。“反正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而我来的时候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在这之前,我倒是很想知道对基金会来说,究竟是机密文件重要,还是一个女研究员的命重要?”

“你敢!”钟子轩大吼一声,握枪的手绷的更紧了。

“别激动,菜鸟。”那人欠揍的语气还是没变,“在你扣下扳机的一刹那,一颗子弹就会穿过她的头。现在,把枪放到地上,然后踢过来。”

钟子轩铁青着脸,眼睛几乎能喷出火来,却还是慢慢弯下腰去,把手里的枪放在了地上。

手枪划过两人之间的地面,撞在了那人的运动鞋上。阴影下的脸露出了微笑。

“感谢配合。现在慢慢转过身去,然后……”

突然,他发现被他卡在胳膊间的女研究员身上开始发生一些不可明状的扭曲。在他反应过来之前,Jade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把白色涂装的56式自动步枪,从他的胳膊间滑了下去。

“什么鬼——”

可惜,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前,一颗金黄色的子弹便从他的眉间穿了进去,又从后脑勺穿了出来,带出了一大片鲜血与脑组织的混合物。

钟子轩特工长抒了一口气,缓缓放下了枪口还冒着烟的袖珍手枪,把它插回了靴子的夹层里。

“呵,Zac说的真对啊,能变成一把枪真是个保命神技。”

……


……

模因部办公室里,一把枪放在Jade的办公桌前,与她放在一起的还有一颗Site-CN-06之星。属于Jade的椅子上却坐着面容阴沉的钟子轩。

门开了,Zac走了进来。他面容憔悴,眼睛里血丝密布,一头金发也凌乱不堪。

“结果如何?”钟子轩抬头问道。

“什么结果都没有。那人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资料库里也没有他的信息,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认识危害的来源倒是找到了,就是他穿的那件卫衣,效果是能让人不由自主地把穿戴者的任何行为脑补成正常的事。”

钟子轩叹了口气。“那,被盗走的资料都有哪些?”

“唉,说来也怪,”Zac把自己扔进了沙发里,挠了挠头。“他盗走的资料全是关于一个GoI的,名字好像叫……‘五花八门’?反正是个没啥名气的组织。那些更有价值的机密文件他却根本没动。这些事也不归我管的。”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Jade怎么样了?”

“不知道。”

“不知道?!你不是都跟她一起工作了快十年了吗?!”

这不是一回事!”Zac突然噌地站了起来,怒吼道,“她现在是枪的形态,医疗部门的人根本无从下手,我也不能强行唤醒她!我能感受到她的思想,现在我告诉你,她的大脑一片混乱!她肯定不止脑袋上挨了一下,鬼知道那个混蛋对她做了什么!!”

钟子轩愣愣地看着暴怒的Zac,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往日总是充满欢乐的模因部办公室如今寂静得可怕。

“……抱歉。明明是你救了她,我却对你发火。”Zac突然仿佛断线的木偶一般跌坐回了沙发上,捂着脸哭了出来。“都怪我,没早点发现不正常的地方……”

钟子轩坐到了Zac身边,一只手扶上了他抖动着的肩膀。他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是张了张嘴巴。

没人知道,在办公桌上的一把56式步枪里,一场风暴正在酝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