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与玉石
评分: +16+x

当前时间:2019.7.27 12:03

个人终端CN-06-1126号 系统自检开始

检测到研究员Jade已有6天未登录

根据#M5;§=_H4?642/a*%f已自动开始执行<S6m}S�1 7o<1S癎邞+ ! � v酕题'N�メCICICICI阒栏Htf混沌分裂者茐D 郰计划并对Site-CN-06#'<Szf1150)Base-CN-113 �'.硣%o!!rf-鰀f琶qD枧srl爆H奴;缈k貌O拾l钵Missile.aic载入成功

VQ�47wK" �7:妫り 攻击开始。

<Missile.aic>:终于……






叮咚——叮咚——

“您好,有人在家吗?”

钟子轩松开了摁在门铃上手,转头看了眼墙上的门牌号:砖塔胡同104号院。就是这里没错。

看着眼前破败的四合院大门,钟子轩开始怀疑这里到底有没有人住了。六天前,Jade在Site-CN-06的档案室里被一个不明闯入者打伤了,在昏迷状态下触发了自己的能力,把自己变形成了一把56式自动步枪——就是现在钟子轩包里的那把。到现在,Jade已经保持在枪形态下昏迷了整整六天了,虽然Site-CN-06是基金会在中国的最好的医疗站之一,但很显然没有哪个医生有治疗一把枪的经验。

在整理Jade的个人终端时,Dr.Zachary发现了一条备忘录:

如果哪天我变成枪变不回来了,请把我带到北京市西城区砖塔胡同104号,去找一个名叫青丘的人,只有他能治好我。——Jade

于是,钟子轩把他的同事兼好友装在包里,蹭了MTF-CN-Gamma-06-δ“雪鸮”的运输机来到了中国的首都——北京,来到了这个位于金融街旁边的破败的四合院门口。

然而,似乎没人在家。

烦闷地等了一会儿,钟子轩看了眼表——12:01——然后又把手伸向了门铃。

就在他准备按下去的时候,大门忽然发出了“吱呀”的一声呻吟,然后缓缓打开了。一个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站在门后,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真是的,我才刚睡着……你好,有什么事吗?”

钟子轩赶忙抽回了摁在门铃上的手,说:“您好,请问您是青丘先生吗?”

那少年听了钟子轩的话,似乎打了个激灵,喃喃地说:“你竟然知道这个名字……是谁告诉你的?”

钟子轩心中一喜,知道自己找对人了。“不知道您是否认识黄晓琪女士?”

黄晓琪,这是Jade的真名。

“哈哈,当然认识了。”听到这个名字,少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想,就是她让你们来找我的吧?”

“是的。不过她出了点状况,我们……”

“停停停,把她交给我就行了。”少年不耐烦地挥挥手,钟子轩背着的包的拉链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开了,包里的所有各种武器装备和生活用品都刷拉拉地飞了出来,悬浮在空中。

钟子轩感到背包一下子变轻了,惊讶地想转过头去,却又发现自己的身体被牢牢地控制住了,就仿佛身边的空气都化为了实体压在了他身上,使他动弹不得。

少年没理会钟子轩的怒吼,走上前去在悬浮着的物品里挑了挑,从中抽出了一把56式拿在手里,转身向门里走去。

不!!你不能这么做!!别带走她!!

已经走到了门口的少年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看向了钟子轩,脸色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当初就是你们把她从我身边带走的,好好反省吧。”

说完,少年随手把门关上,控制着钟子轩和他的物品的力量随之消失,悬在空中的枪械砸在了他的头上。

“该死,你会后悔的……”钟子轩甩了甩被砸得昏昏沉沉的头,抓起一把冲锋枪,左手打开了腰间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然后一脚向掉漆的院门踹去。

老旧不堪的门应声而倒,但里面破败的院子里一个人影都没有,似乎许久都没人来过了。


雪一直下个没完。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里走着。Elysion给的发热贴一直在起着作用,但这并不能挡住大兴安岭的风雪钻进劣质棉衣的缝隙中。好在观察哨那几乎被大雪掩埋的房顶已经出现在了视野里,我并不用担心被冻死在林海里。

我来到木屋门前,从棉衣的内兜里掏出权限卡,在一块略微凸起的木头前晃了晃,随着“滴”的一声轻响,木门应声而开,露出了里面的空间。我收回权限卡,满意地走进了没人照料却十分温暖的小屋。

就在我准备把门关上时,门口雪地里的凸出的一个异物吸引了我的主意。好奇心驱使着我走回了雪地中,视线穿过飘飞的雪花,我认出那是一只白色的雪狐。它皮毛上的保护色使我来的时候都没发现它,但仍然没能保护它不受天敌的袭击——它背上暗红的血迹便是证明。

虽然救死扶伤并不是一个历史学家该做的事,但我还是把它抱了起来。它受的伤并不致命,但在这冰天雪地里就不一定了。我用观察哨里的急救箱给它上了药,简单包扎了一下,便把它放在电暖器旁边等它自己醒转。

做完这一切,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工作还没完成。于是我坐到了笨重的电脑前,打开电脑,把我的权限卡插进了主机上的卡槽里然后输入了密码。

随着识别通过的提示音,一幅画面在电脑屏幕上显现了出来:

CI%20Document.png







当前时间:1965.7.2 13:34
授权通过。欢迎回来,德尔塔级人员“玉”。
“铸剑计划”已准备就绪,建议您立刻开始相关操作。

我看着这行亲切的字,满意地笑了。


“所以,你每次在昏迷状态下变成枪都会梦到这场景?”

青丘一边关切地问道,一边把一杯冒着热气的热可可塞到了Jade手里。

“是的,每次都能梦到。”Jade接过杯子抿了一口,“但这次是最长的一次。”

青丘听了,有些愤怒地说:“可是,你第一次变形都是将近半年前的事了吧?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把重要信息都藏着掖着,叫我怎么给你治疗?要是你出事了怎么办?”

“听着,青丘。”Jade突然放下了手里的杯子,注视着青丘墨色的兽瞳,“你自从我小时候就开始帮助我,我跟你的关系也的确非同寻常,但这不意味着你能掌握我的一切。我也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秘密。”

“我……”青丘的话卡在了嗓子眼里,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对不起……那,先不说这个了吧。说说你的梦如何?”

“还真是生硬的转移话题呢。”Jade看着青丘涨红的脸和耷拉下来的狐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那么严重啦,别问不该问的就行。至于梦么……说实话,我不太记得清梦境的内容了。”

“你不是记忆力特别好吗?”青丘狐疑地看着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醒来后只能回忆起零星的画面……”

“那你能记住多少就说多少吧。”

“唔……我想想。”Jade略微皱起了眉头,“最近这次好像是在雪山上……林海……我进了一个木屋……里面有电脑……雪很大,也很冷,就好像要把一切都掩埋起来似的。”

毫无预兆地,青丘的神色突然紧张了起来,头顶的两只灰色的狐耳直直地竖着。“还有吗?”

“唔……对了,我好像还救了一只狐狸,还给它包扎了一下,那还是只挺漂亮的雪狐呢。再然后……奇怪,怎么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青丘“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但马上又跌坐了回去。他的一对毛茸茸的耳朵此时不停的颤抖着,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落。过了一会儿,他说:“那是在大兴安岭,对吧?”

“我不知道,但我隐约觉得就是这样……欸?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呵呵……”青丘略微抬起头来,给了她一个惨笑。

“看来,过去的梦魇找上咱们了呢。”


长久无人打扫的小院里,钟子轩站在中央,手里举着手机,正在跟什么人通话。几个人分散在四周,正在用某种奇怪的仪器检测着地面。

“是的,是的……我们把整个四合院搜了个遍,没有一点踪迹。事实上,各种证据都显示这里已经至少有一年没人来过了。”

Dr.Zachary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就这?那么大一个活人就在你眼前消失了?”

“我很抱歉。我发誓,我一定会把她找回来的。”

“不,既然对方能做到这种程度,那他的实力肯定不是你能对付的了。就交给02站的人来办这件事吧,我要你立刻回天津来,我们这出了点状况。”

钟子轩沉默着站了一会儿,一片树叶被风吹着拂过他的脸颊,但他没有注意。一个手持仪器的人走过来,对他摇了摇头。

“不,Zac……我要把这件事追查到底,把那个混蛋揪出来。”

“什么?”Zac的声音提高了不少,“先把这事放一放,有优先级更高的事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你立刻回天津来,这是命令!”

“唉,Zac,我的老朋友……”钟子轩的声音低了下去,“我已经没能保护她一次了,现在又出了这种事,我不能原谅我自己……很抱歉。”

Zac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大喊道:“不!你疯了吗?!你又不是果冻鱼或藏锋这种王牌特工,真以为自己有能力去对付一个实力未知的绿型?你这是送死!”

“这点能力我还是有的。Zac,这么多年来我们已经看惯了朋友的死亡,这次,我绝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如果你真想阻止我……恐怕你得来硬的了。”

“……”

“好吧。那么……祝你好运。”

钟子轩掐断了电话,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你要去哪?”

Jade看着正在绘制着传送法阵的青丘,大喊道。

“我?我要去会会咱们的过去,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一起来。”

“等等,什么意思?”Jade捕捉到了青丘话里的信息,“咱们的过去?我只是个基金会研究员罢了,哪来的什么过去?”

“呵呵,基金会研究员?”青丘好似听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不,不,不。那是原来的你的过去,属于大名鼎鼎的“玉姐”的过去。”

“什么……?”Jade没能理解青丘的意思。

“多说无益,还是亲眼看看的好。”青丘画完了法阵,向Jade伸出了手。“来吧,我们去找回你的历史,我早该这样做了。”

Jade刚想过去,却又退了回来。“不行,Zac他们还在等我,他们会担心的,我至少应该跟他们说一声……该死,手机怎么没信号了?”

“再让他们等一会儿也没关系的。来吧,玉。”青丘又把手往前伸了伸。

Jade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走入了法阵当中,拉住了狐妖少年的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