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

“噢!你好!”秘书震惊道。尽管为站在她面前这个陌生人的突然出现所惊讶,但她的微笑还是热情洋溢。他深灰色的外套和帽子与办公室多彩的背景极度不协调,他刻板严肃的表情就显得更加格格不入了。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在哪吗,秘书腹诽道。“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吗?”她说。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看看你们的库存。”他的声音和他的衣着一样严肃而刻板。如果秘书不了解更多情况的话,她显然会认为这个怪人不想待在这里。“我知道当人们想找一些有趣的东西时,找你就是了。”

秘书激动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拍了一下手。她们这儿很少有人来访,更别说是游览了。“那是自然!我很乐意能带您转转!请跟我来!”她打了个手势,示意那个陌生人跟上她。陌生人点了点头,随着秘书沿着走廊走去。

“很高兴您喜欢我们的产品。正如你或许知道的那样,我们创造过许多独特而有趣的玩具,这些玩具获得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孩童们的喜爱。从小小的超级纸到庞大的惊奇潜水缸,我们的产品一定能为孩子带来笑容,或者将您的钱带回口袋!”秘书为她这个小小的笑话忍俊不禁,与此同时那个陌生人却保持着沉默,没有展现出一丝热情或是兴趣。

秘书(现在因她的客人感到相当不适)大声地清了清嗓子,问道:“所以您想要哪种玩具呢?我们拥有各种各样的产品,能为您心爱的小宝贝提供几乎所有您想要的使用体验。举个栗子,如果你认识一个总想成为小公举的小女孩,她一定会爱上Wondertainment皇室王国游戏模组,在那里她可以成为她小小王国的公主!或者,如果你想为一个热衷探险的男孩子买点什么的话,用Wondertainment远征探险给他一个惊-”

“我不是在寻找什么体验。”陌生人粗暴地打断了秘书没完没了的推销攻势。“我在寻找一种新的观念,一个答案,一点能让我-收到我礼物的人的生活走上正轨的东西。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有这样的东西,所以如果没有的话就请趁早告诉我,为我们彼此都节约点时间。”

秘书并未为被这个陌生人粗暴的打断所吓住,在两人走到走廊的交叉口时仍保持着她热情洋溢的微笑。“我认为我们可以满足您的需求。”秘书望向三条岔路,停了一会儿,然后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了左边的那条。她仍希望为这个奇怪的男人找到一个能使他露出满意笑容的玩具。这条走廊里排列着许多普通的木门,每一扇门边都有一扇能看到里面小小白色房间的窗户。

秘书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开始了新的推销攻势:“这里是Doctor Wondertainment旗下最新的‘小小先生’的生产线。在它诞生之初,Doctor Wondertainment就力求为孩子们带来欢乐,而‘小小先生’系列正是为此做出的最具野心的尝试。其他产品都被设计为“玩具”,可以因一时兴起而拿起或丢下的毫无生气的东西。虽然Doctor Wondertainment的产品是大千世界,甚至是无数世界线中最异想天开的玩具,但可惜的是之前却没有能够满足一个孩子长期需求的产品。陪伴、信任、爱、力量与接纳……这些正是孩子们成长、成功、获得终身幸福所需的东西。这时‘小小先生’应运而生了。我们的‘小小先生’的每一件产品都为在保持有趣和令人兴奋的同时成为孩子们最好的朋友而设计出来。通过这个系列,孩子们可以拥有一个帮助他们找到人生道路的盟友。”

秘书在一扇窗户前停了下来,陌生人透过窗户向内窥视。屋子里“坐着”一团人形的黑色气体,它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的迹象都没有。“这位是瘴气先生,他有操纵并同化任意有机体的能力,不论它们是死是活。因此,他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陪伴着他照顾的孩子。”秘书说道。陌生人始终一言不发,因此这两人走到下一扇窗前。

这间屋子里坐着一个穿着全套黑色西装,脸却涂得像个小丑的人。这人大声地笑着,快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这是眼泪先生,拥有使人因为他说的每一句话伤心的能力。虽然这听起来似乎有悖常理,但这实际上是用来教育孩子们伤心也没关系,大人们有时也会流泪。”秘书希望这段诡辩能向陌生人证明眼泪先生的存在是合理的,但却没有得到他的任何回应。于是两人又向下一个房间走去。

“这边这位是无人先生。”

陌生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完全被吸引过去了,他透过窗户饶有兴致地向内窥视。一个赤身裸体的人坐在屋子里,从“他”的外表完全看不出性别。他的皮肤是纯粹的白色,身体上没有一丁点毛发。在意识到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吸引陌生人注意的玩具之后,秘书松了一口气,敲了敲门。无人先生站起来走向窗户,以便陌生人能彻底看清“他”的外表。“他”毫无表情的脸像“他”身体的其余部分一样苍白,甚至连眼球都没有半点颜色。

“无人先生代表着最棒的朋友:一个完全没有个人经历的朋友。当孩子们交朋友时,他们会不可避免地因经历不同而产生分歧,因而在交往中产生裂痕。这些裂痕往往会损害友谊,甚至让孩子们觉得比之前更孤独。无人先生正是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他没有偏见,不会产生冲突,甚至不会有之前的经历!他被设计为一个没有身份的人。如此,孩子们可以给他创造自己的身份,把他倒进一个能产生‘完美朋友’的模子里。”秘书微笑着,满怀期待地看着陌生人。她可以明显地看出陌生人对它的兴趣。“可否告诉我,你对无人先生的看法是什么?”

陌生人看了看秘书,停了一会儿,又转过头去看着无人先生。虽然无人先生脸上没有呈现出任何可以称之为表情的东西,陌生人却可以从他无神的双眼中读出一种悲哀,一种对一项所有生命体都应当拥有的最基本权利的渴望。陌生人向这空洞中注视良久,答道:“我认为这是一种糟糕透顶的存在。”

秘书把她的头歪向一边,疑惑道:“您说什么?”

陌生人深深地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认为没有任何身份的人生将是极其糟糕的。你能想象那是什么样的吗?每时每刻都只能拥有一个为你设定好的身份,却永远无法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只因为有人断言你根本不存在?那绝对是地狱!你大可环游世界,经历许许多多几乎没人能够看到的令人惊异、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你终将是悲惨的,因为在一切的一切之后你将明白你仍孤身一人。”

秘书因为这突然的感情流露而大吃一惊,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她试着让自己安定下来,但声音还是有些颤抖。“先生,我——我认为也许您多虑了。毕竟无人先生的状况不是没有身份,而是自己找到身份。当他步入外面的世界时,他就开始寻找自我,而且他会得到他周围人的帮助。他不会一直这样的。即使要用一辈子,无人先生最终也会找到自己的身份。”

陌生人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秘书,仿佛“找到自我”对于他而言是一个陌生的概念。他的表情缓和了一点,抓起秘书的手,使劲握了握。“感谢你能抽出时间,但我现在必须要离开了。”说完这些,陌生人突然冲向走廊。

秘书在他后面跑着,担心这个男人将会陷入麻烦。“先生!游览途中您必须有人陪同!”她终于跑到了交叉路口,但每条走廊中都没有人。叹了一口气后,秘书走回了她的前台桌子。如果那人现在再陷入任何麻烦,那也不是她的错。

与此同时,坐在小屋里的无人先生像往常一样安静地坐着。虽然没人知道,但他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对话的每一个部分。那个穿着大衣的人说的很对,做无人先生确实很孤独。但是这对话在他心中激起了一簇新的火花,让他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种感觉,但这种感觉让他想要微笑,而微笑时他产生了自己的思想。他对自己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种想法,这种新的感觉也随之生长。最终,他说出了那句让他产生如此强烈情感的话。

“我不会永远是无名之人。”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