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王

项目编号:SCP-076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076-B周围的土地为法国政府所有,基金会被允许在此设立哨站研究SCP-076-B。需为SCP-076-B提供食品和各种供给,以及构筑护甲所需的材料。就食品、材料的合理请求将上报基金会欧洲总部审批。研究员被鼓励在与SCP-076-B的交流中鼓动它就自身起源提供更多情报。为保证其表现良好,允许有限地谈论外界新闻。

冬至来临时,须安排至少20名经07-弗雷泽程序专项训练的特工在SCP-076-A周围看守,并配备用于杀死SCP-076-B的武装。在日落时,第一名特工将进入SCP-076-A尝试杀死SCP-076-B。若SCP-076-B杀死了这名特工,则派第二名特工进入,一直持续到SCP-076-B被杀死为止。

若07-弗雷泽程序未能成功,基金会将通知全球合作国家就将要发生的全球性大饥荒准备5年份的应急食物。

描述:SCP-076-A是一群围成环状的砂石及玄武岩石碑,直径500米,位于法国莫尔比昂西北部。考古学研究显示该石阵建筑于公元前4000~3500年之间。环的中心是一1.5米长、1米宽的泥制桶。圆环内随时生长有7到10棵树木。树的种类包括栎树、白蜡树、山楂树、苹果树和冬青树。若将这些树木移走,下个冬至或夏至日时这些树木会在一日之内长出并完全长成。除了这种生长方式及其在07-弗雷泽程序期间的表现,这些树木并无异常性质。

SCP-076-B是一有着北欧人特征的人类男性。从之前看管该异常的团体留下的记载看,该实体自该异常被关注以来就一直身处其中。在对其进行的采访中得知它在该石阵修建时就已在此。SCP-076-B对常规物理伤害有抵抗力,在遭到枪击、高温、锐器刻划或钝器攻击后均不会受到伤害。除07-弗雷泽事件期间,该实体似乎并不会感到疼痛,但仍然会有不适感,如感到饥饿或寒冷。SCP-076-B不能离开SCP-076-A边界。由于这种性质使得收容和07-弗雷泽程序能妥当进行,并未就SCP-076-B在非自愿情况下能否离开此边界进行过测试。

除07-弗雷泽事件期间,SCP-076-B的行为表现地和蔼且有礼貌。它能以多种口音的法语、英语、拉丁语、希腊语、高卢语、布里多尼语、[数据删除]语交流,还掌握有多种古代和现代语言(参见SCP-140和SCP-769)。实体不需食物维生,但长期不进食会使其情绪不振。

SCP-076-B拒绝直接回答关于其起源以及何以07-弗雷泽程序能产生影响的问题,但通过某些间接谈论仍收集到了些许信息(如它曾目睹过SCP-076-A的修建)。谈及该程序时它总是会岔开话题并拒绝继续谈论。

在冬至的晚上,所有处于SCP-076-A内的人类会在日落前约30分钟时产生离开其中的冲动。在太阳落下地平线后,SCP-076-B变为可被杀死的状态,详情见文件076-1:07-弗雷泽程序。

在这期间,任何进入SCP-076-A内的武器都会被石阵内的树木复制。例如,若参与者携带一把剑进入其中,阵内的栎树便会长出一根剑形的树枝。若带入一把步枪,阵内的白蜡树会长出步枪形的基座,槲寄生和其他植物则会提供其他配件。SCP-076-B之后会将这些植物形成的武器拿起,这些复制武器具和原版完全一样的功能,虽然其本身显然不具应有的机制或结构。发出的抛射物会由黑曜石和棘刺做成。在07-弗雷泽程序结束后,除棍棒和矛外这些武器并不具正常杀伤功能;刃类武器并不锋利,火器的枪筒其实是实心的木材构成。

SCP-076-B会进行自卫并动用致命武力。若一名参与者被杀,其他人才能进入SCP-076-A成为新的参与者,这一过程会一直持续到SCP-076-B被杀或是太阳升起。

SCP-076-B极其熟练于近身格斗和使用大部分的金属武器。它也精通于使用多种枪械,且其技艺在20世纪期间已经快速进步。不熟悉的武器可以令其感到困惑,但对新武器它也能很快地适应上手。

若SCP-076-B在07-弗雷泽事件期间被杀,其尸体会被土壤吸收,在7天后SCP-076-B的躯体会在SCP-076-A中央的桶内出现。它会一直保持静止,直至下个夏至日来临才从桶中出现。

若SCP-076-B未被杀死,全球气候会发生剧烈改变。变化的具体机制不一,但其结果总是会导致北半球气温下降。具不可靠记录上一次07-弗雷泽程序执行失败是在1882年。这导致了[数据删除],直至1888年才回复正常。

以大射程枪械或轰炸杀死SCP-076-B的尝试均无效果。这之后,基金会气象学家发现SCP-076-A因爆炸攻击受到的伤害和全球气候模式的不安定性间存在关联(1951年-1979年间尤其明显),所有此类尝试均已取消。

基金会收容战略现专注于使用经高度训练的特工并运用不易被SCP-076-B使用或熟悉的武器。例如枪管歪斜的枪械、藏有刀刃的手杖以及反传统的触发机制。参与收容的特工会事先接受专项训练以弥补使用上的不便。该战略已将每年的特工阵亡数从1890年的10人(基金会开始负责07-弗雷泽程序时)减少到了2010年的3人。

SCP-076此前曾被多个不同组织所看守,包括法国政府、罗马天主教会、一个当地贵族团体和多个高卢部落。在1890年,基金会开始主要负责对该异常的收容和07-弗雷泽程序的执行。

注意:确信地平线倡议在阿根廷██████████收容着一个类似的异常实体。基金会情报机构报告对该实体进行的正确应对程序是“背海一战”,由于当前并无该程序失败率相关数据,并不清楚这句话有何含义。唯一清楚的是这名实体有着当地原住民的外表且十分合作。从地平线倡议处获取更多情报的尝试因遭遇严格防范而无法推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