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大英帝国的太阳永不落下

1

记录一:

我的名字是Jacob Hawkesiwh。Oliver博士告诉我们记录我们的想法能让我们不在黑暗之中陷入疯狂。我既不感到无聊也不害怕到担心这个,但命令就是命令。

在地表我是一个收容专家。我大多数时间都在伦敦与英国肯特的初级收容站点度过。我和当前的安全主管Kira North一起工作。我不会把我们叫做搭档,但我们合作的很好。

每天我们都能找到一些新东西来研究。上个月我们注意到这下面可以种植物。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植物可以在没有光的情况下进行光合作用,但我们已经在海德公园站点附近建了一座小型农场。告诉你,它们长得不是很快,但确实在长。考虑到这个地方是伦敦的副本,这其实是有道理的。哪怕是最现代化的城市也有植物和公园。

不过,当我们要尝试在这建一座站点时,我就要有工作了。上帝啊,你能想象我的整个余生都要做这件事吗?这些警察真是该死的烦人,一直追着研究员。要报名参加基金会,他们说。要为了人类与那些可恶的人形怪物战斗。他们所说的和小册子上所写的真是出乎意料的吻合。

然而有一件事开始使我担心。我们今早失去了与外面的联系,当然这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但通常在正午时我们就会收到地表站的报告。而今天到现在为止,我们什么也没收到。我很确定没什么事,但我们应该说些困扰我们的事情,所以我把它录了下来。

除此之外,员工中还有一种明显的不安气氛。一整天都没有警察攻击,这比和地表失去联系更令人感到奇怪。Elise说她觉得地上发生了什么意外,可能是一场XK。她总是为小事发狂,但我命令她不准对任何人说出这件事。它让我感到担忧,我们不用把这种感觉传给别人。

我给她下这个命令时她有些生气,但她会没事的。

不过,我还是说服了Kira要送一支巡逻队上去检查附属站,然后弄清发生了什么。很可能什么都没发生,但我们不能冒险。

就这样而已。你知道吗,我确实感觉好点了, 呵。


紧急通告:

这条消息将会重复播报。这是一条来自Site-19及O5议会的综合警报。所有的基金会人员请立即就地避难,不惜一切代价防止被阳光直接照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与SCP-001实体交流,我们明白它们正尝试与你交流,那也没用,它们都已经死了,不要回应,不要默许它们的任何请求。

所有的基金会人员需修改现有的疏散计划。由于出现了数个安全失误,Site-19不再安全。地下殖民工程将被暂停直到站点再次得到控制。请吸取我们的教训,但现在不要过来。我们…我们…操那东西在通风口,开火!

抱歉打扰了,Site-19现在完全安全了,忽略上一条信息,SCP-001已被无效化。地表如今安全无事而万事万物皆为美妙。这条信息将会重复播报。


记录二:

Oliver博士今早用一颗子弹把她的大脑射到了办公室的墙上。你或许会以为高层们会改变他们关于自救计划的看法,但是显然,这仍写在规则里。结果是我碰了狗屎运,在太阳出问题时呆在了镜像伦敦。我们很清楚发生了什么,问题在于为什么。如果你在外面呆了一会,你就会开始融化。呆了足够长的时间后,就没有回头路了。天啊,这可真是新常态。

所有人都在广播中说同一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上来和我们看看太阳。James的妻子今天也加入了广播中,祈求着他上来。我们不得不把他拉回来,但我觉得这根本无济于事。昨晚,我看着团队中一半的人上去后在月光下融化。今早他们又回来了,求我们放他们进去。就算是James明天之前饮弹自尽我都不会感到惊……额啊 是欢迎讯息。有些东西正在下楼,我们得走了。


我亲爱的市民们,如果你们正在听这一段录音,那么如我们所知,世界已经终结了。太阳已破碎,大地随着可怕巨足的踩踏而上下起伏,所有的可怖与疯狂都已逃脱,向人类世界宣泄着它们的复仇。那些寻找并收容这些东西的人们都被杀死或分散了。我们很快就了解到与这些东西战斗无异于直面死亡。数以十亿计的人被转化为了令人厌恶的怪物,然而我们却没有——曾经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止它们。邪恶已经在所有国家的上空升起了它们血色的旗帜,向破碎的太阳嘶吼着它们污秽的胜利,是的,这就是结局。

但还有新的希望。

欢迎来到镜像伦敦,一个属于幸存者的城市,一个属于自由的城市。市民朋友们,我们将一起等待,为那个新的开始而准备,为那即将到来的,宏伟的新世界而准备。让地面上的世界燃烧吧,我们将忍耐。让魔鬼拥有那个世界吧,我们将准备。让大地在新的末日决战下战栗吧,因为恶魔将反噬其身,因为听我说,市民们,在人类彻底毁灭的那天,它们永不饕足的欲望将让它们相互敌对,渴望彼此的死亡。我们将等待。

而听我说,市民们,将会有新的黎明出现。你们将走出镜像伦敦,站在未破损的太阳下眨着眼,我们的孩子在已死恐怖的枯骨中玩耍着。我们将会一同行走,手拉着手,直到大海,面对天空,见证太阳在人类的新纪元中重获新升。而当我将镜像伦敦从休眠中唤醒时,你们将会集结,市民们,集结在我的脚下,而镜像伦敦将如凤凰般迸发,在旧世界的余烬中重生。在那一天,市民们,新的秩序将会来临,我们会升起旗帜,让它在全世界上空飘扬。

我欢迎你来到镜像伦敦,最后的城市。

也是第一座。


截获的无线电信号:

James?我是Amelia。我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当光改变我们所有人时我正在医生的办公室。现在没有任何疾病了。

我不知道你能否听到我,但你应该走上楼梯。这里是如此的美丽,不再有饥饿,不再有战争,不再有痛苦。所有人都和谐地连结为一体。你的父母也在此处。我们都在等你,James。

还记得你求婚的时候吗?就在博特尼湾的日落海滩。当你单膝跪下告诉我你爱我时,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一般。你告诉我你不想离开我的,James。你在撒谎吗?James,我们非常想你。

医生说我会有个小男孩。回到我们这里来吧,James。这里是如此美丽啊。


记录三:

我不觉得它们知道我们在这。那就闭嘴吧。因为如果我们不录点什么就他妈的没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好了,我要录制了。注意着点外面,别让他们看见你。

我们失败了。惨败。当它们在入口处进攻时我们退回了海德公园据点,一个由最无趣的男男女女组成的美丽小城。目前我们的补给至少能持续两年,在这之后我们就只能寄希望于去地面上拿些日光灯用来种植胡萝卜和土豆。当然了,要是事情没有第二次变糟的话。

我们睡了大约四小时后就在尖叫中惊醒。我记得我梦见了一只巨大的眼睛,视线穿过了无尽的地平线望着我。它很…愤怒?失望?周围非常热,我尝试呼吸时感到肺被灼伤。突然我的衣服也着火了,我既没有死亡也没有昏倒。我的皮肤开始冒出水泡,融化,那眼睛才满意的望着我。这时我才注意到那玩意还有眉毛。

我不知道之前为什么没有注意到,我发现那是一张脸。之后一只手穿过地平线向我飘来,一大群鸽子飞到我身后并发出可怕的尖叫声。它们对那只手发动进攻,把它啄得只剩骨头。但是它仍在向这边移动。它舀起那一摊是我的液体,然后把我送进它的嘴边……然后我就醒了。

我想这个城市在尝试警告我们。我不知道这个地方是怎么运作的,但那些我们头顶之上的愚蠢的鸽子眼样的东西已经变得疯狂。它们能看到危险的到来,尽管我们不能。

我们昨晚失去的人是唯一知道如何建立防御的,而现在血肉如洪水般从楼梯上倾泻而下,流满整个城市。我不知道有多少人逃出海德公园,但肯定没多少人。James的一条腿断了,Elise呼吸困难。唯一没有大碍的是Kira,而她看起来想抛下另外两个人。

我告诉她我们需要再录一条信息,她给了我一个看疯子一样的眼神。也许我真的疯了吧,但我不会丢下Elise,而且假如我们继续再跑的话那些东西会抓住她起来。我不知道我们能为James做些什么,但我们正在努力。至少已经帮他止了血。

当袭击发生时,我们的外围防御系统没有触发,但谢天谢地当时我们已经醒了。我们开火了,但我不觉得对着一波血肉射击能起作用。它们席卷了所有东西和所有没跑的人。Kira认为如果我们能把它烧掉我们就能造成一些伤害,但是我们应该在那个操蛋的地方弄到燃料呢?唯一一件好事就是是警察他们站在我们这边战斗,这真是太好了。

我以为我们无路可走了,但扬声器却咔咔地响起来,那一如既往的该死声音告诉我们能在议会找到庇护。因此我们现在正前往那里。

扶James起来,我们该走了。

我希望这不是我们故事的终结。


公告:

这座城市注定要成为人类世界陨落之黑暗中的一座灯塔。你嘲弄了它,你摧毁了所有的生命然后把它转化成更多的你自己。我给你唯一一次警告:滚回你那堕落的太阳底下去。这里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你的光在这里没有力量了!燃烧吧,为你们的罪过付出代价吧,可憎之物们!我要把你们投入毁灭的火焰中去!


记录四:

我们必须把James留在后面了。我认为他知道他将要死了。Kira想把他的脑袋射爆,这样他就不会被带走。但他说他想看看他的家人。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但我希望他现在会开心。

Kira,Elise和我正在前往威斯敏斯特。我从未见过在一个地方有这么多警察,它们让开一条小路,让我们刚好能够走进议会大楼。几天前我可能会感到害怕,但是现在这让我感到舒适。真是奇怪的几天。

除去镜像伦敦的怪物守卫外,议会大楼是空的。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在守卫着门口,一小部分带领着我们通过建筑中的迷宫,我发誓如果他们不在这儿我们绝对找不到路。我们进了一个房间,中间有一个很大的水箱,大到能装下一个人,但它是空的。地板上的一溜液体领我们去到另一扇门。那些警察不会说话,所以他们仅仅用手指了一下那扇门。

我的意思是,现在我们能干什么?再跑回外面去吗?

门后有一条向下的楼梯,我们可以听到门在我们身后关闭的声音,然后我们听到了一声巨响。我们走到了这条楼梯的底部,到了一片沙滩上。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木质平台,旁边有一艘小的蒸汽船,在黑暗中隐约可见,被用绳子拴在平台上面。我们可以看到上方的镜像伦敦,但是除了回到我们来时的楼梯以外,没有其他退路了。

这里有第二艘船的停放点,但是它已经走了很久了。上个月的空中勘探中没有看见这些船。Kira和我都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来的。那也没关系,当有人扔给你一件救生衣的时候你应该穿上,而不是去为它是从哪儿来的争论不休。

我们知道已经没有别的退路了,所以我们爬上了船。当我们到了水中,离出发点相当远的时候,市中心突然发生了爆炸。明亮的火焰燃烧着,发出白色的火光。那些血肉嘶嘶地灼烧着,啸叫着。整座城市正在死亡,怪物们也跟着一起。

如果这条河是泰晤士河的镜像,我们应该很快就会到达开阔水域。我真心认为这艘船知道它要去哪里。我们几乎不需要驾驶。Elise在引擎舱里找到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带好你的朋友,带好你的行李,带好你的光芒。前往镜像都柏林的路很长但有终点。如果你能到达的话,我会留你一品脱的。”

我正期待着和那个留字条的人谈这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