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噪
评分: +19+x

1

如若必须,你将如何描述一个没有意义的事物?

在那之前,它是——

特殊收容措施:SCP-CN-当前收容于法向量边界中。该栏历史编辑记录因过度繁长已存储至子域xxx.2,更新次数为3,请注意,无论修订内容为何,下述文字都应被长期保留,直到危机警报解除或自然衰变消散为止。项目并非不可被已现有手段收容,亦没有(此处参考系为必要性)偏离主体/客体特征的直接/间接影响,因项目属性制约,保管策略应尽可能精简至接近无。

“好,该我了,这语气很怪,我未能理解编辑者出于什么用意,”MIN说,“项目的信息通常来说应当简明易懂对不对,否则大家先是突破重重围捕前往这里一转化身福尔摩斯破译暗文有什么几把用?”

为满足项目不规则渐变细节样本值最大的斜率模糊,需要在此层级坡面上添加一至多道澡波模板处理前景现实,强度亦须谨慎调整。高反差存在保留探针(IAO)当前刺入并耦合目标平坦世界之子系节点,将令层级差异较大的高度现实进行平均化,选定其生效范围后进行针对性的渐变注入。首束IAO工作流程模式预设为“自匹配绝对值输出”,且具有手动选择暴露接口需求,以决定是否可以实现动态修正层级混淆率大小。

低格现实的存在路径已被刻意延长,它包含一个相辅关系,将持续到主观坡面属性降至底端或完整过程结束为止。

“继续看。”他的委托人,IAO研究员抱着手臂,矗立在不断刷亮的屏幕前。

描述:SCP-CN-xxx为一(量词)受连接灭生性事件集,已被从其包装器中释放。首次捕捉到项目活动自Area-CN-179的存在保留作业现场,同项目发生接触将令此物蕴涵条件随机域/隐马尔可夫模型(或以提取“不是一句完整的话”的特征表达),该矩阵的收敛速度影响尚不能被雅可比行列式自乘模拟解决。这种作用对具神智个体之宏观呈现更为明显,物理性现实清理无法有效将项目抹除。

“我看不懂,这根本没有意义——各种意义上,即便你找个所谓的专家来,他该怎么‘破译’一堆屎?退一步说,就算屎最起码也有其宿命,3thic的傻子们每天都乐呵呵地丢着玩儿呢。”MIN感到内在发热。

“现在并不需要你理解,只要阅读即可。”IAO自顾自地说。

SCP-CN-xxx-1是一种特殊定向扭曲,三源连接三源,表面实线代表一致的前景现实结构。该输出由现实采样及灰度合成,方向可自主控制,而强度由澡波模板的灰阶数执行(模板根据采样现实进行澡波分布)。如条件允许,节点会转化为专用的属性通道,而输出材质有悖于此层级的格调,基金会有理由相信项目实际为一异步的预制现实,每个模板均对应不同的流程模式。

“OK读完了,但请各位别奢求我复述,仅为一个‘灭生性事件集’兴师动众设置这样暧昧不清的制约措施,顶得我说不出话。”

“你现在可以离开,”VHL特工对着他点头,“今天不必签署岗哨通文。”

“想必是我近期拜神求佛积了许多德,”MIN冷笑,“拜拜。”

特工撂下讽刺的话转身就走,距离会议室大门尚有一步之遥时隐约听见IAO研究员在叫他的名字,于是MIN回头。

面前空无一人,写满项目构造的即显影白板上的文字此时已经被替换为又斜又粗的宋体。

“永远不要回来”

MIN吓了一跳,他试图回忆起自己是否磕过药,但那是几天前,舞会上数十个日耳曼少女臀部颇为挺翘,他还记得在疾驰的电梯中被柔软胴体环绕的美妙。

不是这些,停一下,MIN的感知在尖叫,是收容失效、抑或某种曲离桎梏正在影响现实完整度?特工心乱如麻,他用几近抽筋的手指取了一根烟,然后因为颤抖幅度过于严重滑落在地毯表面。

你他妈是179的安保特工,不是娘娘腔傻逼,你丫OOC了,MIN狠狠殴打着黑墙,妄图以疼痛压低这种令人恐慌的无谓。

他一阵恶寒,为何是无谓,你有成千上万的比喻乃至他妈的形容词,你是他妈怎么做到毫不掩饰地跳过恐惧,直接命中它背后的诱因?

“不要张口就来,傻逼。”MIN面向镜子说道,他用枪抵住下体,然后扣动了扳机。

2

皿打开后,特工率先发出的声音是一个长长的“操”。

“在我记忆中,灰度由0至255或1的区间构成,0为黑,1为白,为0的强度也为0,不会产生任何作用。”IAO指着MIN的尸身,“也就是说黑色覆盖下的像素不会产生位移,白色时强度与位移成正比——当前是20480x20480-11.6。”

“对。”O5-2说。

“你对你妈呢?”MIN忍不住起身,随即腰部传来骨裂音。

“现实表面的行为树或锚点,除非刻意,否则在物质世界中不可能呈连续状态,而一般我们调用范模来实现法线偏移或环境变更时,为保证格调趋于稳定,必须要执行定向扭曲以让现实层级之间的事件边界形态随机,就切断了它们的连续特点。”IAO看着他的眼睛,“多篇报告传回中一直有人用‘惶’代指白色,并且确信其将于数日内到来,你见过它,你需要告诉我,惶是什么?”

MIN有两句早已考虑好的回答,A是“你妈”,B为“问你妈昨晚谁最给力”,但他说不出口,这并非因为特工过于羞涩/绅士,而是回答过了,什么时候?

“你早就知道他是什么,某个人日复一日地在真空中鸣笛,但阻塞他的并非车流。有一具脱离推进器的载人航天设备,它于近地轨道停泊,宇航员留在主舱室,与这台棺材一并从物质真空的寂寥中坠向混沌无垠。”

中二而不知所云,好,不是我,MIN松了口气。

“了解。”研究员神色淡然,特工很想问你真能听懂么?这怎么也不像一个现存机密组织的沟通方式吧,被混分间谍听到了岂不是丢人丢到后百代。

“这种比喻我可以说一天。”MIN继续跟进,“很吃惊你问问题的目的。”

“这是例行汇报。”IAO低沉地笑。

“可死人已失去交流能力。”

“那你在?”

“我没说话。”

“别纠结,我想了解更多关于‘惶’的信息,”研究员弯腰拿去特工脸上的注射面罩。“为保效率,从现在开始,你自己看。”

时间:2020年1月2日

<建立连接>

研究员IAO:别纠结,我想了解更多关于“惶”的信息。

特工MIN:拜托,与你知道多少无关,“惶”一定会来。

研究员IAO:如果人连怎么死都搞不清楚,未免太失败了。

特工MIN:精神胜利大师。

研究员IAO:单次通信只剩三分钟,配合一下,否则我们救不了你。

特工MIN:你的话最后一句有价值,我很赞赏。从哪儿开始,他浴室轮奸你妈抑或油动链锯插烂你爹马眼?

研究员IAO:呃…后者,多描述细节,我去拿纸。

MIN明白了,他理解错误,无法说出口这个定义不对,自己只是在念台词,他没说话,至始至终。

“现实有一原始值,是未被抹去的早期遗留,类似晚清人的垂辫到了民国时期。它可以说是一种发丝排布的形状、此人的特征之一,而深层含义就是那个时代了。”MIN眼神空洞得如同正注视一具尸体,“我们每人都有若干个属性,暂且以‘特征层次’为其命名,惶会令这个值缺失,而现实完整程度持续逼近前者。”

“特征在人类的现实意义上约等于全部,这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性汇聚于很多事物,人的历史早就失去关联,而一切事物都有终点,但过程是异步的。”IAO问,“有误差么?”

“听着废物——我之所以会在这儿对空气说些老生常谈的废话,是因为希冀你能够听懂,然后赶快跑得越远越好,你若参与此事,你便已经是被画皮鬼取代的死人了,一切都是徒劳无功,什么都改变不了,一如往昔,明白吗?时光在河的下游静候。”

“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IAO点头。

“哦哦是吗一意孤行的傻逼,恭喜你的间接杀人数将超越阿道夫·希特勒,满意了吧脑瘫。”MIN并不生气。

时间:2020年1月2日

[数据删除]:傻逼,我[删节]你爹墓碑,我懂的,我在[删节]你妈,你妈真松,因为我的缘故,这是个他妈褒义词。

研究员IAO:你气急败坏了,但希望说垃圾话能让你平静。

[数据删除]:哈哈,你真搞笑,我的确不爽,只不过它是因为你,离我远点,不要像蛆一般在我面前蠕动,你个杂种。

研究员IAO:我在说谎,我不会辩解,因为这行动没有依靠“惶”的意志传回。

特工MIN:给爷气笑了,还轮不到你这个新人说教我,逃出是奢求,那些公事公办稳定军心的狗屁我从来没信过,让你失望了。另外,骂你归骂你,少把莫须有罪名朝自己头上丢,这锅你背不起。

研究员IAO:知道了,有任何需求么?我会在下一次通讯中投放给你。

特工MIN:不必,管好你自己,如果可能。

“我是我,可惜你不是。”特工意外地觉得本该刻在墓碑上的话由本人说出有些奇怪。

记录没有随着MIN二次死去停止下滑。

时间:2020年1月3日

<建立连接>

研究员IAO:你好,这是第四天,在那儿吗?

<建立连接>

研究员IAO:我是Dr.Heilus,原通讯频道呼叫者在一次事故中去世了,我目前使用她的账号。

<建立连接>

研究员IAO:我改个名字,这样有说服性。

<建立连接>

Heilus博士:好了,你可以说话了。

特工MIN:她是怎么死的?

Heilus博士:我很好奇你的提问动机,不过这个先放到旁边,该人员在家中溺亡,尸体与其双亲缝合并以数根精索吊挂于晾衣架上,缝线的材料检测结果还没出来,且有一处疑点未明。

特工MIN:了解,继续说,你想要什么?

Heilus博士:我翻了下记录,这个“惶”有敌意吗?

特工MIN:没有。

Heilus博士:你认识他?

特工MIN:不。

Heilus博士:“惶”的目的是什么?

特工MIN:该我问了,博士,你有女儿吗?

Heilus博士:没有。

特工MIN:你杀了它?

Heilus博士:是的,它临死前叫的可欢了,就像一头母猪,跪在地上给我[数据删除],披头散发,满脸泪水,拼命讨好我,乞求我不要剥它的皮。

特工MIN:你真是一个冷酷的人。

Heilus博士:这不算什么,我的同事们拿铡刀腰斩了医疗部主管,把两段肠子从左边的那块用订书机同第二块建立连接,主管复活了,但他腐烂得严重。

特工MIN:你有参与其中。

Heilus博士:不,我是懦夫,只敢在一旁拾起掉落的碎肉自渎。

特工MIN:博士,这实在太恶心,时间到了,滚吧。

IAO研究员将冰冷尸体提出皿外,转身打开百叶窗,闪电的火弧正划过天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