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评分: +84+x

2018年,4月5日,上午六点,清明
2004年,4月4日,上午六点,清明

一身黑衣的男人撑伞,独自行走在墓碑之间。
一身黑衣的男人撑伞,牵着低头不语的男孩,行走在墓碑之间。

雨声滴答,滴答,滴答,伴随着鸟儿的啼鸣。
雨声滴答,滴答,滴答,伴随着鸟儿的啼鸣。

清晨,山间的公墓安宁,一阵风穿过步道,将男人的渔夫帽掀起。
清晨,山间的公墓安宁,一阵风穿过步道,将男人的香烟吹熄。

滴答,滴答,滴答,雨下个不停。
滴答,滴答,滴答,雨下个不停。

男人找到了母亲的墓碑。
男人找到了妻子的墓碑。



“今年我一个人来的,爸他工作没办法抽身,让我给你带声好。”
“儿子,把伞拿着,去那边玩会儿,我和你妈妈说点话。”

男人跪在母亲墓前,摘下帽子,拔掉墓边丛生的杂草。
男人蹲在妻子墓前,拿出纸巾,缓缓擦拭碑上的水滴。

“我上个月毕业了,拿到了博士学位。”
“儿子下个月就小学毕业了,他还是不能接受你的离开,但成绩没有受影响。”

“还记得我小学的第一次100分吗?那天你和爸可高兴了,我们一起去了家对面的肯德基。”
“每次他拿了高分,我还是会带他去家对面的肯德基。”

“那天你说,我一定能像爸一样成为博士,如今我做到了。”
“他和你一样聪明,又比同龄的孩子成熟,他不会让你失望的。”

“前几天我回到了基金会,正式任职二级研究员。”
“如果他一直这样优秀,也许有一天会被基金会看中。”

“我知道你肯定会很担心,但好在我是研究员,不是你这样的外勤特工。”
“我知道你肯定会很担心,我也不忍心让他成为这异常世界的一部分。”

“更何况,我想知道你去世的原因,就必须加入基金会,并获得足够高的权限。”
“但是,若他想知道你去世的原因,就只能加入基金会,并获得足够高的权限。”

“毕竟,你的死因是个机密————”
“毕竟,你的死因是个机密————”



“虽然我现在还不能得到真相,但至少,爸告诉过我,你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而死。”
“虽然我还不能告诉儿子真相,但至少,我会告诉他,你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而死。”

男人从外套内兜里掏出一枚奖章,细细摩挲着上面的纹路。
男人从外套内兜里掏出一枚奖章,细细摩挲着上面的纹路。

“我相信他。”
“因为这是事实。”


墓碑打扫干净后,男人顺手擦干了一旁的石凳,坐在上面,点燃了烟。
墓碑打扫干净后,男人顺手擦干了一旁的石凳,坐在上面,点燃了烟。

“你可能不知道我会抽烟吧?”男人眼神散向远处的森林,树叶起伏,雨点沉寂。
“希望儿子别染上我的恶习。”男人视线转向儿子,他正看着远处的森林,树叶起伏,雨点沉寂。

“我18岁那年,爸把这枚奖章交给了我。”奖章再次被男人从内兜中取出,置于左手攥成的拳中。
“这枚奖章,我会在合适的时候交给他。”奖章再次被男人从内兜中取出,置于右手攥成的拳中。

“现在想来,他告诉我SCP基金会的存在时,真是完全忽视了家庭公开协议啊。”
“到时候我会告诉他SCP基金会的存在······以尽可能妥当的方式。”

“后来有一次,他提起了这枚奖章。”
“倘若那时,他足够成熟且正直·····”

“他说,‘正因为有人在黑暗中浴血而死,众生才得以生活在阳光普照之地’。”
“我会对他说那句老生常谈,‘正因为有人在黑暗中浴血而死,众生才得以生活在阳光普照之地。’

“然后他说,‘为何我们要保护阳光普照之地不受黑暗所伤,因为只有在光照之处,鲜花才会盛开。’”
“我还会加上你曾说的那句话,‘只有在光照之处,鲜花才会盛开’。

“我在你们舍命保护的阳光之下长大,所以如今,我愿意投身与黑暗的战争。”
“他会认同吗,还是不置可否?”

“如果鲜花盛开的代价是我的生命,那么我不会迟疑。”
“他一定会认同的。”

“就像你一样,妈妈。”
“毕竟他是你的孩子啊。”

最后一声滴答响在耳畔,男人抬头望向天空,云开天明,阳光洒在他的发梢。
最后一声滴答响在耳畔,男人抬头望向天空,云开天明,阳光拭干他的眼角。



“妈,我该走了,今天下午站点有逝者悼念仪式,我必须赶回去。”
“我该回站点去组织悼念仪式了,下次有机会我会再来。”

男人站起身,面对母亲的墓碑。
男人站起身,面对妻子的墓碑。

男人双膝下跪,从包里取出花环,恬淡的馨香在墓碑周围萦绕。
男人单膝下跪,身体向前微倾,于墓碑前献上安静的吻。

“这是自阳光普照之地诞生的鲜花,献给你,妈妈。”
“我爱你,亲爱的,我爱你。”



“他们叹息着,哀唤着,走向永恒的沉沦,
而世上鲜花会盛开,壮丽不朽的事物会接踵到来。”3


那天下午,男人在主持悼念仪式时,如是说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