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7的真相

「為什麼是喪屍啊?」

Dr. Alistair坐在O5議會前的椅子上,盡可能自我縮小到最小的空間。他知道這樣做完全沒用,但這樣的鳥事總是隨時發生在自己身上。Dr. Alistair是基金會僱用的常見研究員,他通常研究微不足道的小東西,例如世界上最好的牙刷或者印有基金會標誌的T卹之餘此類。唯一讓他站不住腳的研究是SCP-447,這似乎是他們叫他待在地毯上的原因。

「為什麼是我?不是Clef把這狗屎帶到基金會嗎?是他需要被問話,但是你們卻沒有這樣做!你們怕他,結果拿我出來背黑鍋,嗄? 不如我拉出槍將你們全都射死啦?」

他應該如此說,如果他可以的話,然而絕對沒有膽量說出來。他被搜查了好幾次,他們甚至沒收了可能被用作武器的鋼筆。Alistair沒有槍,家中沒有,平時碰也不碰現役武器,更遑論自童年時代起就不玩玩具槍。所以他唯一可做的事是出汗,緊張地嘆了口氣,盯著地板,輕撫自己的脖子。

他們無論如何都要一個解釋,所以他清一清喉嚨,鼓起所能夠用的勇氣:「呃……呃……嗯……嗯哼嗯哼。」說出令人印象深刻的聲明後,Alistair嗚咽地想完成以下的說詞,他開始以絕望的聲音低語:「媽媽說希望我成為一個牙醫,為什麼我不……」

「Alistair!」O5-2咆哮,阻止他很大可能陷入的歇斯底里狀態。「你在胡思亂想什麼?!為什麼每個人都認為SCP-447-2應用於屍體上會導致他們重生,與及對人腦充滿食慾?!」

「但是那些…」Alistair試圖為自己辯解。

「但是什麼?! 」O5-1喊道,越說越怒: 「起碼一半的Site員工以為有一個雨傘公司的病毒或類似東西在他們的手上!我們厭倦閱讀Site主任的報告,說每月至少兩次,他們慫恿腦殘的初級員工或他人,試圖帶死倉鼠死老鼠到那裡!」

一大疊相當厚重的各種報告文件擲向Dr. Alistair,標誌著訓話結束。報告跌落地上,散滿他周圍。

「是誰散佈假消息?」O5-4問道,打斷她同事的憤怒情緒,然後瞇著眼睛懷疑:「或者……是真的嗎?Alistair,如果你知道這一切,故意留下關於SCP-447-2及其對屍體影響的消息,我們必須採取措施。」

「你知道啦,我……」研究員害怕得要緊。他試圖站起來,扭轉頹勢,但腳軟無力,唯一可做的事情是在他椅子中曳來曳去:「你知道啦,死屍……」

「順道說一下,Alistair,」O5-1睨視著他:「當447接觸屍體時,究竟會發生什麼事?」

「好吧,我……這是……這就是為什麼它……」博士感覺自己立受掛拉分之刑般1,議會想知真相,此生死時刻他必須想出了一些東西隱暪議會,這可導致他被即時解僱。不是太差的結果,除了解僱後被記憶刪除之外。他再次鼓起勇氣,作第二次嘗試。

「我完全相信我已經提交了關於SCP-447-2對屍體影響的信息,我確信信息在報告中,以及在我提交它時的實驗日誌中。看來有人篡改了資料。」

「什麼麼麼~~~?」議會成員目定口呆。「你是什麼意思,篡改?誰?怎樣改?!」

「這意味著有人有目的地刪除了相關信息,但不夠快,因此部分信息最終在人員之間傳播,特別是在D級之間。由於他們的每月處決,信息被破壞,變得以訛傳訛。至於誰做了……我有一些懷疑,但我想確保我以下的意見保持匿名。」

「名字!」O5-1要求道。

「我懷疑那個捕獲物體的人也同時是一個篡改信息的人。據我所知,他的過去不是很清楚,我們不能完全確定他的忠誠,你知道我的意思。」

眾O5臉上血色漸退,低聲悄語,Alistair被送出議會。當他獨自留在走廊後,他癱坐在地板上,擦掉了眉毛上的汗水,摸上他藥盒中的伐力多2。今次他設法擺脫危機,得到幾個月的安靜日子--除非Clef發現誰在背後誣蔑他,反正,這是更好的方式落幕。Dr. Alistair不能告訴他們他從來沒有對屍體進行任何447-2的測試。他沒有這樣做,以笑來迴避有關問題。因著他含糊其詞,從來不表達任何具體的說法,於是以訛傳訛變成了喪屍的狗屁謠言。

Alistair沒有對屍體進行任何447-2測試,純粹因為他怕死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