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

一辆拖车

0:00-0:05:
黑暗。 急促地,喘气,深呼吸。
奥洛夫博士闪烁着的眼睛,关闭。 又突然睁开。

0:06-0:08:
僵直地站在他的床边,奥洛夫博士看着熟睡的妻子。外面的夜,漆黑而深邃。

0:09-0:12:
艾琳气冲冲地走进她的上级爱莉的办公室。她砰的一声将一张黑白照片用手拍在了办公桌上——照片上是一群男女。

0:13-0:20:
一排疲惫不堪的士兵站在泥泞的战壕里。他们身着肮脏的牧师制服,手持步枪。一个巨大的、有知觉的折纸制品伫立在他们身后,高昂起头颅。

画外音,一位老人说:“我们所看到的则是,他在开始工作之前就已被杀死。”

0:21-0:25:
奥洛夫博士正在他整洁的厨房里煮着咖啡。然后,他开着一辆卡车在一条黢黑的高速公路上行驶,看上去非常紧张。

0:27-0:31:
卡车驶离了一条被栅栏围起来的泥巴路。一块告示牌,警告人们不要擅自进入私人领域。

画外音,老人说:“现在,那已经不重要了。”

0:28-0:31:
艾琳向照片中的那名男子猛击。

她说:“现在我需要一个解释。”

0:32-0:34:
艾琳正在拍摄SCP-173.

0:35-0:36:
一只戴着手套的手正把药丸塞进过滤器。

0:37-0:43:
戴安娜·奥利维尔匆匆地穿过第二海托世第教会的一座教堂。她上气不接下气,怀里还抱着文件。

画外音,艾琳:“如果照片里的是他,那么他死的时候应该有八十岁了。”

0:44-0:47:
收容室附近的一个沉重的物体,刚刚脱离了人们的视线。有狗叫声。

0:48-0:50:
奥洛夫博士拿着u盘,端起一杯温热的咖啡,然后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0:51-0:52:
相机发出了闪光。

0:53-0:55:
奥洛夫博士抿了口咖啡,嘴唇一开一合。

0:56-0:57:
相机第二次发出了闪光。

0:58-1:07:
基金会的一群调查员簇拥在奥洛夫博士的尸体旁。

画外音,老头:“氰化物中毒,是吗?”

1:08-1:15:
戴安娜在祈祷。

画外音,一个年轻人说:“是的,但是谁在乎呢?他只是个无足轻重之辈。”

1:16-1:20:
机动特遣队Psi-9的成员们,闯进了一场欲肉教的面具舞会。冷笑声。

画外音,年轻人又说:“没什么要紧的。”

1:21-1:26:
爱莉、艾琳和一名日本医生正在田地里安装一台实验性照相机。伴随着笑声。

1:27-1:31:
奥洛夫博士的妻子静坐在房间里,哭得很厉害。墙皮溢出鲜血。笑声愈发吵闹。

1:32-1:35:
研究员正透过玻璃观察某种受伤的动物。笑声变得更加狂躁。

1:36-1:40:
艾琳站在城郊的厨房里,慢慢地转过身去看空调。空调剧烈地晃动了一下。笑声又大又响,完全陷入疯狂。

1:41-1:42:
持续的笑声。建筑物着火了。

1:42-1:43:
持续的笑声。一位博士正在剥他的脸。

1:44-1:45:
持续的笑声。赤脚踩在混凝土上。

1:46-1:47:
持续的笑声。一名穿着橙色连身衣的男人,被锁在水泥房里,正坐在椅子上看电视。

1:48-1:49:
笑声抵至疯狂的巅峰。 摄像机镜头一开一合,咔嚓闪烁。特写,拍摄一些不该被世人所看到的事物。

1:50-1:51:
机器人形式的SCP-2006,从门后跳了出来。它说:“嘘!”

镜头切换到黑色。

1:53-2:01:
标题渐明:毁灭。

声音结束了,爱莉:“现在,你能看清它的轮廓了吧?有什么东西埋伏在边缘。他试图让自己堕落不堪,明白了吗?”

2:02-2:15:
画面切换到爱莉走进她的房子。她转过身,看见主管范·特纳站在阴影里。他露出灿烂的笑容,眼睛却藏匿了起来。爱莉惊恐地尖叫起来。

画面终止。

拖车。

中心页:闪光地平线中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