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场无情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white-space: nowrap;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will-change: box-shadow;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Motion Accessibility ---*/
@media screen and (prefers-reduced-motion: reduce) { 
    div.anom-bar-container { --timeScale: 0!important;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width: 1%; }
    to { opacity: 1; width: calc(100% - 0.25rem); }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
    to { opacity: 1; }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欢迎回来,各位运动迷们,回到Alexylva大学耐克体育馆今晚的比赛,双方分别是排名第三的耶鲁大学牛头犬队和你们的Alexylva西哥特人队!我是Hermes Evaristas,而陪伴着我的一如既往是Eupraxia Kassandros,弟兄们,哦伙计们,我们今晚在这里为你们准备了一场精彩的盛宴……


在世界之下的黑暗中,有什么东西醒了过来。

阿难陀舍沙,永恒虚无的伟大守护者,听到声音抽击着四周。他的领域是个安静的领域,而他不习惯任何类型的噪音。他凝视着周身的黑暗,没有看到任何异常的东西。

“嘿,”他说,向黑暗中呼喊。“谁?”

鳗鱼向他听到声音的方向游去,庞大的尾巴像一根彩带似的拖在身后。他眯着眼睛,更卖力地盯着虚无。

“拜托,这不好笑,”他说。“你不该在这儿瞎晃荡的。仅供会员,懂吗?到底是谁?”

突然,他发现自己正俯视着一个身材矮小、穿着紧身皮质制服、脑袋上扣着一个连着一根长管子的玻璃碗的人。阿难陀舍沙跟着管子远离了它连接着的那个人,直到管子消失在他们上面的虚空中。

“你好!”男人说。

阿难陀舍沙将自己的脸移向下直到和男人面对面。“劳驾,”鳗鱼说,“你以为你在说什么?你不知道规矩吗?什么都不准下到这儿来。”它停了一会儿,打量着那个男人。“不管怎样,你是谁?”

“我?”男人兴高采烈地说。“哟,我是Vincenti Andersopolis,随时为您效劳。”

“Vincenti Andersopolis,嗯?”阿难陀舍沙缓慢点点头。“我从没听说过你。你是干什么的?”

男人做出一个近乎于鞠躬的夸张姿势。“我是精良自动装置的承包商,我的好鳗鱼。手表、小发明、发条机械、这些作品啦。众所周知,我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机械之主。再也没有比我Vincenti Andersopolis更好的工程师了!”

“嗯……我明白了。”鳗鱼看向他身后。“你一个人来的?”

“是的,我是。”

“你下到这儿来干嘛?”

Vincenti举起一根手指。“问得好,鳗鱼伙计。看,我在搞一个非常特别的项目,可壮观了。这项目的主要部分已经完成了,看,但我发现我对最后一片拼图有点不知所措了。我希望有可能在下面这里找到它。”

阿难陀舍沙环顾四周。“恐怕这里没什么好提及的。”

Vincenti使劲点了点头。“是的,嗯,如果它充满了伟大的发明家所需的东西就不能被他们成为永恒虚无,对吧?”他掏出一个大布袋举在自己身前。“不,鳗鱼先生,我发现自己需要一个灵魂。”

阿难陀舍沙恍然大悟。“一个灵魂?你要一个灵魂是想干嘛?”

“啊,恐怕这是商业机密!看,有太多努力被赌在这个上了!不能说太多。不过呢,我愿意谈判,所以报上你的价格吧。”

鳗鱼皱了皱眉头。“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这里到底有没有灵魂呢?”

Vincenti会意地笑了笑。“来嘛,鳗鱼好小子。我们都知道这儿的规矩。东西死掉,你滤走好的部分。这就是你在这儿做的事,不是吗?我可没法想象你在这里只是为了有个伴。”

阿难陀舍沙无可否认地耸耸肩。“好吧,你抓住我咯。所以我的确有个灵魂可以给你。作为回报你要给我什么呢?”

Vincenti将手伸进袋子里很快拿出了一个蜘蛛一样的大动物机器人。

“这个,”他得意地说,“是我系列中最新的可怕鳗鱼安抚器!我叫它,安德索波利斯自动装置鳗鱼痒痒挠2000!”

阿难陀舍沙盯着这个奇怪的装置。“它能拿来干什么?”

Vincenti朝鳗鱼飘过去,把蜘蛛按在了它的侧面。他按下蜘蛛顶部的一个大按钮,蜘蛛开始以一种轻捷的模式动起了腿,深挖进鳗鱼的血肉里。阿难陀舍沙在这触碰下翻滚缠绕着。

“哦——天,”鳗鱼说。“直到刚刚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多痒。何等美妙。”他自己舒展开,转向Vincenti。“你给我几百个这样的调皮鬼,就能得到你要的灵魂。”

“成交,”Vincenti说。

“不过,有一件事,”鳗鱼说。“这些灵魂不完全会像我会描述的那样……都在那儿。它们在下来的途中经历了一段艰难的过程,其中大多数都是相当零碎的。”

Vincenti轻蔑地摆摆手。“没问题的,鳗鱼哥。自然无法提供的,安德索波利斯自动装置会生产!”

鳗鱼盘起它的长尾巴,将它伸向Vincenti。男人将尾巴握在手里摇了摇。就在他们握手时,阿难陀舍沙张开了它的大嘴,从虚空中出现了一片闪烁的碎光。Vincenti在它发出的光中微笑着,很快把它装进了袋子里。他伸出手,拉了两次将他和上面世界连接起来的绳子,开始上升。

就在他上升时,鳗鱼狐疑地抬头看着他。“不过,说真的。你大老远跑到这儿来只是为了一个差劲的灵魂?到底有什么值得的?”

Vincenti在逐渐远离时咧嘴一笑。“你听说过第一届世纪大学体育竞技的高风险世界吗?”


Cron移情地揉着他的肩膀。他知道那里应该很疼,但模仿不适是很棘手的,而且每个人都在看。他突然从场上出现,直直撞上了耶鲁大学的防守后卫。

“汝应该躺在地上,”那人透过面罩瞪着Cron说,“免得汝等脆弱的骨头碎成片。”

高耸的Yuri Pato,Cron的进攻线锋之一,跨到他们中间对着另一个人咆哮。防守后卫给他们两人都使了个眼色,重新回到了他那一边的场地。

Alexylva的进攻组集合起来。左路截锋Yuri,还有Borges、Hawkins、Meiner和Ut站在余下的进攻线上。Nereus、Quin和Iliov是外接手,JaMarcus Aurelius是尾卫。Ail Hercule替代近端锋,而Cron还是作为他们的四分卫进行指挥。他们都看向他寻求指导。Cron在他们抱团在一起的时候睿智地点点头,所有目光聚集在他身上等待他传递自己的智慧。

“兄弟们,我们完蛋了。”

记分板上写着38-24,这时离第四节结束还有8分23秒。这是一场悲惨的比赛;耶鲁大学队刚开局时就有一位气象巫师很快召唤了一场台风,到现在雨都还没有减弱。Alexylva队的防守组已疲惫不堪,进攻组跟不上,而至高长者,Panagakos教练在中场休息时公开把防守协调员钉死在十字架上。情况十分糟糕。

“你肩膀怎么样了?”Borges谨慎地看着他们的四分卫说。

Cron想开口说话,但犹豫了。很疼。“很疼,”他说,“但我会没事的。我对这事还没有比对那边那个小飞侠更担心呢。”他冲耶鲁大学队的后场点点头,在倾盆大雨中,那边有个带翅膀的游卫使劲儿扑打着翅膀。“整场比赛他都先我一步,如果他再抢先我们一次我们就真的完蛋了。”

“所以计划是?”Hercule说。

Cron皱起眉。他能听到自己脑袋里伺服系统旋转时发出的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能感觉到他的概率计算器在运转。一次传球进攻会让你丧命,或者更糟的是,他们会抢断传球,你就会输。在空中取得成功的几率是5.45%。跑阵没成功过,但你能让新人上场,让JaMarcus休息一下。你需要的只是两次达阵得分。“我们需要的只是两次达阵得分。我能让我们离得够近得一次分,但JaMarcus需要得另一分。”他瞟了一眼自己的明星后卫。“做得到吗?”

JaMarcus做了个鬼脸。他在早些时候被击中,防守组把他的腿撕了下来。他们设法把他暂时安排到了边线,但他还是一跛一跛的。“放心,我能搞定。”

Cron点头。“好。回休息区吧,换Hollister上。在这波进攻的时候休息一下,下波再回来。”

跑卫动了动,想要争论,但很快意识到Cron话中的真意。他点点头,慢跑下了场地。新人后卫急匆匆地跑过来加入抱团。Cron单手拍了拍他的背,弯下身。

“好了,”他说,“现在说的就是这波进攻要怎么打了。”


安德索波利斯自动装置的内部是个繁忙的地方。机器在墙壁上嗡嗡作响,建筑后方的水泵曲柄转动一下,把粘稠的液体挤进长长的管道,在这一切的中心,公司那古怪的同名人怒不可遏地坐在一张长桌后,他的眼神在面前的项目上四处游移。他向空中伸出一只手急切地挥动着。

“Popo!”他在喧闹声中大叫着。“插座!5毫米的!拿来拿来!”

从一堆各种各样的机械零件和其他垃圾下面出现了一个小矮人。她抓了抓乱糟糟的胡子,先是咕哝着,随后蹒跚穿过商店走向一个大工具箱,一头扎了进去。刨了一会儿之后,她拿着一个插座钻了出来。她好好瞄准,然后把它扔到了房间另一头Vincenti等待着的手中,他毫不费力地抓住了它,甚至看都没看一眼。就在他回到工作中时,另一个小矮人悄悄贴近他的身侧,盯着他桌上的项目。

“你觉得这能行吗?”小矮人挠着它那顶红色尖帽子的边沿说。

“Navarro,我亲爱的朋友,”Vincenti说,“当然能行啦。我可是Vincenti Andersopolis。我做出来的东西什么没有起效过?”

Navarro环顾了一下房间,Vincenti瞪了他一眼。“学习经验,Navarro。不是失败。每一件都和计划完全一样,或者成了计划的某种变体。”

第一个小矮人也摇摇晃晃地走向桌子。“为什么Piko能能到称呼他姓氏的荣誉,可我就只是Popo?我觉得Merlo是个好名字。”

Vincenti停下手里的活叹了口气。“因为Popo这名字很好玩,还是你合同的一部分。如果你想被称为Popo Merlo女士,那就在谈判中提出来。”

Navarro冲着Merlo咧嘴笑还伸出舌头。Merlo瞪着他。

“不管怎样,是的,这会起效的,”Vincenti继续道。“你所看见的发生在你面前的一切可不亚于一个科学和奥秘的奇迹。他们在未来几个世纪里都会谈论这个的。‘Vincenti Andersopolis,造人的人’。或者差不多的。”

“不过不是个真人,对吧,”Merlo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半腐烂的苹果咬了一口。“看上去好像就只是个更漂亮的钟。”

这回轮到她得到Vincenti刀片一样的眼神了。“如果你想更技术点的话,所有人都只是更漂亮的钟。小矮人也是。只是能依照他们设计预先编程的指令移动的零件而已,燃料用完了就关机了。这个,”他说,张开双臂示意着这个项目,“只是我们所已有的一切的更好版本。”

“你怎么想的?”Navarro斜视着露出来的未知装置说。

“首先,耐力。看见这个没?”Vincenti指向被金属包裹还缠着铁丝的暗红色团。“这是狮鹫的心,还有一些细微改动。电它一下那孩子就能畅通无阻地用上一千年。我把它绑在这些小电容器上,这样它就永远不会没有燃料了。然后,力量。”他在机器侧面打开了一个舱口,里面能看到粗重的电缆缠绕在滑轮上,绷得紧紧的。“如果被推向极限的话能发挥出十五个人的力量。这东西如果跟熊摔跤都能把熊给打懵。”

Merlo往里面看了一眼。“那边那个飞轮。那是用锡罐盖子做的吗?”

Vincenti咕哝着。“安德索波利斯自动装置在不久前就已经遭遇财政困难了,优质材料短缺也已经是个问题。不过呢,我觉得无论是烦人的小矮人还是我们的客户都不会把性能的下降当作是一个质量不高的飞轮的错的。无论如何,它放在那儿只是为了平衡那个执行器的,如果那个执行器被压到能让飞轮弯曲,那更大的问题就会是我们的项目在海底,或者被压在一座山下面。”他砰的一声关上了侧板。

Navarro睿智地点点头,抚摸着自己的胡子。“不可思议。不过看上去也挺贵的。我猜我们是能从这东西上获利的对吧?”

Vincenti闭上眼笑了。“基本上能。”

“酷,”Merlo说,一口吃完了那个苹果的果核。“那它能做什么来着?我猜,除了当个机器人之外。”

“这可不是普通的机器人,我矮个子的小朋友。”Vincenti伸出双臂拍拍他们的肩膀。“这……是个玩橄榄球的机器人!”

Navarro和Merlo同时眨了下眼。

“啥。”


第三次进攻,十七号球员得分,还有五分钟的时候他们进行了人员变动。Apostolou站进霰弹枪阵里,现在他在检查防守组……发球——压力来了!Apostolou躲过一道霹雳、又一道、然后——哦卧槽!Ail Hercule撞翻了耶鲁大学队的气象巫师,他已经停止引导咒语了!雨已经停了,但三个线锋正疯了一样朝Cron冲过去。他向左跨,甩下一个、晃掉另一个、又一个,又一个我的天他摆脱了所有防守!Cron Apostalou到达十码线!Cron Apostalou到达五码线!他还要甩掉一个——他进了!Cron Apostalou得分!Alexylva队扳回一城!38比30,而且加踢要来了!

Cron慢跑到边线,受到他欢呼的队友们的迎接。Yuri和他的进攻线很快也出现了,敲在他的头盔上祝贺他精彩的表现。在他身后,他能听到在Kery Achilles将球踢过球门柱,将比分拉回38-31时人群的欢呼声。在他们附近的空气噼啪作响、Panagakos教练伴随着一阵浓烟和臭氧出现时,边线突然陷入诡异的沉默。他透过墨镜望着他的队伍,露出了一个刻薄、破碎的笑。

“太他妈漂亮了,Cron。让我开始怀疑我干嘛要雇一个攻击协调员了。”他瞪着Demopolous教练,那家伙在板凳尽头缩成一团,捏着他的写字夹板怕得直抖。“管他的,我们还有活要干呢。防守组,去把你们的协调员从十字架上扯下来,去准备。我们时间不多了,如果能避免的话我可不想把暂停浪费掉。”他用弯曲带爪的手指指向场地另一边。“我要你告诉Zhange教练她能劳驾带上她的进攻组滚回她来的噩梦维度。如果你需要把那些男孩里外颠倒的话我建议你这么做,在我有对你这么做的兴趣之前。”

队伍迅速四下散开,为开球做准备。在他正准备离开去他的接球手那边时,他感觉教练冷冰冰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听着孩子,演出效果不错,但我们让你再上场的时候他们会全力以赴的。我让Balaban做了些辣的,我们要趁那些狗东西在睡觉的时候搞他们眼睛。看外面,”他指着场地。“看到他们是怎么跳过练腿的吗?膝盖是弱点,Cron。你得用这个,”他把一个护身符拍在Cron手里,“你要用这个把他们的屌都炸烂。一波不错的力就能让他们的祖先感受一下ACL(前交叉韧带)撕裂的感觉了。你明白没?”

Cron紧紧抓住奖章,什么也没说。当然,主球教练不知道,但Cron没可能让那个魔法起效的。他小心翼翼地避开每一个可能过于仔细地研究他的课表并发现他从没有上过任何一节咒语课的人,但试图施展一个他被设计出来就没法施展的法术会把他的掩盖掀个底朝天。

“教练,我——”

“很好,”教练Panagakos说,拍了拍Cron的肩膀。“别搞砸了,小子。我为这场比赛赌了钱的,我可不想给那个以为她自己是个足球教练的丑逼小婊子付钱。”

说完,空气再次起皱裂开,教练消失了。球场上响起号角声,Alexylva队开球了。


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坐在桌上,眼睛飞快地颤动。在他面前坐着两个小矮人,两个人都紧张地盯着另一个站在裸体男子背后的人,他正用一个大工具转动从那个赤裸的人后脑勺上伸出来的曲柄。

“这样好些了吗?”Vincenti说。

Merlo摇摇头。“再转多一点。”

Vincenti抓住他曲柄上的把手,又结结实实转了两圈。过了一小会儿,颤动消散了,坐着的男人盯着两个小矮人。他眨了一下眼,随即是第二下。

“嚎,”Merlo说。“你搞定了。”

Vincenti关上了那人后脑勺的开口,急匆匆绕道前面。他把Merlo和Navarro从凳子上踢下来,自己坐在那个裸体男人对面,和他四目相接。

“好吧,”Vincenti说,“我们再试一次。你叫什么?”

男人好像要说话似的动了一下,然后猛然住了嘴。“我不知道。”

Vincenti点头。“你当然不知道。没关系。你知道你是什么吗?”

男人低头看着他的手,轻轻弯了弯手指。金属和木头互相摩擦时发出一丝轻微的吱吱声。“我是个人类?”

“呃——差不多吧。”Vincenti拿出一摞上面有照片的卡片。“我要给你看一些图,我想让你告诉我你认为它们是什么。如何?”

裸体男人点点头。Vincenti出示第一张卡。

“那是只狐狸,”男人说。

“那是艘船,”在第二张卡之后。

“那是有半卫向强侧靠拢和弱侧落地掩护的阅读选项式战术,”第三张卡之后。

Vincenti笑了。“年轻人,我叫Vincenti Andersopolis,虽然我怀疑我们在未来几年会见面太多次,我还是想让你知道我很高兴见到你。”

男人看上去很迷惑。“为什么?”

Vincent站在那儿,做着夸张的手势。“这些年来,我,伟大的Vincenti Andersopolis,一直在努力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一个更先进的世界,不惜巨大的经济和情感代价。在卖掉了我家的农场、和我的家人以维持实验室的运转和人员配备之后,”他低头盯着那两个小矮人,“有很多日子我都在想这些牺牲是否值得。但有了你……一切都变了。有了你,他们就不会再叫我‘Portlandis的狂人’或者‘西北太平洋的疯子’了。不,他们会叫我这些年来我应得的称呼:Vincenti Andersopolis,过去与未来的机械之王。”

他渴望地注视着中间的距离。“想想看。每个街角都有我的安德索波利斯自动装置人形机器!为执法部门工作、打仗。会爱、会生活、会梦想。”他叹起气。“就像美梦成真。”

他示意了一下隔壁房间。“Piko、Popo,去给这个好小伙子拿些衣服。”他顿住了。“还要给他一个我的好阴茎套。别让一个没有阴茎套的男人穿着长袍在外面走来走去。可能会的阴茎肺炎的。”


耶鲁大学队教练Zhange气得发狂。她的四分卫没有在二十九码线上射门让比赛变得毫无悬念,而是决定留在场上为了使场面成为定局一记冲着端区的高空传球。一次恰到好处的转移导致一次Alexylva队的抄截回到了耶鲁大学队的四十五码线,教练Zhange已经气失了智。她怒气冲冲地把四分卫撕成两半分别丢进了不同的噩梦次元,威胁他下次不许再这么做。当耶鲁大学队的防守组上场时雨才真正下了起来,此时只剩下2分15秒了。

JaMarcus Aurelius跟着Cron回到草皮上,经过他身边时拍了下他的屁股。“来吧,奇迹小子,”JaMarcus笑着说。“我们去搞他们眼睛。”

Cron笑了,但当他感到口袋里的奖章开始变热时,焦虑的情绪穿过他的系统。他所要做的一切仅仅是激活咒语,它会瞬间释放出它的所有能量,但即便如此也超出了Cron的能力范围。他瞥了一眼边线,至高长者,教练Panagakos在学生区附近凶狠地徘徊着。

Alexylva大学的人群喊声震耳欲聋,甚至有火焰从人群中爆发出来。大学的警察利用场外空地上装载着眩晕盐的投石器,开始将盛着有毒化合物的桶投进体育馆以平息骚乱。

他们很快就开始了。一记给Nereus的短传推进了三码,随后就是JaMarcus的一次跑攻,接着Cron的另一次跑攻拿下了第一次档进攻。他们已经过了中场,但还需要一次达阵得分。时间还剩1分30秒,Cron把球传给他的明星后卫,JaMarcus化作一道电光消失,穿过了耶鲁大学队的防守线。他出现在前场二十三码线上,随后被防守组团团围住。还有1分12秒。

下一次进攻中,Cron在他的非投掷肩上摸到了一根标枪,他能感觉到血液分散系统正在激活。在他一记传球丢到了看台上后退回他们的抱团中时,他突然感到身体左侧一阵虚弱。低头一看,他意识到标枪划破了一条液压管路,现在他正在漏液。当他意识到他离完全液压封闭仅剩几分钟时,他的脑子里响起了警报。当他步履蹒跚地朝他的队员们走去时,Yuri走过来想把他肩上的标枪拔掉。

“不不不,别管那个了,”他说,挥挥手让他退开。“信我,我会没事的。”那根标枪是现在唯一一件把你串在一块儿的东西了。你没了那个,你就失去对线上的压力了,这就是球赛啦。面对现实吧,奇迹小子。

他们在二十三码线上集结,Cron把JaMarcus推开。后卫试图突入左侧然后迂回到右侧,但一个耶鲁大学队先知发现了他,在攻防线上击中了他。时间继续流逝,尽管Alexylva队设法在下一次进攻中拿到了第一档(一记跨十一码给近端锋的传球)但却是以宝贵的时间为代价的。在队伍再次集合起来之前,时间仅剩不足三十秒。一次失误的传球使计时停了下来,但在只剩二十六秒的情况下情况算不上好。

“好了,”Cron在脑中听到了一个声音,“时机已到。来把这些自大的屌头狗屎屁眼都炸开花吧。用咒语,Cron。把这个给打开。”教练Panagakos的声音在他耳中多停留了一会儿。

他们发球了。Cron右转、然后左转、然后回到右侧,被耶鲁大学队的防守组追击。二十秒。“他妈的用咒语,Cron,”声音说。“你他妈在搞啥?”十九秒。

然后他看见JaMarcus快速冲进了达阵区,带翅膀的后卫紧随其后。从这里传球会导致一次抄截。失败率89%。试图跑进达阵区会导致一次擒杀。失败率93%。在他周围的世界似乎开始变慢、他的概率引擎开始加速以抵消新信息的涌入时,他将目光投向看台上。在身着Alexylva大学的深红队服和耶鲁大学的蓝色队服的众多球迷之中,一名男子孤独地站在体育馆顶端。他穿着带金纽扣的黑色长外套,戴着大而圆的黑色眼镜。他银灰色的头发在脑后紧紧盘成一个发髻,而在他胸前,Cron能辨认出刻在金色别针上的字母A。

他对此的好奇并未持续多久,因为当他的概率引擎开始减速(已完成计算)之后,他周围的世界开始加速了。近在咫尺的后卫越来越近,他们的眼睛就像一只狼盯着它不幸的猎物那样盯着他。在远方,他能看见JaMarcus的手,在达阵区挥动着,他的另一只手正试图击退后卫。而在他脑子里他仍然能听见教练Panagakos的声音,对着他尖叫让他用那该死的护身符。十六秒。

伴随着令人作呕的嘎吱声,Cron用他空闲的左手把标枪从他肩膀上拔了出来。他稳住身形、瞄准、将长矛扔过场地,丢到了耶鲁大学队带翅膀的安全卫没有防备的一侧。同时,他用另一只手将球扔给了JaMarcus,后者独自站在达阵区远远伸出双手。球脱手的瞬间,Cron回头扫了一眼看台。黑色外套的男人不见了。

Cron看到的下一件事就是他倒在地上、三个耶鲁大学队的后卫向他扑来时的蓝色影子,紧接着他就听到人群的咆哮声。给我们的?还是给他们的?当他的身体进入液压封闭状态时,他闭上眼,听着周围的声音。他的身体被抓住,而整个世界都陷入黑暗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