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动是魔鬼

“这一切都是从黄貂鱼自通风口喷涌而出的时候开始的。”

丹尼尔·霍雷肖·艾斯林格,这位目前在Site-82临时任职的心理学博士将铅笔靠近嘴唇。

“继续,布沙尔特工。”

他面前的男人犹豫了一下。

“嗯,一开始我们甚至没有注意到它们。我的意思是,当你需要处理一条总犯经前不快的巨型蜥蜴、一个锁在石盒子里杀人不眨眼的不朽怪胎时,黄貂鱼绝不会在你的‘哦我操’事件名单上的。我猜我是在午餐吃东西的时候听到了一种湿漉漉的声音。”

艾斯林格清了清嗓子。“所以,你正在吃午餐,黄貂鱼从通风口里冒出来?”

“对,起初是黄貂鱼,接着是鲨鱼。”

“你说鲨鱼?”

艾斯林格开始写笔记。

“鲨鱼,是的。当然了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无法穿过通风口,于是被卡在了那里。我发誓我从没有听到过那样的声音,有点像艾默生试图爬上14层楼梯。你知道艾默生吗?那个病恹恹的家伙——”

“我认识艾默生,我们有时一起工作,现在请回到鲨鱼。”

“呃……当然。所以现在黄貂鱼四处扑腾,鲨鱼在空中咆哮,嘴巴不断开合撕咬,我们只能坐在那里环顾四周,接着那件事发生了。”

“什么?”

“一只虎鲨成功地扭动着身子,直接跳到海伦·斯塔佩尔身上。你已经从简报里听说过了吧?”

艾斯林格看起来很是惊恐,一时间专业精神只是字典中的一个词语。

“哦上帝啊,那一定是一场屠杀。”

“算不上,虎鲨一头撞在她的脑袋上,把她从桌边弹开,她被撞蒙了。”

艾斯林格坐直身子,点了点头。

“哦,好吧,小胜即可。任何人都没被落下的虎鲨咬伤,真是美好的一天。”

布沙尔饶有趣味地看着他。

“我想是这样的,博士。无论如何,大概15分钟之后,就再也没有了。黄貂鱼和大部分鲨鱼都死了或者奄奄一息,落到地上的虎鲨试图咬住他人的脚踝,无人交谈,当然有尖叫声,但是没有交谈。”

“真的吗,这多奇怪啊?”

“并不,我的意思是,当然,我们见过了很多奇怪的事情,这是在基金会工作所不可避免的。但是,好吧我们从来没见过天花板上掉海鲜,多新奇啊,我们一时被难住了。”

更多潦草的涂写。

“啊,我明白了,然后发生了什么?”

“哦,就像我说的那样,无人交谈,无人走动,然后突然间卡梅隆博士走了进来,他穿着潜水服,头上戴着呼吸管和潜水镜,他说了一些关于计算错误的事情,比如流量校准之类的,然后说事情很快就会解决,接着离开了,把我们留在充满黄貂鱼和鲨鱼的食堂里。”

“你有什么感觉?”

“就想第二天打电话请病假。”

“为啥?”

“因为我不喜欢鱼,而且我很肯定这几天我们都得拿鱼当午餐了。”

艾斯林格眨了眨眼。“好吧,现在,布沙尔特工,你确定你没有遗漏什么事情吗?”

“是的。”

“你绝对确定?”

“绝对。”

“布沙尔特工,你知道自己为何来到这儿吗?”

“不,弗格森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让我向你汇报。”

“布沙尔特工,你为何要暴打你所说的那条虎鲨呢?”

“我……呃……”

“布沙尔特工,我这里有几位同事签署的一些声明,我将会从其中一份读起。”

艾斯格林在他桌上的那堆文件里翻找了一通,似乎找到了他所需要的。

“啊,找到了。现在,我引述菲茨洛伊斯特工所说的,‘布沙尔收到了一些东西,我从没见过他露出那样的眼神,接着他跳起来把东西收了起来’。”艾斯林格读毕,又问:“对此你怎么说?”

“我——我真的不认为我做了什么别人不会做的事情?”布沙尔在椅子上扭动身体。

艾斯林格放下铅笔,双手撑在面前。

“好了布沙尔特工,我们不要继续在这片被鲨鱼侵扰的丛林中打转了:SCP还是SPC?”

艾斯林格坐了回来,眼看着特工的嘴唇开始颤抖。

“我就是这么想的,埃里克森,温克勒,请你们把布沙尔特工护送到五楼的临时控制室,直到我们弄清楚他是如何设法进入这个现实结构的。”艾斯格林对悄悄进入房间的两名安保人员说道。

布沙尔站了起来,一瞬间似乎准备战斗。然后他低下头,点了点头。他无话可说地跟着他的陪同者走了。

艾斯林格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然后写下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

查明SPC的渗入方式之前,建议在站点墙壁张贴鲨鱼海报。任何向站点医护室报告双手骨折的人员都列为怀疑对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