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德瓦勒事件

1949年9月23日: 美国总统杜鲁门向全世界宣布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在几周前成功引爆了第一枚核弹,结束了美国政府短期在核武领域上的优势,这将再次成为冷战的又一个惊心动魄的转折点。

1949年10月1日: 美国国防部部长路易斯•阿瑟•约翰逊以其作为美国政府和基金会联络人的身份,以杜鲁门政府的名义,向基金会下达最后通牒。

老旧的玻璃窗随着年岁的增长,留下了岁月的痕迹。透过窗外,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风景秀丽的阿尔卑斯山屹立在天地之间。一大片白茫茫的积雪堆积在小山坡上,看来,这将又是一个漫长又寒冷的冬天了。在这场看似无硝烟的战争之下,基金会被要求在一个中立国以进行接下来的高层会议,而监督者已经习惯于在苏黎世开会。 因此,Schweizerhof酒店成为了这是十三名自称国际贸易经纪人组成的非正式组织“撒马尔罕俱乐部”的聚集地点,他们每次都会定期要求提供数天的住宿。

对于其他人来说,阴暗的木镶板房间就像往常一样,被瑞士午间清澈寒冷的阳光照射着,仍然是熟悉的地方。但O5-8看到天花板上裸露的木横梁时,听到的消息是他前任令人震惊的突然离世。在他最初加入监督者议会时的麻烦和现在的这件事相比,更为棘手。议会的成员们都希望这场特殊且微妙的战争能尽快结束,当然这样做的后果更会令人不大愉快。现在O5-1不太耐烦的坐在红木桌旁,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与会上的十三人都是阴沉冷酷的人,他们对待任何事都会竭尽全力;无论他们遭受最恶意的嘲笑或被挂在断头台上,他们之间牢不可破的友谊也能通过黑色幽默而无处可见。他们今天将会共同讨论一个问题.8号先打理了一下他饱受岁月洗刷的头发,拿出打火机,点燃了一支香烟。如果会议上讨论的内容如他所料的话,那么他将面临全所未见的麻烦。不过他渐渐发现了,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坏的,而且包括这一次。

在桌子前,一个穿着与其身材不合的旧西装的瘦削男人在闭目养神,他深灰色脸上的布满了象征荣誉的伤痕,他平静地用低沉的声音希望让他们把注意力放在他这边。O5-1决定长话短说:“O5-3,你是我们北美子公司的总裁,请告知议会。”

当他拉好背心和金表后,慢悠悠地站了起来并向房间的诸位同僚微微致意,在发言之前,O5-3推了推他的眼镜并犹豫了一下,对十二位同事打量了一番,O5-8在这位老人的额头上看到了一滴汗珠。

“先生们,正如你们所知,四十八小时前,我的办公室收到了五角大楼发来的密报,即使是我们平常的交流频道,也有泄露此事的风险。事关重大,我们有必要立刻召开紧急会议。”

O5-3拆开信封,取出一张薄薄的黄色纸张,清了清嗓子,把目光聚焦在信上,开始大声朗读内容。

“俄罗斯人已经掌握了核武器,现在世界势力再次平衡被打乱了。”

在桌子的另一端,O5-13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

“国际社会现在正面临着一个绝对敌对且危险的国家,他们已经配备了极具毁灭性的武器,为了全世界的和平以及秩序,我们有必要从开始就监控俄罗斯人的国家,美国政府现在要求与基金会合作,确保我们人类得以生存。”

这位身材魁梧的监督者停了下来,推了推眼镜,又重新清了清嗓子,O5-8看到这位典型精明强干的强人竟然犹豫了一下,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猜测得以证实。

“基金会需要在两周内将以下资产移交给国防部。”

当大家明白了目前的情况后,房间里开始有人窃窃私语。O5-8看到柏林紧张的局势愈演愈烈,漫不经心地想着,也不知道这一天还要过多久。不过,现在面对的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被推到了悬崖边上,他之前愤世嫉俗的猜测现在已被越来越强烈的恐惧感所取代。在他的另一身份,他另一种世界中,他发现,有些人在等待命运的最后时候,会漫不经心地开玩笑,会进行高深的哲学思考,结果他们却在绞刑架前因为死亡而畏缩,而在此之前他们认为自己能够接受死亡的考验。现在O5-8感受到了一种不太被人接受的亲切感。

O5-3开始阅读美国人要求转交的异常物品清单,随着名单的不断加长,下面的埋怨以及讨论声越来越大,随着一个Keter级别的项目以及一个站点的转让时,所有人都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叫喊声。直到最后,O5-3列举了53个项目,4个站点和348个人员。房间里鸦雀无声,只有O5-13一个人在喃喃自语,没有人敢发出任何声音。

"操,杀千刀的傻帽美国佬。"1


副助理主任Lafourche再次整理了一下他的纽扣,自从他被任命为面向美国的联络员后,他就再也不习惯穿西装了,当然这倒不是他的问题,不管他去找哪一个裁缝改量他的衣服,他穿着拘谨的衣服上班时总感觉异常紧张;他的妻子也总是得告诉他不要把绑错鞋带和要把领带拉直;不过现在他的责任更多了,已经无法回到那个叫Agent Lafourche的人了,他的职责将更加重大,需要他的地方将会更多,但是,当他解开袖口,扣上外套的扣子时,想到每天都有可能再次穿上军装,这让他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他的保镖紧紧地跟随在他身后,警戒着远处隐藏在黑暗之中的休息站和荒凉的公路。

“史迪威,不会有什么牛鬼蛇神从他们的玉米地跑出来了吧,我们已经可以确认所有人都离开了吗?”

年轻人面对着他的上司。 “嗯,我的意思是,好吧,是的,但是那些人—— ”

“都是我们的人,Stillwell。他们都已经出去并抵达接头点了吗?”

年轻人把他的目光转回到了夜空之中, “是的先生。”

Lafourche长叹了口气,把双手插在口袋里,靠在车上。

“这也不是白白付出了一切。”

漫长的几分钟过去了,两人相对默默无言, 荒凉的公路上只有蟋蟀唧唧的叫声和周围偶尔传来动物跑过的沙沙声,显得气氛异常肃杀,当远处汽车灯出现在公路上,史迪威伸手去拿对讲机时,他僵住了。

Lafourche再次站起来,“白马王子靠近了。”

Stillwell在他的对讲机中输入了一组密码,确认了对方的身份;此时一辆佳士拿汽车驶进了车道上,在一辆印有基金会标志的福特车旁停了下来。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从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上走了出来,其中一人正为一位戴着眼镜的秃头男人打开后门;而第三个男人离开车时穿上了一件皱巴巴的棕色外套以抵御外面的寒冷,已经汇合的一小队人马跟随着史迪威和Lafourche前往他们的目的地。

Lafourche笑了笑并伸出手,“夜安,部长大人,我们的五角大楼还好吗?”

美国国防部长面无表情地看着Lafourche伸出的手,然后看向Stillwell和Lafourche的左侧。 “你总是那么的平易近人,不分上下。”约翰逊部长边说着Lafourche边尴尬地抽回了手, “你们的人打电话给我们,让我们不远千里的来这里,说有我们想要的答案,那么我现在就想知道。”

Lafourche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 “这是件很严肃的事情,部长大人。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再次之前你已经问过我们很多次了。”

“这么多年来你从美国的财政预算中拿走了数以亿计的钱,”约翰逊坦言道,“然而,我们也只是想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现在好了,”Lafourche拖慢着语调反驳着,“部长大人,让我们换一个角度看,当我们在花费美元的同时,他们也同样花费了大量的卢布。”

朦胧的月光之下,隐约可以看见五人都陷入了沉默,但部长两名保镖充满戒备的目光从未离开过Lafourche和史迪威,荒凉的公路上,只有蟋蟀唧唧的叫声以及众人沉重的呼吸声。

“路线畅通,继续前行,完毕。”史迪威的对讲机发出了嘶哑的呼叫声。

史迪威急促地呼吸着,他迅速抬起了耳麦,同时与他面前的保镖保持视线接触, “收到,我们将继续前进,完毕。”

“你很快就会得到我们的答案了,部长大人,”Lafourche说。 “但是我们必须前往一个距离这里大约五英里的地方,才能确保这个答案能准确无误的传达给你们,现在让我们赶紧出发吧。”

约翰逊走近了Lafourche一步,“如果你还是坚持你那愚蠢且不负责任的想法的话——”

Lafourche摆出了一个防御的动作, “还有什么下三滥的招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就因为我们执意要坚持我们的计划,你们就打算让一个空军中队对我们一轮狂轰滥炸,把我们打入地狱?”

约翰逊什么也没说。

“来吧,部长大人。我们都不傻,我们仍然有很多事情要商量,但在这个玉米地里太冷了,跟着我们的车走,车程不会超过十分钟。”

约翰逊稍稍犹豫了几秒钟,然后示意他的司机开车,在车转向跟随Lafourche和史迪威之前,部长再次打量了Lafourche和史迪威一眼。

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也上了他们的车。 Lafourche进入福特车时向美国代表团喊道:

“你们一定要跟紧点,史迪威开车开的很快。”


在会议室已经待了足足两个小时,吵闹声不断地在增加;监督者议会分裂成两个对立阵营:希望立即采取行动对抗杜鲁门政府的人,主要由O5-2所主张以及他“从历史上抹除这17人”的计划;另一方面则是要和美国政府讨价还价,只交给名单上的部分项目,而后者是由O5-3和O5-13所主张。

“我们的使命是为了全人类的利益来保护这些现象。”O5-2高喊着,拍着桌子以强调他的意思,“你们会为了战争而颠倒黑白吗?你们一定是疯了!”

在激烈的争论过程中,O5-13的眼袋进一层地加深了,只是O5-8知道这不仅仅是表面上的疲劳,2号成功令13号疲倦了,这不仅仅是一场激烈的辩论所能带来的。但只见老人懒洋洋地朝好胜的O5-2挥了挥手。

“那我们还能有别的选择吗?如果你相信你能够成功攻击美国现任总统,那你就比我想的还傻的多。我希望以我们目前对因果关系的悲观理解,你将会是第一个带着你的突击队冲进白宫击毙美国总统的人。”

O5-2前额的青筋暴起,“滚去死吧,大师发话了!真是精彩的策略!”O5-2的铁拳砸在桌子上,震飞了一大摞纸张。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怒火,尝试着把语调归于平缓。

“毫无疑问,如果我们把任何一件SCP项目交给美国人,以他们傲慢的态度,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攻击莫斯科。我们将会有幸看到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这不是一起小孩子的战争游戏,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他们已经掌握了原子武器,他们的武器将会比目前所能理解的科学范围更加可怕。“

O5-2扫视了房间里的人,吵闹的房间终于在数小时之内彻底安静了下来,他接着说。

“如果我们一味屈服于这种无理的要求,我们同样也是在自掘坟墓,未来也不会有共识的常态一起保护;如果我们仍然同意了这一点,基金会还有任何存在的意义吗?比起美国佬所制造的那些废土,他们所畏惧的那些辐射废土简直如同天堂一般。”

房间保持沉默了好一段时间,O5-8只觉得过了几分钟。最后,O5-3汗流浃背地回应道。

“我们不知道苏联和美国之间会发生什么,但不同的是,我们能知道如果基金会和美国公开冲突中的下场将会是什么。”

在这个时候,房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再一次被点燃了,各种咒怨声和吵闹声从四面八方飘来,文件散落了一地。大家在面对生死存亡的危机时,房间里一些细节似乎被遗忘了。O5-8往凳子上一靠,观察着正如火如荼的场面,但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一直坐在那里;除了O5-1,他从始至终都默默注意着场上形势的变化,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把自己的视线转向了在房间的另一头,看着O5-8的眼睛。O5-8在其他监督者吵架的时候,已经考虑过他们现在所面临的困境,在O5-1的无声催促下,他脑海已经有了一个想法,O5-1满怀期待地向他点了点头,把身子坐端正了。

O5-8端着手中的杯子站了起来,但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他仰起脖子将剩下的水一饮而尽,滋润了他干燥的喉咙,然后用尽力气将玻璃杯砸向壁炉里,水晶碰到火时立刻发生了爆炸,细小的碎片打在了墙壁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房间里的吵闹声立刻停止了,十二名监督者都把目光放在了O5-8身上,他削瘦的身体成为了场上的焦点。

“各位先生,打扰一下。”他拖长了他那略带德国口音的英语腔调,“我有一个小小的想法。”


两辆车停在一个小山坡上,冷酷的寒风呼呼刮过,5个人都从各自的车里走了出,来到一棵孤零零的橡树下面。往下俯瞰,有一个灯火通明的小镇。

天越来越冷了,Lafourche把大衣拉的越来越紧了。”下面是伍德瓦勒镇,有837人。但我想我不用像个喋喋不休的导游带一群小学生去春游一样,给你们耐心解说,想必你们已经对附近的环境和各种有关信息,都提前了解清楚了。”

“总算说到重点了。”约翰逊嘟囔着。

“但我想你们并不知道的是,伍德瓦勒,其实也就是我们所说的Site-63A。”

部长皱着眉头说,“胡说八道,我们明明制订了完整的清单—— ”

“不,你们从来都没有,”Lafourche插话道,“当你们提出要求的时候,你们对他们了解的足够多吗?我们今晚就是来这里就是来给你们看清目前的状况。只要阁下愿意的话,我们将做一个小小的演练,史迪威,有请。”

史迪威打开了印有基金会标志福特车的后尾箱,拿出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当他走近部长时,他注意到保镖的手在慢慢朝着皮夹克下面的凸起位置摸索。他慢慢地点击了着几个按键,打开了公文包,向部长及其手下展示。

“这是望远镜。”史迪威说。“我们给你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对,都在里面了。”

美国代表团犹豫不决地拿起了双筒望远镜。“Lafourche,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部长质问道。

“你要的答案,你马上就能拿到,把你们的望远镜对准下面下面的小镇,你将发现你的清单是多么完美。史迪威,你好了吗?”

安保人员一直在担心这一刻的发生,但Lafourche是对的;他们已经别无选择。

史迪威了打开了对讲机,“外围已经控制,收到请回答,完毕。”

“收到,完毕。”在黑暗之中,一个陌生的声音回应着。

一个短暂的停顿以后,情况已经发生了。

“通过Foxtrot程序启动Alpha系统,切断主电路,立刻疏散该地所有人员。”

史迪威看着Lafourche,他缓缓地点了点头。

“Site-63A,已解除安保程序。”


“荒谬。”O5-5抱怨道,“完全不可能,如果我们做这样的话,美国人将在数小时内不顾一切地向我们发动袭击!”

零星几位监督者同样同意O5-5的发言,但O5-8持续坚持着他的想法。

“的确,我们把他们出卖是不对的,但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让美国人相信我们依然有一大堆他们未知的项目,他们就必须收集到更多情报,并推迟对我们的行动。”

O5-2转过身来,继续在桌子的另一边踱步,“所以他们不会在明天动手而只是让我们苟存到下周?”

“不。”O5-8继续说,“我们可以争取时间,把项目转移到他们够不着的地方;尽管我们不可能转移所有的项目,但至少我们要防止那些极度危险的项目落入他们手中。”

“那苏联人呢?他们肯定也会预料到了这一点,他们也必定有所图谋。”O5-3插话道。

“是的,毫无疑问。”O5-8回答道,“但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收到他们下达的最后通牒,不过等他们知道美国人在干的好事以后也不会等太久了,我们也必须马上从俄罗斯和东欧地区撤离。”

O5-13透过一扇高高的窗户望向远方,陷入了沉思。“美国人肯定也在想着我们接下来的对策。”他边说边悠闲地嚼着手指。

“这次计划的力度取决于我们将要牺牲的站点。”

房间里的人都向桌子的尽头望去,O5-1发话了。

“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对所有情报机构保密,以发起任何反抗。”这位监督者沉吟道,“但美国境内的几个站点会给他们施加足够的心理压力,这已经能让五角大楼持怀疑态度的观察者们望而却步。

O5-3皱着眉头,默念着心里的清单。“Site-101和Site-13都可以,但他们需要数周才能充分准备。不,我们根本做不到—— ”

“为了完成这次计划,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站点。”O5-8打断道,“我们需要做的准备工作很少,尽管这种现象的影响是有限的,但足以让我们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而且这也不会把那地方彻底烧成一片白地。”

房间里又静了下来。O5-9除了部分时候发声附和O5-2的意见外,这天的大部分时候都保持了沉默,此时他大胆地走了出来:“这太可怕了,我们不能允许这样做,你这样会令我们把平民留给那些——”

“你生来就是为了战争的吗,9号?” O5-8把话说的既缓慢又残酷。

“如果你是在暗示有关肆无忌惮的屠杀的讨论是毫无必要的话,我只能…… ”

“我和我的前任都在辛辛苦苦地维护我们的使命,而你们也都知道我所做的事情,我一直以绝密的名义,所有付出的努力,都是在为全人类服务着,也没有人会质疑这一点。” 当他在说话时,O5-8感觉到最初的愤怒情绪又开始散播开来。“不,其他人同样也在承受着这种使命;现在它降临到你身边,你就需要对世界负责,你本该在黑暗中承担起你的责任,但你畏惧了,你开始退缩了。”

O5-8看向房间的其他地方,“我们只有这一个行动方案,问题是你们是否都有决心渡过难关,现在我将对动议进行投票。”O5-8重新坐了下来,但看不见的双手却在桌子下颤颤发抖。

O5-1向监督者委员会致辞道:“动议如下。”


在史迪威发出命令后大约五分钟,小镇到处响起了模糊但仔细一听,似乎是成千上万人在求救的声音,这种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楚。远处传来的说话声夹杂着断断续续的爆炸声,在约翰逊耳中听来就像金属被扭曲而发出的出尖锐声音,在下面平坦的草原上回荡着。

小镇所有的灯都亮了起来。不久之后,他可以看到人们都在逃离家园:人们不顾一切地把门窗撞开,向汽车奔去,或沿着街道的尽头逃向一望无际的荒原里。

部长想了想,需要Lafourche作出解释。但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从亮着灯的窗户和敞开的大门上延伸出了一缕缕可怕的黑影,这些黑色的东西开始凝固在了一起,结成了厚厚的一团。尖锐的声音开始伴随着更多极不不寻常的声音四面八方地传来,小镇的灯光原本黄白的光线渐渐被令人作呕的绿色给取缔了。

他挣扎着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上帝啊……你都做了些什么……”

Lafourche的目光从未离开过部长,“你只是需要继续看着它。”

透过双筒望远镜,他看到厚厚的黑影沿着街道和小巷不断延伸,寻找逃离的居民。有些人已经被抓住了,被夹在了一张无法穿透的大网之中,被慢慢地拖回了小镇。美国代表团的三位观察员都知道,没有人能从中逃脱。而现在,黑影笼罩在小镇上,在桥梁和道路上蜿蜒前行,无情地捕捉试图逃跑的人。

史迪威确切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想把今天吃下的饭全部吐在树后,并遮住他的耳朵以遮挡任何声音。他知道,这一刻必须按照原计划进行。尽管很多人都被牺牲了,但他也只能袖手旁观。

当每个居民被拖回自己的房子时,一盏灯就会熄灭。起初,局长认为小镇的灯光将会慢慢熄灭,但他很快就注意到,事情恰恰相反,是灯不见了。建筑物也在开始不断地扭曲,房屋也在黑影的笼罩下消失了。随着小镇上被现实扭曲的程度越来越严重,只剩市中心的一盏小灯孤零零的漂泊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最后这零零星星的一点亮光,是位于市中心的一座大楼里,也开始被黑影包围了,看上去就像一个男人在门前苦苦挣扎着,徒劳地撞击着大门,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但门始终还是无情地关上了。到最后,一切都黯淡下来,大楼也消失了,小镇再次归于寂静。

三人都默默地放下了望远镜。不久之前,这里还是一个837人的小镇,而只过了半小时,这里不再存在一个叫伍德瓦勒的地方。

山上5个人相对无言,直到蟋蟀的叫声打破了沉寂。Lafourche发话了。

“基金会拒绝你们的要求,无论你们拥有什么力量也好,你们也该对刚刚所发生的一切负上责任,也只有我们基金会不会让任何国家背叛他们的人民;现在我们所背负的使命比你们美国人大,也比苏维埃政府要大,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全人类。”

Lafourche靠近了约翰逊部长,现在他们几乎是鼻子对着鼻子。

“如果美利坚合众国试图侵入或干扰任何基金会属下的资产,我们将终止我们的收容措施;但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极其危险的项目没有出现在你所列举的清单之中,而你现在所看到的绝不是最糟糕的。”

Lafourche转向另一边并吐了口痰,“这他妈就是我们的答案,部长大人。”

沉默不语的国防部部长脸上混杂着罪恶感和恐惧,他和美国代表团一言不发地回到他们的汽车里,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史迪威现在终于能把他本能的生理反应彻底释放出来。他在橡树前弯下身子,急促的咳嗽着,大口大口地吐出胆汁和胃酸。他对自己所下的命令感到深深的自我罪恶感,他跪在树前忏悔,Lafourche走向了他。

“他们肯买我们的帐吗?”史迪威虚弱地问道。

Lafourche停顿了一会儿。“就目前而言,有可能吧。反正你可以猜到他们的间谍将在接下来几天内大量出动,勘察这个国家每一个废弃的矿井和隐藏在沙漠深处的山谷,检查我们是不是在胡扯;另外指挥部说我们仍需要两周时间,但我真希望上帝能让我们从这场暴行中解脱出来。

年轻的安保人员用袖子擦了擦他的嘴,“那先生,我们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时间似乎停滞了一会,直到Lafourche重新接上了话题, “孩子,你的俄语怎么样?”


O5-8看向列车外,黑夜降临在大地之上,看来到达维也纳得到深夜了。

“我已经把命令传达给了北美指挥部。”O5-1靠在皮椅上说道:“你准备好了吗?”

年轻的监督者思考着来往开罗,雅加达,约翰内斯堡和班加罗尔的事,仅后勤补给的工作就已经庞大到令人难以置信。他感觉让他说服自己已经做好准备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但他还是如是回答道:“我们会按你的命令行事。”

这位头号监督者点了点头,“Hans,也许你不太相信我精通读心术,但我知道此刻你脑子里所想的是什么。” O5-1站了起来,在O5-8靠近窗边的位子找了个地方坐下。“我现在能说的就是这些,最终投票的结果是赞成你的提议,你也不需要再纠结他们的差额了;既然我们决定要这样做,我就让你负责执行这项行动,因为我相信你是最适合这项任务的人。“

年轻人把手放在窗边,山间的冷气立即渗入他的指尖。“说实话,你认为我们会成功吗?”

O5-1看向窗外,阿尔卑斯山已经被夜色所笼罩了。“我不知道。”

O5-8轻轻地笑了笑,也不是完全没有幽默感:“嘛,其实我也不清楚的,尊敬的监督者先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