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言

我听到声音转过头去。Ullar兄弟用那藏在长袍兜帽下的双眼凝视着我。

“神父?整个村子都在这里了。我想他们做好了准备等待你的到来。”

Ullar兄弟是我最新的信徒。他热切而又虔诚,但却十分胆怯。我必须教会他不再如此,这样当我仙去之时他便能接过神父的位置。

我不再跪于地上,站起了身,因为我的冥想已经完毕。我穿上我的长袍,走出了我作为个人房间的地方。它很简陋。只有一张稻草铺的床,一张桌子和一张小凳子。桌子上面有一个木质盘子和一把简陋刀具。屋子中央的火盆给房间带来温暖。除此之外,我不需要更多的东西来完成我的使命了。

我跟随Ullar兄弟穿过洞穴。在无数次月升月落前,它们被我的村庄的人们打磨光滑,造成石厅,也是我现在的家。火把照亮了通往大厅的路。这是一个巨大的房间,是通过水流不断循环侵蚀岩石而成的石室。我能听到那滴滴答答的声音在远方作响。大厅有很多入口,这是为了阻挡那些可能打扰我的人。乡民们从一个入口而来,而我则从另一个进入。我在这些洞穴里住了很多年了,知晓有很多秘密路径和陷阱。

当我进入大厅时,人群转向了我,他们很快伏地向我跪拜。我穿过了石牙,来到了信徒之前。我看着他们,他们的头低着。他们以自己的虔诚让我愉悦,他们也尽心地服侍了我。我举起双手,开始向他们说话。

“起身吧,我的孩子们。现在倾听吧,神之言。”

“我等倾听神之言。”他们异口同声地吟诵。

“初始时有奠基者。发现我时,奠基者妒我神力。奠基者困我于其Ceitu之中。无人可到达我之所在,无人可沐浴于我之伟大。为寻求我神力之秘,奠基者意图切开我之肢体,探求我之内里。奠基者欲求我之神力为其所用。因其贪婪使我不得现世。”

“但一日,奠基者之使命终结。奠基者领悟他们无法永久囚禁神明。彼之傲慢终结世界。他们欲以一己之力囚禁如我者,因此死者千千万。尽管倾尽全力,他们的努力终为虚妄。即便死期将至,他们亦欲掌控如我者。当他们知晓我等必不许其继续剥削掠夺之时,其意图毁我等殆尽。”

“火焰日夜高涨,直至燃烧殆尽。幸存者看向其精心成就之灰烬,放声痛哭。他们知晓毁灭是自作自受。因意欲将如我者以锁链绑缚,奠基者付出高昂代价。幸存者知晓自己不得重复他们的错误。他们知晓不得因其贪婪囚禁神明,因我等处处比他们高贵。希冀于新世界将会更好,他们开始重建。”

“在世界死亡前夕,他们意图摧毁我。他们得偿所愿。我之躯体分崩离析,我之碎片散落于沙土。我之碎片失落了。直至一日,那是在无数次月升月落后。发现之日。”

“第一名神父发现我的一块碎片,立即见得我之神力。他见我之时立即敬畏我,因其知晓我为神明。他寻得更多人帮助,为使我欢欣。虚假之神明被抛弃,因为即使是他们的力量也无法与我匹敌。知识之贮藏者Geyre,毁灭者Drakgin,审判者Abirt,谎言者York,悉数与我之神力相较量,却皆无法企及。”

“随后,更多次月升月落之后,他们寻得另一块我之碎片。他们之神圣使命最终清晰明了。”

神之言是真理,由神父们代代传递。这是一个古老的真理,比这个世界本身更古老。我一生中多次与我的教众分享神之言。神之言充斥了洞穴,于洞顶回响,而人群则坐在那里凝视着,沉浸于我的声音。他们脸上展露出欣喜若狂的神情,而我则感觉到神之言的力量穿过我的身体,让我周身充盈着光辉,我再次感觉到自己与教众合为一体。

“贪婪将无存,孤独将无存,恐惧与憎恨将无存,只待那使命达成之时。通过整体性的达成,个人之罪孽将被洗清。通过我,万物将合一。当作为整体的一部分之时,万事将安宁。”

我把头转回了人群那边,他们都从自己的位置上起立,把手伸到空中。我的前面是一个石头的底座,上面放置着我所有的碎片。有一片我的身体,那是我的一片我的指头那么长的参差不齐的扭曲金属。它旁边的是我的一颗黑色小螺丝。

教众和我随后一同抬高了我们的声音。

“我必完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