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第三乐章

Lee如往常那样看了看表,然后跨入门内。他到家了。虽然不是什么豪宅——地毯脱了线,窗上蒙了一层灰烬,但这毕竟是他自己的栖身之地。他在这儿已经待了三年,他可不想回到父母那儿。他假日回来家时已经受了足够的白眼了。

母亲对他的大学生涯十分失望。他的工程师之路因为他没能进大学而结束。他真的试了,但那个环境实在难以忍受。他得卖掉所有的硬币收藏来应付学生贷款。爸爸很不高兴,因为这里面包括了爷爷的收藏。但爷爷会宁可这些硬币安全无事,而不是和什么波兰的破铜烂铁关在玻璃盒子里。爷爷的却花了不少精力弄到这些硬币…但他会支持的。

他的工作够他吃饭的。他在银行里输入数据已经三年了,足够应付账单。房贷和水费最重要,但有时候他得谨慎用电和煤气。总比失业要好。更何况,那能给他出门的机会,比老是一个人闷在家里好。

将邮件抛在一边,Lee打开冰箱。里面空荡荡的,但至少还有一罐汽水。他依旧不理邮件,给自己倒了一杯。Lee坐下来,开始查看邮件。有几个账单,还有一些垃圾邮件,加上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

他花了不少时间查看邮件。Lee细读了每一个信封,确定它们寄给他的,并打开他需要打开的邮件。过程自然是十分无聊的。随着椅子咔咔作响,他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却看到一封压在信堆最底下的红色信封。

信封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纸上写着他的地址,没有回信的地址。Lee不是什么疑神疑鬼的人,但这封信还是令他不安。他摇了摇它,戳了戳它,用各种方式来检查里面有什么不好的东西。信没有一点反应。证实了信没有大碍,他打开信封,慢慢地将其撕开。里面只有一张宝丽莱相片。

就这么一张?Lee盯着照片。他不敢相信那是自己的照片。怎么可能呢?他的高中生涯并没有留下什么。他眨了眨眼,揉了几下。照片没有变化。上面的却是他,Cindy和Andy。他们都在对拍照片的人傻笑着。Lee又眨了眨眼,又随着椅子吱吱呀呀坐下。

那是Lee七六年和Rusy一帮人公路游时拍的。那次出游棒极了,他们回家时没上到大学的残酷现实几乎马上陷入了。在Kirk Lonwood高中的时光是他最后一次真正快乐的时候。他盯着照片时,一股怀旧的情怀油然而生。

你应该和他们待在家里的。

Lee摇了摇头试图理清思路,但无济于事。照片从指间落下,飘在桌上。Lee閉上眼试着安撫自己。他过得很好。他在这儿是有意义的,而且他是独立生活。时间过了这么长,回去实在不是上策。他睁开眼睛,看到信背后写了一行字。

我们的这一年棒极了,不是吗?不见不散哦!

~爱你的Cindy XOXOXOX

那天晚上对于Lee是个不眠夜。脑海中尽是照片,红色,他的朋友们开着车,听收音机,以及所有暑假回忆的影像。他碰到他的嘴唇,曾和Cindy接吻的地方。他闭上嘴,想到他现在的生活。活在过去是没用的。他明天就把照片丢掉。

我们明天去游乐场,如果Rusty和Andy可以搞清谁开车谁看地图的话。他们两人似乎在我们该如何前行上截然不同。我可以自告奋勇开车,但估计只会引出更多麻烦…

闹钟将Lee从睡梦中惊醒,他穿着粗气醒来。起床,吃两勺麦片,不加牛奶,梳理头发,穿上鞋子,裤子和衬衫,在镜子前穿上外套,然后脱下来重新穿上,出门。全天都平淡无奇,但那张照片在他脑海里激起了一阵阵波澜。随着枯燥的工作,他回想着他在那次旅行里去了哪儿。这重要吗?

照片还在那儿。垃圾桶也还在那儿,所以他可以立即把照片处理掉。他想,估计是哪个老家那儿讨厌他的混蛋寄的。也许会有更多的照片寄来,以防万一他应该留下照片。他将照片放在外套的口袋里。

那一年的记忆都是模糊的…只有夏天是值得回忆的。所有发生过的一切,过去和现在,都与这次出游相关。为了最后的暑假策划了一年,在暑假后茫然地度过余生。但那次暑假是两个时间段之间的黃金時刻,你不用担心什么,想做啥就可以做啥。一年期待的完美结束。他伸手进口袋去触摸相片。它没有消失。

那天晚上的睡眠更安稳,那天的痛苦记忆换为了怀旧的愉快回忆。所有学校里的好时光,包括出行前的。乐团那儿很帮。他在那儿与Cindy相识。他们是乐团里的团友,他曾帮她…Lee皱了皱眉头,目光又回到照片上。Cindy是在哪儿与他相识的呢?

=…我听说是跟钱有关。”她对他微微一笑,他也回敬笑容。学校虽然问题多多,但这也给了两人交谈的机会。镇上的那家店似乎可以帮忙——

Syncope。

Lee坐起身来,摇摇拜拜地从床上爬起。他的耳里传来一股滋滋声,他的手本能地盖住耳朵,牙齿咬在舌头上。他怎么能忘记Syncope呢?他为什么会记得?他倒在创伤,双手紧紧抱着头。他们…和Lonwood高中有关。他咬紧牙关,感到血从鼻孔里流到嘴唇上。

Syncope很重要。想起来吧。他们可还记得你呢。记忆的碎片灌满了他的意识。那儿有一所他不该离开的学校…他的团友们还在赛场上…与Syncope在一起。他们在学校里的组织,是从镇上来的…不,都错了。Lee擦掉脸上的血,注视着他床边桌上的照片。没有变化。滋滋声更响了。

Lee可以听到它。

真对不起。知道你在这儿不快乐,对时光的摧残我们表示抱歉。心烦而恐惧着,只有在看到大局才会愿意工作。你要知道,很多人已经收到伤害,或被迁去追寻目标。但为了节奏,必须通过练习才能达到全能的目标。那儿不是有人说的,是一个地方。不要与人相处,为了美而尽力奋斗。所有人都在尽心谱写生命的交响曲。所有人都有自己的职责,作为宏大曲谱中的一个音符。

序曲即将演奏,请起立。

« 演奏中 | 中心 | 遺忘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