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年轻的基金会特工
评分: +55+x

“所以,小浩,”特工卢承胜将这个还不到一米高的小男孩从轮椅上抱起,“我们这次要面对的是什么?”

“嗯……”男孩努力辨认着写在纸张上的粗糙符号,“这个……我知道了,这个是‘空间异常’!”

“正确!那旁边那个呢?”

“这个……嗯……”

“你看这个弯弯的,像不像这个?”卢承胜将右手抬到男孩面前,手掌弯曲成一个勺状,“这个是手,然后上面那个是……”

“是‘禁止’的符号!这个是‘不可接触’!剩下的两个是‘另一边不安全’和‘被监视’!”男孩机敏地回答道。

“厉害!你记性很棒嘛!不愧是站点主任的儿子。”卢承胜夸奖道,“所以,我们现在要探索的是一个空间异常,里面可能会有不怀好意的怪物。这可不是一次轻松的探索任务,原则上讲我们是应该派出五人以上的队伍的。但我们可不需要,对吧?因为我们是……”

“机动特遣队-甲子-001-‘宇宙最强特工’!”卢承胜与男孩齐声说道。

“你准备好了吗?”

男孩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了。”卢承胜接通了对讲机,“指挥部,这里是甲子-001,我们已到达指定地点。请指示。”

几下静电声后,通讯员贺阳辉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收到,连线一切正常,请探索异常,保持联络。”

“明白。”卢承胜将对讲机别在了胸前,一把撕开了封住走廊入口的胶带。太阳刚刚下山,站点公园里已经起了一丝丝的凉意。过年时装点的红灯笼还没撤下,配合此情此景倒是也有几分瘆人。卢承胜抱着男孩,轻脚迈上了走廊的阶梯。刚一踏步,一声尖锐的声响就从前方传来,似是非人的生物嚎鸣。卢承胜立刻蹲下,男孩瞪大了双眼,越过卢承胜的肩膀四处张望。“那是什么?”他问道。

“不知道,但我想人类是发不出这种声音的。记得吗,我们正被它们监视着。”卢承胜撒谎道,事实上他昨天才看着技术员许泉怎么把高级特工姚一瑾的打呼噜声用软件改成了这种鬼畜玩意,想到这个,还有小泉那句“如果姚姐知道了的话,我的基金会生涯可能就结束了”,他就暗自发笑。趁着男孩不注意,他从腰间的装备袋中掏出一个高脚杯,将它放在了地上。那其实是一个金属小碗,底下粘着一个用蓝色的塑料龙爪玩具和金色的包装纸做成的底座,杯侧还粘着一个塑料骷髅头,离远了骤眼看上去还蛮像一回事的,当然前提是离远了。

“看!这是什么?”卢承胜指着杯子说道。

“一个圣杯!”

“它刚刚还不在这的。”

“是啊!”

“确实有可能是个圣杯,但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卢承胜应和道,一边伸手准备去将它拿起。

“不!卢叔叔!不要碰!”男孩紧紧捏住卢承胜的肩膀,“刚刚写着呢,‘不可接触’!”

“啊对欸!”卢承胜拍了一下脑袋,“我迷糊了。做得好,小浩,你可能救了我一命呢。”

男孩高兴地笑了起来,像是一朵盛开的向日葵。

卢承胜抱着男孩站起身,立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按照原先的剧本,他是要误触这个不该触碰的异常的,然后预先放置在角落里的制雾机会开始放出烟雾,同时灯笼会亮起,营造出所谓的“空间异常”氛围。但现在聪明的小浩一句话就把这些全破掉了。卢承胜并不擅长艺术创作,他飞快地转动着大脑,试图随机应变。就在这时,走廊稍远处的一盏红灯笼突然开始忽闪忽灭。漂亮,卢承胜心想,晚上回去叫饭堂厨师给阳辉加个鸡腿。

“我们走吧!”卢承胜用左手抱紧怀中的男孩,右手掏出预先装好橡胶子弹的基金会配枪,谨慎地往前走着。尽管怀抱着的男孩体重不到寻常同龄人的一半,但是要这么一直抱着走,卢承胜的额头还是开始冒出了些许细碎的汗珠。配合着他的脚步声,走廊里的灯笼在他们面前闪烁着,似是在引导他们前进。天空已开始变暗,从不知何处传来一些若有若无的风声。忽然右手边有东西窸窣作响,卢承胜立刻转身举枪,但那声音立刻就消失了。卢承胜迟疑着往前走两步,窸窣作响又从左手边传来,卢承胜再度转身举枪,那声音却又再次消失。

男孩紧张地大口呼吸着:“有东西在看着我们!”

“一定是。”卢承胜说道,“还记得吗?那个标志,‘被监视’。”他按下了对讲机,“指挥部,看起来情况不明朗,是否继续,请指示。”

“一切的情况我们都在持续监控中,请继续探索。”

“收到。”

他们两人走到了走廊的一个中庭。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里的所有灯笼同时亮起,然后又立刻熄灭。与此同时,怪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似是有不明的生物在草丛里匍匐靠近,愈发放肆。

“我们被包围了!”卢承胜抬起手枪,扫视着四周。“我一个人看不全,小浩,帮我看着后背!”

男孩立刻转身趴在卢承胜的肩膀上,瞪大着双眼注视着四周。窸窣声越发明显,在四周此起彼伏。忽然,声音全都停止了,两人的头顶上传来木头碎裂的声音。

“在上面!”男孩大声喊道。

时机刚刚好,卢承胜心想。他立刻按下枪的保险,瞄准了挂在中庭天花板上的物体,开枪。子弹利落地击中了天花板上的机关,那挂着的不规则物体旋转着坠落。卢承胜一个侧身躲开,那诡异的不明物瘫倒在了地上,卢承胜对着“它”的脑袋又是补了两枪。那是一大坨用五颜六色的布条缝合在一起的一个毛绒绒怪物,上面用四个塑料球并排装饰成两对眼睛,倒也颇像是昆虫的复眼。

“好家伙。”卢承胜说到,“反应很快嘛,小浩,真不愧是个优秀的基金会特……小浩?小浩!”

男孩脸色发白,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地板上滴上了几滴血。卢承胜立刻将男孩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对讲机里传来了站点主任紧张的声音。“阿浩……阿浩!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没事的……爸爸……我没事……就……平时那样而已……”男孩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

“我们……或者我们回去吧。”卢承胜也开始有点担心,“没关系,这也是正常的,在探索的时候我们要量力而行,保全自己是最基本的底线。”

“不……我……没事……只要坐会儿,就好了。”

卢承胜迟疑着,按下了对讲机上的按钮:“指挥部,有何指示?”

微弱的静电声,背景里依稀能听见贺阳辉在和主任说话。半分钟后,贺阳辉回应道:“可以,原地待命,注意安全。”

“收到。”

卢承胜坐在了男孩旁边,男孩的呼吸逐渐平静了下来。月亮从淡淡的云朵背后露出了头,在他们身上镀上了一层浅浅的蓝色。

“平时是怎么样的?”男孩问道。

“嗯?”

“基金会特工的工作。平时是怎么样的。”

“这个,其实蛮因人而异的。”卢承胜说道,“我自己的话,我比较偏向做的是外派探索的工作。有时上头收到情报,就会按位置的远近安排特工去确认,我通常就是负责做这样的活,去确认新发现的异常是个怎么样的情况。有时是我自己一个人,有时是带队。”

“贺哥哥吗?”

“对,贺哥哥,还有姚姐姐。”

“新发现的异常,”男孩认真地问道,“都会是怎么样的呢?”

“各种各样的都有。有时是一些很安全的东西,比如燃烧成粉红色的草丛,会朝路人吐口水的路灯,有时甚至干脆就是个假警报,这些都是比较简单的。但有时也会有一些棘手的玩意,可能是生物,可能会有敌意,可能是没有实体的幽灵。有时我们也是搞不定的,可能要看情况立刻撤退,向指挥部要支援。事实上因为异常的不确定性,初期探索往往都是最困难的,我们很多时候都得额外做准备,毕竟都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比方说,我们最近已经有了要求,在确认到异常的具体性质之前,是不能用名字或者编号去称呼异常的。”

“为什么?”

“因为命名危害。”卢承胜说道,“有的异常不能用同一个名字称呼,不然你就会……呃……它就会抓到你。”

“好酷啊……”男孩感叹道,但随后又认真地说道:“但是很危险。卢叔叔是很厉害的。”

“没有啥啦。”卢承胜笑了笑,“当然有时也不仅仅是探索工作。有时会有平民误入到异常了,情况紧急的话我们也要负责救援的工作。有时也得做一些事后的修缮,还是啥都有的。”

“救人的工作也好厉害啊。”男孩的眼睛里闪着光。卢承胜的思绪有点飘忽。他回想起了两个月前,城西百货商场的停车场里,有一辆汽车的车尾箱突然爆炸开来,从里面冒出了大量奔腾的带刺血肉块,用锋利的触手将来不及逃跑的人们悉数洞穿。附近的一个刚入职才三个星期的特工先冲了进去,卢承胜带队赶去支援,最后却只能用戴着手套的手将那位特工血淋淋的脑组织放在塑料盒里带回站点,那是他仅剩的一团遗体。

“没什么厉害不厉害的。”卢承胜说道,“这是我的工作,我的职责,在异常之下保护人们。”他将手轻轻放在了男孩的头上,“你爸爸也在做一样的工作。他是一个很优秀的研究员,他用他的智慧化解了很多的危机,解决了很多的谜团。我嘛,我只是个粗人而已。”

“爸爸很厉害,我知道。”男孩认真地说道,“但是卢叔叔也很厉害。我想要成为像卢叔叔一样的人。”

“我相信你会的。”卢承胜笑道。

两人继续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然后男孩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

“我们继续吧!”

“你不要紧吗?”卢承胜有点担心,“你能自己走吗?”

“我没有事的,走慢一点就好。毕竟这里很危险,得小心一点,不是吗?”

“那当然……嘘……你看!”

卢承胜指了指另一边的走廊,一盏新的红灯笼又开始忽明忽灭。“还没结束呢。”

“我们走!”男孩认真地说道。

卢承胜举着枪,男孩在一旁跟着,一步一步地沿着走廊的阶梯往山坡上的亭子走去。男孩走得很慢,每走两三层阶梯就要稍微歇息,但是他没有放弃,继续坚定地一步一步地走着。卢承胜向男孩伸出了手,男孩迟疑了一会儿,握住了它。男孩汗津津的手捏着卢承胜那布满茧子的手指,力道远比卢承胜预想的要强。

就这样,他们慢慢地走上了小坡上的亭子。正中间的石桌上,放着一个和刚才一摸一样的高脚骷髅杯。

“它怎么会在这。”男孩问道。

“不知道……我觉得它可能是——呃啊!”

卢承胜突然跪地,开始剧烈地颤抖。一半是演的,一半是为了真实感,他在自己的制服里面放了个调整过功率的电击器。不过还是调得有点过高了,演戏也不用演到这份上吧,卢承胜在心里默默地用脏话骂了几句。

“卢叔叔!”

卢承胜呜咽了几声,随后停止了颤抖,缓慢地站起身。他的眼神放空了,呆呆地注视着前方虚无的一点。

“卢叔叔?”

“我得……”卢承胜喃喃地说道,开始往杯子方向走去,“我得……碰这个杯子……”

“卢叔叔?卢叔叔!不能碰!那个标志!‘不能接触’!卢叔叔!快停下!”

太晚了。卢承胜伸出了手,用食指轻轻地触碰了杯子的边缘。一时间无事发生,但随后,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声铜钟敲响,亭子的四周开始散出迷雾。卢承胜回头望向男孩,随后突然僵直在原地,浑身上下开始闪烁着诡异的蓝光。那是他放在制服底下的LED灯。

“卢叔叔!这……这是什么啊?”

藏在角落里的投影仪启动,将画面投射到了亭子的上方。那是一个巨大的苍白骷髅头,头戴沾满污秽的生锈皇冠,张大着下颚。那骷髅旋转着头颅,用降了两个八度的贺阳辉的声音张嘴说话:

“哦吼吼!那个家伙触碰了我的圣杯!他已打破了我的封印,他马上就要成为我的仆人了!你,无知的凡人!我乃恐惧与毁灭的霸主——涅尔沃!我的苏醒将会毁灭这片土地!颤抖吧!凡人!迎接我的降临吧!”

“小……小浩……”卢承胜挣扎在用嘴挤出字来,“我……我快不行了……只有……只有你,能阻止这一切了……”

“我……我要怎么做啊?”男孩焦急地问道。

“你什么都做不了!”骷髅头狂妄地大笑道,“不!哪怕是你,机动特遣队-甲子-001-‘宇宙最强特工’,也不可能做得到!我乃恐惧与毁灭的霸主!颤抖吧!恐惧吧!”

骷髅头疯狂地笑着,卢承胜在原地抽搐,男孩焦急地张望着四周,不知所措。

“小浩……我给你的……那把……那把……枪……瞄着它的头,快……你可以……你可以的,我相信你。”

男孩从绑在腰间的袋子里掏出了一把玩具手枪。那枪上面用银色的漆料画着基金会的标志,虽然粗糙,但是在月光之下闪闪发光,仿佛是精巧的奇术武器一样。男孩颤抖着双手将枪举起,瞄准了头顶上旋转着的骷髅头。

“小浩,加油!”

“啊啊啊啊啊!”

男孩扣动了扳机。一声巨响,骷髅四散裂开,卢承胜应声熄灭了自己身上的LED灯。与此同时,整个公园的灯光亮起。暖黄色的路灯温柔地照亮着四周,一扫先前的诡谲氛围,站点公园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安宁静谧。卢承胜走到男孩面前,蹲了下来。

“你做到了,小浩。”

“我做到了……吗?”

“是的,你做到了。”

“可是我感觉我什么都没做啊……”

“不。你做了很多。”卢承胜说道,“你提醒了我不要碰触异常,你在包围战中掩护了我,我被异常控制的时候你救了我,最后也是你消灭了异常。这一路上你的表现都非常的专业和精彩。你是一名优秀的基金会特工。”

“真的吗。”

“真的。”

男孩腼腆地笑了笑。“谢谢你,卢叔叔。”

卢承胜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头。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男孩问道。

“现在。我们在这等着就可以了。”卢承胜带着男孩席地而坐,“刚刚可是好一场大战啊,咱们没有理由不休息一下吧?马上指挥部会派人来清理现场的,这只是刚刚开始,还有很多的活要干,你爸爸带队的研究员会好好的研究这个异常的起因和属性,我们也要向总部汇报今天的发现,说不定还要写个十来页的报告,很多事呢。”

“啊……听起来好麻烦啊。”

卢承胜摊了摊手:“日常工作是这样的啦。不过你今天的表现那么威武,你知道吗,我想他们或许会给你颁一个基金会之星呢!”



— • —



他们确实这么做了。

两个月后,在葬礼上,站点主任在骨灰罐上绑了一个基金会之星。到头来,这个传统依旧是没有被打破,基金会之星永远都只能颁给已然死去之人。初春的阳光将众人的影子刻画得格外冷酷。站点主任静静地望着骨灰罐,一言不发。

“我们做了件好事。”卢承胜说道。

“嗯。”贺阳辉在一旁点头,“护士说他那几个星期画了很多画,都是那次冒险的。听说他把你画成了一个大肌肉壮汉。”

“我是不介意我的肱二头肌再结实一点。”

“据说是绿巨人撑破裤子那种。”

“咦……那又太夸张了点。”

站点主任往他们走来,他们两人站直了身子。主任握住了卢承胜的双手,蠕动着的嘴唇似是要说什么,但盈满泪水的眼眶暂时夺走了他言语的能力,他最终还是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点了点头。

“我们应该做的。”卢承胜说道。

站点主任松开了手,拍了拍卢承胜的肩膀,沉默地离开了。一阵微风拂过,卢承胜隐约闻到了花香。

“我们也走吧。”贺阳辉说道。

“嗯。”

两人一同往站点方向走去。

“对了,有件事我想问你来着。”卢承胜说道。

“啥?”

“你给宫崎英高版权费了没有?”

“……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