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书

“圣书教导我们。圣书指引我们。”Alia向自己重复着祷告的话语,声音有些颤抖。守书人几日前进行了她的最终阅读,现在她的身体已经准备好进入Abirt的领域了。

因此,现在守书人的使命落到了Alia的身上。她已经花费数年为这个时刻做准备;她已在Urd之水中受到了净化,她已经学习了她先祖们的语言,并于睡梦之中行至Home Ceitu。

从此刻至她最终的日子,只有Alia能够去理解圣书所显示出来的无数知识,并诠释那些教导。守书人即是她的人民的领袖。她将要一直做这项工作,直到某一日进行她的最终阅读,随后便会将自己奉獻给Abirt。

“圣书教导我们。圣书指引我们。”

圣书给予了她的人民太多太多。它教了他们借风而行的航海术,由此他们得以航行至北方诸岛。她教了他们如何在废土上开垦田地,这样便能有充裕的食物。她教了他们如何熔化金属,他们由此得以打造狩猎的武器。

“Alia,”那是Joren的声音,Alia的导师和看护人。她没有听到他进来的声音。“是时候进行你的首次阅读了。”

“我……我还没有准备好,Joren。”

“不必担心,孩子,你已经完成了仪式。圣书会眷顾你的。现在来吧。”

Joren推开了挂在门口的五颜六色的织物,向Alia招招手。她犹豫了那么一下,随后起身穿过布条间的空隙,离开了房间。


Alia独自一人站在阅读圣堂那沉重的木门外,手放在了门把上。她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进入了圣堂。

这个圆形的房间很昏暗,只由门口两侧的两个火盆照亮。一个圆柱形的石头基座矗立在房间中央,圣书平摊着打开,放在上面。Alia走向基座去检查那圣书,而出乎意料地,它并不出奇。这是被上百人崇拜的物件,指引了她的人民达数代之久——她根本不可能想到它会如此普通。而它也的确是那样的貌不惊人,也就比装订在黑色封皮中的老旧的纸张好那么一点。Alia拿起了圣书,慢慢地翻阅着它那发黄的书页,然而,它们是空白的。她把圣书放回了基座上,小心地关上了。

Alia 把她的手放在了圣书的封面上,开始说出那些既定之言,就像她所受的教导那样。“给予我你的知识,这样我便能教导他们。给予我你的智慧,这样我便能引领他们。给予我你的指引,这样我便能为他们指明道路。”

Alia收回了她的手,而圣书毫无变化。她知道圣书不久就会自我改变,她只需等待那一时刻。疑虑开始在她的脑海中生发。她的人民真的会如此迅速地接受她为新的守书人吗?如果她没能正确解读圣书的指引该怎么办?

Alia并不确定圣书具体是在什么时候改变的。她一直面对着圣堂那雕刻着花纹的墙壁坐着,只是偶尔回过头来看一眼。她在房间的另一侧就能看出圣书的厚度增加了。现在比它过去至少要大一倍。Alia有些惊慌地站起,慢慢地走向基座。她拿起了圣书,像之前一样快速翻阅它的书页,而这次上面则出现了文字和图像。Alia放松了下来,圣书接受了她作为新的守书人。虽然Alia仍然恐惧着她进行最终阅读的那天,但她很感激自己能有这样的机会为她的人民服务。她关上了圣书,把它在手中翻过面来。封面上写着这样的白色粗体字样:如何打一场战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