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


评分: +25+x

“没有哭声。没有枪声。只有无声。这就是一切的结束。”

分歧

以下文件回收自Site-01服务器以及O5-4的个人通讯器

致O5-1:

根据我们在白宫的情报来源,美国近期将启动一项名为“暗冬计划(Operation Dark Winter)”的行动,该行动旨在测试国家机构在面对重大突发险情时的应对能力。尚不知其将以何种方式进行测试,但可以预见的是该测试将不可避免的波及到基金会在美国的行动。

但是光是如此,还不足以引起监督者议会的重视。

我认为,政府同意启动暗冬计划这件事本身,更值得我们注意。自从苏联解体以来,美国本土从未遭受过任何重大威胁,就算是911事件也只是摧毁了两栋大楼罢了。

但是暗冬计划的预设情景值得我们注意:国土遭受重大的,突发的险情,其严重程度足以威胁到国家机构的基本运转与社会基本秩序的保持。当今的世界,处于一超多强的局面之下。对美国来讲,如此严重的危机从何而来?中国?俄罗斯?不,中俄很强大,但是还不够强大。唯一的可能性,便是常态之外的威胁——来自异常的威胁。

换句话说,美国在预演应对可能在本土发生的局部XK级情景。

耐人寻味的是,美国为什么会进行应对XK级情景的演习?这种危机感的来源为何?美国是否得知了部分异常的存在并知晓其性质?更进一步,美国政府是否秘密的在与超自然组织如GOC和混沌分裂者合作?

我认为,暗冬计划的启动应该视为面纱协议的部分失效,应召集O5议会进行讨论。

O5-12

致O5-12:

请求批准。会议将于5天后在Site-01召开。请持续跟进暗冬计划。

O5-1

致监督议会的各位同僚:

根据来自白宫的情报,对美国政府开启的暗冬计划的解读与深入调查得到了相当不好的结果。


根据我们在白宫的情报来源,美国近期将启动一项名为“暗冬计划(Operation Dark Winter)”的行动,该行动旨在测试国家机构在面对重大突发险情时的应对能力。尚不知其将以何种方式进行测试,但可以预见的是该测试将不可避免的波及到基金会在美国的行动。

白宫执行暗冬计划原因正是来自一个生物异常。该异常由美国陆军寒区研究和工程实验室发掘自阿拉斯加的冻土中。该病毒曾在实验室因操作不慎泄漏至实验室周围的宿舍区,引发了巨大危机。所幸因为该实验室位于阿拉斯加,且周围并无聚居地,泄漏的病毒很快被全面控制。但是这次危机使得美国政府开始着手研究如何应对此类异常造成的危机,并准备对现有国家机构进行测试,以考察其面对此种危机的应对能力。

更糟糕的是,若暗冬计划证明美国现有国家机构无法应对此种危机,美国政府将通过一项政令,建立一个全新的国家机构。该机构将平时将隐藏,只有在上述危机出现,国家失去控制时才会行动。其行动目的为击退具有威胁的敌人及组织,不惜一切手段维持社会秩序。

如果该机构建立,基金会在K级事件发生时的行动将受到极大阻碍,机动特遣队与特工将有与该机构特工交火,造成不必要损失的风险。而且可以预见的是,当美国拥有了应对异常危机的机构后,其必然会发展成为应对异常乃至研究异常的机构。若坐视不理,对面纱协议的打击将是毁灭性的。


现召开监督者会议,讨论该局面的解决方案。会议将在12天之后召开,Site-01老地方。

O5-1

开端

公元2015年11月30日 15:41,东北地岛,北极

寒风呼啸。

数十名装备精良的混分武装人员正分守在营地的几个关卡处。

在没有法则的地区,冰冷的枪支是绝对的威慑。

站在实验室楼顶的迫击炮手从裤袋里掏出一根香烟,刚想点燃吸上一口,身影就被冲天的烈焰吞没。


TB3-117BM涡轴发动机咆哮着,一架QH-35直升机在两架卡-52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飞过平静的北冰洋上空。在机群后方,基金会导弹舰“北极星”号不断在向东北地岛上的混沌分裂者基地发射“口径”巡航导弹。

机舱中的特遣队员装备了“武士”外骨骼作战系统。所有人手腕上都带有战术终端,队员们一言不发,直到战术终端亮起橙灯。

“各位,SHD的特种战术分队已经空降在岛上,他们会负责剿灭岛上的武装人员,我们的任务则是攻入实验室内部,获取混分这次对俄罗斯分部站点生化攻击的资料。”领队Logic说道。

“明白!"

60秒后,直升机平稳地落在雪原上。实验室外一台“十字军”自行火炮的残骸在寒风中燃烧。MTF-Ф-06“斗牛士”的队员端起高斯步枪,从机舱内以标准的V字进攻队列冲出,进入位于基地中央的实验室。

清理实验室的行动没有遭到任何抵抗。十五个黑色的身影兵分三路,逐个进入中控室。领头的队员都手持D3-FNG-2盾牌。这种盾牌可以防御12.7毫米口径的子弹并带有奇术反制和现实稳定能力。

中控室内空无一人。队伍轻而易举地拿下了实验室的控制权。情报与侦察部(IRD)的小队依次进入,在满地狼藉中收集资料。他们戴着手套,一脸严肃地整理着文件,把各种资料一份份地塞进文件箱里。


”北极星,这里是Ф-06领队,任务完成。在建筑内没有发现目标,资料已收集。请指示。完毕“

“明白,情况已知晓。情报可能有误。SHD会负责清理与善后。各位辛苦了。完毕。”

通话完毕,领队Logic走出实验室,迎面走来的SHD特工一手手持内格夫轻机枪,另一只手向Logic敬礼。Logic向他致以回礼。他们都明白,这次行动会成为一场战争的——开端

爆发

在暗冬行动(Operation Dark Winter)2后6年,美国政府签署了51号政令(NSPD 51),建立了设立国土战略局这一秘密特工机构。

2013年11月5日,美国总统劳伦斯·沃勒赢得选举连任。因年初时美国警方连续的暴力执法事件,使美国国内治安恶化。部分极端种族主义者借此机会发起阿拉斯加独立运动。

在此情况下美国政府与SCP基金会达成共识,基金会承诺派遣部队镇压并向SHD提供大量先进的武器装备与训练场地,作为交换,美国政府提供资金资助基金会异常项目研究。

殊不知,这个举措对美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2015年10月11日 11:45,[已编辑],[已编辑],华盛顿特区
黯牙BTSU小队队长巴顿·谢尔佛坐在福特戏院对面的一家咖啡店内,细细品味着手中的拿铁。他看着门外繁华的街景,叹了口气。过了许久,坐在他对面的黑衣人开口说道:“巴顿,你也知道局势现在乱成什么样了,我们和基金会打的不可开交。就在上周,我们的一个病毒研究所被基金会彻底摧毁了。”

“那长官您的指示是?”巴顿紧张地问道。

“召集你手下的一批人准备行动,有大事要发生了,美国很快就会成为这场战争的中心。”Δ-4幽幽的声音从桌后传来。

2015年11月24日 20:17,美加边境上空7000米
数架通体漆黑的C-130如同幽灵般地沿着美加边境线飞行,黯牙指挥官站在机头位置的楼梯上,挥手示意队员集合。

“我们这次任务的目标是在‘绿钞毒’爆发之后在美境内站稳脚跟,保护各地各大关键战略要地,净化、安抚并维护好方兴未艾的新美国的治安。混沌分裂者万岁!”黯牙指挥官“暴怒”说道。

“混沌分裂者万岁!”

“还有2分钟!检查装备!”各个连队的队长转身告知身后的士兵命令。

士兵们各自拉开前一位队友的伞包检查伞绳与伞面,确保彼此的伞包可以正常打开。

“一切正常,可以出发!”

“一分钟!”

机尾的舱门已经打开,来自不同小队的指挥官纷纷聚拢手下的队员,排列成标准队形等待口令。

三个黑色的指示灯在尖锐的蜂鸣后依次变为绿色。士兵们五人一组推着武器箱从机舱中冲出,跟随在其后的是是数十台战争猎犬。他们一同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2015年12月25日 20:17, site-28 ,苏默区,纽约市
十分钟前,一架满载着site-28高层官员的V-22直升机被一发来自城内的标枪防空导弹击落。

而后突然来袭的轰击无人机群快速而无声地摧毁了站点及站点附属建筑群的防护,部分员工甚至被活活吓死。

就在两周前,一种类似天花的病毒在曼哈顿爆发开来,site-28的半数员工在极快的时间内被感染并死亡。再加上城内爆发的大规模暴乱,这进一步削减了站点的防御能力。

基金会前台公司的大厅里硝烟弥漫,唯有数十个黑色的身影在其中穿梭。基金会安保部队的枪声逐渐稀疏,大厅里只有榴弹发射器的出膛声和重机枪的压制声。

办公室内一片狼藉,通讯器凌乱地摆放在桌上,空洞地发出“嘟——”的噪声。文档散落在地上,无人捡拾。

研究员Lily蜷缩在办公桌下,瑟瑟发抖。这个站点位于地下50米处,一旦地面被敌人攻占,我们就将无路可逃。她如是想着。

安保部队的枪声终究归于沉寂,敌人开始从电梯口快速索降,办公室外的空地上,数十名职员守卫在这最后一道防线上。防线上弥漫着悲凉的气氛。

靠在掩体后的职员们一言不发,手中F35003的枪口紧紧对着电梯口。

“轰”的一声,电梯口的那一层钢门被瞬间撕裂。三台战争猎犬从缺口中冲出,装载在其上的M134机枪与Mk47榴弹发射器肆意地向两侧倾泻火力。掩体后中弹的人如同提线木偶般慢慢倒下。

研究员Lily万念俱灰,门外的抵抗已经被袭击者压制住了。她握紧了手中的M1911,准备拼死一搏。令她吃惊的是,办公室的大门被文雅地打开。三名身着黑衣的士兵走进门内,对看似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喊道:“Lily研究员,我们是黯牙的,请您和我们走一趟。”

这让Lily更加吃惊:他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他们要我有什么目的?

正当她在思考时,一颗发着橙色光芒的圆球从门外滚了进来,圆球在地上滚动一段距离后抛射出3枚小型圆球,随后同时起爆,直接将三人炸飞。

“PUSH PUSH PUSH!”一名SHD小队的队长大喊着,尖兵拎起D3-FNG盾牌在走廊里架盾,他身旁的守卫无人机生成一层护盾保护着他。多人紧随其后,手中的枪械指向不同的方向,喷吐着火舌。

特工对袭击者展开了反击,数发电磁粘弹打在战争猎犬上。受到电磁脉冲的战争猎犬内部电路过载,停止了运作。袭击者见势不妙,迅速从电梯井撤出。

队长在确保敌人都撤出后,派队中的医生前去照顾伤员,自己来到Lily旁。

"女士,我们已经掌控了这里的局势,您可以出来了。”

Lily仍然疑惑不解:“你们是谁?你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这里只有一个出入口。”

队长带她来到一个暗门前,指了指门内的空间传送设备,对目瞪口呆的Lily说:"我们就是从那里过来的,至于我们是谁,我们是国土战略局。“

2016年2月25日 11:45,闹鬼酒店,西北片区,华盛顿特区

特工爱德华兹特别的不爽,今天曼尼·奥尔特加要求他调查闹鬼的无人酒店。先前探索酒店的三只JTF小队都失踪了。他对这个任务有种不祥的预感。

爱华尔兹检查了下手中G36的弹夹,溜出掩体,绕过街角走上大道,把他的G36的枪口放低,向着酒店快速移动。

爱德华兹走进酒店,发现入口周围有数具尸体,他一边走一边检查着现场的痕迹,竭力保持着冷静,想搞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清理了酒店的楼梯井,一层一层地仔细搜寻,想找到关于失踪案的蛛丝马迹。他在前五个楼层都一无所获。

爱德华兹抱着试一试的心理走进了最后一层,他惊喜地发现,在楼层中央的桌子旁,摆放着酒店监控器的机箱。

他高兴地走向桌前,准备把机箱里的资料带回去研究。他拿出信息存储器,插进机箱,开始拷贝里面的数据。

一个带着黑色面具的身影在爱德华兹身后浮现,手中握着一把战斧。黑色身影没有丝毫的犹豫,将斧子向爱德华兹挥去。

“ISAC:系统已被削弱
检测到猎人
特工生命体征:零”

剧变

毁灭性的瘟疫已蔓延数月,虽然随着BSAV的成功研发,疫情有所控制,但随着的重建和修复更具挑战性。更何况,侵扰SHD和基金会的不只有黯牙……

2017年3月1日,未知地点,德尔塔指挥部
“A级紧急会议,会议代号Δ-1445,现在开始记录。”

“想必各位都已经知道了我们现在面临的窘境。如你们所见,我们属下的黯牙在全美境内节节败退,丢失了多个战略重镇。更糟糕的是,基金会和GOC已经发现我们是这次疫情的幕后主使。我们在全球的据点被大量清剿。如果情况一直这么持续下去,我们迟早要死在基金会手上,我们的计划也无法实施。”

无人发话

“你们想统治世界的想法就他妈是放屁!看看现在我们的样子,我们就像群哗众取宠的小丑。你就不该听那几个O5的混蛋的。”

枪声

“好了,背叛者已经被处理了。但是,我们怎么面对现在的状况呢?”

“长官,你不必如此焦虑。”

“哦?说来听听。”

“我们所宣传的观念已经在SHD内部得到了赞同,有不少特工脱离了组织。再加上我们在SHD和基金会内部的潜伏者会在合适的时机发起行动,基金会不会有机会反击的。一旦我们行动成功,他们将无力回天,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

2017年3月25日 7:58 "黑暗时刻行动",华盛顿国际机场,华盛顿

“长官,恕我直言,这个任务需要一整支突击部队,派8个人去是羊入虎口。”特工Dark说道。

"联合指挥部做出的决定自有其道理,而且这次有100多位特工会展开外围行动协助你们,你不用过于担心。“曼尼·奥尔特加回答道。

只有他知道,这次行动不仅有来自SHD的特工,还有来自那个像是凭空出现的组织“SCP基金会”的作战人员。那个组织掌握着不可思议的技术与能力,在底特律的一场行动中,他亲眼看到来自SCP基金会的一名现实扭曲者Reality Benders将一辆“艾布拉姆斯”M1A2坦克变成了一条鲨鱼。

“那是怎样的实力啊?他们如果想趁这个时候推翻政府,建立新的政权恐怕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他的双眼中罕见的流露出一丝恐惧,那是人类对超出理解的力量的、隐藏在潜意识里的恐惧。

与此同时,突击队指挥官Rainy正在作最后的战斗准备,这次任务的目标是夺回被黯牙占领的华盛顿国家机场。突击队队伍中包括来自SHD的4名特工,以及来自基金会的4名特遣队员。

一行人来到搭建好的作战沙盘前,一座华盛顿机场的模型展现在他们面前。

”一周前,一支JTF的侦察小队在华盛顿国际机场收集资源时被黯牙全部歼灭,在我们与他们彻底失去联系前,他们给我们传回了一张图片。“Logic开口说道。

模糊的图片里,一台大型黑色机械耸立在停机坪上。

“我们要突入机场,歼灭机场内的黯牙,摧毁这台不明异常机械。”

“那为什么不直接用炸弹把整个机场的黯牙混蛋们炸上天呢?”特工Dark问道。

”我们需要一个大部完整的华盛顿国际机场,让JTF的空中力量能在那里降落。“

“干!该死的。”

”好了,我们会作为突击队突入机场,其余在华盛顿范围内的小队会负责外围封锁和掩护,JTF的主力会在潮汐盆地牵制住黯牙,防止城外的黯牙支援机场守军。任务的详细内容已经发至ISAC上了,ISAC会在路上给你们讲解。出发!”


两艘特种橡皮艇缓缓漂荡在波多马克河上,在船体后部,一台小型动态雷达正在运作着。船上的人都沉默不语,准备着即将到来的恶战。

Logic打破了船上的沉默:“全体注意,预计2分钟后到达停靠点,我们一上岸就立即展开突击。”

武器上膛的声音此起彼伏,突击队队员依次登上河岸。Logic从背包上卸下策士无人机,将其放飞。无人机上的扫描仪开始扫描通往机场的路径上是否有敌人。

令众人吃惊的是,在通往机场的路上竟没有敌人的踪迹。

“Logic,我觉得这是一个陷阱。”Rainy说道。

“陷阱我们也只能往里闯。要是黯牙在这里站稳脚跟,华盛顿就完蛋了。"

众人小心地爬上一段断裂的廊桥,进入了机场候机厅。候机厅的角落里,四台散发着蓝光的不明机器正在全功率运行着。一个数据处理终端伫立在候机厅中央,屏幕上发出亮光 。待众人找好掩体警戒后,特工Dark打开通讯器,问道:"曼尼,这些设施是什么?"

片刻之后,曼尼回答道:"这些是大型护盾发生器和它的服务器终端。鉴于目前附近没有敌人,你可以试试看能否从中获取情报。”

在征得Logic的同意后,Dark掏出笔记本电脑,开始骇入服务器获取数据。

灯光忽然一暗,随即便从四面八方涌出大量黯牙士兵,所有人都明白,他们遭到了埋伏。

“开火!掩护Dark!”

Rainy从掩体后举起L85A3向一台战争猎犬射击。他手中的枪支没射击几发就卡了壳。他破口骂道:"傻*英国枪!”他连忙蹲下,维修自己的枪。

见此情况,Logic从掩体后丢出诱饵,行云流水地架枪开火,把来袭的黯牙逼回了掩体。八人以默契的配合将第一波黯牙歼灭。

但他们还没来得及休息,西侧的防爆门就被一台机甲撞开。

“ISAC:检测到力场生成
检测到重装敌人”

“哈哈哈哈!我终于可以开这台机甲了,谢谢你们啊,特工!”“大块头” 狞笑着喊道。

周围地面开始如沸腾的海水般翻涌,所有人的康德计数器都侦测到了异常读数。

“一个穿着机甲的绿型?靠,放SRA,所有人小心,这家伙绝对难缠。”

一名特工手中的枪与十字军盾变成了沙子,随着一声尖锐的枪鸣 ,这名特工捂着腹部躺倒在了地上。

“7号中弹倒地!Rainy,看看能不能把他拉回来,我来干掉那个混蛋。”说罢,Logic将一发现实稳定弹药压进高斯步枪的抛壳窗内,对着目标的头部就是一枪。一声炸响,伴随着飞溅的火花,目标毫发无伤。

“你得把护盾发生器摧毁,不然我们干不死这玩意!”Dark望着笔记本上的数据喊道,随即从背包中甩出破坏萤火虫,丢向护盾发生器。

Rainy将伤员拖到掩体后,一秒之后数枚铝热剂伴随着“Thermite out”的喊声飞出,结实地扎在了护盾发生器上。

“大块头” 望见自己的护盾逐渐消失,不顾一切地挥舞着重锤向Logic冲去。

“砰!”的一声,机甲的头甲被一枪击碎,然后破裂开来,就像石头砸向了鸡蛋一样。头甲破碎,机甲露出了套着黑色面罩的脑袋,他像是被打蒙了一般,站在原地捂住头发愣。

Logic没有犹豫,对着他的头部又是一枪,血雾四溅,庞大的身躯歪斜地倒在了服务器上。

半小时后,突击队成功荡平了机场大厅,来到了第二停机坪。透过玻璃悬窗,众人清楚地看到了广阔的停机坪上那台有4层楼高的黑色装置。

“动作快!我们要在周围小队撤退,黯牙回防之前把这玩意炸掉!”

突击队瞬间散开,从窗口固定好速降绳索,鱼贯而下。

特工Dark好奇地问ISAC:“这是什么机器?扫描一下。”

“ISAC: 目标代号“DDP-52尖背野猪”,已确认。”

Logic和Rainy顿时面如死灰,喃喃地说道:“这是基金会最新研发的战斗支持平台,怎么会在黯牙手上……”

Dark不解地问道:"有什么影响吗?“

“它能发射微型导弹,瞬间部署大量自动战斗无人机,干扰通讯,还能施展大型奇术。任何单兵武器都无法击穿它的装甲。”

“也就是说,我们要呼叫空中支援。”

“我们得在A-16到达之前坚守阵地,防止黯牙启动这台机器。”

直升机的声音猛地盖过了所有人的谈话声,数架UH60巨大的黑色身影突然出现在机场上空。来自上空的轻武器火力冲破了掩体,子弹打在护栏上弹飞了。一架直升机飞到机场正北约150m的位置,悬停在三十米高的空中。一支安装在直升机侧面的重机枪开火了。众人纷纷俯身躲避。

Logic手持M3E1无后坐力炮,向其中的一架发射了炮弹。那架直升机斜着机身撞上了航站楼的正面,把航站楼的悬窗变成了玻璃瀑布。

交战愈演愈烈,特工们的射击平台旁发生了爆炸。不断有士兵从直升机上索降,而机场外的黯牙增援也冲破了部分外围特工的封锁线,在航站楼上向特工们开火。其中的一些正涌向候机厅的东北角方向以获得优势位置。不远处,两辆M2步战车正缓缓驶来。

所有人都明白,他们已经无路可退。


“白宫,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白……"

随着一阵三连发的点射声,桌上的通讯器被彻底损坏。

白宫的战情中心里,留下驻守的JTF被尽数歼灭。

“真便宜那帮去避难的混蛋了,不过没关系,他们马上也要和这些人一起下地狱了。”

说话的人手表亮起了一圈红光。


Logic明白,他们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4名特工身负重伤无法动弹,其余的人也没有子弹了,几乎所有的枪的枪管也已红得发亮,剩下的队员也都已经或多或少地中枪。Rainy靠在一辆车的车轮上苦笑:"妈的,看来这次要死在这里了。”距他们最近的黯牙小队靠近了尖背野猪,准备启动机器。

就在这时,他们的通讯器里传来了夹杂着呼啸声的声音:"Ф-06,这里是雷鸟5号,请确定目标位置。“众人的内心顿时又燃起了生的希望。

“我们已用激光标记器标出目标位置,要求彻底摧毁目标,完毕。”

“明白,预计10秒后开始打击,请撤至安全距离。”

还能行动的4位将重伤者背起,竭尽全力地跑出轰炸范围。五枚激光制导导弹同时点火脱离,在几秒内就精准命中了目标。没过多久,尖背野猪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犹如漂亮的焰火般碎裂开来。M2步战车被随之而来的由机炮织成的火网撕碎。

“漂亮!打得好!”Dark对着F-16激动地喊道。

外围的支援特工纷纷进入机场,掩护突击队撤退并歼灭黯牙。瘫在担架上的Rainy狂笑着:"我们赢了!哈哈哈哈!“她的狂笑声被一阵急促的警报声打断了。

”ISAC:警告:全美45%的ISAC服务器与终端断开连接
全美50%的城市已失去联系
40%的特工已被检测到叛变“

望着火光冲天的白宫,所有人的表情都无比凝重。

决战


经过6个月的奋战,SHD和基金会渐渐控制了局面,夺回了大部分的美国地区的掌控权,并发现了这一切的幕后主使:亚伦基纳。
2017年10月11日 13:40,自由岛,纽约市

Dark摇了摇头,从一片废墟中艰难地站了起来。他环视四周,发现自己的队友都被压在了废墟下不能动弹,自己的枪和装备也不知所踪。他努力想回想起发生了什么。对了,自己在参加一场联合行动,目标是配合基金会消灭叛变特工的最高指挥官——亚伦基纳,而基纳想对纽约发射带有日蚀病毒的导弹。他登上了一艘渡轮。而这艘渡轮在来的路上被黯牙狂轰滥炸,最终沉没在了这里。

Dark从枪套里抽出一支洛洛克18,纵身一跃跳下了船。他拍了拍左手手腕上的心跳感应仪,潜行进了一片密林里。

当一个巡逻的黯牙出现在Dark视线内时,他并没有急于射击,而是再三确定附近没有敌人后摸出匕首将其刺杀,捡起了他的VHS-2突击步枪。

这时,Dark的手表里传来了亚伦基纳的声音:“特工,干的漂亮,但你要来抓我就得消灭黯牙,而他们会拖慢你的脚步。我还可以利用他们。获利的只有我,你有没有想过呢?”

“去你的,基纳。”

“嘴还挺不干净的,那你就和这些无人机作伴吧。”

话音未落,一架大如巨鹰般的“掠夺者”无人机出现在自由女神像旁,向Dark发射导弹。伴随着一声来自高空的巨响,地面上的数台战争猎犬被直接掀飞。Dark赶忙钻进掩体,扣动扳机向无人机开火。


午间的阳光照在自由岛上,一架武装运输直升机冒着黑烟旋转着向下坠落,一辆步战车被炸成半截。战场上不断出现伤员。或零落或密集的枪炮声装饰着这违和的画面。

Logic所率领的小队已经在这里和黯牙胶着了1个多小时,却依然没有撕开一个缺口。

“谁给的敌方布防情报啊?JTF的第一分队已经确定覆灭了,剩下的两个分队也伤亡过半。装甲部队根本推进不上去,开什么玩笑?”

“长官,您忘了说,岛上还有台开启的尖背野猪。”

“干!”

“让JTF继续进攻,我们去Site-28的空间传送装置,从那里传送上岛。”


Dark卧倒在防弹沙袋后,将倒数第三个弹匣插入步枪,继续向无人机开火。无人机的旋翼连接轴已被他打断了三个。“再打断一个就能让无人机失去动力了。”Dark自言自语道。

令他没有料到的是,无人机突然以一个奇怪的姿态飞向斜后方的树林里。须臾,一个巨大的火球从林子里升起。

“Dark,我可帮你解决了两个你不可能消灭的目标,你怎么想呢?”手表中传出基纳吊诡的笑声。

Dark没有说话,起身冲进了自由女神像的大厅。

走廊里的灯时明时暗,Dark隐形眼镜中的HUD也越发模糊。即使如此,Dark依然坚持向前推进。

“基纳你个混蛋,别躲躲藏藏,有本事出来和我决斗啊!“

”你真的相信SHD和基金会吗?你难道不知道他们在华盛顿和纽约的隔离区里干了什么吗?你的上司真的忠于国家吗?“

Dark的耳机里爆发出一阵响亮的雪花噪声,ISAC瞬间崩溃了。而他的任务命令也被基纳的AI——安娜篡改了。

”ISAC:任务:消灭保罗·罗德斯;你真的相信刘菲吗?“同时,数架突击无人机从门洞里飞出。

Dark没有相信基纳,抽出手枪打了数个速射将无人机击落。紧接着一路狂奔冲过走廊,来到了大门前。大门被一个电子锁锁着。Dark将先前从黯牙身上获得的塞姆汀炸药安在门上。

”轰“的一声,大门被瞬间炸飞。Dark端枪向前推进。他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操纵导弹发射台的基纳。待基纳在自己的准星中稳定下来,Dark没有犹豫,扣下了扳机。

基纳一个翻滚,躲开了来袭的子弹,同时打开了在导弹周围的国土战略局装备箱。Dark望着飞来的重炮和滚雷,心中满是绝望。

下一秒,整支全副武装的MTF-Ф-06“斗牛士”凭空出现在他面前。队中的奇术师施展出一个防御型奇术,为全队抵挡住了火力。

”4号,带Lily研究员去操作台那里终止发射,其他人,掩护Dark,攻击基纳!“Logic在抛出一颗镇暴泡沫手雷后吼道。

基纳轻松地挣脱了泡沫,从腰间掏出一支M79榴弹发射器,一发榴弹结实地打在了Logic的外骨骼上。

Logic被击倒在地,他举起手中装填了电击模因子弹的MCX,任由枪支的反冲力带动枪口上扬。基纳身子一跨,原地倒了下去。

Logic站起来巡视一圈,国土战略局的箱子已经关闭。数名队员们正在拆卸弹头。Rainy则和剩下的队员们端枪围住了基纳。

面对数个散发着余热的枪口,基纳轻蔑地对Rainy笑笑:“难道你觉得你所做的就是正确的了?”基纳指了指周围忙碌着拆除弹头的机动特遣队队员。“你和他们,凭什么所做的就是正确的?因为你们听命于基金会吗?因为我是效命于基金会的叛徒吗?”

Rainy厌恶地看了看亚伦基纳:“因为你们所做的就是错的。妄图通过一场灾难掌控一个国家,你们与二战时期的法西斯又有什么区别?”

“哈哈哈哈!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杀死无辜的生命?”基纳大笑起来。“你敢保证你的手就是干净的吗?你敢保证基金会的手就是干净的吗!如果说通过一场灾难拯救人类是错误的,那么基金会的错误还少吗?!”

Rainy一时语塞,支吾道:“那是为了拯救人类所做的必要的牺牲,以少部分人的死亡换取多数人的存活。基金会所为乃必要之恶。”

“那么我们的行为难道就不是必要之恶了?其实同你们一样,我们的目标也是保卫人类的续存,只是理念较基金会的更先进,更符合时代罢了。”基纳嘲弄地说道。“基金会从来只敢躲在帷幕之后,畏畏缩缩,害怕对常态产生干扰。但是随着人类的发展越来越快,如果基金会始终只敢在暗中保护人类,总有一天,基金会将失去对人类的掌控与保护,进而使得人类在自身失控的发展中自我灭亡。”

“冷战就是个绝佳的例子。美苏双方都拥有制造一次或几次XK级情景的能力,而基金会并不能掌控美苏。实际上冷战时的人类文明便是走在钢丝上,随时可能灭亡。”亚伦基纳冷静的说道。“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基金会未能突破面纱协议的束缚,掌握人类的发展。试想如果基金会在二战之后强势出现,那么现在世界早就会是基金会的天下了。根本不会出现人类文明濒临毁灭的局面。”

“人类文明正如一艘大船,行驶在名为‘未知’的海洋中。海洋中布满了名为‘异常’的暗礁,稍有不慎便会将大船击穿出一个名叫‘K级情景’的大洞,甚至导致整艘船沉默。而以前的基金会就是这艘船上的人工智能,功能强大、反应迅速,负责辅助舵手的驾驶。很不幸,这位名叫‘人类’的舵手是位年轻鲁莽的新手,会冒着随时可能触礁的危险横冲直撞。作为这艘船的人工智能,基金会只能不断地调动船上的各类机器对破洞进行修补,并通过船头名叫‘收容,控制,保护’的大炮炸碎暗礁。但是偶尔还是会有小型暗礁成为漏网之鱼,它们被叫做‘收容失效’。或者无法炸掉的大型暗礁,时不时便会造成几次K级事件。”

“更为可怕的是,随着这位年轻的舵手对船只的熟悉,他会将船开得越来越快,以至于人工智能无法反应过来,最后一头将船撞碎在暗礁上。这个时候,人工智能中有一部分决定接管这艘船的驾驶,亲自为其规划航线,以此来规避暗礁。可是执行程序多年的人工智能却将这部分程序视为病毒,并且决定将其除去。”亚伦基纳舔了舔嘴唇,看向Rainy,“而那个杀毒程序就是你们。你们只是在盲目的维护旧的系统,抗拒新的系统罢了。然而只有新的系统,才能拯救这艘大船。那么现在你觉得,你们的所作所为还能代表拯救人类文明的一方吗?”

Rainy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亚伦基纳轻蔑地笑笑,他的这番话已经达到了自己所期望的效果。再有几分钟,他就能启动报警装置,让位于潮汐盆地的大黄蜂发射另一枚病毒导弹。

“那么当人工智能接管了这艘船之后又怎样呢?”Logic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按照人工智能的逻辑,这艘船的航行速度将逐渐降低,或者只在已经探明的区域航行。那么,人类文明作为一艘‘船’的意义何在?”

基纳撇了撇嘴:“如果能保证人类文明的续存,就算是停止探索未知又怎样?在这异常的世界里,活着便是最大的恩赐。”

“可笑!当你只在已知的范围内航行时,你就永远无法开拓新的天地!对于古代的教会来说,化学是‘异常’;对二战之前的人类来说,核物理学也属于‘异常’。但是没有化学,就没有如今的化工体系。没有核物理学,基金会大部分收容措施与能源供给都会不会出现。这些如今为我们所用的东西正是人类文明这艘大船航行向未知时所发现的新大陆。而之所以能发现新大陆,正是因为人类文明具有向未知探索的勇气!”

Logic有力的声音逐渐靠近。“前任O5-1说过:‘人类的伟大就是勇气的伟大,人类的赞歌就是勇气的赞歌’。如果人类文明被人工智能接管,那么人类文明将失去最珍贵的东西:探索未知的勇气与渴望。皮之不存毛将附焉?一个停止向未知探索的文明,其实与死亡无异。”

“ISAC,骇入基纳的手表,从中读取资料。至于大黄蜂,基纳,你不用担心,你们会在狱中相见的。”

亚伦基纳听到这番话,眼神中逐渐失去了光彩,变得涣散起来。

Logic放下枪,叹了口气,带着失去意识的亚伦基纳上了逐渐靠近的撤离直升机。

直升机越飞越高,渐渐消失在了天空中。

尾声


2026年4月11日 19:32,华盛顿
吉普在华盛顿的第六大街上行驶着,Logic看着道路两旁说笑的人群,欣慰地笑了。

8年前的那场行动成功地粉碎了混沌分裂者的阴谋,基金会在研发出解药后分发给全美民众,彻底终结了这次疫情。而O5议会中的叛徒则被尽数处决,亚伦基纳在记忆删除后被关押进基金会监狱。

SHD和JTF在基金会撤出美国境内后担起了重建美国的重任。如今看来,SHD的牺牲和奉献没有白费。SHD也在基金会的帮助下成长为可以独自处理3级异常的反异常组织。

Logic停下车,走进街边的一家咖啡吧,在吧台边坐下。

”一杯卡布奇诺,一块芝士蛋糕,谢谢。“

Logic享用着自己的下午茶,回忆自己在美国行动的往事。通讯器的警报声打断了他的回想。

“指挥中心,什么指示?”

“阿灵顿国家公墓内疑似爆发了SCP-008,国战局的先头部队已经抵达,你直接前往就行,装备国战局已经给你带去了。”

“哦,该死的[数据删除]。明白,正在前往。”

Logic走出咖啡馆,跳上车,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向着阿灵顿国家公墓驶去。

Every day’s a battlefield,
我们每一天都身处战场
Between the light and the dark.
在光明与黑暗之间
Angels and demons.
天使和恶魔
Try to tear us apart,
尝试着把我们分离 撕裂
Heavy on our shoulders.
我们肩上背负着沉重的负担
Is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那是世界的重量
But it makes us stronger.
但它给予了我们力量
Though the pain it burns.
尽管痛苦炽灼

……”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