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评分: +10+x

自己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对的,估计是前天去找站点心理医生谈话惹的祸,都怪他最后对梦境的一段长篇大论,才害得自己碰上这么一个清晰度高过头的梦。

这样想着,Cartman研究员顺势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很疼,又掐了一下,然后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做Double Check。

看来这里应该是现实,不如说,请务必让自己呆在现实里……Cartman还记得几天前月例培训上关于现实扭曲者的讲座,被困在一个“绿种”(似乎是现实扭曲者一个时髦的别称)所扭曲的世界里绝对不会好过一个带有痛觉的噩梦。

揉了揉被掐痛的大腿,Cartman开始观察四周,自己似乎处在一个十分宽敞,装修也异常豪华的办公室中,屁股下的皮椅十分舒适,和自己平时用的办公凳简直是天壤之别;面前的办公桌似乎也价格不菲,自己的右手边则有一个小小的橱柜,里面放着都是好酒……仔细一看,似乎都还是自己的最爱……

哪里不对劲。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自己只是一个加入基金会不到半年的新人,刚混上研究员的职位,办公室不过是大厅里小小的一角,别说酒柜了,自己想要个大点的文件柜还得再等半个月观察期过去,就连自己的工作用电脑,到现在也没更新过配置……

电脑?

Cartman眨了眨眼睛,朝前方看去,办公桌上正摆着他那台破电脑。顺手摆动了一下鼠标,屏幕缓慢地变亮,显示出昨天晚上尚未关闭的网页。

天哪。

Cartman又狠狠掐了一下大腿。


“█的!都██……瞧不起老子!”满脸通红的Cartman研究员趴在自己小小的办公桌前,一边说着脏话一边敲打面前的键盘。他发酒疯的方式和一般人有所不同,比起当面和别人吵架,他更喜欢在各个论坛留下挑衅发言然后换上马甲煽风点火掀起一场骂战。来到基金会之后,这一行为变本加厉,或许和基金会网络无法被人追踪的特性不无关系。

总而言之,Cartman刚刚结束——或者说“惨败”——了一场骂战,正使用他的黑客技术把论坛搞的一团糟来泄愤。不知是激动还是酒精的作用,他误操作打开了一个网页,在骂骂咧咧地将它关闭之前,Cartman顺便瞟了一眼网页的标题。

[Cartman研究员的人事档案 – SCP基金会]

这个有些微妙的标题让他不由集中了一下所剩无几的注意力,心想着是不是一个拙劣的恶作剧,Cartman又细看了一下网页的内容,从全名到出生年月日,从面试情况到过失记录,里面应有尽有。

好吧,是个精心准备的恶作剧,打这么多字外加排版估计花了不少功夫吧。

如果Cartman现在脑袋清醒的话,他会发现这些内容完全准确,然后吓出一身冷汗瘫倒在地上,可惜酒精的效果好得过了头,这家伙的思考已经完全踏入八奇领域。

“恶作剧里也……██的让老子当个██的……研究员,看我改成……嘿,站点……主任。”

虽然酒精仍在作用,但是以往的经验(或者说,“不良记录)帮助Cartman很快搞懂了这个网站的编辑方式——大概和维基百科差不多——并注册了一个账号,随后用了点手段把自己加上了编辑权限,大刀阔斧地改了起来……


昨晚记忆的终止点模糊不清,但自己应该确实点了“保存”……Cartman再次确认了电脑上打开的网页,许多内容都与自己的信息相符,而那些不匹配的,估计就是昨晚自己干的好事……

“……为Site-██的站点主管,安全等级4级……”

“……其办公室内部装潢十分奢华,并设有时刻装满其爱酒███████的橱柜……”

“其参与收容的SCP有……”

冷汗姗姗来迟,但除了惊恐之外,Cartman也暗暗庆幸自己昨天没有写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如果顺着酒劲把自己编入MTF里,自己估计根本就醒不过来……

等等。

哪里不对头。

为什么自己的档案会完完整整地放在这样一个网站上?

为什么只要修改档案,就会对现实造成影响?

恶作剧可以用来解释档案本身和自己所在的办公室,如果是基金会里的同事的话,调出自己的档案,把自己搬到一间空办公室里并没有什么难度……

但这解释不了自己身旁橱柜里满满一柜的高档酒,不如说,为了捉弄自己这种小员工,这样做的成本未免太高。

……又一阵恶寒袭来,Cartman咽了一口口水,浑身不自在的他把手伸向鼠标,准备在有人发现之前赶紧修正回来。尽管这东西能给你造出一个理想中的办公室,未必能让别人觉得你就是那个办公室里该有的人,基金会规章里对冒充高级人员这一行为的惩罚极高,他可不想被扔到……

敲门声,随即门被打开。

晚了,晚了,完了……

一名女性走进办公室来,Cartman认得她,她是站点里的首席助理,负责管理站点内的大多数日常事务,也包括训诫菜鸟研究员。Cartman吃过几次她的拳头,对此印象尤其深刻,而这次恐怕……

“Cartman主管,这是您今天的日程和有关资料。”

“你你你你……你说啥?”战战兢兢等来的不是一套组合殴打而是被恭敬地放到面前的一叠文件,Cartman不由结巴起来。助理则似乎对此习以为常,从口袋中掏出一瓶药片放在文件旁边,说道:“醒酒药我就放在这里,今天下午13:00要举行SCP-████的收容协议,还请您届时保持清醒。”说罢,助理微鞠了一躬便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呆坐在办公椅上的Cartman。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Cartman把差点脱口而出的抱怨憋回肚子里,开始梳理所发生的一切。

首先,根据自己刚才做的一些调查,不管是基金会内部档案库里的记录,还是站点内其他所有人的认知,都把自己视作站点主管。换句话说,要么这是一个由传说中的O5议会发起的超级恶作剧,要么就是,自己对那个网站内容的修改可以影响现实……

其次,虽然自己所修改的部分并不完整,但似乎有某种东西在对其做出补充。Cartman旁敲侧击地问了以前的三个同事,他们对Cartman突然从研究员升职为站点主管个中缘由——尽管Cartman根本没在文档里写这种东西——的叙述基本一致。而原来的站点主管则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研究员,顶替了Cartman原本的位置,而那个网站里前站点主管的员工档案也被一并修改。

最后,则是一个麻烦的任务。

SCP-████的收容协议。

坏消息是,由于保密以及一些[数据删除]的缘故,站点主管必须亲自参与到协议其中。

好消息是,根据Cartman用新到手的站点主管权限查得的信息,只要正确执行所记载的步骤,就不会有什么坏事发生。

坏消息是,收容协议有七十六个步骤,大概耗时8小时。

好消息是,信息中表示,有成功完成这个收容协议的先例。

坏消息是,Cartman在“那个网站”里发现了SCP-████的条目,里面的记载比站点主管所能获得的还要丰富,包括收容时的细节,一些未记载的特征……

以及若干起因为协议执行错误而引起的事故,尽管项目依旧不会突破收容,但所涉及人员无一幸免。

无一幸免。

Cartman想尖叫着逃出去,只不过他知道这样干并没有什么用,基金会会在你逃到最近的出口之前把你抓回来;而“那个网站”的信息表明,在一个站点主管(外加若干工作人员)的牺牲和SCP-████的收容突破之间,基金会倾向于前者。

为什么自己偏偏当上了这个倒霉催站点的主管……

上帝很鸡贼地堵住了Cartman思维的一道大门,因为焦虑和紧张,或许还有一点对权力的不舍,Cartman根本没想到可以通过再次编辑员工档案来逃过这一劫,只不过,这一回,上帝顺便给他开了一道窗……


“这是……1934年的██████干红!”

Cartman坐在藤椅上,缓缓饮下口中的红酒,在他身后用强化玻璃隔开的半边收容室中,巨兽的呼吸逐渐平缓,随后体型迅速缩小,变成了一团蜷缩在墙角的烂泥。

“已确认SCP-████进入惰性状态,收容协议A-██-T正式完成,解除警戒状态……”

广播里传来宣告任务完成的公告,Cartman将红酒饮尽,离开了收容室。


我真是个天才,是个天才,天才!

Cartman的自夸在脑海中反复回响,本来需要七十六个步骤的收容协议被他直接改成一顿安逸的午餐,而这同样有效。现在的他不禁有些飘飘然,毕竟自己的手中掌握着可以扭曲现实的工具,而它用起来易如反掌……

下一步是什么?


Cartman把自己变成O5的计划彻底失败了。

在自己的档案中直接改写依旧会对现实进行相应的更改,但一旦写入和O5有关的内容,就会提示编辑失败,其间他还尝试性地写了类似“Cartman是基金会最高权力掌握者”之类的话,其结果是浏览器崩溃以及电脑蓝屏。

说真的,都到了Wi█████7还可以蓝屏?

同样,撰写一篇自己被升职为O5的外围文档也不起作用。

大概是自己的黑客本事不到家吧,Cartman心想,他又仔细翻了翻网站里的人事档案,也没有发现O5人员的记录,也可能是这个网站根本不涉及O5人员。

那么只能换一套方案了。

把自己变成那些大型站点的主管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但这也意味着要在短时间内编辑大量SCP文档好确保自己的安全,可能还有一些其他的隐患,方案排除。

那么,要让自己所在的站点相对安全地转变成大型站点以便提升自己的权力,该怎么做?


████博士掸了掸满是灰尘的衣服,走进站点内的休息室。正中央的小桌上,几个白大褂正就着咖啡闲聊。

“听说Site-██在这几天里收容了不少新的SCP?”

“那里新上任的主管似乎很能干,那几个skip的收容协议都是他一手完成的。”

“嘛……不过总觉得那些细则有些不对劲……”

博士漫步走到桌旁,随手拿起一杯咖啡一饮而尽。

“……愿闻其详”


计划进展地异常良好。

从Creepy Pa███上复制来的内容略加修改,加上一套简单易操作的收容措施,Site-██就新增了一个处于控制下的SCP。

一手完成这些危险SCP收容的正是新上任的站点主管Cartman,他的声望自然水涨船高,基金会分配给Site-██的各种资源也与日俱增,恐怕过不了多久,Site-██就将成为SCP基金会“明面上”数个重大收容站点之一。

至于那个炙手可热的收容逸才Cartman博士(他虽然没有这个学历,但还是手动修改了一下),他正在为了收容SCP-████而建造的游泳池中优哉游哉地享受生活,或者说,执行收容协议。

虽然他的行为看上去像是不务正业,也有员工曾私下传过Cartman主管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而擅自编造收容措施,但几次小小的收容突破(凑巧的是,这几次收容突破时,Cartman主管都刚好处在站点之外)之后,这类传言就消失不见了,那些新来任的员工也被告知不要大惊小怪,毕竟,在基金会里,没法适应怪现象的家伙往往死的很快。

所以“每天都能收容一个SCP”这种怪事,也被当成理所当然,没有人对此提出质疑,大家只管兢兢业业做着手头上的工作。

虽然这工作也包括为Cartman主管建造一个独立的游乐园。


Cartman的计划已经进行了两个多月,虽然途中他常去的Creepy Pa███站点因为“涉及情报泄露”而被彻底封杀,但抄袭许久的他多多少少也能自己编出一些东西,所以总体来说,一切顺利。

顺利到让人觉得无趣。

Cartman博士靠在办公室的自动按摩椅上,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敲打着键盘,新SCP的收容措施已经编写完毕,只剩下描述部分要完成,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模糊的叙述也能导致SCP实体的产生。这大概和之前他“当上站点主管”这一事件被补完的机制类似。所以Cartman博士在确认这一性质之后,对SCP描述的编写就不再那么认真,毕竟只要严格遵守他自己安排的收容措施,再危险的东西也会像一只初生的小猫一样安全。现在他保存了草稿,又切到了自己的人事档案页,打算尝试一下刚刚想到的点子,比如把自己变成一个万人迷什么的……

警报突然响起,因为不常经历收容突破,Cartman花了几十秒才意识到广播里传出的响声对应“最高戒备状态”。

……这不是我的安排!

Cartman抄起桌上的电脑,准备向室外跑去,门外的两名安保人员也将大门打开,准备护送Cartman到安全的地点……

晚了一步。

安保人员的心脏被从门外伸出的棒状物刺穿,两具尸体随后瘫软成泥状。一团粉色的烂泥慢慢爬入屋内,开始吞食那些肉块。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快想点办法快想点办法。

想点办法!

Cartman忍住狂呕的冲动,准备编辑网页以消除面前的威胁……

但他想不起这个SCP的编号,他在编造档案时只专注收容措施,而对内容就没那么认真了,再加上“自动补完”机制的作用,他根本没办法把零散的内容和SCP编号联系在一起……

烂泥吃完了安保人员的尸体,将注意力转移到房间另一端的“食物”上,开始缓慢的爬行,其周围的空间似乎被扭曲,几根棒状物若隐若现……

没有时间了!

Cartman疯了一般敲打着键盘,棒状物向其高速飞去……


“呼……好险……”

Cartman瘫倒在办公椅上,办公桌前那团烂泥已经一动不动,似乎已经彻底死去。

电脑屏幕上显示着Cartman的人事档案。

████•█•Cartman

27岁

Site-██站点主管

现实扭曲者。

Cartman重重喘了几口气,然后开始狂笑起来。

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意识到这一点呢?

现在,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呼~只不过要小心被基金会收容了呢。”

当然是开玩笑的,对于能够从双重意义对现实进行“修改”的自己,基金会已经不是威胁。

“说起来……基金会里本来就有几个怪物博士吧,多自己一个也……”

后脑传来一阵恶寒。

不仅仅是心理作用,有一块金属抵着自己的后脑勺。

冷哼一声的同时,Cartman发动了现实扭曲者的能力,将身后一切连同空间一起拧成一团……至少他自己是这么想的。

枪声响起。

“遗憾……我是一个,反现实扭曲者。”

████博士擦了擦自己的散弹枪,扬长而去。


公告


鉴于日前所发现用户:Cartman123的不良编辑行为,已对其账户进行删除,其所创作的SCP-████、SCP-████、SCP-████……等文档将一并分级为Decommissioned。
现公开征集处决文档,截止日期██/██/20██。

——Clef博士

P.S.:我们需要一个(或几个,说真的,越多越好)程序员来加强网站的防护,有人愿意加入吗?联系BrightGears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