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监督者
评分: +24+x

那个人又来晨跑了。

没错,。这座公园每天都有许多中老年人来晨练,当然也不乏他这样的年轻小伙子——晨练本身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个人的晨练就显得跟人群格格不入了。

“这么早就来跑步啊?”他一边快走着,一边跟熟面孔打着招呼。他的装备是很不一般,背着个鼓囊囊的包,手表戴在右手上,戴着个有根线连出来到背包里的眼镜,不知道是什么高科技产品,而且不管什么季节都穿着一件宽松的像白大褂一样的衣服。

拐过两个拐角,他开始有点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了。他擦一把汗,脚步略微慢了下来。这也难怪,他的那个包少说也有个十几斤,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别人也从来不知道,他也从来不让人打开看。本来人就长得瘦瘦高高的,背着这东西显得好像有点吃力,但是他还是每天都坚持要背,别人问起他,他也就笑笑,继续走他的路。

有的有心人注意过他的那个表。不管什么时候,手表的表针好像都没跳过,一直指在1。但是他还是走两步就要低头看一下——好像这表随时会突然动起来似的。同时还有人不小心跟他相撞的时候,感觉到他右手好像比一般人粗,但是却有点金属材质在里头。会不会是义肢呢?鬼知道。

见多了自然就不怪了。人们最后还是没多管他的闲事,毕竟大早上的,大家都还有自己新的一天要过。

说话间,他已经在水池旁边的树底下坐下休息了,这是他常来休息的位置。像往常一样,他把包卸下来,放在一边,从领口掏出来一副线式耳机戴着,不知道在听些什么。

但是今天,他似乎心情不同以往的轻松。取下耳机以后,他对着旁边一个也在休息的人突然说起了话。

“你听过[未知语言]没有?”

“啥?”被搭话的大叔一下没有听懂他说的啥。

“[未知语言]啊。你没听说过?”

“[未知语言]?没听过。怎么了么?”

年轻人收住了话茬,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位大叔,又看了一下手上的手表——当然,表针依旧没有跳——又拿起那副耳机听了一会。

“没事,没什么。”他脸上不知为何泛起了一点笑容。“我回去了。”

“哦……”大叔一脸疑惑的神情,目送他消失在了小路的转角。

“莫名其妙。”

人们在那以后再也没见过这个人来晨练。


推开主管办公室的门,汗流浃背的Worker把背上的现实稳定锚往旁边一丢,脱下白大褂,卸掉包在右手上的康德计数器,摘下脸上的SCRAMBLE。擦一把汗,他打开了电脑,点开桌面上的文档。

2018.03.07

Site-CN-██收容项目:31

特别重大项目:SCP-CN-███(Keter收容翼F2单元),SCP-CN-███(████公园内水池旁),SCP-CN-███(Euclid收容翼D4走廊整体)

在职人数:46

今日,SCP-CN-███不再对液体接触作出反应,已经重分级为Neutralized。SCP-CN-███生命体征正在急剧恶化。SCP-CN-███确认死亡,其尸体已经重分级为Euclid。

研究员███,特工██已离职。

2018.03.08

Site-CN-██收容项目:29

特别重大项目:SCP-CN-███(Keter收容翼F2单元),SCP-CN-███(████公园内水池附近)

在职人数:43

今日,SCP-CN-███的尸体已经不再具有异常性质,已经重分级为Neutralized。SCP-CN-███现象不再出现在Euclid收容翼D4走廊,已经重分级为Neutralized。SCP-CN-███的形态正在转变成普通家犬。

研究员██,安保员██,外勤人员███已离职。

……

2018.06.09

Site-CN-██收容项目:1

特别重大项目:SCP-CN-███(████公园内水池旁)

剩余在职人数:1

今日,SCP-CN-███确认死亡,遵照其遗愿,将其尸体火化并撒入海中。

站点主管███已离职,主管权限转让至研究员Worker。

2018.06.10

Site-CN-██收容项目:0

特别重大项目:N/A

在职人数:1

今日,SCP-CN-███的现实扭曲效应已经完全消失,公园内休谟指数保持稳定。同时,SCP-CN-███-1已经不再对范围内未接种疫苗者起效,认知危害性质已完全消失。已重新分级为Neutralized。

“就这样了。”关闭,保存,屏幕上显示着“正在同步至主服务器。”Worker于是转头离开,不过前脚刚踏出门,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返回来再次打开文件,作了一些小修改。

在职人数:0

研究员Worker已离职。

新的一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