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mis
评分: +3+x

Holy Darklight,又称HD。

又一天的清晨,晨光穿透窗户打在HD的背影,他从他那堆满牛皮书的书桌上爬起来,看了看桌上长方形的闹钟。
 
 
[6:28]

HD默默拿起闹钟,就这样盯着它那红色的数字跳着一秒又一秒。
 
 
[6:30]

「Darklight,早上好,今天你的行程是……」「咔嚓。」

「早上好。」

HD重新放好了闹钟,在老板椅上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走向他背后的窗户旁的咖啡机按了杯雀巢金牌咖啡。

他看着窗外,看着那些日益模糊的树木和旗杆,闭上眼睛,轻轻嗅了一下咖啡的香气,把手边的咖啡泼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HD你又泼我!」

这是守辰的叫声。
 
 
[7:00]

散漫的金色瞳孔打量着全身镜中的梳着大背头的HD,他打了条蓝色的领带,想了想又把它解开,又重新打了条红色的领带,然后又穿上黑色长袍,整理了一下衣领……他顿了一下,他摸到了那冰冷的颈圈,还摸到了自己那更为冰冷苍白的肌肤。

他解开了红色的领带,重新打了一条黑色的领带。

看着镜中的自己,HD念念有词。
 
 
[10:30]

「开庭。主审法官Holy Darklight。」

HD向众人鞠躬,坐了在位置上,脸无表情地宣读法庭档案。

「案件编号CNCC2022/2016,被告研究员Nautilus x,传召被告上庭。」

棕色秀发的混血少女从监仓被两位庭警慢慢押出,似笑非笑地站在被告席上,棕色的眸目直视着金色的瞳孔。

「被告研究员Nautilus x,干犯一级谋杀,案情严重且受害者众……」

HD从桌子一旁拿起一条黑布蒙住双目:「我宣布判处被告于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日即今天晚上十二时正,执行死刑。」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少女口唇轻启,说了些什么,但没有人能听到她的话语。

除了蒙上双目的HD。

她的笑容越发天真烂漫起来。
 
 
[15:30]

「本日案件已全数审理完毕,退庭。」

HD鞠了一个躬,慢慢地离开了法庭。

他慢慢走到了法官的休息室,摸索着的打开了门。

「碰。」的一声瘫坐在了老板椅上,从身上摸索出了药瓶从中取出两片药片放进口里和着口水吞服。

「咕。」

吞下药片的HD视力变得更加模糊,连想拿起眼前桌上的水杯都要在桌上摸索几次才能拿起来往食道倒了几口水。

把水杯放回桌上,把自己的身子躺平在老板椅上,看着天花板上的缓缓转动的风扇叶,眼皮轻轻地盖上了他那金色的瞳孔。
 
 
 
三个月前

「Darklight,光是把你捞出来……」「啪!」

红瞳被HD打了个耳光。

HD站上长台把红瞳的衣领扯起来:「别忘了这次实验大家都有责任!把我捞出来是你的义务,把小诺卷进来才是你的责任!」

红瞳眉目轻锁,紧盯HD双目,毫不示弱地争吵起来:「我有征求你意见权衡利弊之后你答应」「但我不打算把小诺卷进来!我是说一切以我自己付出代价承担」「你长这么大的人你没想清楚?你做的一切你身边所有关心你的人都会被关连」「现在是小诺背的黑锅你当然能这样说她会被处决你懂不」「我呢?牛奶呢?守辰呢?其他人呢?这次的事通了天我们全都得死」「所以小诺就活该背黑锅?我知道你老早计划好让她背黑锅你他妈有人性吗?」「她自己同意的!要不是你说你想成为……」

「够了!冷静点!」一旁的牛奶想制止两人却手足无惜只得紧张得把手上的可乐扔向两人。

「你刚刚说什么。」HD的身体像瘫掉了的一般跪在长台上。

红瞳正了一下衣领重新坐回坐位:「她自己同意的。她说:『至少我在这个计划中还能当个背黑锅的。』」
 
 
「至少我在这个计划中还能当个背黑锅的。」
 
 
你的脑袋头昏转向,你的耳边回响着你幻想出来小诺的声音,你的身体倒在长台上,台上文件和消毒药水浓烈的气味涌入你的胸腔之中,却不能盖过胸中的半点疼痛。
 
 
 
[38:56]

意料之内的事,HD的世界陷入了一片混沌。

他眨了一下眼睛,发现光线还能进入他的眼睛,他还能分清白天还是黑夜。

到了饭点,HD却不感饥饿,于是他又摸索出了药瓶从中取出四片药片放进口里。

桌上的水杯已经和桌面混成一团,他干脆闭上眼睛,摸索起自己的公文包,记着自己的脚步走出了休息室径自回到他的书房。

他回到书房,回到他最熟悉的地方,只有在这个地方,他才能感到胡桃木书架的芬芳,牛皮书本的气息,自己的存在……

还有……人世间唯一一丝的温暖。

尽管那一丝的温暖就如蜡蠋上的残火一般快将消逝。

却不妨碍他在一生中感受最后的温暖。

他躺平在老板椅上,在海棉的包覆中感到了被抱着的错觉,一旁助手桌上洒漫着淡淡檀木香料的味道,让他还能骗自己。

骗自己假装那个天真的女孩还在自己身边。
 
 
 
三个月前

「Holy Darklight,这是你要的药。」

月兰和HD倚在天台的栏杆,从战术胸挂的防弹夹层中抽出一个纸袋扔给HD。

HD把烟夹在指间接过纸袋,随即打开检查。

那是用来替复制月兰洗脑的药,配合催眠就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甚至记忆。

他从纸袋中翻了翻,确认药瓶的数量足够他完成整个疗程,又从中翻出了一袋雀巢金牌咖啡粉前后打量。

「这是什么?咖啡粉?」

「这药有睡意,要提神就飮。」

「切,我又不飮咖啡。」

月兰摸了摸鼻子,又从战术胸挂拿出伏特加饮了一口。

「那就拿来泼守辰呗。」

月兰和HD都笑了。
 
 
HD收起纸袋:「不早了,我​​不能上来太久。」说着就向天台门外走去。

「高清。」月兰叫停了HD。

「嗯?」

「呃……没什么。」

月兰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看见HD了。
 
 
你走出了大门,走回你的书房,吃下一片药片,从怀里拿出那个女孩亲自为你录音的闹钟,看着它那红色的数字跳着一秒又一秒。
 
 
愿书本化作你主持正义的力量;黄金铸成的双目让你能公平审视每一份罪恶;而非人的血液掩盖你备受歧视的种族。
 
 
 
[23:30]

又一天的深夜,月光穿透窗户打在我的脸上,我从牛皮制成的名贵老板椅上爬起来,看了看桌上长方形的闹钟。

闹钟那红色的数字跳着一秒又一秒。

离睡觉还有些时间。

「嗯……再看一会书好了。」

我呼的一声从老板椅弹起,走向我的书架浏览着藏书。

就在这个时候……

「碰!」

守辰撞门而入发出巨大声响,心急如焚地大声嚷嚷:「高清高清我们想到救小诺的方法了!只要我们全部人众口一词声称小诺表视出SCP的特性,根据基金会的方针…… 」
 
 
我一脸疑惑地看着守辰。
 
 
「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