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没吃你的豆腐!
评分: +32+x

原本空无一物的耳边逐渐响起风的声音。

Ain soph睁开双眼,却很快因为光线太过刺眼而重又紧紧闭起。意识回复的时候全身的酸痛也一股脑地涌了上来,让她瞬间回想起了之前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我现在应该是在馄……不对,云吞分裂者的牢房了吧?她艰难地思考着,大脑因为疼痛而转动干涩,可是周身传来的触感却又不像是那样冷硬,也感觉不到任何束缚。于是她终于尝试着一点点睁开双眼,模糊的视线里最先跳出的是车前防风玻璃外的景色,她下意识地转过头去,驾驶位上的身影是她意想不到的熟悉。

长发女子似乎察觉到了身旁的人的动作,“哟,终于醒了?早上好。”语气好似一次平常的,她听过无数遍的招呼。

“IRK!!!”Ain惊叫起来,揉了揉眼睛确定面前的不是自己恍惚的白日梦。“好久不见。”对方闲散地应答,对着前面的转弯一打方向盘。Ain看着右侧飞速闪过的树的虚影,空荡荡的高速路上除了她们的一辆小卡车疾驰,就只有上午八点的日光映在地上。“这是……”

“就像你想的那样,我把你救出来了。”

“呼,”她蜷在座位上松了口气,“我还以为我醒来的时候就要面对一盘馊饺子了……也有可能是馊馄饨。话说你怎么做到的,几年不见你已经变成这么神通广大的吗?”她打量了一番久未谋面的好友,“虽然长相没变就是了……”

“你要是说我长胖了我会亲脚把你从车上踹下去……”IRK咕哝道,“也没有多厉害,找了一下扁食分裂者,再诌了些有的没的帮你打掩护……”

“你还有这门道?”Ain半信半疑地皱起眉。

“毕竟是咱们老家那块起源的组织,出国之前去光顾过挺多次的所以那边给了优惠qu……啊不,算是给了个人情吧。总之,卖个惨说你吃扁食的时候被云吞分裂者抓了,那群人肯定不会置你不顾。二话不说就往那边去了……闪电行动,云吞都没反应过来。”IRK空出来的一只手在空中比比划划,脸上流露出一点难以抑制的兴奋,“那整个饺子馆都被云吞混蛋炸了,老板当场死亡,当时的食客又只有你一个,没人能说出来你当时其实是在吃饺子而不是扁食。这也是为什么我又得马上把你从组织里偷出来的缘故……”她喝了口水,“要是云吞混蛋去和扁食要人,把你在吃什么给揭发出来了,谁知道你会被怎么样。”

“那真是辛苦你了。”Ain和往常一样,对IRK露出一个能看见牙齿的笑。“对了,你这次怎么突然回国?也不和我说一声。”

“出任务呢,本来想着应该也见不着你就没发信息,没想到提前完成了。刚准备来,你就出这事……你算好了的吧?”

“说什么呢,你当我愿意的吗?”Ain耸了耸肩,“国外没有这些奇怪的组织吧?不管有多少变种,这些应该都只是C国特产罢了。”

“也没多好,不说GEC,最近比萨正教在闹事呢。无菠萝原教旨主义者就滚回意█利啊真的是……我可喜欢夏威夷披萨了,真是神经病一群,还自称正教,比萨斜教还差不多。我上个月吃过的棒█翰一周后差点被爆破,明明这年头肉夹馍都能被叫三明治。好在只是小教派成不了什么气候。总之,为了安全,我得把你转移到我们那边的site去。申请已经提上去了,不过时间紧迫等不得批准就得上飞机是了。”

Ain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是正在往机场开?但是机场的路不是这条……?”

“本地的机场有馄分守着,我们得去隔壁市的国际机场。”IRK看一眼导航界面,操纵卡车拐进另一条道。“饿了吧?抽屉里有点小零食,可以吃吃。等过去了我带你吃牛排哈。”

“不是带我,是请我。”

“……行吧行吧,到时候算在我头上。”


最近的国际机场开车也得要好几个小时功夫。一点小零食饱不了二人的饥肠,IRK思来想去,把车拐下高速道,开进一个小县城尘土纷飞的水泥路面。将近十点了,路边的早餐摊子们却还开着,她随便找到一个还有空位的坐了下来。

“嘿,老板,来个板栗肉粽。”

“哎哎,来了来了。”笑容满面的老板挤过来,看着还在浏览菜谱(直接跳过了第一位的馄饨)的Ain,“这位小妹呢?”

“豆花来一份。”

“好嘞,就这两个?”

“对了,豆花要甜的。”她随口加了一句,转向好友,“你快看看申请批下——”

掐住她话头的不是IRK冰冷的眼神,而是那只手上的电击器。


她扶住逐渐软倒的Ain的身体。难以置信的表情还停留在昔日的挚友脸上。

IRK露出了Ain从未见过的鄙夷神色,一边铐起对方的双手一边嘀咕:

“甜的豆花和屎有什么区别?真是异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