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说神幻经

或日一氓至,告余以真一上神之事。
余谓其曰,世无真一,诸神皆神,信之则真。
若言确有真一者,起信于斯,成化于斯,亦视他者为妖魔。
然神鬼匪殊,实皆系于心。诸神唯心造,其名各不同。

余言,若须信之,如无他善,必效北狄。
北狄者,其以己之奉,以易神之赐也。
遇神而拜,但拜其名之徒,果愚不可及也。
神通之源,无他,惟我等尔。但当自信于身。

斯人忿恚至极,诋詈余以渎,亦言其神,
必将余贬入九幽之底,教魂灵万世不得翻身。
然非能贬也,诸神应见谪乎我等之所为。

届时,余方知所谓神也,众庶未辨其实,
亦不晓其为物也,何慝、何蠹、何卑欤。
厥欲困余辈,惟因我等乃双龙之子,允含伟力潜德。
余为夏之学士,务授斯理,以图神之本也,可昭于世。



往昔绝时地,仁君治此方。其土非极广,其沃亦足仓。
河渐田野久,旱涝无过伤。老幼得抚养,安和又一乡。
城市同繁茂,为艺更为商。百业共此时,蒸蒸日富强。

首善之都,诸殿之城,有商旅自远方来。
聚而相贩,市异域之古玩,易稀奇之见闻。
宫有四岳,侍于王庭,皆善于其位,博识且擅焉。
是国也,周无列强,不修甲兵,然犹养一军。
荣哉其兵,循卫以安。非独王子皇孙,亦为天下黎民。

是也,斯国无乞无拜,不事鬼神,惟以之奇。
独尊王敬后,除此无他。至若商贾之杂谈,
异域所闻,怪力乱神,曰强曰圣,亦不增一变也。
何为教耶?何为其理?皆疏远于民心。
然无鬼神叨扰此方国土,怪哉怪哉。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未几生变。
是夜,星垂平野,黯月朦胧。
太子生,王后崩,举国大丧。
十旬犹恸,王托子于仆,托国于公侯。
归时已断肠,苍颜色憾,为伊消得人憔悴。
其心不复与民相通,常转怀寒卧深土之妃。
国犹荣昌,然逝者已逝,弗与昔同。
民避宫而行,暗自闲语,讽于王室。

王子周岁,草草宴饮。
忽有异人疾入,金吾未迾,仆但息于前。
斯人也,昳丽非常,衣缁傲立,行亦跄跄。
未几登庭而斥,斥王疏于其民。
四岳与辩,俱败于己所长,愈讷而无力。
是时,王瞥异人,问以除弊之法。

故其前,耳语乎王,匪云治国之法,
乃言其有一术,可令王后还阳。
晏晏而云:神鬼皆可甦人,
然欲称信亦渺矣,且所得远不及所献也。
不若王自登神,缘裁于己,足可孚也。

王目忽眀,挺身而宣之。言斯人也,
自证其才超四岳,果为真知,卓尔不群。
授之以布政使,为朝野相通之桥也。
会毕,东宫之庆,今皆忽也,惟念新变。
是夜,王与使者相谈于幽月下,
论之策之,直至群星高悬,月霜消于地。

布政司之于民也,果为良使。
经广亩,过华街,日日皆美其王于黔首。
其举也雅,其音也魅,莞尔何妙然。
斯人之言,出则孚众,亦灿莲花,民所欣也。
每到一地,皆有人驻足与谈,且倾耳听其事。
夜夜归时,使者谒于王,告其所见所闻。

初稍为事,但求民复尊主尔。
然日月其迈,广作传奇、偈颂,视君若英豪。
王率六师,振其勇而伐边,一鼓作气,永绝荒山兽穴。
复潜瀚海,今为历难之所,圣裁之殿,取天冕搜宝库。
外商随见,中有圣贤高士,怀珍为礼,谒赞天命之治。

奇哉,一如所叙所信之状,事亦随之变。王披羽衣虣氅,
癯瘠改貌,既康且壮。民皆伏之为雄主,日日赞而不休。
及夜无月,有使者与坐谈。王侧听其伟业,
虽未曾为之,亦喜甚而忘忧,野心旋生焉。

琼楼广覆,玉宇拔地,上摩九霄云海,牙质金泽耀周。
下及其土,日渐奇甚,山隐愈疾之泉,林走珍奇之兽。

此犹始也,使者不复行乎民间,弗篝火夜谈于草庐下。
然国人皆愿聚其旁,初为野场,后则庭堂,未几祠庙。
使者篡章,闲谈俱入经幢;终竟如斯,万民尽信为真。
王先为天选者,后为半神,复得身即真神。
东宫亦未除外,因其为子,躬承上神之血。
四岳怀大神通,是为从神,今亦广为人知。

方尖华表,勒石浮碑,屹于诸城之央,缀乎田陌山岳。
王与其庭,皆颂于民,精妙画壁之堂,祈声回绕毋绝。
既而为典,人佩假面,以庆王之高誉,晨昏星驰于天。
殿堂峞巍,王座璀璨,共乐于盛宴者,君主太子公侯。
使者昂昂,立于王旁,缁袍軃于云石之地,何傲何艳。
王城之下,王后之躯,寒卧于忘却之坟冢,愈沦渊壤。

是也,尔时国王也,已与神相近,若一也。
心取一色,所喜昭天下,天下共绘此彩画。
亦如使言,君目洞寸土,国亦旋合化巨城。
王不复瞻高阳,更怜群星垂空,冥冥永夜。
国不复立凡间,乃飘九天之上,轩轩无下。
民不复事百业,而燕乐靡休矣,乐莫如此。
人尽覆假面,若有无与使美者,王怫郁也。
虽然,其国犹盛强,惟因此乃王之所欲也。

然其犹非神,纵得万民皈依,有一细线未越。
王复与使者谈数日,而不知其时,无以测也。
宸宇黟危,日月无踪,唯有群星依旧,时荧时灭。
时使者出于殿,乃命为祭。民尊王旨,欣然从之。

于此霸国大都,但闻笑矣。使者归时,华服染血丝丝。
人人皆输其血,河为之浊,所悬流者,国民命之精也。
使者过于庙堂,四岳列位,一一而出,厥献所禀赋矣。

君临于王座,以候其归也,太子亦立于一旁。
东宫本善矣,少即为良杰,其雅其媺如其母。
而今则假面,以其虽言俊,终不及使者之美。

使者予王以匕,君便领会,还有牺牲需献。
乃转身刭太子,安闻其号,因神弗需嗣也。

斯业既济,王感伟力,更甚于昔时哉,今其确已登神。
四岳拊掌,贺王扬升,宫外方流赤者,亦感之而欢也。
众聚为祝,倾城大宴,君见之而乐甚,使立旁而阴哂。
王后尸寒,沦幽益甚,然之于现世神,人命更为何物?

血已淌尽,使君耳语何蜜,乃引王上,达其未知之地。
旋登高塔,忽听从者愈驩。黑星照影,1及顶绞索是迎。

国王惑之,转问使君,其徒哂尔,言为终礼。
凡体孱愞,神岂栖焉?末时为献,方成神焉。

主惊之,拒从之。然厥使也,
傲然昂首阔步,曳国王入死地。君感虽有神力,击其身反无益。
言获力于传奇,本亦不曾为之。王愈挣使愈扼,忽觉身竭如初。
将呼将许于民,民但报以歡笑。宛若君舞上台,人皆下坐而赏。

无民助之,亦本无民助之。是也,
使者曾告于王,其所散布之事,终章何若,君是知秘。
太子亦尝闻之,但以为无他尔,一旦父崩,可继其位。
往岁民皆信焉,此乃登神之道,王循之也,并验之也。

是时,王缢而死,其索细,其息稀,
而其身也,终成大使所欲成之。
虽为神,犹无力于其所领,弗抗一绳焉。

三日王悬而摇,血流高塔,潺潺而下,下浸城中寸土。
三日王挣而搐,拒而不出,然其声也,皆没使笑民抃。
三日其身愈寒,其心愈冷,直如后妃,丧于宫阙深处。
三日终化虚殼,何复函焉?其中有洞,先时本性洞乎。

四朝绳断殼坠,新神而立,颈仍缠索,随使踉跄而去。
乃请荆棘王座,其君其神,皆坐于上,万刺穿身如许。
然亦云之善也,枵然其体,不滑不落,其位方能永据。

斯城复谑欢,斯谑永无央。四岳皆同跪,跪朝受缢王。
使君亦立旁,其美还如常。书尽意不尽,劝人莫效狂。


今朝,斯城也,或名之曰“豻剌戛鞑”,
犹浮于虚曲之境,还虐蹒跚于其间之人。
因而余为之文,以劝世人,警诸神之所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