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餐(theophagy)的代价
评分: +13+x

Freya花了整整六年时间才走到今日。

白天的时候,在图书馆的长廊里游荡,从那些积灰的书架上翻出语言失传的古老卷帙;而到了夜晚,便在都市的角落里现身,光临医院、坟地与养殖场,搜寻举行仪式所必需的材料。与此同时,还要小心翼翼地避开基金会的追查或者某些无名存在的怒火。

她小心地割破手指,将一滴血点在灯座上。煤灯闪了两闪,用昏暗的黄光照亮这间尘封的屋子。大理石质的祭坛上绑着属于她的猎物:一名衣衫不整的少女。

她所需要的是一位合适的神。这名神祗的力量要足够强大,以至使其具有进食的价值;同时祂的力量却又必须足够弱小,以至能够被她击败并且俘虏。想到这里,她歪了歪自己新长的脖子。先前的战斗很激烈,这个家伙光是抬了抬手,就把自己的脑袋轰成了碎渣。

叙事,痛苦与遗忘之女神Spade。她赌对了。在无限广袤的多元宇宙中最不缺的就是大大小小的神祗。只要认真筛选,就一定能挑出合适的猎物来。

Freya走近了少女。她的动作有条不紊,像是剥洋葱一般扒掉少女身上仅存的衣物;可怜的少女仰面朝天躺在祭坛里,无助而疯狂地扭动着自己娇弱的身躯。拇指粗的铁链深深地陷入她的肌肤,如同一条毒蛇一般纠缠在她的身上;她的手腕和脚踝更是被与祭坛嵌为一体的镣铐牢牢锁死,剥夺了她最后一点逃脱的可能。

她没有理会少女的挣扎,只是熟练地解掉搭扣,将Spade身上最后一片布料丢在潮湿的地板上。少女口中的诅咒更是显得不值理会,因为血肉是不会说谎的:每一次当Freya用指尖轻柔地滑过少女细腻的肌肤的时候,她的身体总会紧绷起来,发出一阵绝望的颤抖。

Freya从不相信有上层叙事这样荒唐的东西存在。在信奉Nälkä之道的Freya看来,这个行将陨落的神祗所做的,不过也就是依靠这种虚无的概念发出苍白无力的威胁,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逞一逞口舌之快罢了。

她手持银质的刀刃,在少女的身上熟练地游走。温热的鲜血在刻有凹槽的石板上流淌,画出六角形的法阵;她小心地避开所有重要的内脏与动脉,尽量延后少女昏迷的时间。

可怜的少女发出凄厉的哀嚎声,又立刻因为口中被异物塞满转为低沉的呜咽;鲜血染红了她娇美的胴体,也浸透了Freya华丽的法袍;她的肉光滑而柔韧,她的血甘甜而猩烈,她的脂肪如奶油蛋糕一般细腻而绵软。

Freya能清楚地感受到,来自这位神祗的力量正源源不断地涌入自己的身体,一如亚恩将亚大伯斯的力量吃进自己的身体。

飱尽。

祭坛之上一片狼藉,只留下噬神的术士与猩红的魔阵。星辰正位。术士张开染血的双臂拥向天空,带着全新的力量向着无尽的未来扬升而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