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应用

我焦躁地站在桌前。尽管我之前和情报机关区域主管见过一次面——那还是我第一次调到这个部门的时候——但我还从未受命将报告呈送给如此高层的人员过。这可完全谈不上是舒心的经历。

Jameson主管把视线从她正着手处理的智能手机上抬起,并把它转过来面对着我,然后说:“那么Beard特工,请解释一下我现在看到的是什么。”手机的屏幕上是一个巨大的由圆圈和箭头组成的标志,下面写着:“特殊收容协议(Special Containment Protocols)。你觉得自己有多安全?”

“呃,长官,我当时在给自己的手机搜索应用,然后决定试几个基金会关键词玩玩。不幸的是,如你所见,的确有这么一个应用。价格是$14.99,比大多数应用贵得多,我们希望这点之前限制了下载它的人数,但在我们完成对涉及到的数据库的分析之前,我们无法确知到底有多少份副本流露在外。”

她把手机放到了桌上,双手交叉到了一起,然后看像了我。“这次收容失效的范围有多大?”

我把双手背到身后,一只握着另一只,并心不在焉地注意到我的手掌开始渗出汗来了。“它包含了450个项目的大量编辑后的协议,大多数是等级为Safe的,还有一些其他内部文件,包括少数几份人事档案。”我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其中之一是一份几乎完全没有进行数据删除的Bright博士的档案。”

Jameson主管稍微皱眉,眨了一下眼睛并重重叹息一声。“这些文件的来源可否上溯到已知站点?”

“这次泄露最可能的源头是中央数据中心,在——”电话响了起来,打断了我的话。Jameson主管把它拿起,在屏幕上轻触几次,然后把它从桌上推到了我这边。

应用更新了,做着广告:“37个新项目!17个旧项目的全新配图!用户界面升级!新的提交表格,上报你在外面发现的任何项目!”

Jameson主管的声音变得尖厉了,眼神也冰冷起来,她说:“与网络安全部门合作,定位这次泄露的源头。我不管要达成目标是不是得砸掉苹果的服务器,但你们必须立刻让那个应用程序下市,并定位任何下载过它的人。我要你每周汇报一次进度。现在你可以走了。”

我拿起了手机,离开房间,庆幸着我没有因此次收容失效受到责备。然而无论如何,我之前还以为从外勤网络任务调过来会轻松些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