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之写
评分: +19+x

男人躺在床上,缓缓地坠向梦乡。现在,他的内心终于重归宁静。

他称自己是作家。

实际上他的职业并不是靠写文养家糊口的那群人,写作只是他的个人爱好罢了。但这个名词仿佛有着摄人心魄的魔力,使他无比痴迷。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接触到了那个网站,那光怪陆离的奇异世界一下就紧紧攥住了他的心。从那时起,他开始自称作家,也是从那时起,他开始了自己的创作之旅。这是在重复枯燥的平凡生活中,他最喜欢也是唯一的消遣。但说实话,他在写作方面十分蹩脚,他自己也清楚得很。毕竟他的每一篇大作都受到了潮水般的差评——那毫无新意的点子和拙劣的文笔,无论哪个都值得被打上一个冰冷的负分。正如那份新人指南中提到的,这里的批评家们公正冷酷得无情。

他一篇一篇地创作,投稿;然后一篇一篇地被差评,删除。然后他感叹一下,接着创作。如此反复,从未气馁也从未中断。

文字雀跃着从他的指间流淌而出。但看着渐渐有了雏形的文章,他内心的巨口却依然未被填满——似乎也从未被填满。

双手离开键盘,作家闭上了双眼。

眼前浮现出的,是第一次接触到网站时的惊喜、翻看前辈们作品时的痴迷、写下第一笔属于自己的作品时的激动——还有在深夜投出自己处女作时的不安与那夜的辗转反侧。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自己的作品被推为精品登上首页,无数次考虑着日后的那份属于自己的人事档案,也无数次幻想着成为前辈的他在耐心指导着新人时的景象。

可他至今依旧在原地踏步,一事无成。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喜欢回忆往事。理想和现实的落差总会让人心碎。

终于有一天,他请下长假,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他不再去想工作和生活那些烦心的琐事,只是坐在电脑前,双手在键盘上灵活地跳跃着——他现在只想去完成他的梦想。

写、写、写。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写了多少,也不知道那些批评家们对他的看法。任由窗外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他只是在埋头创作。只是无一例外的,他的文章都被差评然后删除。但似乎,选择差评的读者愈来愈少了。

他继续用无数文字堆积成为阶梯缓缓攀登。尽管现在依旧遥远,但积跬步以致千里,他深知只要坚持下去迟早能触摸到那份执念和梦想。

写、写、写。

不知过了多久,屋内一直未曾停歇的敲击声戛然而止。他那双因长时间紧盯屏幕而发红的干涩双眼渐渐有些湿润。“评分:0”,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这行黑体大字,微微颤抖的双手似是被禁锢在了书桌上,无法挪动分毫。没有去擦拭,任由泪水滚落脸庞。寂静的房间内,滴落的声音清晰可闻。良久,打字声撕破寂静,再度充斥房间。作家双手在键盘上起舞,更加的轻灵,也更加的快活。屏幕的荧光映着他的脸庞,泪痕还未消失,但那副面容早已没有了曾经的憔悴与悲伤。

写、写、写。

键盘的哒哒声装点着沉默的街道,似繁星点染夜空。一篇又一篇,无一例外全都是零分。无人好评,亦无人差评。

终于,投出最后一篇零分作品,他揉了揉眼睛。他写了太多,太累了。他需要休息。

作家站起身来,身后几乎腐烂殆尽的椅子来不及发出呻吟,就化作了一片残渣。在他双手离开那块布满裂痕的键盘的同时,那台一直陪伴着他在创作之路上行进的,积满厚厚灰尘的电脑也停止了运作。

他抖落身上脆弱不堪的纤维残片,走向早已锈蚀的窗框前,望向屋外繁荣的都市——

在银色月光的映照下,都市是那样的绝美。高耸的尖塔和巨大的偶像曾一座座拔地而起,而后又一座座归于大地。风化的碎石与钢筋水泥的残骸如同被孩童打破的茶壶碎片一般,散落在泛着点点星光的漆黑大地上。被黄沙吞噬的锈蚀造物深埋于沙砾之下,偶有几只曲柄挣扎着探出地面,无力地陈述着自己的过往。苍翠早已化为浮尘不复存在,只有毁灭与死寂在荒凉破败的废土之上肆意地生长蔓延。废墟与明月交相辉映,仿佛华丽残酷的诗篇,缄默地诉说着一个曾经伟大的文明早已逝去的辉煌。

看着那早已寿终正寝的街道,作家轻轻笑了笑。借着惨白而阴冷的月光穿过腐烂霉变的地板碎块,摸向那片曾经被称作是床的朽木。

他写了太多,也写了太久,实在是太累了。他现在只想好好地睡上一觉,休息一下疲惫的大脑和双手。尽管他知道,这一睡,他将永远滞留在那黑白双色的梦国。

但是他并不感到十分悲伤。

至少不会再有人去差评他写的文章了。

















但也许,这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评分: -1+ –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