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是而非
评分: +31+x

第二次世界大战,又称第七次异常战争。

随着参战国家越来越多,异常使用量越来越大,
SCP基金会,这一存在了数千年的面纱,被穿破的可能性随之加剧。

就在这时,来自亚洲主战场的噩耗,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这世上唯一掌握着记忆删除的古老民族,孟族,被日本负号部队所灭。

面纱终被穿破,属于异常的时代,到来了 ……


又一批新鲜的血液流入了基金会。

“基金会再也不是什么面纱组织了。它从阴影变成了光。它再也不是为了维护常态科学而存在,而是为了保护人类不受异常伤害与支配而存在的。”

Faruk站在台上,望着台下的新秀们:他们或将成为战斗能力高强的收容专家,或将成为知识储量巨大的研究人员……形形色色的面庞,穿着,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和从前一样:为了保护这世界。这看似和从前一样的一切,还是那样吗?


晚八点,下班高峰期。人们稀稀散散的从站点内走出,Faruk混在其中。

“这世界的发展真的太快了”他望向这灯火辉煌的城市感叹道。

随着异常组织的暴露,越来越多的国家在战争结束后利用异常进行恢复与发展。相应的,异常研究组织也逐渐成为了市场经济的领头羊,很多国家相继从以普罗米修斯实验室为首的组织处购买异常与异常资料。短短几十年间,这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单从出行来说吧,爱因斯坦-罗森塔尔桥早已不是一个理论,如今它已经普及在了各个城市,只要刷卡,就可以瞬间传送到你需要到达的地点。

片刻,人去楼空。


这一早,阳光尚好。Faruk决定步行去站点。

“唉唉唉,你说166到底是什么样的啊……”
“682好厉害啊,好想骑一骑……”
“你说如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173会怎么样啊……”

又有人在讨论这种无聊无意义的问题。

自从基金会暴露,上级决定公布部分档案以供市民们了解基金会的工作性质以及异常的危险。如此可见,效果并不理想。甚至有时Faruk去上班的路上都会被市民们围住,问他那些他听了无数遍的问题:“173和096谁更厉害啊?”“682打的死吗?”“049说的瘟疫到底是什么啊?”当你在逛网络商店时,都可以找到标题为“SCP基金会5级黑卡卡贴”“SCP-963同款一比一吊坠29.9包邮”的商品……

Faruk不自主地加快了步伐。


清晨,Faruk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品着浓郁的咖啡。阳光从窗外斜射到他的办公桌上。

“请Frauk研究员速到A区左翼办事处报道……”

广播上响起了刺耳的呼唤声,Faruk知道,又有活来了。

“中心广场附近又有人拉横幅要求拆掉稳定锚了,都怪有些人在网上宣称什么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会导致人体癌变。Faruk,我们希望你今天能够在中心广场举行一次演讲,告诉他们这东西不会有副作用…………顺便告诉那些要求释放人形和safe的,为了避开潜在危险,暂时不会释放他们。”

回办公室的路上,Faruk甚至有一点厌倦了。日复一日地告诉市民们他们安装的设备的用处,事情这么多,为什么不让他们自己去应对现实扭曲者呢?

Faruk笑了笑,或许他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吧。


又是一次异常收容失效。

“人形异常████收容失效了,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市民的恐慌,下午有一场致歉会,你身为战术指挥,需要出席一下。”

Faruk望着窗外的榕树发呆,仿佛这样就可以找到这个人形异常一样。

为什么收容失效?是战术收容小队的战力不够吗?不是。是Faruk的指挥不够恰当吗?也不是。是市民太“热情”了。

面对如此危险的,可以操控外质体的人形异常,连特遣队都不敢轻举妄动,“热心市民”冲上来就是一脚,顿时间所有人都蒙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异常逃走了。

“未来几天得有多少人被电死啊……”Faruk自嘲地笑了笑。
他依然凝视着窗外,回忆着自己的点点滴滴,这世界,真的变了吗?


在梦中,Faruk梦见了另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记忆删除帮助基金会掩盖真相,直到今天,人们还被蒙蔽在面纱之下。

被招录进基金会的都是精英,没有什么繁琐的招聘工作;

世界没有如今这么发达,但至少可以感受到来自人间的灯火阑珊;

所有关于异常的讨论全都是有意义的,甚至有突破性的,而不是人们茶前饭后的闲聊对象;

再也没有处处与基金会做对的普通人,基金会仿佛从不存在,亦或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收容工作不再需要担心有没有“意外情况”,基金会可以迅速的独当一面,人们生活于安宁之下……

闹钟把Faruk拉回了现实的世界里。一切仿佛变的陌生起来。

我们曾经行走于黑暗,守护着光明。可自那艳阳穿透阴云的笼罩,照耀于此,我们便不再是英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