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柜系列②:波斯湾之殇——第三次海湾战争新闻访谈稿
焦点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娱乐
体育
生活
科学
神秘
宗教
cover.jpg
海湾尘埃落定 空留红莲地狱
3/6 11:05
摄影: 恋昏崎新闻社



评分: +144+x


第三次海湾战争后记 恋昏崎新闻社 中文版

2038年3月15日,随着最后一艘北约军舰从霍尔木兹海峡逃出波斯湾,这场21世纪以来烈度最高,参与人数最多的大规模局部战争,共历时2个月零6天,造成16万3000名多国军队/基金会/GOC军人,以及12万5000名中东什叶联合体(SMEU)/混沌分裂者士兵死亡,伤残者不计其数。4月5日,SMEU与NATO已在印度新德里正式开始签订停战条约以及相应的条款。关于这场战争的经过,以及之后的国际局势走向,我们请来了著名的国际关系专家,川田信人先生为我们解读。川田先生您好。

Otoka.jpg

▲川田信人(Kawata Nobuto),东京大学国际社会科学部毕业,伦敦国王学院国际关系博士,美国海军学院客座讲师。

川田信人(以下简称A):您好。

Q:如您所见,这场战争被冠以了多个称号,诸如“解散北约的最后一个绳结”、“21世纪最大规模石油危机的开始”甚至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端”。那么您能否大概为观众们讲述一下这场战争的大致起因和经过?

A:好的,首先呢,这次战争要追溯到2024年至2028年,中东什叶联合体的成立,也就是通常所说的Shi’ites Middle East Union,以伊朗为核心,中东大部分什叶派国家渐渐在混沌分裂者的推动下拉拢,形成一个完整的经济军事同盟,经济和人民生活水平在这20年间便发展到了相当优秀的地步。随后到了2032年,叙利亚军队开始对驻扎在阿勒颇北部20公里至哈塞克一线的土耳其军队不断地进行袭扰,并挑起事端。到了3月,为了回应叙利亚陆军炮击阿穆达S3前哨站,土耳其空军派出12架F-16战斗机企图对阿勒颇南部的核电站进行轰炸,但失败,所有飞机被全数击落。叙利亚以此为由迅速以3个师的兵力向北进攻,行动代号“阿萨德湖之盾”,迅速收复于2019年被划分给土耳其的3万余平方公里的土地。土方以6个旅的兵力尝试反攻,在4个旅被成建制歼灭后,行动宣告完全失败。也就是在这时,SMEU正式让北约提起了神经,他们的东亚战略苦苦经营十余年后,不得不面对必须再次重返中东的事实。

Q:但实际上,不仅仅是北约,中亚方向的中俄两国也肯定是严阵以待的,是吗?

A:可以这么说,这是这两个国家必须严守遏制的地方。即使中亚方向,与两国接壤的伊斯兰国家,现在仍然逊尼派占了大多数,但混沌分裂者接下来会不会试着拉拢他们?甚至有朝一日把SMEU的“S”改成“I”?如果某天IMEU真的成立,并与2018年成立的PAECTO(泛非经济合作条约组织)联手的话,情况将不亚于20世纪的美苏冷战。这是非常难以预测的东西。

Q:也就是说,这种事情现在还不能给出答案是吗?

A:这不是汤姆·克兰西的小说,这类事情需要长期观察分析才能得出结论。

那么回到正题,第三次海湾战争的前兆是2037年8月16日爆发的“第六次中东战争”,叙利亚特种部队支援下的黎巴嫩正式对以色列北部边境墙实施了突击。以色列进行了还击后,埃及与约旦随即东西两个方向施压,不到32小时便占领了加沙地带。同时以色列境内的多处机场遭到了毁灭性打击,加上空战中的损失,空军力量战损超过75%。这是SMEU与PAECTO第一次在公众视野下进行联合行动,也使北约的担忧成为了现实——中东的很多国家已经连成了一个整体,甚至把非洲也拉拢了过来。曾经北约各国的无人机,侦察机进入沙漠犹入无人之地,现在不要说波斯湾,就连靠近阿曼湾没几分钟都会被击落。

此次战争历时很短,仅不到一个星期,以色列损失70%的国土,实际管辖面积仅剩下8700余平方公里。在被迫承认巴勒斯坦人的合法居住区后,战事于9月30日停止。但此后仍然摩擦不断。

Q:那么在您看来,这次事件中,以色列为什么没能得到北约国家一如既往的支援?此次事件后又对后来的局势有哪些决定性影响?

A:其实说“没有一如既往的支援”有失偏颇,早在2035年末,以色列就已经察觉到了SMEU这家伙非常不对劲,于是一口气向美国签下了数万枚制导炸弹,数百枚先进防空导弹的订单,外加数万吨的军用化工原料,并且在接下来的数个月内完成了第150架F-35I战斗机的接收工作。但这只不过是杯水车薪,以色列远远低估了自己的对手。陆军暂且不提,在损失的空军战力中,有60%被9K883战术导弹摧毁于机场,剩余的40%毁于空战或者地面防空火力。同时贝尔谢巴附近的几个科技研究中心都被摧毁或者占领。

如你所见,情况已经跟上个世纪完全不同了,现在以色列所面对的,是一支支齐装满员的全面现代化的军队,技战术理念和水平可能与其持平,甚至远在他们之上。北约和GOC再也不能坐视不管,于是在10月初数个战斗机联队与一个战略轰炸机联队立刻进驻了沙特,三艘航母也开始在亚丁湾和阿曼湾待命,物资也开始进行转运。中东地区再次成为了一个火药桶,现在只需要有人点燃一根火柴,然后扔下去。

Q:那么能否解读一下,当时让北约以及GOC如此担忧的地方在哪?

A:首当其冲一点,早在2030年,非洲多国入侵南非的时候,那时候的话题热点是,PAECTO与SMEU这种联合体到底是怎么产生的?一个个贫瘠之地,是如何在10余年发展时光里达到数万亿GDP的水平的?要知道,仅仅在2030年的数据里,全非洲的经济总量已经达到了37万亿美元,比欧洲还要多出7万亿。让如此多的国家达到如此体量的经济,只靠常规手段是不可能实现的。那么答案只有一个。

Q:毫无疑问是这一系列事件的主角,混沌分裂者。那么您认为,他们的目的在哪里?因为这看起来似乎有违他们的名号。

A:这个我放在后面会讲,接下来说说下一个担忧的点。

其次,通过美国兰德智库在过去10年间的分析报告来看,在21世纪头20年里,非洲和中东还只是个穷困潦倒,人们骑着马或者驾着皮卡争夺地盘的地区,但现在,他们不仅坦克,飞机,火炮,一应俱全,几百颗卫星还在绕着地球飞,这在电影和游戏里都是难以想象的事情。而六次中东战争更是证明了他们拥有反隐身飞机与精确打击纵深机场的能力,这已经不亚于联合国安理会中任何一个大国。这种崛起本身就让人背后发凉。

Q:那么您认为,这次北约这次向中东地区增兵还会是一次“维护和平”吗?(笑)。

A:当然,一如既往,只不过这次“维和行动”以失败告终罢了(笑)。

Q:那么,到了2037年底,北约已经开始将地面部队进驻进沙特。与第一次海湾战争不同,这次蓝方的直接参战国与势力包括美国,加拿大,GOC,基金会,英国,法国,德国,波兰,沙特,阿联酋,意大利,澳大利亚,总人数78万人,要比第一次还多8万人。与此同时,联合国发表1370号决议,几乎与1990年的660号决议一样。

A:第三次海湾战争实质上就是为了帮助恢复以色列和科威特领土完整的一次局部战争,这个跟1991年是一致的。根据1370号决议的其中一条就是:限SMEU于2038年1月10日之前撤出以色列和科威特领土上的占领军——是的你没看错,科威特又一次因为同样的理由遭殃了,只不过攻打以色列的那头更能够引起话题,导致这个弹丸之地被“冷落”了。

Q:正所谓“人类总是重复同样的历史”,不是吗?(笑)。

A:历史不总是完全一样,不要忘了在1月9日,1370号决议到期的前一天,伊朗突然发射了百余枚防空导弹,击落了北约35颗卫星,1架EC-57电子情报机,和1架SR-72无人侦察机,同时数百枚短程和中程弹道导弹朝波斯湾,阿曼湾和地中海的航母舰队,以及沙特本土的各国军事驻地落去,北约被迫提前开始“沙漠飓风(Desert Tornado)”行动。这就是第三次海湾战争的开始。

Q:实际上,最令人惊讶的就是为何SMEU,尤其是伊朗,完全主动地发起攻击。要知道,伊朗在2035年的时候已经成为了全面放弃核武装的国家,在IAEA的严格核查之下销毁了所有的核弹头与弹头生产设施。这在当年几乎是全球最大的热点话题,没有之一。那么您认为,是什么给予了他们主动进攻的勇气,难道是他们使用异常手段藏匿了部分核弹头与生产设施吗?

A:我不这么认为,我很确信他们没有必要这么做。这次局部战争,相信电视和网络直播画面也有不少了,大家肯定能够留意到一种规模特别大的爆炸,当量在6ktTNT炸药左右,却没有检测到任何辐射污染。这就是一种新型炸药——全氮炸药首次暴露在全球视野之下的实战。这种炸药首次被中国科学院合成,由法国杜邦公司第一个完成实用化研究,2025年装载在M-51型SLBM上开始战备值班,随后英美两国的三叉戟D6导弹与各类SRBM也开始配备这种弹头,甚至连中小型导弹上也可以看见它的踪影。

其次,这种炸药实际上在2030年就已经崭露头角。在南非,它被装载在9K883型SRBM上打击基金会武装部队的关键节点,能摧毁513平方公里之内的一切,效果极为拔群。而且南非新政府成立之后的重建工作也没有任何环境污染上的阻碍。这就代表着“干净战争”时代的开始,在尽量不对自然环境产生长期影响的前提下将人类的武力发挥到极致。由于全氮炸药在采矿业和军事上应用广泛,以及其无污染的特性,所以并没有列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列。相信以中东霸权为当前核心目的的伊朗,在拥有了这种炸药技术之后,既维持了威慑能力,也能够毫无顾忌地在必要时候使用。他们打破了骑在“核拌线”上的传统冲突升级链条,将新世纪的战争导向了新的形态。

Q:很好,感谢解读。那么让我们回到正题。在第三次海湾战争中,最为著名的一系列事件就是多国联军一共被击沉了四艘航空母舰。但是在我们恋昏绮新闻社看来,更为值得注意的就是开战的第二天,也就是1月11日中午,“航母舰队的船只无缘无故开始互相攻击”。请问您对此如何分析?

A:这是一次非常典型的信息危害战。SMEU——或者说混沌分裂者,他们发射的不只有全氮装药的导弹,这当中还包含装有信息危害的模因弹头。这类信息危害的编号被严格保密,因此这个方面对此亦无多少情报,但这边会一直保持跟进。

在1月9日开战后仅仅第二天,美国CVN-79“肯尼迪号”航空母舰被一枚反舰弹道导弹击沉,数小时之后,中东作战司令部就与第五舰队和基金会3th CXBG完全失联,因为上空的“锁眼”卫星和部分通讯卫星被击落,几乎无法得知现场状况。据信息危害被消除后的部分情报称,波斯湾方向剩余2艘航母上的飞机相继起飞,驱逐舰上的导弹也正常发射。但是打击的不再是伊朗和伊拉克境内的军事设施,而是己方船只,沙特的机场和地面部队,甚至还出现了美国潜艇和伊朗潜艇合作攻击后方的补给船的情况。

Q:您如何看待这种手段?以及在这种手段影响下的战争走向是怎么样的?

A:这是信息化社会以来,异常手段首次光明正大地介入国际事务,不义,但兵者诡道,非常有效。SMEU方面十分清楚,即便实现如此快的科技增速,他们的海军力量仍然与北约有着相当大的差距。SMEU当局认为,如果未来爆发高强度局部战争,进攻方必定是以海空天力量为主的联合进攻。但截至2036年,SMEU在波斯湾仅能实现300余海里的水下区域拒止,在水面舰船力量建设上依然严重不足。因此,使用异常手段化敌为友是一个非常异类但聪明的方法。

但是这个手段并不值得被乐观看待,目睹其价值的所有人将会在其中越陷越深,甚至会诞生新信息时代恐怖主义,将世界局势拖向更为复杂与难以预测的地步。

如果仅仅从一系列后续影响来看的话,我会这么给出答案。

“沙漠飓风”行动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高烈度的海空天力量的对抗,持续至2月初。第二阶段地面力量介入,形成海陆空天全体系对抗,又持续约一个月,最后在3月中旬以SMEU的胜出结束。在第一阶段,北约,尤其是美军无法在12小时乃至一星期内补射任何卫星的致命弱点被很好得利用起来(编者注:KH-11/12“锁眼”卫星需要用Delta V重型火箭发射,该型火箭发射准备时间约为1个月。发射Tacsac系列监视/通讯卫星的Minotaur系列火箭同理),再加之海上力量被信息危害策反,协同指挥链条被严重打乱,待GOC与基金会冒着自己人的炮火在美军当中安插好反模因信标时,原本可以支撑半年作战的后勤物资骤减到了不到两个月,勉强可用的机场仅剩2个,作战飞机损失了上千架。考虑到美国国内愈演愈烈的反战浪潮与暴乱,以及资本外逃,意味着多国联军面临着必须在2月份内结束战争——不,赢得战争,至少保持沙特领土完整。至此,多国联军不靠地面力量取胜的战略意图失败。

第二阶段,伊拉克,伊朗与约旦三国趁势越过沙特国境,集结了约2个集团军,外加4个旅的兵力以阻止多国部队的“左勾拳”攻势。在这期间,信息危害类模因依然发挥着有效作用,频频让沙特军队将北约,基金会等友军势力视为敌人,给多国部队的协同进攻造成了不少麻烦。但即便如此,多国军队仍然顶着SMEU方面55余万人的压力向北推进了60余公里。半个月内,在代表着战争烈度最高峰的焦夫战役之后,也就是2月27日,SMEU方面以损失7万人为代价彻底抑制住了多国军队的进攻势头,后者不得不转入战略防御状态。而在3月2日,埃及与埃塞俄比亚的一个集团军与一个旅在沙特延布湾登陆,歼灭英军和法军两个旅之后,向东推进。北约最为担心的情况发生了,那就是PAECTO正式介入。而随着北约的后路濒临切断,他们正式面临着被包围全歼的危险。

至此,多国军队转入总撤退状态,向南突围。美军紧急将国内所有战略轰炸机力量投入沙特,保障突围工作。甚至连未正式入役的第六代战斗机也投入了战场。这看似在展示着美国无穷无尽的资源力量,但实际上并不能改变他们已经失败的结局。

3月15日,在多国部队撤退途中又被击沉一艘航母后,中东地区正式停火。这就是这次局部战争的全过程。


Q:那么这种问题也是老生常谈了,对于这次战争之后的国际局势,您会有什么看法?以及混沌分裂者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A:事实很明显,SMEU的胜利,联合PAECTO将整个中东,非洲以及南美部分油井纳入控制后,他们得以掌控全球59%的石油产量。这意味着混沌分裂者现在几乎可以随心所欲地操控全球油价。他们这么做的理由并未公诸于世,但是以混沌分裂者的最终目的,问题并不难想。我可以做一个大胆的猜测——他们欲以挟持油价为手段,“绑架”绝大多数石油资源硬需求国家,让他们对基金会实施制裁,也就是说,不仅是一票西方国家,就连GOC也很可能会与基金会反目成仇。而在东亚方向,对于基金会的情况可能会好一点。在新能源方面,中国的可控核聚变商用化已经提上日程,日本的氢能源也正逐步融入工业生产当中。而混沌分裂者对于石油咽喉的彻底控制,无疑会加快这两者的进程。

Q:但是这并不能解释混分在美洲,无论是在加拿大发起的魁北克独立运动,阿拉斯加独立运动,以及南美暴动,他们似乎只是想把美洲内部搅得更乱而已。事实如此吗?

A:按照我上面的思路想的话,其实也是个显而易见的事情——加拿大的矿产资源,种类位于全球第一,如果可以扰乱,甚至拿下加拿大矿业上下游产业链,那么对其第一产业产量和出口量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经济也会相应地受到重创。更重要的是,如果加拿大政权瓦解,那么北美防空区(NORAD)也会在事实上失能,这是美国与加拿大绝对不允许出现的状况。

而阿拉斯加方面,则拥有美国历史以来最大的油田,如果混沌分裂者成功将阿拉斯加独立,那么全美石油产量又会大打折扣。

在南美方面,海上石油以及矿产资源依然非常充沛,如果混沌分裂者能够成功地像非洲中东那样将南美组成一个联盟,那么等于直接把刀子抵在了美国的睾丸上。这会是非常糟糕的一个局面。但幸好,混沌分裂者低估了南美局势的复杂程度,他们很快便深陷各势力无法调和的泥潭,处处受难,为各国当局以及基金会的反攻行动创造了良机。

所以混沌分裂者的胃口其实很大,他们一开始就想控制全球的第一产业链,裹挟所有国家制裁基金会。

Q:那么这时候应该很庆幸他们没有完全做到这一点,因为众所周知,2029年,混沌分裂者势力在北美当局与基金会武装部队的配合下,已经彻底被逐出加拿大与阿拉斯加,而到了2031年,随着苏里南复活节攻势的落幕,除了几口油井,混沌分裂者的主力已经在美洲大陆上不复存在,只剩下散兵游勇。那么,您认为,在这场有来有回的博弈之中,最终胜者是谁呢?

A:我的答案是,没有胜者。真正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东欧方面,在2023年的俄罗斯大选中,原国家杜马议员娜塔莉亚·波克隆斯卡娅1当选俄罗斯总统,此为俄罗斯历史上第一任女性总统。在此之后的2025年,有情报指出混沌分裂者一直在煽动乌克兰当局的反俄情绪,并推进“季莫申科”军事改革,同年冬天便收复了顿涅茨克和路甘斯克地区。此后俄乌边境冲突不断。

Nata.jpg

▲俄罗斯现任总统娜塔莉亚·波克隆斯卡娅(来源:Russia Tomorrow)

Q:说到这个,那就不得不提到另一个重大事件,那就是俄罗斯在联合国1370号决议的前3天,也就是1月6日,大举入侵乌克兰,并让季莫申科军改的成果灰飞烟灭。在1月8日便占领了大部分基辅。原本承诺进行援助的波兰没有越过边境。有人说混沌分裂者在东欧方面试图挑衅俄罗斯的尝试失败,有的人则持相反观点。对此您怎么看?

A:如果把混沌分裂者的阶段性目标视作反北约的话,其实会是一个相当精彩的故事。

仔细研究季莫申科军改的话,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它几乎全盘照搬03年以后美国军队的治安战经验进行改革,强调重型集成化部队,缩小编制,以及廉价反游击作战平台。这类部队在应付东乌克兰游击队时非常奏效,但是很显然,在不断挑衅俄罗斯神经底线的状况下,如果有一天俄罗斯发怒了,现有部队架构和经验是完全不能应付高烈度合同战的。

所以,混沌分裂者的真实目的在10年前就已经可以猜个大概,大致做法如下:煽动乌克兰挑衅俄罗斯——让北约确信乌克兰改革足够完善,有能力对俄罗斯进行区域拒止,让他们以为东欧方面可以放松警惕——SMEU的崛起让北约不得不把大量兵力抽调至沙特,东欧方面力量近乎真空——最后,俄罗斯忍无可忍。在基辅已经被侵占,北约和乌克兰当局意识过来的时候,混沌分裂者已经从中抽身,事态已经无可逆转。

而从总体来看,北约在东欧和中东两个方向的完全失败,使其军事威慑力跌落至了最低点。这是东亚方向很多国家非常乐意看到的局面。但是,即便这个局面对东亚有利,他们仍然面临着能源问题,他们并不与混沌分裂者站在统一战线。那么混沌分裂者接下来会怎么做?是见好就收,同时尝试着拉拢以获得新能源技术?还是直接从中亚方向发难?

同时,由于石油咽喉被掌控,红海,亚丁湾,波斯湾航道被完全掌控,油价控制权落入敌手,再加上资本外逃和国内剧烈的反战败反思热潮,西方执政者们会怎么应对呢?美国会继续穷尽全力进行制裁吗?西欧会放下姿态向东方寻求合作吗?亦或是就这么走向衰落?基金会在这次危机之中,能否绝地反击?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见证历史车轮的转动。


Q:接下来聊点别的话题。在现代史上任何一次战争中,“人道主义”问题永远都是热点话题之一,也是谈判桌上双方互相攻击的主要武器。谁掌握了这点,谁手中的筹码就会多。很有意思的一点就是,在新德里谈判之中,其中一个场景就是:伊拉克提出,美国应当赔偿自03年持久自由行动以来伊拉克的所有国家损失,金额可能会达到数万亿。

A:关于这点,谈判仍然在进行中。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方面似乎对伊拉克所列举的证据持坚决的否认态度。每当SMEU方面拿出美军屠杀平民的证据的时候,美国军事法务部都会拿出相应的文件进行回击,坚称“击杀的都是武装过的军事目标”,并质疑SMEU方面拿出的视频的真实性,但是法务部列举的文件真实性如何,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有一个事实是多国军队代表绝对没有办法反驳的——那就是他们在撤退过程中,点燃了很多沙特的油井,企图用满天的烟雾遮蔽自己的地面部队和舰队向南撤退,以躲避弹道导弹的袭击。尽管美军法务部尽全力歪曲这个事实,但记载在无数摄像机中的视频让他们的回击极其无力,泄露的原油不是在燃烧就是在污染海水,海岸生态再次遭到打击。但很明显,由于计算错误,本应该遮住舰队的烟雾向东偏移了20度,导致撤退途中美军CVN-80“企业”号航母被击沉,再度令世界震惊。

duck.jpg

▲被石油沾染的海鸟,无法飞行,行动困难(来源:CNN)

Gulf-War-Oil-Spill.jpg

▲被北约部队点燃的沙特海上油井(来源:CNN)

而在基金会方面,实际上从2030年约翰内斯堡战役开始,国际针对其的人道主义批评从未间断过。从南非各大医院地下搜出来的人类尸体,则指向基金会在数十年间不断地绑架中非当地的部落原住民,并将其用于D级人员人体实验。PAECTO方面甚至把其中一具尸体带上了新德里现场。可以预见基金会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面临各界的口诛笔伐。

当然,SMEU方面面临的指控也不会少。在战事期间,美军JSOC的DEVGRU,24th STS和英军的SAS特种部队曾经深入伊朗境内寻找陆基反隐身雷达与弹道导弹发射车,但行动暴露,被伊朗军队全员俘获。直到3月20日,伊朗方面释放所有俘虏为止,幸存者在谈判中指出有6名特种部队士兵在残酷的审讯中死亡。这些是目前可以得知的信息,更多的会详细跟进。

Q:好的,谢谢。那么,下一个问题:在网络各个论坛上,都曾担心过多国军队节节败退的情况下,会使用核武器。那么,在您看来,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A:具体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很显然,SMEU的成员国都是非核国家,伊朗也早在2035年全面放弃核武装,在现代环境下对一个无核国家动用核武力,《战争法》与海牙军事法庭的效力将会形同虚设,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而从伊朗对美国的“警告”来看,SMEU或许已经想好了怎么将美国所有的储备石油在一夜间归零,其本土将会化作红莲炼狱。也许在那时候,所谓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就真正地开始了。或许曾经有人这么想过,但是理智终究还是战胜了怒火。

Q:在节目结束的最后,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您觉得基金会以及一系列的同行组织会走向何方?

A:基金会一定会全力抗争,也许在事情变得更糟之前暗杀所有混沌分裂者首脑,不过,不知您有没有注意到,我们的谈话中,一直没有提到他们的首脑是谁?

那是因为我们完全一无所知,我们只知道他们干了些什么,却不了解幕后那一群像齿轮般驱动着世界格局变化的人丝毫。同行组织界对混沌分裂者的研究仍然停留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水平,认为这只不过是一群靠着离间第三世界国家以战养战的乌合之众。然而正是这群“乌合之众”,现在正确实地将世界导向真正的混沌与分裂。我在2020年就已经警告过相关人士。

还有一个同行组织的命运备受关注,那就是ORIA,他们会屈从于混分?还是被流放,然后在暗地里继续抗争?不知道,现在仍然没有关于他们的半点消息。

很多同行组织都会认为混沌分裂者是一群疯子。由于自身地位会受到威胁,那么有朝一日这些同行组织会不会真正联合起来,对抗这一群在认真地下着大棋的疯子?这些依然不能够快速得出结论,有待我们继续观望。

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千疮百孔的世界。
 


广告

Envelope.jpg

先到者先赢
立刻投资那须高原逆转战概念
Envelope Logistics®

OBmedia.jpg

私人订制陨石,清除害虫专用,全新产品,等您光顾!
高可靠性超精密制导 S~XL型号可选,V级定制级小行星现已开放订购!
Own Bullet传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