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星的暗夜,宽广的翼划过虚无的天空;突如其来的黑暗后是一无所有

乔安娜·柯克兰司令终于结束了她的午夜漫步,来到了校舍。镇上狂欢的声音遥远而持续。随着她走近,一阵微弱但粗糙的锯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当她走上校舍的台阶时,晴朗的夜空逐渐被黑暗所侵占。

她把耳朵贴在门上。现在锯声更清晰了。她左手从枪套中掏出一把卡特单动,拉下枪栓。她握住门把手,扭了一下。没有感受到任何阻力。她探进门里,木制的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锯声停住了。

乔安娜畏缩了一下,推开了门。她把枪端平,给在黑暗中自己壮了壮胆。

“鲍比·法瑟。我想跟你聊聊杰克逊家的双胞胎。事情会容易很多,只要你肯…”一个苍白结实的男人从黑暗中现出身形,在她的左臂上划了一刀。乔安娜从另外一个枪套掏出枪,开火。持刀的苍白男子倒在地上,捂住肚子。乔安娜把门敞得更大一些,向下看去。

她现在能看清了,倒在地上的男人是鲍比·法瑟,镇上的老师。“杰克逊夫人的女儿们在哪里?”

“你敢开枪打我!你这个愚蠢的疯婊子!”

乔安娜把一支枪放回枪套,用另一支枪指着鲍比。“如果你不告诉我她们在哪,我就把你打到医生都治不好。”

男人在地上蠕动着移到校舍后面。乔安娜保持用枪瞄准他的姿势,也慢慢地移到了后面。空气中弥漫的铁腥味更重了。她用血迹斑斑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火柴,划亮。乔安娜径自叹了口气。她仍能听见鲍比在另一间屋咒骂和抱怨。

她走到昏暗的校舍中央,男人正倒在地上,血往外涌。她站在一边,枪指着那人的头。

”给我一个不打爆你狗头的理由。“

鲍比的声音变得冷硬。“因为你是有原则的法律。你是那种把…”鲍比停顿了一下,和疼痛斗争着。“你是那种把规章制度写在脸上的人。”

”人人都有不足嘛。”

“你以为我是为了怀俄明的气候才来的吗?干你们这种人该干的事吧。把我扔进监狱,然后帮我叫个医生。”

”我会把你送进监狱,“乔安娜说,”他们会吊死你。“

”你觉得你能找到一个因为我杀了几个黑人小女孩就决定吊死我的陪审团吗?”

乔安娜瞥了一眼后面的房间,手扣在枪栓上。“你想死在这吗?“

“不想。如果人想死的话,他们会告诉你的。就像那些小女孩一样。或者是埋在花园里的那个。”鲍比指了指身后。”他们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了什么而已。”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镇上远远传来的声音仍在持续着。鲍比费了很大的力气爬到门口,靠着门的支撑坐起来。

乔安娜把枪放回枪套。“杰克逊夫人原本拜托你教她的孩子识字。”

鲍比在黑暗中笑了。”我教她们做了她们该做的事,长官。”


诊所设计的很烂。整栋建筑只有一层楼高,靠着隔壁的西联汇款。诊所里面镇上的医生是从东部来的女人。她的瓷质脸的包装盒上有安德森义肢的标志。乔安娜·柯克兰司令坐在窗前,医生正迎着暮色一针一针地缝着她手臂上的伤口。

针头刺进她手臂的皮肤时乔安娜的脸皱作一团。医生又多缝了两针,这才算完。”鸦片酒能止痛。“

乔安娜摇摇头。”我没事。”

”你确定吗?“医生的话音里带着一丝嘲讽。“你可不能一直伸着手。“

乔安娜咬紧牙关。“我没事。你继续。“

”你应该庆幸刀伤还不是太深。没有怎么伤到肌肉。”

“是啊。庆幸极了。”

医生沉默着继续处理伤口,过了几分钟,她剪断了线头。”这几周注意一下。虽然伤口主要在表面,但也有伤得深的地方。“

“我这只手还能用枪吗?”乔安娜问。

”能啊。”

”那就好。”

乔安娜站起身,指着自己的脸。”你的面具,你是参加过战争吗?”

医生停下了,点点头。”的确。”

”我在战场上见过可怕的事情。我也干过一些。”

医生的语调有轻微的变化。”出发点都是好的。”

乔安娜的手按在太阳穴。“我怎么样才能回到从前呢?”

”回不去了。”医生又停下了,敲了敲自己的面具。”你只能习惯现状。”

乔安娜拿过枪带系在身上。正当她系完,两个男人扛着一个高大苍白的男人闯进诊所。医生抓起急救包赶到他身边。他们把他扔在门口的桌上,医生焦急的动作慢下来了。

"他已经死了。"

其中一个男人早已冲出门外。另外一个,牙齿参差不齐,长着长长的棕色胡子的男人,向医生点了点头。“听说你花钱买尸体。“

医生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美元。“付给你的。这是谁?“

“法瑟先生。他是学校的老师。有人打穿了他的肠子,把他留在那里失血而死。“

司令溜出门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