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白
评分: +20+x

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我非常崇拜上帝。妈妈告诉我,神非常高尚。他会奖励善良的人,惩罚做坏事的人。会在有人需要帮助的情况下出现。

我希望成为像他一样的人,成为一个英雄。

孩子的话总是透露着这个世界的某些真相,然而因为我们是孩子,真相只能被自己一知半解。

战争来临的时候,我恳求神,神没有出现。

争夺面包的时候,我感谢神,神没有出现。

妈妈病重的时候,我呼唤神,神没有出现。

神没有背叛我们,神只是没有注意到。妈妈说。
这也是神的启示吗,妈妈?
原来没有谁有义务保护其他人。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事无法预料,就如同梦想偶尔也会不期而遇。
我见到了“神”,在我的婚礼上。

任何有自知之明的人,都不会试图用语言描写一场盛大的婚礼。即使是无关的人,也会被灼人的气氛所感染,沉湎于万众狂欢的喜悦中。

神也开心的出现了。
神如同传说中一样强大,但不同于传说中一样善良。
神在瞬间带走了我的一切。
我的生活,我的亲人,我的爱情。

死亡是生活的一部分,它赋予生存意义。神低声说,如果不曾失去,那么永远理解不了身边的美好。

一派胡言!一个还未失去意识的人说。
无法避免的祸事都是好事?不!死亡从未赋予生存意义,生存就是意义本身!每个人都有追求生存的权力,如果你通过折磨人们,使他们更容易欣赏生活的乐趣,那你只是个卑微的恶魔!

明明已经全身是伤了,眼神却还那么桀骜不驯,说话依然狂妄不已,为什么这么顽强?是脑子进水了吗?

神大概也是这样想,所以挥挥手,那个人就消失了。
但神也“消失”了。我在神挥手的时候,把刀从背后刺入他的心脏。
原来神作恶也是会被杀死的。

后来有人告诉我,这是一场战争,死去的人是他们的一员。
而敌人是神明,是恶魔,是所有威胁无辜生命的存在。
战场在天空,在田野,在大街小巷,在世界之外。
在任何地方。
他们捍卫所有人生存的权利,无论对方多么强大。

我的人生一无是处,这是属于我的启示———对一个笃信的灵魂来说。
我愿用我的余生来执行它。
于是我从“你们”之中脱离,成为“他们”。

没有谁有义务保护其他人,除了我们自己。
你感染病毒,就会生病。人体就会升高体温,以便杀死病毒。
他们是病毒,我们是地球发热的结果。
这里每一个人都有和我类似的故事,战争中没有无辜的旁观者,只有死人和罪人。
但力量本身无罪———所以我们要干掉它罪恶的主人。
如果你想知道是不是我们亲自做这些事,去清除污秽。那么,是的。
我们怎么会放任罪恶存在!

我们做你们不能做的事———我们乐意代劳。
我们做我们必须做的事———因为我们可以。
很多人在你们视野外与人类无法匹敌之物作战。
至死方休。
“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他们的故事与世长存。”
至于他们未竟的事业,我们来担当。

为了所有人,包括那些已经死去的。

上帝保佑?呵呵
但愿他没有被我们干掉。

我们不提供柩布,我们不负责棺椁。
万物终将消亡,我们给它小小帮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