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之潮
评分: +21+x

三名战士坐在一个被某种事物击打乃至倒塌的战壕之中,为首的一名正用他的机械手臂向一只铁碗中倒入某种黑色粘质,然后递给另外两人。其中一人用指尖抓了少许塞入嘴中,脸上露出几乎不易察觉的困倦表情,另一人则拒绝了,因为他的半张脸颊被黄铜金属覆盖,眼球则被替换成了某种机械的镜头。

“战争要开始了。”Michelle说。

“战争从未结束。”Hasting回应。他眼部的镜头随着说话的动作以极小的幅度摇摆。

“看见你们回来我很高兴,我还以为你们一去再也不回来啦。”Gorman说。“有很多人离开了这里就再也没有回来,可我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敌人是谁。”

“别这么说。战斗的对象必然是公社的敌人。战争和军备由我们伟大的领袖B·Kondraki领导,我们要做的只是服从。”Michelle说。

“赞美更加伟大的领袖C·O·Gears,他发明的技术给了我新的生命。”Hasting被壕沟里的灰尘呛了一下,接连咳嗽,玻璃镜头微微颤抖着。

“你的眼睛是在战争中失去的吗?”Gorman又问。

“不,我是说,是的,在上一场战役——你知道的,那真是一场惨烈的战斗,混乱中有人的枪走了火,炸飞了我的半个脑袋,如果不是这些金属,我一定会没命了。”

“你们有多久没回过家了?一年,两年……或者五年,十年?”

Hasting轻轻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自从变成这个样子以来——我是说,自从幸存下来之后我的记忆已经开始模糊不清。但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神圣的国家,以伟大领袖Jack·Bright之名。”

“为了公社。”Michelle喃喃道。

“为了公社。”另外两人齐声道。


夜晚,Gorman在一阵尖叫声中醒来。他呼唤他的两位朋友,但没有得到回应。他伸手摸索却只触碰到了某种湿润而柔软的物质,这种触感让他作为人类的那一部分的记忆复苏了。

那是一大团血肉模糊的东西,有两人多高,六只手臂的末端都被剥去了皮肤,它胸部长着的人脸张开嘴巴开始尖叫。一片嚼碎的镜头从嘴里落了下来。他的身体颤抖起来。

“天哪,你杀了他们。”Gorman飞跑过去,用金属手指刺穿了一只眼睛。那血肉怪物咆哮起来,狠狠地将他打飞出去,他落地的时候摔坏了几个腿部的金属齿轮以至于他难以快速站起身来,但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

那怪物缓缓挪动身体,嚎叫着压上他的身体,使他陷入了齐腰深的血污之中。他空着双手又撕又咬,将那怪物的内部搅乱,直到他抓住了一团灰色的粘质。他将双手插入那之中用力搅动,然后失去了意识。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的视野只能看到一片鲜红。他正在那团血肉的内部。一根触须从他的脑后深入,连接到他的大脑,将他同化,取代被他摧毁了的那一个。

大量的从未有过的思想突然如洪水一般涌向他,他的记忆开始模糊。他通过蔓延的血肉陆地视物,某种难以言说的情绪席卷而来,对公社的热爱被广阔世界带来的冲击削弱了,他开始怀疑自己究竟为何而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