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兵
评分: +64+x

公元2025年8月22日,北极,哈德森湾附近

一只北极兔卧在苔原上,得益于那身浅灰色的皮毛,如果不是最老练的猎人,几乎没有人类能在远处发现那块石头一样的东西是一只活物。

如果它能保持不动的话。

通用电气T901-900涡轴发动机的噪音自远而近,两架RUH60通用直升机在两架OH85侦查武装直升机的护卫下几乎是贴着它的头顶飞过,去年夏天才出生的它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受惊的北极兔后腿一蹬,像袋鼠一样跳开了。

与此同时,远处山脉背后传来几声闷雷般的轰响,紧接着是一阵布帛撕裂般的声音。一架基金会特制的A10从山脉后猛地冲出,随即改平,飞向远处。

直升机机舱内的所有人手腕上都带有信息终端,终端上一个不起眼的指示灯变成了绿色,同时伴随着三次无声的震动。

“好了小伙子们,Golf2-2已经帮我们把路打开了, 任务很简单,压制所有抵抗,为后面那群O5议会的漂亮小锡兵开路,Bravo组会在我们干活的时候掩护我们,还有问题吗?”一个抱着步枪,坐在直升机舱门边的人向其他人喊道。

“中士,”另一个人指向OH85,“为什么掩护我们的是……呃,丹尼索瓦,上次在阿富汗的时候第66大队的这玩意被一群民兵拿AK把飞行员打成了筛子,对付混沌混蛋上的不应该是更猛的东西吗”

“我不知道,康威,只要它能用火箭干翻地面上的坏家伙就行,坐在那玩意里面的又不是你我,还有人有问题吗?没有?很好。”

“60秒!”直升机飞行员回头喊道,OH85机头一压,加速向前,机鼻下方的30mm无壳弹机炮随着炮手的头盔瞄准具不停地摆动,搜索着可能的单兵防空导弹小组和没被A10敲掉的火力点。

“30秒!”飞行员一拉总距杆,RUH60开始减速降高,舱门机枪手的目光扫视着不远处那座平房的窗口。

“10秒!”直升机上的突击组开始最后一次检查自己的武器。

“快快快!”直升机的机轮刚一接触地面,突击组就从机舱内鱼贯而出,Bravo组快速散开寻找制高点,Alpha组的8名队员则排成标准的V字进攻队列,冲向那座苔原上孤零零的小院。

肃清院内的行动没有遭到任何有效的抵抗,这里除了一辆正在燃烧的LAV-25装甲车外别无它物,立在院子东南角的一座无线电通讯天线被一发激光制导炸弹炸了个七零八落,院外不远处,一辆已经看不出型号的吉普车瘫在那里,车里的人变成了什么样?没人去想。

院内只有一座平房,Alpha小组的突击队员没有选择直接从正门突入——八成有诡雷,他们分成两组,用突击步枪下挂的榴弹发射器向窗户内打了两发40mm高爆榴弹,确保万无一失后才从窗户攻入楼内。

地面部分平平无奇,办公室,卫生间,宿舍,厨房和储藏间。如果不是知道这里另有玄机,突击组的士兵也会把这里当做加拿大罗杰斯通讯公司的一处巡线工人宿舍。得益于前几年基金会在一线作战人员中普及开的透墙雷达和光纤探头,他们并不需要往每一个房间里投掷进攻性手榴弹以保证安全。

确认地面部分清扫干净后,带队的詹姆斯中士并未感到轻松,他知道,重头戏是在公开的建筑设计图上并不存在的地下部分。强如基金会也无法完全掌握这座设施的地下结构。詹姆斯中士在办公室重整了队伍,办公桌上的电脑和文件并不是他所关心的内容,这些自有情报分析部门的人去处理,他该关心的是如何打开通往地下设施的大门。

半个月前,基金会在北欧的一次突袭行动中抓了条混沌分裂者的舌头,那个人并不像混沌分裂者在宣传中所说的那样,是个硬汉。审讯部门接手后不到20分钟他就决定合作,根据他的情报,基金会才得以定位了这处设施,如果这只是座普通的据点,根本不会有这么大的阵仗,但是这次,投入行动的除了刚入役不久的OH85型侦查武装直升机外,还有一个以大堡礁号两栖攻击舰为核心的海军远征分队和来自基金会加拿大库朱瓦克空军基地的固定翼战机,甚至还有一支机动特遣队单位。

这个地方存放着一个未被归档的异常项目。

项目性质?不知道。危险程度?不知道。特殊收容措施?也不知道。抓来的那条舌头虽然提供了大量安保信息,但是他却对自己看守的是个什么东西一无所知。

想到这里,詹姆斯中士的太阳穴跳了一下。

好在舌头提供的解码算法是正确的,一扇暗门在贴着考勤表的墙上缓慢滑开,里面是一部足以装下主战坦克的货运电梯。

电梯里的空气湿润而寒冷,中士打了个哆嗦,率先一步踏了进去。

货梯控制面板上只有两个按钮,UP和DOWN,写有DOWN的那个按钮闪烁着绿光,绿光映在中士的护目镜上,他手下的突击队员们看不见单向透光的护目镜背后中士的眼睛。

混沌分裂者在地面上几乎没做任何抵抗,地下设施中又会有什么东西在等着自己呢。

按照演练过无数次的预案,两个队员在电梯门开口处部署了机动防弹掩体,另外的队员从背心上的杂物袋掏出一个小罐子,开始在轿厢墙面上喷涂防跳弹的凝胶,Alpha小组配备的防弹掩体当然不能和基金会站点内装在导轨上,能防御30mm机炮还附带奇术中和效果的重型掩体相媲美,但是也足够抵挡一下常见的轻武器射击和榴弹破片。

电梯缓缓下降,突击队员们能感觉到,电梯并不是直上直下的,电梯井带有很明显的倾斜角,通向不远处的山脉下方。

混沌分裂者还真舍得下本钱,电梯高速下行了3分多钟了才缓缓停下,两名队员靠在门边,手里握着随时准备掷出的烟雾弹,队里的掷弹手也准备好了下挂榴弹发射器。

随着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电梯门缓缓划开。

“烟雾弹掷出!”的喊声伴随着榴弹发射器的嗵嗵声,瞬间在电梯门外的空间布放起了一堵浓重的烟墙。门外枪声大作,突击步枪短促的点射声伴随着通用机枪嘶哑的吼声,其中还夹杂着手枪清脆的响声。看来混沌分裂者们早有预案,如果没有电梯轿厢墙壁上那层凝胶,单是跳弹就足够突击队员们受的了。

不用中士多说,靠在电梯门上的队员打开步枪瞄具的热成像模式,侧身出去,一个短点射打哑了那挺威胁最大的通用机枪。榴弹发射器再次开火,不顾手册上安全使用距离的破片榴弹三连射让对方的火力一滞,趁着这个机会,队里的机枪手架起机枪,开始火力压制,轻机枪强大的火力让Alpha小组在交火中占了上风,不到十秒,整个战场就沉寂下来。

队员们离开轿厢,确认抵抗已被肃清后,8名队员两两一组。开始清理周围的房间。这座地下设施经过了明显的改造,能大致看出这里原本是个六十年代建造的核掩体。从电梯出来,就是一个约有600平方米的大厅,厅内摆满了办公桌,看来这里平常被当做主办公地,与大厅相连的有四条走廊,走廊两侧是员工宿舍,独立办公室,计算机机房和其他的生活设施。一条走廊的尽头是一座沉重的气密阀门,想必是异常收容室了。除了在大厅里的混沌分裂者成员外,突击组再没有发现更多的敌人。他们回到入口大厅,医疗兵开始检查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敌人。

“呃……中士,这儿有个家伙还活着,看制服是个研究员。”医疗兵在角落里发现了个重伤的人,他穿着白大褂,还试图去摸被其他队员在一开始踢到10米开外的手枪。

詹姆斯瞅了一眼正在给那个家伙止血的医疗兵,没说什么。他接入通讯频道,信号意外的不错。

“Papa Bear,Alpha1呼叫,设施已经清空,重复,设施已经清空,可以部署机动特遣队,另外,我们发现了一位重伤员,请求医疗后送,完毕。”

“Papa Bear收到,干得好,支奴干已经上路,还有什么要汇报的吗?完毕。”

“长官,这里的混沌分裂者少于预期,可能跑掉了一部分,完毕。”

“收到……稍等……Alpha,外围的部队截停了数支车队,没有发现项目,看来断后的人还没来得及转移项目就被你们干掉了,保持警惕,等待机动特遣队到达,完毕。”

“Alpha明白,完毕。”

过了没几分钟,队员们身后的电梯就升了上去,看来机动特遣队早就到了。

随着电梯门再次打开,4个身穿黑色装甲的巨人走了出来,打头的三个人手里拿着巨大的枪械状物体,最后一个人则扛着一个比棺材还要大的黑箱子,他们的装甲上没有任何记号。一时间,整个设施内只能听到钢铁靴底踩在地面上的声音,机械关节运动的声音,还有来自装甲冷却系统的嘶嘶声。

他们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看Alpha小组的队员们一眼,径直从半蹲在地上围成环状队形的队员们中间走过。消失在了有收容室的那条走廊尽头。

队员们的注意力完全被这群头盔擦着天花板的巨人吸引了过去,以至于都没注意到与他们一同来到的还有一支医疗小组与情报分析人员。

“真***带劲……”

良久,队员们中才有人蹦出这一句话。

“相信我,如果我是你们,我会忽略掉一切来自机动特遣队的入队测试申请资格。”一个穿着全套隔离服的人指挥着另外两个人把那个重伤的混沌分裂者研究员放上担架,一边说“海莱博士,杜伊斯古·海莱,基金会海军两栖攻击舰大堡礁号的医疗组负责人。”他向队员们伸出手,队员们互相看看,没人回应他。

海莱博士尴尬地收回手,在裤子上擦了擦,笑笑,说,“很正常,机动特遣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见到的,我22岁入职基金会,到现在25年,单在大堡礁号上就呆了20年,也才见过三次活着的机动特遣队员而已—这是第四次。昨天晚上给他们做的体检有整整238个指标,他们在舰上的食堂和宿舍都是独立的,保卫水平比舰长还高,这还不算跟来的两飞机保障设备和后勤人员,就为了这四个人。”

或许是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海莱博士四处看看,试图找到一个可供谈论的话题。

“你们听。”一名突击队员做了个手势,打断了海莱博士的尝试,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在拆卸计算机存储单元的噪音,扫荡纸质资料的沙沙声,以及相机快门声和成的一片嘈杂中,有一些不寻常的声音。这声音经过突击队员耳机放大,传进了他们的脑海。

先是一阵细密的抓挠声,就像有一百万只节肢动物在墙壁上爬过,紧接着袭来的是一种带有特殊韵律感的敲击声,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他们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枪。突然,一声巨大的金属撞击声从走廊深处传来,突击队员们一激灵,半蹲着的他们差点从地上直接跳起来,海莱博士也猛地往后一缩,他被地上的一台电脑显示器绊了一下,要不是詹姆斯中士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基金会今日的行动就要出现第一个伤亡了。

队员们手心沁出汗珠,又被手套吸收,Alpha组虽然是所在分团的精锐,但这实际上是他们第一次离异常如此之近,整个设施内最镇定自若的人反而是那几个来自情报部门的特工,他们戴着白手套,一脸寻常地把一切带字的东西分门别类塞进文件箱,就好像这里不是位于加拿大荒野山脉地下的混沌分裂者据点,而是曼哈顿市中心一家普普通通的破产公司而已。

队员们把关上的武器保险再次打开,快慢机拨到了连发位置,手指压上扳机,8个人从原本的环形队列变为倒V型队列,从走廊两侧慢慢接近气密门。

嗤~

走廊尽头的气密门再次打开,一股奇怪的甜味混杂着烧焦蛋白质的味道飘了出来,打头的两名步枪手已经举起了自己的武器,5.56mm钢芯被甲弹对异常有没有用?谁也不知道,但是手中的枪是他们唯一的依靠了。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发现对方的手都因为过度紧张而微微颤抖。

中士不停的深呼吸以保持镇定,“自由射击”的命令就挂在唇边。

机枪手掂量了一下自己的机枪,有点后悔刚刚没换上一条钨芯穿甲弹和穿甲燃烧曳光弹混装的弹链,自己的机枪内只剩下30余发子弹了。

反坦克手不确定自己能否第一时间摘下肩上的多用途发射器,发射器内现在填装着一枚温压弹。

精确射手收起了自己那支在走廊里显得过长的步枪,抽出了一把几乎从未被使用过的PDW2000。

四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门口,但是突击队员们依旧不敢放松。

机动特遣队员走了出来。他们的步子有些僵硬,原本干干净净的黑色装甲上现在布满了白色的细密划痕,其中一个人头盔上的目镜几乎完全碎裂了,另一个人背上的背包被撕开了一条大口子,往地下滴着淡蓝色的,混着机油和化学品气味的冷却液。扛着黑色箱子的人走在最中间,箱子微微颤动着,里面的东西似乎随时都会冲出来。

突击队员们放下枪,站到墙的两侧,目送中士口中的“O5议会的漂亮小锡兵”走向电梯。

“Papa Bear通告任务区域内所有基金会单位,任务结束,干得漂亮,原地建立防御,等待撤离,不要擅自返回大堡礁号,护卫舰刚刚确认海域内有不明水下目标活动,反潜任务区已建立,重复,在收到确定命令前不要擅自返回大堡礁号,完毕。”

“真***的带劲。”不知道哪个队员又说了一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