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alla挂钟

她远远看着三名员工走过。白天很少见到它们有目的的走动,但也不是完全没听说过。她知道只要灯亮着,那些天杀的东西就会忽略她,但她依然丝毫不想靠近它们:她可见过它们灯灭之后干的那些事。

所以她静待它们走过,手里还紧紧抓住那块钟表。

那块表是个礼物,明天是Hannah的生日。她从没想过会在一个充满怪物的无尽宜家里找到爱情,但她也意识到,从来没有人真的找到过。她到这里已经一年多了。一年前那天,她去宜家买搁板。自那命中注定的一天开始,她陷入了人类所能想到的离地狱最接近的困境。 认识Hannah也已经一年了。

她来的时候,Hannah已经来了几个月了,而且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正拿着一根现造的大棒狠打一名“员工”的脑袋。她有点讨厌自己记忆那件事的方式,就像好莱坞电影里那些陈词滥调一样,一切都是慢动作。挥舞的大棒,击打时员工头部的紧缩,她脏兮兮的红色头发在她周围飞舞着。然后Hannah转过身来,直视着她,那凶猛的表情几乎使她的心停了下来,她的眼睛因为某种内在的力量而闪耀着。

整件事情就在三秒钟之内发生了;她很想知道自己在过去的一年里对那段记忆润色了多少。

她从来没有真正相信过别人说的所谓“爱情火花”,那不过是人们为了把爱情故事卖给白痴们而编出来的过于浪漫的胡言乱语罢了。但是第二天她们正式见面,然后一见钟情。 Hannah火热而自信,当她说话时人们总是认真倾听。她不确定Hannah在身上看到了什么,但这Hannah说那就像一瞬间一样。

一年之后,她给Hannah弄来了这块表。

当你住在一个可以随意取东西的商店里时,为某人找个礼物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但Hannah总是抱怨永远不知道现在几点,尤其是在一片黑暗的清晨,在电灯还没有亮起的时候,所以她给Hannah找到了一个表。

她等待员工通过,然后继续返回市场大厅。她走得比平时离镇子更远了一点,但她非常了解这个地方,也因此有足够的时间回去。经过灯的小岛,穿过所有床铺都是小方块的奇怪的床铺展示区,在巨大的热狗标志下左转,然后-

她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出口就在前方。

她当然听过这些故事。有时候人们会找到出口离开,也有人找到了出口却只能看着它们在眼前消失。她从来没有特别相信过他们。但出口就在这里。

她的双腿在她甚至没有机会思考的时候就动了起来,尽可能快地向门冲刺。钟仍紧紧地握在她的手中。她不确定如果自己想停下来的话能不能停下来。

到达并穿过门只用了不到五秒钟。然后她已经在外面了,阴云密布的天空晃着她的眼睛。

她跪下来哭泣。一个地狱只换来了另一个。

她再也见不到Hannah了。钟表不见了。

物品描述:一个宜家品牌的挂钟,似乎每秒消失并出现一次。
获取日期:██-██-19██
获取地点:苏格兰,███████
目前状态:在 ██-██-19██ GMT 1124 时消失。物品从未实体化,假定不可回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