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O.

莅临者,黑皇后之女皇

签约者,黑皇后之拉巴斯

署名者,黑皇后之AC/LS“小姐妹”

黑皇后之Alison Chao (没有酷酷的昵称了,抱歉)

报告者,黑皇后之迦梨1


基线

材料由来自先前受感染时间线的构造物组成。通常无生命物体的质量在5kg至50kg之间,但有时候是生命体。如果是生命体,其将在本源构成上与基金会息息相关。
我只想声明一下,“先前受感染的”只是一个工作假设2
该过程似乎表现为一种类似病毒的传播模式。如何界定“感染”是否发生了呢?
我想说,“病毒”也只是一种工作假设。 我们并不清楚该过程是如何运作的,而且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被标注为关键的对象只是更庞大的准仪式化过程的组成部分。更重要的是,我们不知道这些物体/生物的每个实例是否都来自先前受感染的时间线构造。我们只知道有很多个案确实如此。
嘿,你能稍微放松一下吗?你知道的,我们这个团队在此聚会。并不需要扑上去卡住对方的喉咙。
放松是自满的表现。如果这确实是感染,我们必须这样处理:隔离并清除疫病。

前提

  • 基金会作为统一的跨国实体存在。
  • 具备超宇宙技术。
  • 前述的技术受到基金会和/或全球超自然联盟的限制。 鉴于其价值,我一直致力于寻找此规则的例外情况。 将此类列表抄送给我们。我们对这些例外情况非常感兴趣。 写在它上面了,但我仍在设法弄清楚这种模式。
  • 至少有1%的全球人口属于红绿色盲患者。我们不明白为什么它是必须的,但我们发现它确实存在。 你正在关注一个无关的细节。这是巧合,而不是实际上的先决条件。在这些时间线集群里,没有几个宇宙不存在红绿色盲——如果真有那种宇宙的话。 我不认为包含不相关的细节是个问题。我们永远不知道什么东西会变得重要,特别是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在我们展开讨论时,我又发现了更多关于这个项目的信息——它的影响比我们一直在处理的大多数事情都要深远得多。我认为这与其他一些正在被记录的现实混乱冲突有关。 也许它链接到了某种镜像实体? 也许吧。 说到点子上了,但是你们能否以有序的方式在这个日志中进行讨论?这部分是前提,而不是基线。

功用

我们认为,作为消除顽固时间线的最后手段,这是可以接受的。
这是危险的废话。我们甚至不知道如何使用这种武器,或者说如果它是武器的话,或者说假设它可以在没有严重回火的情况下使用。据我们所知,无论是否存在这种貌似武器的东西,每一个可被摧毁的时间线都已遭毁灭。
你对时间线毁灭的推论可能是正确的——我已发现的既有证据表明这些实体可能是作为具有吸引力的仪式之组成部分,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的“诱饵”。可能是外部实体,也可能只是将对另一个目标的毁灭进行了简单转移。就像……一个偏斜术。或者,也许所有相关的时间线都会被摧毁,但是这个项目/仪式可以改变破坏发生的顺序。或许也可能不是。但我可以确认这是一件武器,或者至少是武器的一部分。它在文件中是被这样描述的:找到它们进入我们图书馆翼区的途径。
您不能仅仅因为它出现在图书馆中就想当然地信任其来源。我的观点是,试图利用这种明显的灭世机制对我们来说是一种非常愚蠢的行为。
我们能……不……破坏时间线吗?就像,永久性的?故意这样做不符合我的意愿。
我在这里达成一致,至少是因为我担心可能的仪式性回火。我们永远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背后窥伺着。
至少对我们来说,不将工具放在我的后衣袋中是愚蠢的。我同意女皇的观点:危险的武器总比没有武器好。如果我们被逼到墙角,我也会按下核按钮。
但我们甚至不知道如何按它,如果我们按下它,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知道真正会发生什么?即使我们(理论上)知道如何将此效果扩展到相邻时间线,我们也不知道效果是如何发生作用的。为什么要冒这个风险?
日本神风敢死队员牺牲自己撞入美国舰船的理由与此相同:如果我陨落,你也应同归于尽。

弱点

未知。尝试重新定位受感染的材料似乎只会污染新的时间线,而不是恢复以前受影响的时间线。去除有问题的材料似乎确实推迟了时间线的消融,但确切的时长是个变数。
这显然与我一直在研究的“吸引力”理论有关。令人生厌的材料似乎是我所在时间线中的“手”所说的仪式焦点的一部分。如果时间线被直接摧毁,重新定位材料应该会导致仪式失败,因为仪式本身实际上不可能有“消化液”以一份代价拆除整整两条时间线。但如果仪式目标是吸引别的东西,它无论如何都要摧毁时间线……就像诱饵或磁铁一样,取决于具体机制……然后我们期望看到这个结果,缺乏对实际仪式的反复执行,是理论上唯一会冲淡吸引机制的限制条件。
在我们有更具体的——而且不那么自相矛盾——的证据之前,我建议避免对任何特定理论的依恋。
如果没有人破坏更多时间线,我很难对此实行进一步的测试,我强烈建议不要这样做。


实例:时间线M-37

基金会特工Melissa Hargrove (时间线Q-17的创立者),凭借个人的技术。该时间线使用“蒸汽朋克”技术,而Hargrove特工更先进的技术令她成为了位于欧罗巴合众国南部的某个邪教的领袖。她喜欢频繁而复杂但缺乏实际奇术效应的邪教仪式,主要是为了给她的追随者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并强化他们的奉献精神。 如果没有更具体的证据,请停止谈论这类仪式。 看,这些都是她在公共场合演出并用她的技术进行备份的冒牌仪式。没有魔法,但你不能否认的是,它们看起来很像魔法。 很好。
我们发现这家伙很烦,并不怎么想与她互动。这个时间线对我们没用。不管它。
我曾见过Hargrove,或者是她的某个版本。她真是个复杂的人。我不想让她死 ,但是啊,把她敲晕了捉来也比跟她讲道理好。

实例:时间线L-03

在这个时间线里宗教组织很罕见,主要活跃的团体是 全球超自然基金会 Global Occult FoundationMC&D实验室MC&D LabsW博士的工厂The Wonder Factory 。公众和GOF更加公开地接受异常个体们的存在。父亲3有多个控制论植入物,我们怀疑可能包括神经增强。不要试图接近他。目前看来受感染的材料是MC&D实验室控制下的一种铁锭。
我偷偷溜进实验室去看看这个铁锭。他们正在对它进行大量测试,但看起来很正常,所有事情都在预料范围内。如果他们没有在上面投入那么多精力,我甚至会忽略它。这样让我想知道到底有多少时间线受到了影响,我们其实只是没有对材料进行识别。

实例:时间线P-99

这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时间线,本地的黑皇后已经记录到超过5000个异常现象,在这个宇宙97%的范围内发生着。所有超自然团体都是用某种国际象棋术语的变体来自称,相当于基金会的组织自称为红色主教Red Bishops。 全球超自然联盟自称白色骑士White Knights,地平线倡议自称上帝的走卒The Pawns of God,诸如此类。 关键材料是一件异常物品,但只是个无害的披萨盒,目前由红主教拥有。我们怀疑这是故意的,以便将其置于该时间线基金会的保护之下。
等等,就像《异常》里的异常们,或者那帮人随便定义的那些异常? 我也知道一个类似这样的东西,我确定。我们谈论的不是魔法,或其他被误解的东西。异常会导致现实结构紊乱。 好吧,明白了。
老实说,我很惊讶这条时间线到现在还没有解体。不稳定是如此严重以至于主教实际上设计了一种直接测量时间线腐烂程度的方法,并创造了用以加强当地现实的机制。我完全避免与这种东西接触。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最终会化为亡魂?
同意。让这颗定时炸弹爆炸,焚尽整个世界。
你不必这样说。那里的居民仍然是活生生的人。 你反对吗? 没有。
这是最令我担忧的事情:现实的不稳定性与时间线被感染之间有什么因果关系,以及为什么它会崩溃?或者如果它完全稳定,它还会死亡吗?

实例:时间线Q-165

这个有点怪异。美国政府承认异常现象的存在,却将大多数异常团体视为恐怖组织。UIU负责大部分事务,如果你能相信的话。
危险。我不喜欢这种统治结构的扩散。
同意。公众了解异常,却压迫着它们?确实符合很多最令人担忧的糟糕场景。顺便说一下,我在这里进行了些许漫游,发现触媒(仪式焦点?)是一盒泥土。

实例:时间线Z-24

这个时间线以一种融合的信仰为特色,他们致力于崇拜异常并将之视为神圣的恩赐。我们应该在这里轻描淡写,因为被选中者之联合教会 United Church of the Chosen Heralds的主要寺庙建在一个充满被感染泥土的箱子周围。 通往这一现实的所有门径都被封闭了。可以认为这条时间线已被毁灭。
如果我们追溯到那个箱子出现的时刻,就在那一年之后,整个时间线被摧毁了。那是最快的一个。之前绝无不祥之兆或其他的预示……
我想知道这箱泥土是否全部属于一致的触媒。此外,与仪式有明显关联的是墓穴土壤,它们存在于我能够检查的每个时间线中。墓穴土壤可能是一种普遍存在的魔法/仪式元素。我们在其他触媒或可能的仪式焦点中找到了一致性吗?除了与基金会的联系。
我们是否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它们中存在有一个确切理论?
可能他们正在使用泥土,因为每个人都能获得很多泥土。它无处不在。如果空气中有灰尘,很难确认一条时间线是否未被感染。虽然这让我想到,为什么不直接使用依靠空气传播的生化武器?也许泥土有某种特别之处?
对于它的价值,仪式魔法(和类似的力量)在大地上比在空中表现要好得多。你可以制造令土壤贫瘠的毒水,但通过仪式污染空气要困难得多(而不是像使用毒气这样的直接方法)。人类历史上也没有对被污染的空气明显担忧过,这影响了当地能量的运作方式。但是,是的,这只是我个人的理论。

实例:时间线J-341

这个时间线看起来并不是非常典型,但我添加了该条目,因为我很确定这个案例中的仪式焦点是住在波特兰的一条彭布罗克威尔士柯基犬。它对观察这个过程是如何以生命为媒介触发的或有帮助。
有趣。腐败需要通过活物来蔓延吗?
天啊……请告诉我你不想杀死这只可怜的小狗。
比整个时间线加起来都好的狗。别犯傻了。
我们同意。但是它作为个案,对观测一个关于生命触媒是否会导致更快或更慢倒计时的研究是有用的。我们已经粗略估计了无生命触媒需要多长时间生效。我们相信该个案对M-37时间线也很有用。
同意。这有什么问题吗?
我同意。抱歉, @Alison, 我知道你来自哪里,但我们将不得不杀死这只狗。我不认为它会起作用,但我们必须尝试,如果可以节省数以十亿计的美元。对于非智能人形(或动物,如果你们同意的话)而不是智能人形进行测试也更合适。如果必须,我会这样做的。
我杀了那只狗。作为任何潜在仪式的焦点,尸体的属性或身份没有发生明显变化。时间线的毁败仍在进行中。可能是巧合,但我计划用作退出的门径失效了。

实例:时间线A-930

足够了。过去我们已采取过行动。
请详细说明。

该条目是否本来就是空白的?我只是恰好赶到。我看到目录中有一些需要更新,但我找不到该条目的完整版本。


条目更新

嘿,这里发生了什么?我的最后一组更新没有通过。条目似乎恢复到了早期版本。自J-341更新以来没有人回应过,除了A-930的空白条目。我们有最近的更新吗?大家怎么了?嗨?如果有人在这里,请再次办理登录手续。
哦,狗屎的,你还在这里。我猜自己是你身边的最后一个了。我想明白了。我会在一分钟内发给你一些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我们典型的运作方式。
哈哈哈,你在跟我说话吧。看,不知道该怎么说。其他人都已经消失或死亡。我不确定这之间有什么关系。
我不明白你发给我的这些文件的上下文。什么是围栏计划?什么是RI级事件?关于镜像入侵的一切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提到过一些关于它的事情,但我们从未详谈过。镜像入侵与这些有什么关系?
我不认为这件事会得到解决,小姐妹。我已经发给你了我所知道的一切,但我认为你不应该为之烦恼。你仍然可以离开这个集群。希望我也能。可能会让自己立即被杀死。至少比与那些鸟人合作更好。现在登出吧。我的意思是,祝你好运。<3
你在说些什么?
@Alison, 你还在吗?
Aliso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