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Be Noir Not To Be

20世纪20年代的某个时候,差不多是一个世纪以前,那时马尔科夫情节发生器或次虚构结构还没被发明出来,洛杉矶中部的一位落魄的小说家不知怎么,发现了第一种在各元小说层中穿梭的方法。我们至今仍不知他一开始都做了什么,但无论出于何种目的,他把自己打入了虚构空间,接着马上就被干掉了,一言以蔽之,他躺在好莱坞林荫大道旁一家印刷所里的尸体刚被清理掉,就有不少人瞄上了他无意中开发出来的叙事提升方法。

来自普罗米修斯的孩子们对此很感兴趣,这是不言自明的,他们设法搞到了他的一半手稿,和他以前用来把自己送入元叙事的小玩意。所以在实验室嗝屁后,仍然剩下了足够的资料,让某两个团体能够研究其中的工作原理并各自造出这种机器的三无山寨品。这两个团体分别是松散的私人调查员联盟和黑手党。

然而时间线相当模糊,仅仅因为在各虚构层和现实层间的跳跃行为太多了——现在情况是,我们已经可以肯定,全面崩溃的开始时间是1953年,那年两个团体第一次发生了武装冲突,结果一个调查员死亡,一个黑手党杀手直接消失在空气中。

在那场冲突过去几年后,调查员联盟的又一个成员消失了,然后是下一个,一个接一个。当时,没人知道这些人发生了什么,尸体也从来没找到:他们能确定的是黑手党那边也死了大量的人。然后剩余人员也消失了,没留下一丝痕迹,紧接着就发生了主题为冷酷侦探与黑手党之间战争的小说大井喷。

就像我说的那样,在那个时间点之后,几乎所有的事情都都陷入了弱连接和无效化推理的汪洋大海,但主要还是因为那一堆侦探和被通缉的犯罪分子在数以千计(甚至是数以百万计)的小说和几十年的文学传统中打的不亦乐乎。

你作为分析部这个部门的成员的主要工作是看这些小说。他们告诉我,AI很擅长根据流派和角色进行筛选,所以对浩如烟海的小说原本进行分类这种事大概不用你干。

当你认为自己发现了些迹象时,你需要填写一张表格,在楼上领取,如果指挥部认为值得调查,就会派几个像我这样的特工去采访作者,看看他们在MID——记忆(Memory),灵感(Inspiration),发音(Diction)方面是否表现出元虚构的任何迹象。如果最终你的发现被证明是准确的,你可能不久就会被安排去进行更深层虚构人物追踪,以使得我们能全面掌握他们的行动。

好的,你可能在想我们为什么要费力去干这些活,我会解释一下。

像这样元虚构战斗,你不可能在意大利餐厅里用一顿晚宴了结恩怨。不,解决争端的唯一方法就是用经典的谋杀手段,但是当你试图谋杀一个虚构的角色时,情况会变得非常复杂。作者可以编出各种情节来挽救任何角色,特别这些家伙还都是受人喜爱的角色,如果他们的读者群受到影响,没有关系——只要角色们活着并且能够对抗另一方势力,读者可不关心作者底下玩了哪些心思。

综上,你没法杀死小说里的虚构人物。因此你必须引诱他们来到现实,然后在任何潜在的作者把他们写回去前杀掉他们。我们已经收到了一些报告,里面提到有作者被字面地绑架了,并被用枪指着要求写出绑匪同伙的冒险经历,而老牌的库尔特·冯内古特1不得不让一个秘密的保安特遣队来监视他,仅仅是因为可能的形上学渗透。

桌上的东西让我想起这件事。这些家伙最近一次的现实“重入”行动,在战斗开始的十五分钟内就让整整一公顷区域被夷为平地,如此成果至少有一半要归功于这玩意。

请记住,当你能控制将东西带入和带出现实时,你不会再闲的蛋疼去用手枪这种普通的菜鸡武器。这些家伙已经经历了太多流派和书籍,以至于他们用的东西在世俗上都找不到。

所以,如果你对这些家伙多留几个心眼,我们可以锁定他们和他们使用的超技术,这样当他们回到现实中时,也许你就能成为那个阻止下一次设定大战的人。

放轻松。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