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擊術:概覽
100%0%
评分: +33+x

大家好啊……只有4個人嗎?果然如同我所預料的,音擊術這種新興的冷門奇術真的不太多人有興趣。也對,想要研究奇術的基本上都去了奇術站點Area-CN-07-β,會在其他站點的大部份都是已經確定好發展方向,並且有一定成績,才會被外派到站點任職。

嗯,你們會來到這裡,應該對音樂和奇術有點基本認知了吧?有聽過Dr. Moose的講座?有在聖所聽過特工Justin?很好。那麼解釋起來就方便很多了。

啊,還沒有自我介紹,叫我Jolt就好了。沒有什麼特殊的頭銜,我並不是基金會的常職人員,而是你們71站點主管邀請作為音擊術應對組顧問來到這裡的。但是目前小組甚至連自己的辦公室都沒有,確定會在小組裡的暫時除了我就只有你們比較熟悉的Scarlet博士了。目前有幾個在Area-CN-07-β的人選可能會作為遠程指導,但我沒有這個權限告訴你們是誰,我知道這事僅是因為我已經加入了音擊術應對組了。說起來,即使我和Scarlet前輩讀過同一間學校,在被邀請到小組前我也不知道他還會音擊術呢。不愧是我們學校的傳奇人物。

好吧,我們都是同輩,甚至我比你們還年輕一點,就不用太過拘謹了。你們可以隨意幹自己想幹的事,不論是抄筆記還是在電腦上搜尋參考資料。錄音就不必了,這次會有視頻記錄,對所有參與者都會開放的。雖然記錄報上去的時候會標籤為講座,但是我們現在就當是討論組好了。我更希望成為一個啟發者,而不是引導者。

那麼首先解釋一下音擊術本身和它的歷史。音擊術,顧名思義,是一種以音樂作為載體的奇術。以音樂作載體的奇術源遠流長。在歷史上,音擊術作為奇術的一部份,與信仰的關係非常密切,就像西方阿伯拉罕諸教會有唱聖詩的行為、有些信仰也會唱戰歌,而中國古代也有一些言靈術或者純音樂的奏技

雖然說音樂奇術在哪裡都有,但是很奇怪的一點是,世界上最早系統地研究以音樂施展奇術的地方居然是錨點位於香江、現收容於46站點一個異常所創造的敘事。然後才是Area-CN-07-β,在一九九幾年開始有零星的音擊術研究紀錄,第一篇正式論文是2001年發表的。事實上,這個分類是近幾年才被香城當局承認的,而這已經是世界上第一個正式承認音擊術為奇術副分類的了。有誰知道為甚麼嗎?

額,因為太過零散,不能整合?

對的,就是因為不成系統。在古代,唱聖詩只是引動信仰的方式;戰歌只為鼓舞士氣;古言靈只需符合韻律節奏,沒有太多對歌唱技巧的要求。奏技反而有那麼一點雛形了,但是還是很初步的音樂應用,大部分會的人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只有很少數的大師能夠隨心所欲運用奏技,但也不能系統地傳授樂理,唯一比較著名而流傳下來的是三分損益法。不過也難怪,華夏的傳統奇術思想講求平衡,這也導致他們會追求整體美感而不在乎細節變換,只要效果大概達到了便行。

在古代,不同文明有各自的音樂奇術,而且遵從各自研究出的樂理。但是呢,現代音樂和奇術研究追求通用,也就是遵從同樣的核心定理;亦追求精準,每個元素都要找到對應的效果,否則便不能進行精確的細微操作。

現代音樂所遵從的樂理大概是從十五世紀開始研究的。那個時候,十二平均律已經在明朝被朱載堉發明,被帶到西方那邊。在這段時期,同一個核心樂理在幾個發展度比較高的文明都得到承認,因此有了研究音樂奇術的共同基礎。再之後,就是歐洲的音樂能夠蓬勃發展的時段。雖然以音樂家當時的低微地位也接觸不到奇術師群體,故此發展只限於普通音樂,但他們所總結出的樂理和用數學所探究出的規律仍然對於後世音擊術有著非常顯著的影響。在二十世紀,電子音樂開始盛行,在那個時候才開始將音擊術分拆成逐個細節,透過樂理來研究效果。

唉,不說這些了。歷史這些事想理都理不清,更何況我本來歷史成績就不好,能記得這些已經是我的極限了。你們真想了解的話可以去聽一下Wen博士的奇術歷史講座。額,現在好像還沒上載到基金會內網,那得等一等了1。或者你來跟我申請借閱四級權限或以下的參考資料也可以,在音擊術方面的理論和學習資料我還是能有點特權的。當然也只限於研究論文和其他學術資料,畢竟我也只是個2級的小項目的顧問,別太為難我啊。

但是問題是,任何其他儀式都如同音樂一樣,深入探究總能找到不少歷史的。那麼,為甚麼要把以音樂作為施術形式的奇術單獨分成一類呢?

你們好像有點茫然啊,那麼我問得更加具體一點吧:為甚麼除了儀式之外,音樂也適合作為奇術的引導呢?

額,是因為音樂包容性大,能夠作為不同類型奇術的引導嗎?

你說得不全對,音樂的包容性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如果是單純一個旋律、一段歌詞,那麼怎麼演繹、改編都行;但是如果是一整首歌曲的話,那麼對它作出的改動一定要符合它的調性、和弦、走向。音樂能夠作為不同效果奇術的通用引導這倒是真的,不過沒什麼用,因為"音樂"這個詞就如同"儀式"一樣籠統。

有其他人想說說嗎?不用怕說錯的。

沒有了嗎?那還是我來說一下我的看法吧;音樂在很多地方其實和儀式很相似,甚至一些儀式也會直接用到音樂,比如唱頌聖詩、唸禱告詞等等,這些是言靈術的一部分。你們應該有聽過奇術進程由四個部份組成的那個比喻嘛?音樂和儀式代表的就是塑形者,是那個引導奇術向升調的過程。是的,我知道用音樂的術語來形容EVE輻射對於音擊術來說是件會很令人混淆兩者的事,但請先姑且聽著吧。音樂,能夠起到調節施術者情緒、令施術者更專注,操控本身靈性和神能的精準度更高的作用。另一方面,音樂也能喚起施術者心目中的特定概念,擔當"改變概念"的功能。

但是,只說音符、和弦或旋律,甚至一整首音樂,它們本身都沒有奇術調性。對於宇宙來說,其就是一連串不同頻率、音色、時長的縱波震動而已。而這些東西本身所能夠引起的物理現象,都不被當成音擊術的一部分。單純是音波的話,並不能引起ARad場的振動。如果是物理上透過將音波的振動方向改變而引動ARad場振動,那就從根本上是另一種奇術了。音波變成了奇術源的施術方式叫波動奇術,而波動奇術也能夠以其他機械波、電磁波、引力波甚至量子波等等作為奇術源來施展,但是這裡就不深入講解了。

具體的音擊術包括兩大部分,奏技和唱奏。簡單來說,奏技,就是演奏純音樂;唱奏,就是歌詞和言靈。兩個部分都能單獨演奏或者互相配合,以達到不同的效果。

可能我這樣解釋太過抽象了,那我來示範一下音擊吧。以下是Walking Amplifier of Cats 的《黑貓奏曲:寂靜之音》

Jolt一手拿起放在一旁的小提琴和琴弓,清了清喉嚨,打了一個無聲的響指。鋼琴聲響起,在七秒內由強到弱至無聲。Jolt神情肅穆,開始拉奏小提琴。演奏到中途時,Jolt放開了正在拉奏小提琴的雙手,而琴弓卻繼續自發拉動。他讓小提琴在空中飄浮,改而合攏雙手作塤,嘴唇抵在兩只拇指的指節上作吹響狀,可以看見其雙手不斷改變開合幅度。一隻擁有碧綠色眼瞳的黑貓在不遠處出現,Jolt停止吹奏,向其招手。黑貓走到Jolt腳旁,Jolt雙手撫摸黑貓的後背並把其抱起放在大腿上。過了幾分鐘後,黑貓輕輕鳴叫了一聲,逐漸消失。此時鋼琴聲再次出現,從弱到強,然後所有樂器和聲音停止。

有什麼想法嗎?嗯,請講。

我是香城來的,能夠感受到你剛剛散發出的靈性有正常術士的兩倍,但神能只是香城人的普通水平,這是音擊術的需求嗎?

啊,兩倍靈性是我個人的原因,你們作為正常術士已經能夠使出音擊術了。不過我擁有兩倍靈性,自然能夠滿足更高的音擊術需求,比如剛剛獨自演奏這首原來需要一隊管弦樂團加上一隊樂隊協同演奏的歌曲。

至於神能,或者左相位叫作核輻射的能量這方面,說來和香城也有點淵源。我剛剛不是說,最早系統地研究音擊術的地方是錨點在香江的下層敘事域嗎?這首歌最初就是一個香城音樂社團為那個名叫彼卡洛特的敘事裡的人物瓦克所作的,故此他們自然會用到神能。不過,你提到的靈性、左邊叫EVE粒子的輻射,仍然是影響這個奇術的主體,神能只是起到調整靈性的一個輔助作用。如同方士所說的"氣聚丹田",靈性和神能同時聚在丹田是香城人神術和奇術的特色。不過只論音擊術的話,有無神能都能起效。

還有其他想法嗎?這位好像剛才就開始欲言又止了,不需要害羞的,請說你想說的。

你剛剛演奏的那首歌我有聽過啊,但是原曲並沒有……雙手吹奏的那個部分?

啊,那個發聲法是叫手塤或者掌嘯。然後呢,這個問題問得確實很好。首先要解釋一下,我剛剛使出的音擊術,只包括奏技。這個奏技的目的是要召喚來自於另一個相對於我們來說是下層的敘事域的對象,就是剛剛你們看到的黑貓。對於這個宇宙,我剛剛做的就是建構智能:黑貓只是某個故事裡一個名叫瓦克的人物的化身,本不存在於我們的左右相位或者香城裡。

不要著急,就要說到你想問的地方了。你們都知道奇術三定律的吧?即便其他兩條定律會產生變體,第一條奇術定律總是不變的:部份影響整體。在解釋這條定律之前,為了那些沒聽過原曲的同學著想,我們先播放一次原曲。哦,不用擔心,這個曲子是Safe級,沒什麼副作用的。何況我有來自主管和項目負責人,也就是Scarlet博士的授權,可以在這裡播放。

音樂奏起,黑貓再次出現,Jolt向其招手,但其安靜地坐在一旁,不作回應。音樂快要結束前,黑貓逐漸消失。

嗯。你們看到了嗎?剛剛我親自演奏時黑貓很友善,讓我抱起牠、吸牠對吧?但是我播放原曲所召喚出來的黑貓卻很冷漠對吧?這就是部份影響整體的一個簡單體現:我親自演奏裡面用了手塤,原曲沒有。因此,我達到了我想要改變的效果,我把這隻黑貓智能從對任何人都是冷漠的態度改成了天生對我好感度加不知道多少的屬性。

雖然你們看到的只是我用了另一個樂器演奏一個變奏旋律,但其實樂器本身對音擊術沒有太大影響,除非你的樂器調音不準,或是調音至某特定調性,又或者音色會使演奏的音樂變成另一種類型。重要的是演奏內容,也就是我剛剛用手塤演奏時吹出的另一個變奏旋律。後面會講到為甚麼用變奏旋律就能改變效果的。

喔,剛剛這黑貓並不是GOC講座的講者的那位午夜。雖然牠們都很像,但我這邊的黑貓剛才也提到了是彼卡洛特的瓦克的化身,而我通常叫她瓦卡莉雅。你不會想到我練習演奏了多少次才找到用手塤讓瓦卡莉雅和我親近的辦法。可惜這首歌的音擊術本來的走向就設定好是有借有還的,曲始構建了瓦卡莉雅,曲終就會利用回火讓其崩解。再下一次構建時瓦卡莉雅就完全沒有上一次構建時的記憶了。這個安排實在太過巧妙,我覺得如果我來重混也不能勝過原曲,於是只能作出一些無傷大雅的修改。

第二條奇術定律是同類產生同類,但是用在音擊上,那就會變成"和諧產生和弦"。當兩個音符同時被演奏,它們總是趨向產生第三個,甚至第四個、第五個和原本的音符符合同一個和弦的音。只考慮物理定律的話,這個現象--科學上稱為泛音--只會出現頻率為基音整數倍的音。但是音擊術便沒有這個限制了,或者說這個現象變成了形成頻率通常為基音分數倍的音,也就是與兩個或多個基音同時和諧的泛音,而這通常都會疊成和弦。和弦是在音擊術裡比單音更高一級的組成單位,而更高一級的會是和弦走向。這兩個分等級的旁邊是單音旋律和疊音旋律。這四種不同的單位就可以組合成千變萬化的音樂,不論是奏技或唱奏都適用。甚麼?唱奏怎麼能夠疊音?很容易的呀,要麼多過一個人一起唱,要麼用雙聲、喉音、呼麥那些特殊唱奏。是呼麥,不是喊麥,呼麥是蒙古族和圖瓦族的傳統民間音樂唱法,不是那些說唱手用劣質麥克風弄出來的劣質錄音。

第三條,"印象改變能力"。這代表什麼呢?容許我引用一下我一個朋友的話:

在我的理解裡,奇術的表現形式與使用者對那個客觀唯心實體的理解方式有關,但無論如何,他得先去理解這個客觀唯心實體。

奇術從很多方面來說都是唯心的,只是唯物的思想模式限制了我們用出與施術者能夠理解的科學太過偏離的奇術。

在你第一次聽到一首純音樂的時候,通常來說,你只會被引動情緒,作出一點模糊的思考。比如說,最基本的概括是"大調代表正面情緒,小調代表負面情緒",這個大家都有聽過吧,但是僅限於此,也想不出甚麼能夠具體表達情緒的詞語了,至少我是不能的。但是如果告訴你一些甚麼字詞,然後說這是和那首音樂有關的,比如是音樂標題、作者名等等,那你就會將這些字詞的聯想和這首音樂串聯在一起,成為某些特定的印象。而在有歌詞或者影片的音樂中,你對歌詞和畫面的理解就會對這些聯想和印象產生更強的影響,你可能會直接想到一批人物、一些故事、一段歷史等等。而這些印象便是對於音擊術的運用裡很重要的因素。

我們知道奇術能夠將事物的概念改變,使得實體一併改變。在音擊術中,音樂能喚起、強化施術者對於想要將對象改變成的目標概念,讓施術者能夠更容易、更專注地使出其目的為改變概念的行為,從而提高成功率。對很多人來說,他們在施展音擊術時用以分別不同概念的方法之中,把不同的旋律套上不同印象是最容易的。而對於一些很近似的概念,幾乎就是同一個旋律的變奏的分別。

特定音樂類型所表現出的音擊都是趨向同一個方向的。比如說,彼卡洛特的凡金的擅長音樂類型是Happy Hardcore。所以他所能夠使出音擊而不遭反噬的效果都是正面的,例如將運氣分享給別人,構造蜜糖艦船等等;而當他使用Happy Hardcore來消滅敵人時,他違反了他對該音樂類型的認知,引致他的施術只能勉強成功,而他在該敘事的化身承受了反噬、回沖而消失。據我所能找到的彼卡洛特記載,凡金所使用的音擊術應該是改變了他敵人存在性的概念,然後回沖作用在他跨敘事層存在性的概念上,於是他又回到了基準世界。

而且,此種唯心印象的情況套在音擊技巧上更加適合。假如說施術者從哪裡看到了一個音擊技巧,他很有可能會將該技巧和他所學習的對象當時施展的整體效果在印象中聯繫起來,因此他當學會了此技巧而施展出來時,具體效果會偏向他印象中的效果,也就是他學習對象所施展的效果。這就是為甚麼我們現在還能看到一些零星的古老音樂奇術傳承,他們的音擊術施展方式、效果仍然保留著很多古老的痕跡。

好了,時間有點晚了。所以總結一下,今天大概說了音擊術的一點歷史和三個定律變體。下節討論該談甚麼我還沒有頭緒呢,要不我們待會一起吃飯再探討一下?好吧,那我請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