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我已经用了一生去等待

Logo_mix01_mix01_mix02_mix01.png



屋子很大,还有一些……好吧,这听起来不像是个漂亮的配色方案,但是请相信我,那深褐色和红色搭配得非常巧妙。如果不是因为屋顶画了个大脸,我会感到更高兴的。这感觉就像是它在瞪着我。我一点都不喜欢这样。我爬上小山,离开了森林,走到房屋周围的空地。通往房屋的黄砖路不必要地环绕着房屋,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跟随着它,因为它是这片空地一个迷人的细节。前面的花朵带着鲜艳的紫色,橙色和蓝色。有专人打理它们吗,还是说这是一个产品? 永恒的花朵The Ever-Bright Flowers 或其他类似的东西。没有人长住在这里,对吧?

我走到后门廊,打开座板,然后拿出藏在里面的钥匙。这把钥匙让我可以从地球上的任何地方进入旅行者陷阱。这真的太棒了。不过更重要的是,它能打开这里的门并让我进去。穿过后门,我走上二楼俯视屋内。屋内充满了新鲜出炉的食物气味,一直如此。我在想这里是否总是放置了新鲜出炉的食物。我开始寻找这美妙的礼物。

我是对的,烤箱里有新鲜的肉桂面包。它们闻起来很香,尝起来也很美味。烤箱里还有更多的面包吗?哦,哦,还有!在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前,我又拿了四个。我的胃疼得就像有人从非常高的地方扔下一块巨石进我的胃里。我不想再呆在这个有着粉红色的台面和无限的肉桂面包的厨房里了。这个地方还有什么?

客厅里有一个高清曲面电视,一张半圆形的黄色沙发,墙上有许多纪念在这个地方的美好时光的照片——哇!照片里的Judy像小姑娘一样,她看起来年轻又漂亮。我想那是Ribbit先生,但在过去他还不是什么先生。他只是Jack,Jack "Jackrabbit" Herring。要说真有什么的话,他看上去很普通。他既不胖,也不太开心。他看上去有些不舒服。还有我之前从未见过的八个人,照片中他们聚集在一起,都穿着贴身的薄荷色西服。在照片的下方有一个难以发现的小小的金色饰板。

糖果催化剂团队CANDY CATALYST TEAM外游,1983年2月

糖果催化剂?哇,这些人中有一个可能是我父亲。我上下寻找着身材矮小并有着黑头发的人。噢,有两个人符合这些条件。妈妈从来没有给我看过爸爸的照片。对于有关他的事我总是有些激动。我后退一步,看到整面墙都是糖果催化剂的纪念品。从1989年开始,每年都会举行全部门曲棍球比赛。那一年,糖果催化剂赢得了冠军,而公关小狗Publicity Puppies紧随其后得到第二名。那是他们最接近冠军的一次——我在公共关系部有几个好朋友,而且我知道他们总是训练得最努力却输得最惨,这是一个内部笑话。虽然放着大奖杯。但这里甚至没有一个玻璃罩——哦,天哪,他们在里面装满了薄荷糖。我可以带一些吗?它可能像肉桂面包一样是会自动补充的。我在我的口袋里塞满了几十个薄荷糖。

还有什么呢?前面的入口通道非常辉煌。一些彩虹色的宝石闪烁着,向你反射成千上万种的颜色。这里有一张非常华丽的小木桌供你穿鞋,在它下面是……哇!是三桶乐高积木!我得稍后再看看。这边有通往第二层的楼梯。我认为我的卧室就在那儿。我想至少有五个卧室,这样我可以选择任何我想要的一间。走上楼梯,我看到了一个有七扇门的走廊:三扇门在一侧,另一扇在尽头。离楼梯最近的两个分别是男生和女生的盥洗室。楼梯顶周围有一个小平台,平台盘旋而上,到达一扇通向屋顶的门。

来到屋顶上,我眺望着大地上浓密的异次元森林景观。想到这里不存在于任何实际的地方真是有趣。我十分地想知道,当你必须要说一句咒语才能进入而又不能离开的地方时,树木种子是如何来到旅行者陷阱内的,或者小动物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也许所有的魔法都只适用于人类。我不知道,像这样的庞大事物不是我的专长。即使在棋盘游戏中,我也只设计过人物牌。这巨大,杂乱蔓延的幻觉景观应全是建筑恶霸团队Building Bullies Team建设部门Construction Department 的手笔。每个人的第一印象都认为建筑恶霸既刻薄且工作枯燥。但并不是这样。他们经常领导一些Wondertainment最令人赞叹的一些项目,包括我现在所在的这栋房子。他们能够得到三维先生 mister of the third dimension的帮助,他们说什么三维先生就做什么。这一次,他们告诉三维先生让这里离一切的距离都是二小时,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我及时赶到屋顶看日落——我现在在哪个时区?——这真是太惊人了。整片天空里,巨大的绯红色、橙黄和粉红色的光带逐渐淡入深蓝色与黑色里。“这个使地球熠熠生辉的最大的舞台灯。瞧瞧!宇宙的宏伟华丽的炽热之灯!感觉每天都是漫长而无休止的表演的一部分,年轻人你知道吗?你是明星! ”我开始情绪激动。我需要下楼。转过身时,我被那大脸吓了个半死。我忘了还有它。我发誓它真的在瞪着我。这不是以前的小孩们的涂鸦。

在屋内,我俯身在栏杆上死死盯着下面的楼梯,我希望我不会吐但肉桂面包在帮倒忙。我的头摇晃着,突然间感到自己一下子翻倒而坠落。我坐下倚靠在墙上。我的头疼得厉害。也许有人确实住在这里——我需要帮助。我需要有人来帮助我。我需要呼喊让人来帮助我。

有人在吗?

我以为我已经听到有人在楼下的回应了。他在楼板下深处的某个地方——客厅的沙发下。

请帮帮我,我很痛苦!

“年轻人,你看见太阳了吗?”

我开始呕吐在整个地毯上。我想知道这个地方是否会自动清洁。它们会这样做吗?哦,天啊,如果不会自动清理的话,清理这里这件事将会十分糟糕。

给我我的药1!求求你,我需要它,我需要我的药。

“你看到那个巨大的燃烧的气体球了吗?看看吧。”

我开始挣扎着走向楼梯。我需要我的手提箱。我需要我的处方药。

“它在环绕着,年轻人。”

我在楼梯上!先生,求求你,我需要帮助!

我不得不停下脚步,扶住栏杆,看着越来越多的胆汁从我的嘴里涌出,然后滴落在台阶上。

拜托,天哪,拜托……

“你是明星,Brain!”

我不想回去!

“人生就是一场表演,年轻人。”

“拜托,拿我的药,我不想回去!拜托!”

“人生就是一场表演,而你就是明星!”

我滑倒在自己的呕吐物上,从楼梯上滚下来。我的下巴撞到了柱子上,发出巨响。




我的胃感到烧灼。下巴的疼痛感觉像在试图让我扭曲成一条蛇。屋顶上淅淅沥沥的声音告诉我正在下雨。我喜欢下雨。雨声使我平静下来。我的脖子也弯曲着,它干着和下巴一样的事。我一定撞到了手肘,因为它也很疼。我的整个身体都共谋反抗着我。这里也会下雨吗?云是如何进入这里的?甚至这里存在于地球上?我的膝盖状况比较好。我想我弄脏了裤子,因为我感到裤子湿了。真尴尬。不过,虽然我的腿离外面很远,但我想出去感受一下雨落在我的皮肤上的感觉。还有什么可以弄湿我的腿?这天气真好。哦,等等,还有呕吐物。

哦,不,我是一定吃了太多肉桂面包。大概就是这样。我生了病,跌下楼梯。绝对是这样。完全不用担心。哦,我还需要刷牙,换身上的衣服。实际上,我需要去洗个澡。我真的需要去洗个澡……但是我也不想动。我很痛,移动会带来疼痛。一切都疼。特别是我的头。我的头很疼。哈哈,哈哈哈,我的大脑brain。我是Brainy Brian,我的大脑很疼。哈哈,哈,哈哈哈哈。噢,噢,噢噢。淋浴。对。

在去淋雨之前,先用热水冲洗自己可能是件好事。我需要在雨中些什么。据我所知,这房子里没什么可的。值得称道的是,这并不意味着这是吸引我的地方。这表明距离任何吸引之处都是两个小时。这大有不同。我洗澡洗多久了?肯定没有这么久,我一直在工作中保持良好的形象。不,我不应该思考有关工作的事。那是个错误。我应该一直在想着下雨。早上,这是早上的例行公事。我走出淋浴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当我刷牙和用牙线剔牙时,我盯着我的朴素的杯子,想着如何给它上色。管理部门告诉我,在去公开场合之前不应该给脸涂漆。“那里不是Wonder World!™,你需要融入其中。” 融入?如果我融入其中,那么人们怎么知道我是我?我将如何保持我的Brainy牌魅力?原因也许有一点那就是有些人不喜欢怪异的事物,而我们对此总是有一种爱恨交加的关系。然而,不是妖怪,但我的人设很魔幻。应该没事的。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了我的脸,那事情会是什么模样?如果我来到公共场合,在人群中我会感到舒适。我们之间不会互相影响。哦,太好了!我可以扮作是哑剧演员。我不应该……

可恶的管理部门。他们可以坐在高脚椅上,嚼着大糖果雪茄,停止干涉我的生活——我就是我自己。我可以是个哑剧演员,仅此而已。我可以一言不发地与人交流因为我不想和别人说话。对,真是完美。管理部门可以批准。虽然外面正在下雨,但我可以带把伞,这样我的面漆就不会花了。

那么!啊哈,我很漂亮。黑与白,我的正面是愁眉苦脸的模样,脸颊上流淌着两个黑色的泪痕。我看起来绝对很棒。现在这个脸谱十分合适。我已经准备好去面对大千世界了!我可以去任何地方!从字面上看,我可以做到。我要去哪里? 我走出盥洗室,打开灯,——不对,我忘记了一些东西。我真的走完了整个流程吗?我洗了个澡,用了洗发水和护发素,然后全身上下擦了肥皂……我刷了牙,用牙线洁牙,用了体香剂。我以我喜欢的方式给头发上胶,并让自己成为了哑剧演员。感觉好像缺少了一些东西。有什么……重要的……?我再次轻按了开关,然后检查了整个房间。这盥洗室是如此之大,并使用了漂亮的白色和金色。这里是……水槽。一切正常吗?

一定是这样。我什么都不担心了。我关上灯,来到走廊。哦,我没注意到,但是这个地方真的自动清洁。我考虑得太多了。我将以哪里作为开始?我对世界没有那么多的了解。我几乎是在Wonder World!™中长大的。我要去哪里 好吧……我想我应该从一个熟悉的地方开始,毕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确实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地方,我应该去那里。我应该试试停在外面的汽车吗?我甚至不知道它在哪里。我昨天没能完成我的屋内之旅。已经过去整整一天了吗?我决定我只是走路,因为无论如何我都想在雨中行走。我从入口处拿出一把大彩虹伞,走向外面的世界。哈哈,看看那些泥巴!太精彩了。我沿着车道向下走,将手臂从伞下伸出。雨水在我的皮肤上的感觉真好。无论如何,没有更多的把戏了。我走路时闭上眼睛,在脑海中不停地回想着我的旧邻居的形象。




就是这儿。老旧而单调的房屋和肮脏的灰色街道,我曾经踩过的地方——或者,也许没有踩——我曾经走过的地方。至少可以说,我很熟悉这里。人行道一定修过了,它比我记忆中的要平整得多。它没有和过去数量相仿的裂缝,但是这条路仍然有许多小洞。我想有些事情永远不会改变。我从来都不认识我的邻居,所以我想我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我走了一会儿,拐了个弯,看到了我的白色的旧屋。它真的没有重新粉刷过吗?白色真是一种无聊的颜色。我想知道现在客厅是什么样子,或者厨房还是不是我离开时的样子,或者是我的卧室是什么样子。我真的很想进去。会有人发现吗?车道上没有汽车,所有的灯都熄了。我转过身,并认为街道和附近的房屋看起来也是空荡荡的。没有人会发现。前窗的锁是否仍像我记得的那样是坏的呢?

是的,没错。

我爬上去,小心地确保在此过程中我不会打湿自己的脸。我最在乎的事就是我的面漆有没有花。一翻进厨房里,我放松下来,感到宾至如归。自从我有家的感觉到现在已经很长时间了。我的意思是说,Wonder World!™是我的新家,现在,旅行者陷阱是我的临时住所,我在那里并没有感到不舒服——嗯,我对旅行者陷阱并没有感到不舒服。我没有注意到我以前没有过家的感觉,但是当我站在厨房时,它真的又回到了我的身边。这确实是我离开时的模样。几乎没有变过。台面像往常一样稀松平常,烤箱仍然是丑陋而柔和的绿色,你站着洗碗的地方可以看到电视。我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看过我的屋子。当我住在这里时我还十分年幼。

我走进客厅。新的照片覆盖在墙上,是现在住在这里的人的照片。他们不如我的家人好。没有人能超越我的妈妈,她是一位了不起的母亲,没有人会否认。我的父亲不会,邻居们不会,任何人都不会。甚至连Wonder World!™的那些怪人们也不会,没有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一直到最后。没有人能把这从她身边夺走。这些照片都不好。我的妈妈是令人惊叹的,这些人平淡无奇。这个比较是不公平的——每个人都平平凡凡,但她像满月一样发光。

我在盥洗室附近徘徊。我几乎要把门打开了,但是我真的不想这么做。我从不喜欢这个房子里的盥洗室,这一直困扰着我。但我认为这不值得怀旧。继续前进,我抬头望向通往主卧室的楼梯。那里没有我的卧室,我也不想去那里。实际上,我意识到除了一个房间外,我对其他任何房间都没有兴趣。我打开了我的旧卧室的门。

自从我上次离开以来,房间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它曾经是蓝色的,现在被涂上了明亮的紫色。有一张双层床在我的单人床以前所在的地方——上铺是粉红色,下铺是天蓝色。没有我的旧床头柜,也没有我的任何书集。我突然强烈地感到我想要读苏斯博士2的书。他们一定有那些。这可是一个孩子的卧室,任何一个没有苏斯博士的书的儿童卧室都无法生存。我开始在门旁边的书架上搜寻,果然有一本。

《你要去往多少美妙的地方》, 苏斯博士著。他们有放苏斯博士的书在旅行者陷阱里吗?我没看到过。 我可能会把这本书带回去。我坐在下铺,放下雨伞,开始阅读……

你的头里有着你的大脑。
鞋子已经穿在你的双脚。
你可以把握自己的方向,
去往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你现在要靠自己的力量。
而且你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现在要由你自己决定,
哪里是你的目标。

我很赞同。我喜欢这些书,它们是我的童年。我从未想过我最终会成为苏斯博士所描绘的世界的一部分——这真是令人惊讶。那些人是在街上找到我的,那时我正在售卖我用小巷里的垃圾制成的一些小饰品。我充满创造力,生机勃勃,而且天真:这正是他们追求的所有优点。当然,这也有助于让他们找到我。

每个人都仅仅是在等待。
等待鱼儿上钩,
或者等待起风,好把风筝放上天空;
等待星期五的夜幕,
或者等待,也许是他们的Jake叔叔;
等待锅煮开,或者更好的假期;
等待一串珍珠,或者一条裤子;
等待一顶卷曲的假发,或者另一个机会。
每个人都仅仅是在等待

等待下一个产品。等待下一个大项目。等待下一次促销,下一个假期,下一次外出,下一次突破。等待晚上,然后第二天,第三天……将来的一切。几个月,几年?一生?等待遇到某个特别的人,安顿下来吗?我在等什么呢?

恐怕有时候你迫不得已,
你还得玩寂寞的游戏。
这种游戏向来没有输赢,
因为和你对战的只有你自己。

壁橱里有一丝微光壁从橱门板条之间射出。那是什么造成的?那是什——它看上去很光亮且带着水汽。它抖动了一下消失了。是那些孩子吗?

“你好?”

一阵明显的沙沙响声。我想我听到了“嘘”。

“你们在玩捉迷藏吗?”

我从床上站起,开始以镇定的步伐走向壁橱。他们似乎很害怕。为什么?

“你们在害怕什么?”

打开壁橱的门,我的脸受到重击。我被撞到后退,紧紧靠在墙上。我的下巴再次受了伤。为避免下巴受伤我移向侧边,并用手护住下巴。有一个女孩,大约有我的一半体型,她在背后护着两个小孩。她在喘气,瞪着我,一半的身子仍然在壁橱里。

“哦,哦,对不起,我一定看起来很怪异。我知道哑剧演员说话并不常见,但是,实际上我不是哑剧演员,我只是今天这样打扮!我为给你们带来的困扰感到抱歉。我们可以成为朋——”

另一边的脚踢使我疼得蜷缩在地板上。我肺里的空气被踢出,只能咳嗽着挣扎喘气。这个女孩现在靠近了,在我身边徘徊。那些孩子看起来很害怕。为什么会这样?我已经告诉他们我不是哑剧演员,怎么可能……?

“我不打算把你的苏斯博士的书带走,我只是看看……我曾经住在这里,你知道的,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我曾经睡在床上——!”

她踢向我的中腹,唾液从我的嘴里喷出。我感到消化物涌上嗓子眼。哦,不,我昨天已经呕够了。我不能再呕吐了!我会得胃病的!她怎么了,我又不是在偷东西——哦,天哪,那是血吗?——而且我不是一个会说话的哑剧演员,那还能是什么呢?我抬头看着她,看到她很愤怒,准备再次踢我。她的电话在她的右手,孩子们的手在她的另一只手里。他们看起来很害怕,吓得说不出话了。这不可能是我吓的,一定是这样——他们怕。她抬起了腿,但是没再踢我。

我不知道我能打人打得那么重。

她倒在地上。我打中她的右鬓角,她撞到墙上,然后倒在了地板上。她没有动。孩子们安全了。

“她弄伤了你吗?她伤害了你吗?她做了什么?”

孩子们只是哭,房间里霎时间嘈杂起来。他们张开嘴巴大声哭喊,泪水从脸颊上流下来。

“嘘,没事,她不在了!我……我会,等她醒来的时候我会严厉地教训她的,还有嗯……”

那是什么声音?我一直忽略了远处的警报声,因为在城市环境中生活时你已经习惯了这种声音。但是他们靠近了,停了下来,然后另一个房间里响起一声响。更多的敌人来了吗?更多的她?

我俯身,将双臂抱在孩子们周围。又一阵巨响。那是门发出来的。那些门被撞倒了。我出了汗,我该怎么办?我在口袋里摸索着钥匙,这钥匙能够回到旅行者陷阱的屋子里。这些孩子正处于危险之中——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里发生了糟糕的事情。我找到了钥匙。

“我们一直很想在世界闯荡一番,
然而任何地图上都没有你的踪影——”

砰,砰。

“你承诺过给我们一些男孩和女孩们的乐园,
而我们知道你的存在——”

砰,砰,。一个结实的,肌肉发达的男人用肩膀撞开了门,然后用一把指着我!

不许动!”

“——你就是旅行者陷阱!”

我和孩子们的下面出现了一个洞,我听到了很大的砰砰声。

“啊啊——!!”

当我从兔子洞里下落时,一颗子弹打中了我的脚踝,而两个孩子在我怀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