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走在阳光中

评分: +30+x

他一定是这几天太累了。

Nathaniel盯着正躺在客厅地板上的烤肠,他的思考被疑惑所占据。那根烤肠仍在生长着,变得和他的茶几差不多长。或许他不该因为有趣就买下这根来自路边摊的“无限烤肠”——老实地说,他以为烤肠的无限增长只是源于某种戏法,而不是真的违反了质量守恒定律。但可是,事实赤裸裸地躺在他眼前,并且在他刚刚用吸尘器清理过的地毯上留下一长条油渍。

“所以,收容中的项目均得到了控制。”高级研究员Varitas的目光越过观察窗,看向收容室。
在他的面前,一窗之隔的收容间中,一台巨大的工业绞肉机正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绞肉机前固定着数十根泛着油光的烤香肠,其中大概有一半——或者三分之一——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它们将自己延伸进绞肉机的入口处,然后被碾成一团团无法辨认的碎末,掉进有害废料收集桶里。
“没错。我们留意到烤肠显然没有在食用者的体内继续增长。”李维队长回答,“有人想到用绞肉机模拟食用过程……虽然机制仍不完全明确,但收容措施被证实有效。”

Nathaniel思考了片刻,最终决定先让一切符合科学规律——或者至少看上去如此。他动身去屋后的花园里挖了个坑,然后小心翼翼地拿起仍在生长的烤肠,将它一折两段丢进去。在埋好烤肠之后,Nathaniel稍稍做了些清理,倒了一杯牛奶,重新坐下休息。现在他开始说服自己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幻觉而已,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勤勤恳恳的职员,因为近日状态不佳而把一根普通的、上午购买的烤肠搞到了地上,所以才留下这些油渍。一定是这样的。他喝掉牛奶,重新回去睡觉。

“……吃它们的人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李维重复道。
“除了没有饱腹感。还记得我们突袭的那个什么大胃王吃播吗?”Varitas翻找着档案,加上一句。
“记得。为了让水友相信那是特效,小队特地买了20个小号带节奏。”
片刻的沉默。
“无饱腹感……你说这香肠会不会是以概念的形式存在的?”
“有可能。”
“而它同时……也在增长。”
“操。”

Nathaniel从梦中惊醒。他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里有一根烤肠变得无穷无尽的长,如同最高的高楼,或者巴比伦塔。它悬浮于虚无,上不着天下不见底,长到无边无际,到突破他大脑能处理的极限。他醒来,辗转反侧了许久,无法将烤肠的意象从自己的脑海中抹去。最终Nathaniel忍无可忍,穿好外套前往花园。他注意到客厅的油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

Nathaniel凭着记忆找到了先前埋烤肠的位置。它静静地躺在坑里,长度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整个沾上了脏兮兮的泥土。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当他想把它埋回去时,那根烤肠却诡异地动了:它又变长了,从松软的泥土中钻出,就像快镜头下的植物发了芽。

Nathaniel放弃了。他丢下铲子,任由烤肠在外面的月光下自生自灭。脑海中反复萦绕的香肠意象却似乎消失了,给了他机会思考。香肠的东西大概可以告一段落了。他回到自己的床上,想着今天究竟有什么事情可能导致了他产生如此怪异的幻觉。是骄傲月游行吗?他参加每年的游行,这一切也从未给他带去过痛苦。那就是路边烤肠摊主的广告了——一定是这样的,他们开了一个无聊的、低俗的玩笑,用一些不该被作为笑点的东西。但为什么幻觉内容是无限生长的烤肠?难道……

监控记录6-26-04

男子A来到烤肠摊位,购买了一根烤肠。
男子A注视着自己的烤肠,显得悲伤。
男子B来到摊位,购买烤肠。此时他注意到了悲伤的A。
男子B在烤肠上放番茄酱,但似乎用力过猛,使得有大量的番茄酱被挤在盒中。
B使用自己手中的烤肠与A的烤肠进行接触,使得双方的烤肠都均匀沾有番茄酱。
围观的人群发出巨大的喝彩声和笑声。
男子A与男子B对视数秒,然后表情变得十分喜悦。
围观的人群开始喝彩和鼓掌。
此时,男子A和男子B手中的烤肠同时开始增长。
围观的人群第三次发出喝彩声和嘘声。

Nathaniel似乎思考出了一点结果,但并不能阻止烦躁感继续升腾,就像被他丢在花园里的烤肠仍在生长着那样。或许好好睡一觉可以让幻觉都消失,他想,但此时窗外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对他来说简直是火上浇油。他起身,看到几个一身黑衣、全副武装人从楼下的巷子里走过。他们在路灯下停留一会,似乎正拿着什么纸质文件阅读,然后径直向他的院子门来了。

两件事情同时像惊雷一样击中Nathaniel的脑海。他们是警察吗,为何要来他家?而且借助路灯的微光,他绝对不会看错——其中一个人,尽管戴着能掩盖身份的抢银行一样的头套,虹膜在灯光映衬下却像闪闪发亮的琥珀——他来这做什么?

Nathaniel从保险箱里取出他的M1911手枪,悄无声息地接近前门。在他的理解中,这一切如同终于理清了脉络,一一解开。这一切……

在昏黄的灯光下,在褪色的记忆中,他靠在恋人的肩上,听他为自己读书。
“‘你知道自已很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但是你不敢明说。墙的另一面是老鼠。’
“这是我全书最喜欢的一句话。”Asriel补充道。

“Grey先生!”他们在敲门了,“我们是警察,请您开一下门。”

“走开!”他回答,“这是公民私人住宅,你们无权进入!”

“如果您不配合,我们只能破门而入了!”片刻的停顿后,又有人说道,“我们是为您今天早些时候不幸购买的一个超自然的烤肠而来的。”

这就可以解释了。Nathaniel想过那个人有细微的可能性会上门打扰他的生活,但鉴于那人刚刚说的话提及了某个不应该存在的烤肠,他肯定和那该死的幻觉是一伙的。Wendell Asriel,变作过去的鬼魂,变作不忍直视的创痕,带着可笑烤肠找上门来了。

“从我的地盘出去!”Nathaniel冲门口喊道,“你已经滚出了我的生活,”他上前顶住门,同时为手枪上膛,“现在请你滚出我的脑子!请你……”

先后两声枪响,雀鸟惊飞。

当基金会特工小组利用独头弹破坏门锁并破门而入时,他们发现记忆删除目标已经开枪自杀。于垃圾桶中找到了一张付款收据,收款方写着“O'Brien地球经销商”而付款方的名字却一片模糊。特工Asriel始终跪在户主的尸体旁泣不成声,伸出手挡住他湛蓝的、茫然的眼睛。在户主的花园内找到一个人为开凿的土坑,但里面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