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神之血洒落天穹
评分: +55+x

2046-2-14

今天是情人节。海因里希•贝希摩斯如此想着。他看着空间站外明亮的太阳——尽管相隔千里,仍然夺人眼球。它散发着万千的辉煌光芒,普照整片太阳系。八大行星,无一不笼罩在它璀璨的圣光之下。

今天——在今天,是他计划的实施之时。测算得出的结论精确无比,那尊高高在上的神袛今日必定位于太阳之中。祂若身处别处,海因里希拿祂毫无办法,一人之力无法接近神明。但祂若身处太阳之中,借助恒星辉煌的火力,弑神之业也不过尔尔。

闪米特人的太阳神——那就是他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他的祖辈曾经在十九世纪的德国摆下了一个阵势。但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他的祖辈因此被杀,仅留下他这一支继承祖上的夙愿。后来,他的父辈加入了基金会,借助这个超自然组织的力量暗中布局。然而,随之而来的忘川事件改变了一切——他不得不逃离地球,也失去了在主场布局的准备。

以凡人之力,借弑神之业,达登神之位。

这是他家族的目标,“所罗门仪式”。杀掉神明带来的现实动荡足以令这个仪式汲取到足够的力量使操纵者完成登神,从此成为奇术的管理者。为了这个目标,他们家族竭尽全力,而他也不例外。他相信自己能活下来,并成为神祗。他如此坚信不疑,以至于连冲入太阳也面无惧色。

今天,没人会在意他驾驶着星舰离港。他已经申请,去探望他在水星工作的女友。航向没有人会怀疑,因为太阳就在水星之侧。等到他们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

今天,我将弑神。

“嘿,海因,去看你女朋友啊?”在他向着星港走去的路上,有认识他的人打着招呼。

“是,真不省心。”海因里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情人节嘛,总是要去一趟的。”

“瞧你这样子,你不知道我们想找个女朋友多不容易。”那人耸耸肩,“好运。”

“谢了。”海因里希露出诚挚的笑容。确实,他需要好运。不在别的时候,就在此刻。

“验证通过。”输入早已记得滚瓜烂熟的授权码,海因里希大跨步走上了这艘毫无特点的穿梭艇。除了配备老式的朗氏引擎之外,这个穿梭艇和别的空天飞行器毫无区别。银色的艇身光滑而又美丽,他看着它,就像看着一柄利剑。

“规划航线。”他对着AI说道,“目的地,水星港。”

出星港的时候,港口关隘会监控每艘星舰的航线。在这里,不能有误。

“明白,航线已设置。”

常规动力喷气口放出灼热的气体,准备推动穿梭艇离港。引擎放出的隐隐火光照在星港的金属外墙上,反射着摇曳的微光。毫无疑问,离港时的信息交换没有任何疑点。在推进引擎柔和的嗡鸣声中,海因里希离开了木星港。木星巨大的红斑和气旋在他身后远去,看上去倒像是一颗木头雕刻的星球——为了进入超光速,离大质量天体当然应该远一些。

离开木星港一定距离以后,海因里希便取得了手动操纵权。至于人工智能的控制权,则被海因里希屏蔽了。他在星图上仔细规划了路线。穿梭艇将会以超光速掠过水星表面,随后冲入太阳——在这段时间,他将要绘好需要的奇术法阵。

海因里希拿出一柄银色小刀。穿梭艇正在通过朗氏引擎进入超光速轨道。这引擎的本质促动效应将会给法阵绘制带来很多变数。

正当海因里希乘坐的穿梭艇开始在茫茫星海之中加速的时候,木星的轨道空间站已经发现了他的航线有一点偏离。

“警告!你的航线偏离预定地点0.02密位。请立即修正航线,否则将会坠入太阳!”

来自木星的警告跨越虚空出现在他的面前。此刻他正捂着手臂上淋漓的伤口在地上绘制法阵。他抬头看了一眼屏幕,血红色的字体似乎在提醒他这是一条必死之路。

“我当然知道。”他喃喃道,“我就是要飞入太阳。”

他回复了一个“知道了”,然后开始手动修正航线。航线在他的操纵下慢慢地向原预定目标移动。他之所以把航线设置得偏离0.02密位,就是为了有足够的容错空间来拖延时间。

看到他的航线在逐渐偏向水星,或许连木星的工作人员也松了一口气。至少,他们觉得海因里希不会去自寻死路。

在进入超光速之前的最后一秒,他将移动的虚拟标朝反方向狠狠一拉。这下,他的穿梭艇将不可避免地堕入太阳。

穿梭艇如同一支指向靶心的利箭向着太阳前进,在无垠的宇宙中划过一道蓝色的亮痕。这道划着流光的星辰气势汹汹,似乎誓要与太阳同归于尽。

所有的太空组织都注意到了这个航线不同寻常的星舰。他们纷纷向他发送信息,但是这束流光可能是开了信号静默,没有回应他们的呼叫。在八倍光速下,它以无人能阻的气势冲向太阳。

距离星舰直插赤日心脏,还有5分钟。

月韩在地球轨道部下了截击舰,准备截杀这艘星舰。由于时间仓促,只来得及布置两艘本来就已经做好准备启航的。银白色的小点分布在渺渺太空,看起来和漫天星辰融为一体。它们在等待时机。

最好的希望是它还懂得减速。每一个人都关注这艘星舰。海因里希已经布置好了奇术法阵。他缓慢地吟唱着,EVE粒子随着他的动作而飞舞。

距离星舰到达太阳,还有1.1分钟。

月韩的巡航截击机以16倍光速直刺那道流光。“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如同火流星一样的截击机却与那道流光擦肩而过,在太空画出死亡的X字。

距离星舰到达太阳,还有0.5分钟。

水星基地也准备好拦截。但他们只是研究组织。显而易见地,他们很难做到。当那道流光接近,他们笨拙的穿梭器却只能以一个龟速向它摸去——随后目睹它甩开自己,消失在日珥的金色光芒里。

距离星舰到达太阳,还有0.0000001秒。

时间仿佛停滞了。金色的太阳近在眼前,发着白炽的眩光,即使经过了处理,也刺得海因里希眼睛生疼。接近强引力场的警报此起彼伏,报告舰外装甲熔毁的警报也加入了这一场交响乐。穿梭艇的电脑上,它的每一条线路都闪着触目惊心的红光。朗氏引擎早已失效,从超光速拉回常态物理的那一刻,穿梭艇的速度就被降低到了0.99999c的亚光速,并且还在不断减速。此时它的动质量已经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太阳的表层逸散物质向它聚拢,炙烤着现出熔化迹象的穿梭艇外壳。

焦糊味萦绕在鼻端。穿梭艇的隔热固然精良,但是恒星灾难般的高温却不是它能够消受的。室内的温度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但并不是不能维持生命。电脑的一些部件肯定已经烧掉了。显示屏已经不能显示完整的图像。喷溅的太阳物质击打在舰身上,激起一大片火花,伴着“滋滋滋”的电流脆响。每一口呼吸都带着火星,海因里希坚持着念完了这个奇术仪式的最后一句咒语。

星舰一头扎入太阳,带着漩涡般的太阳物质尾迹。太阳的这一面像是开了个口子,离子化的炽热气体在这里旋转深入恒星深处,喷射出金橙色的物质逆流。EVE粒子在四周奔腾如同激流,恒星内部充裕的能量激发了这些粒子,它们围绕着几近破碎的星舰来回盘旋,好似围绕黑洞的吸积盘。在仪式的作用下,处于恒星内部的神明被迫物质化,随后被尖锐得如同冰锥的、裹挟着EVE粒子风暴的星舰透身而过。汹涌的EVE粒子风暴已经完全失控。

海因里希突然感觉到一阵没来由的恐惧;他意识到他并没有获得无上的力量。高温包围了他,他的嘴唇枯干,血液粘稠。皮肤开始皲裂,鲜血却难以流出。刺鼻的血腥味扩散在整个舱室内部,辉煌的光芒几乎要将他灼瞎。他已经没有力量站立了。他伏在地上,看着星舰穿过神明的身躯。但是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他在做无用功。奇术的光辉狂暴地闪耀,映照着他枯槁的面庞。绝望覆盖了他的意识,思维在高温中消逝如风。

海因里希在狂暴的日核物质波动下转瞬便化作了飞灰——死了。

不出多久,星舰穿出了太阳,以碎块的方式从太阳的另一面突出表面,射出一大串金色的恒星物质。那是神明洒下的血液。太阳整个诡异地膨胀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壳而出。金色的灼热激流像是中子星的极点喷流,从太阳的前后两端射出,转眼就摧毁了近距离观察的几艘无人侦察舰。

不出一小时,大多数人都注意到了太阳亮度的明显增加。太阳就像一个超出功率的电灯泡,宣泄着最后的力量。随着太阳体积的膨胀,一股若有若无的波动也顺着太阳放出的光芒四散。

在各地仰望太阳的人们突然感到没来由的一阵心悸,接着是突如其来的空虚和悲伤。灿烂的大日如今遮蔽了星辰的光芒,成为了太阳系唯一的光源。星球在熔化,流水在蒸发。垂死的恒星放出它的墓志铭,接着便应当迎来终局。那轮圆日爆发出神圣的光辉,驱散了所有天空的阴霾,似乎连天堂的天使也被这造物的光明灼瞎了百只眼睛。过去一百个太阳也不能匹敌的明亮光辉自那死亡躯壳里迸发出来,天阙都被这光辉击打出火星,四处飞溅。仿佛天火降世,天空一片纯白。不加防护直视太阳的愚人早已被回光返照的炽热辐射暴所杀死灼伤。所有朝向太阳的传感器全部过载,暴露在太阳下的空间站被超出预计的射线暴烧毁融解。星球被吞没,膨胀的大日遮蔽了小半个天空。四处逸散的光芒在地面上激起白色的烟雾,暗红色的光芒在烧灼的星球表面闪烁。在所有康德计数器上,太阳所在的地方突然变成了代表“0”的血红。那血红的光辉连同外界天空白炽的辉光,映照在每一个幸存者的脑海中。

时间已经没有意义了。不知过了多久,一切尘埃落定。昔日明亮的太阳如今只余下泛着暗光的尘埃团块,聚集着放出了所有余下的能源。死亡神明的躯体横卧在尘埃中央,成为一团空洞,吞噬着四周的光明。盛世的余晖照耀在人们的面庞上,提醒人们他们引以为豪的科学在天灾面前的渺小无力。

那一天,神明的鲜血洒遍了整片苍穹。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