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蛇”
评分: +14+x

“铜蛇”

他们已然自食恶果

概要

民21:9
摩西便制造一条铜蛇,挂在杆子上;凡被蛇咬的,一望这铜蛇就活了。

铜蛇,由历史上第一位七环炼金术士摩西所铸造,被耶和华亲自赋予神性的圣物。凡是忠于耶和华的,望一眼这蛇便能拥有在亡者之国与生者之界无碍往返的能力。可惜再神圣的器物终归只是器物,在漫长的历史中,铜蛇几度被人为篡改,本应是彰显主之全能的圣物被用作战争的武器。最后在第七次超自然大战前夕,铜蛇被一位匿名赞助商捐赠至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由图书馆保管至今。

此等圣物,若非要事绝不会再现于世。但,狱卒们最近居然凭借自己的力量铸造了一条“铜蛇”。奇特之处在于,他们的“铜蛇”竟是用一只只小小的螨虫铸成的;更奇特的是,他们自己都不知道“铜蛇”为何会为他们所用;最奇特的是——狱卒高层现在正为这些小小的螨虫苦恼不已。

让我们在此感谢狱卒的自导自演,让蛇之手和图书馆中的各位能欣赏如此滑稽而又寓教于乐的闹剧。1

情报


特性&性质:时尸螨,子宫的清道夫与哺育者。它们在子宫诞生之时就会与之一同出现,子宫发育期中也会不断产生时尸螨,直到进入成熟期。时尸螨会在完成自己的工作后因子宫的命令死去,完成一次工作所需的时间以时尸螨为参考系,从2小时到4百年不等,这使得它们的自然寿命无法估计。每只时尸螨的外形、大小等特征与人类世界常见的螨虫基本一样,它们成群行动,每个螨群大约会有2万至3万只时尸螨。

诞生后,它们便会立刻进入时间线的间隙之中,每时每刻忙碌地爬行在所有子宫出现的平行时间线上。螨群会在其它时间线的子宫胎儿死亡之时集体出现,将胎儿的尸体搬入时间线的间隙之中,再逐步运回自己的子宫成熟期子宫没有能力处理胎儿的尸体,发育期子宫没有能力生产胎儿为自己捕猎,而时尸螨的作用就是帮助别的时间线中的子宫清理尸体,同时为自己的子宫提供最初的能量。23

携带物质在时间线之间跳转是极其困难的事,所以螨群一次只能跳一小段时间,并在落入该时间线后稍作休息,在数秒后进行下一次跳转。或许是出于自我保护,螨群在预备跳转时会释放一次特殊的EVE粒子波,被该波击中会出现意识模糊、知觉受损、软乏无力等症状,严重可导致记忆混乱4。同时,由于一次跳转的目的时间线与当前时间线相似度越高,跳转越省力,所以时尸螨一般只会出现在子宫所出现的时间线。

历史:前一段时间,由于一些尚不明确的原因,它们小规模地来到了本时间线与相邻的平行时间线上。同时可以肯定他们恰好集中降落在了狱卒的几个本营中。它们按照自己被赋予的本能去收集一些狱卒尸体,接着在相邻的时间线之间慢慢地向回跳。由于时尸螨的停留时间极其短暂,出现又没有规律可言,狱卒目前还没有发现它们的存在。5

于是以狱卒的视角看来,事情是这样的:

#143-CN事件是一系列小概率发生于基金会中的异常事件。其分为两种情形。
一、任何已死亡但未作火化处理的基金会职工尸体,均有概率消失。已有的监控资料显示尸体消失时常常伴随一阵微弱的蓝光,同时在场的人员均会出现意识模糊,四肢乏力的症状。
二、任何与基金会相关的时间地点,均有概率出现基金会职员的尸体,出现的尸体会在数秒后消失。此种尸体出现与消失同样伴随着蓝光与在场人员的异常症状。值得注意的是,所出现的尸体常为基金会中真实存在的,并未死亡的职员。同时通过对所出现尸体的图像分析可以判断,所出现尸体的死因与对应基金会职员的工作常密切相关。
值得注意的是,#143-CN发生时在场的人员常会获得与所出现尸体对应人员的相关记忆。调查显示,大部分记忆与事实不符。
由于此事件的发生概率低,对尸体来源与去向的调查无法进行。将#143-CN正式列为异常项目的讨论正在进行中。

事情本该到此为止,来的时尸螨本就不多,它们现在也已经基本快走光了。这件事本应该成为狱卒所记录的又一个没头没尾的异常事件,最多也就将其列为一个项目,然后不了了之。

但令人——具体地说,我们和狱卒高层——没有想到的是,狱卒之间居然流传起了有关#143-CN的阴谋论。他们根据一些表面的现象,极其合逻辑地推断出了——SCP基金会有随意控制职工生死的能力,只要忠于基金会就能被随意复活。而#143的实质便是铜蛇复活职工时掩盖工作发生的失误,或者“铜蛇”原有的帷幕式掩饰由于一些不清楚的原因无法使用,所以编造了#143-CN进行谎言式掩饰。接着,有职工根据“只要够忠心就能得永生”这一特征,顺理成章地联想到了铜蛇。于是,O5议会掌握着铜蛇的传说就此流传开了。67关于那些阴谋论者的推理,也确实有其合理性,如果单看表象的话。

奇特的是,权限越高的狱卒,居然越相信这个阴谋论。尤其是各个听说了这个阴谋论的站点主管级人物,虽然嘴上都说着“一切听O5通知”,实际上都对基金会持有“铜蛇”深信不疑。由于他们暗地里表现出来的态度,那些对此阴谋论感到质疑的底层狱卒也开始相信“铜蛇”。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下一板块的灵识可以告诉我们,可怜的他们都经历了些什么。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实际影响狱卒工作的程度。由于相信自己可以复活,一些狱卒们办起事来开始不小心、一些狱卒开始因为同伴的牺牲而对狱卒高层感到不满。事已至此,O5们决定就此事公开说明,O5-2亲自撰写了一篇公报,代表议会来澄清这个阴谋论——“基金会没有所谓铜蛇,请各位员工珍惜自己只有一次的生命。”

然后成功地使“铜蛇”成为了像“D级克隆工厂”和“文明重启机”那样狱卒中‘‘公开的秘密’’。

具体情况是,看完议会的公告后,狱卒的战斗人员放心地长吁了一口气,底层职工开始为自己的忠诚度测试成绩担忧,科研人员露出好奇的眼神,站点主管们则因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辩解抚额。O5们在意识到自己的通知没用起作用后8,便将基金会伤亡统计等数据都拿了出来,以此证明基金会确实没有能力随意使人复活。

然后,狱卒们都露出了“对O5议会的微笑”——“我们怎么知道您是不是又在用那专业的手段骗我们?”、“放心好了,我们都懂的。”、“天哪这一波起码在第10层了吧!”、“唉那议会以后会不会为了掩饰铜蛇的存在而少用它?那我懂了还是顺着你们的意思来吧。”诸如此类。

直至今日,O5们依然在为这个小小的阴谋论头疼不已。

对策:仔细分析来龙去脉,事情会发展至此完全是意料之中,情理之中。

一方面,时尸螨的存在确实是一件正常人想不到的事。狱卒们没有能力发现时尸螨的存在,因此根据一些表象得出各种荒谬的猜测确实是可以理解的,而事实甚至比他们的猜测更离奇。但这些毫无实际根据的东西一旦流传开,便会成为阴谋论。阴谋论的危害性各位自然明白,其简单通俗的逻辑使得阴谋论在逻辑上看似无懈可击,从而使真相被这些毫无根据的猜测所埋没。

但主要的,这是他们自食恶果。蛇之手中也曾流传过阴谋论,但那只是部分人的意淫,大部分人仍能保持清醒。但阴谋论一旦在狱卒里流传开,那就常常根深蒂固。众所周知,在所有组织中狱卒是作风最官僚、规矩最繁琐、权限最乱七八糟的9。他们不光用帷幕遮挡来自常态世界的视线,也在用层层帷幕遮挡并分裂自己。各个权限之间的帷幕并不比异常与常态世界间的帷幕薄。这直接导致了狱卒下层对上层的绝对不信任10,因为从更下层上来的下层已经见识到了自己以前被骗得有多惨。反正不管怎样,上面的指令自己只要照办就行了,太好奇的下场可能就是死在某个保护模因上。

其实仔细调查便不难发现,其实基金会内没有任何一个阴谋论被澄清过。“D级克隆工厂”等一直是狱卒们茶余饭后的话题,这次的“铜蛇”事件的导火索——O5议会出面解释也只是因为这个阴谋论造成了实质性影响。而O5们这次就像《狼来了》中的孩子一样,再也没人会真心相信他们了。一切辩解都会在他们自己所铸造的逻辑枷锁中,变成一出独角戏,台上的演员习惯了用精湛的演技表演,台下的观众也只得保持对O5议会的微笑。

这便是帷幕危害的又一铁证。我们应该以此为戒,谨记:将危险与未知的知识封禁起来只会让其更加危险,并且永远未知。阴谋论本应该是愚昧与自以为是的象征,为了去相信道听途说来的散碎信息拼凑起来的所谓“真相”,甘愿否定自己的人生观与世界观。但相信阴谋论的人只是愚昧,而让阴谋论成为真相的人,可真是不可理喻。

观察&故事


疑问


如果各位看完这篇只是笑的话,那只能说明你们没有意识到阴谋论的危害性。那么,不妨让我们亲身体验一下。

首先,在座各位里肯定有狱卒的卧底。这不是什么大新闻,基本每个组织里都有那么一些来自其它组织的卧底。我们在狱卒和焚书人那里有一些藏得很深的卧底,那么我们中有藏得很深的他们的卧底也不奇怪。但我要说的不是这个阴谋论。

大家注意到了吗?我们没能得到O5的灵识,所以——其实我们无法100%的,绝对地肯定他们没有铜蛇不是吗?所以“铜蛇”真的只是一个笑话吗?

子宫和时尸螨?其实在座各位根本没见过子宫和那些尸体上的时尸螨不是吗?那可能只是我这个狱卒卧底费了好大劲才找到的借口,用于向你们掩饰基金会真的有铜蛇的借口。同时也可以告诉在座的,我其他的卧底伙伴——那真就是个阴谋论,基金会真的没有铜蛇。

这段话本身?也可能是O5议会隐瞒策略的一部分呢。我写下这些话,让你们以为我是在让你们体验阴谋论,然后你们就会觉得“都说到这份上了附瑛学者怎么会是狱卒卧底呢?要真是那不就是自爆吗?”你怎么能肯定我不是在像假装自爆一样真的自爆,然后让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这样蛇之手就不会怀疑我了不是吗。

难道狱卒都是愚昧的傻子吗?一群能被道听途说来的阴谋论整的晕头转向还自认为看破真相的傻子?扪心自问,基金会有那么傻吗?你们蛇之手能想到的事我们会想不到?真要这么傻是怎么跟异常们斗了这么久的?

所以狱卒真的没有铜蛇吗?

谁知道呢。

如果在看最后一段时,你感到无言以对或眉头紧锁,那说这份文档明很有效果。但如果你现在还在怀疑,那我是白写了。

我们可没有乱七八糟的帷幕。知识与见识是破解阴谋论最好的武器,如果你对我的身份或时尸螨有所质疑,直接去查就好了。对付阴谋论这样最有效,如果没有狱卒这种家伙的话。

别信阴谋论了,多看看书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