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因为汽车引擎太吵,少年竟然……
评分: +75+x

陈域快疯了。

楼下的街头小子们开着汽车来回晃悠了三圈,那胜似五菱宏光的排气管窜稀声吵得他完全没办法静下心来整理文件。

真是,烦!透!了!

好想拿那把MSR步枪把他们的轮胎挨个放放气啊。可是,可是,他又不能这么做。他可不想站上被告席。

又有什么办法?那帮小子在下面叫嚷着,发动机声浪一浪更比一浪高。交警就跟受贿了似的,一点没管。

安心下来吧,算了。

轰隆!

啊草!有病吧!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趴到窗台边,看着下面那辆黄色的领克03。开什么玩笑,这个傻逼哄哄的玩意,这个发动前还要关后备箱的玩意也敢在这里撒野?

干他,奥利给!

但陈域扫视了一圈书柜的车钥匙——牧马人,猛禽,不知为何的五菱宏光。

好像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玩意……不!有一辆!

那串福特钥匙似乎放着金色的光芒。徐琰新买了一部野马,此刻正安静地停在地下车库中。

但能刚得过那些车吗?毕竟,野马只是一辆V8,下面都是迈凯轮、保时捷这样的豪车。这差距很明显。

不管了。虽然没有证,没有豪车,但只要人不死,魂不灭,来辆割草机都能赛!

当然,割草机得是本田的那款。

于是陈域带上了他的卡丁车手套和自行车头盔,打碎柜子的玻璃,取出那串钥匙。

小子们,有你们得瑟的!


厦禾路。

这场比赛,Ting论坛已经策划了很久。由于太受广东基金会方面的关注,他们索性把比赛场地移来厦门。

负责人Steven很激动。他在FIREHIT车队一直是个底层车手,能够作为比赛的策划者,他感到万分荣幸与骄傲。当然,他自己那辆新款迈凯轮720S也给了他骄傲的资本。Steven在众人此起彼伏的欢呼中钻进驾驶舱,踩了踩油门。一如既往的舒适,不愧是经过资深技师调教的好车。

这时候他听到了一声轰鸣。

“那是什么?”他探出身子,一辆黑色野马沿着路边缓缓驶来,哑光漆车身上画着两道白色闪电。这样的装饰引起了几声轻笑。当看清楚驾驶位上那带着自行车头盔的身影时,讥笑声更大了。

“嘿,小子,有驾照吗?”车手Kuga嘲弄着把手臂搭在车门上,陈域不耐烦地降下车窗,把自己的驾驶证扔给他。Kuga认真地看了看,扔回车里。

“但愿你穿了邦宝士,小子。你想怎样?”

“比赛。你们赢了,这边路随便开。输了,别在居民区办比赛。”

“你谁啊?管事的?”

陈域拔出枪套里的92G,Kuga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看到他脸上诧异的表情,陈域扬起一抹微笑:“或许你们更愿意让本地的基金会和十九局来管你们?我无所谓。”

“别拿玩具枪吓——”

手枪咔啦一声上膛。

“OK,OK,我跟他说,行了吧!”

“什么情况?”Steven问一路小跑回来的Kuga。

“砸场子的。他说要是赢了就让我们滚。”Kuga说着钻进自己的保时捷911,“要我说,兄弟,要是那辆破车都能把你干下去,你我真的没脸混了。”

Steven扫视了一圈周围的GTR、迈凯轮、捷豹、保时捷,不禁赞同起Kuga来。他对有些躁动的选手声明比赛照常,随后放飞了一只“海妖”录像无人机,顺便和场边的工作人员协调车辆顺序。而陈域?自然最后一个。

有人好心地递给陈域一台GPS和号码牌、对讲机,让他把GPS粘在挡风玻璃上,让陈域有些不解。

“测试无线电。收到请回复。”

“这里是17号车,无线电正常。”

“收到。祝你好运,孩子。”

这声音怎么有些熟悉。

“女士们,先生们!”起点线上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高声说,“感谢观看我们今晚的比赛!

“在这个晴朗的天气里,我们聚集在美丽的鹭岛厦门上空,为这座城市添上流动的光彩!

“感谢赞助商GP快递对我们的大力支持,GP快递,使命必达!

“现在把时间交给我们的解说室,尽情享受吧,诸位!”

解说室?陈域试着登录Ting论坛的官网,好容易找到了直播间,便把手机与车载蓝牙链接,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音响中传出:

“谢谢海子从前方带来的消息,看起来我们的比赛有了一名新加入者,车辆是一辆21款的福特野马。”

“Benny,我不知道你怎么看,但我觉得这位闯入者可能没搞清楚状况。野马和其他车辆似乎不是一个档次。”

“别这么说,Koi。好的,我们看到信号灯已经亮了。”

陈域抬头,交通信号灯的红灯亮了起来。有人拿着气喇叭按出第一声响,四周发动机的轰鸣声陡然增大。

“倒计时,三,二——”

陈域踩了几脚油门,把头盔摘下来扔到一边。至少声音听着悦耳。

“一!”

轰隆一声。陈域几乎不假思索地把油门踩到底,车子名副其实地如脱缰野马一般直直冲出,速度之快以至于陷进座椅里的陈域不得不变道来避免撞上前面的GTR。直播间里忽然传来了兴奋的喊声。

“老天啊!Benny,你看到那辆正在左右超车的野马吗?”

“我看到了Koi!看起来我们的新朋友不容小觑,名次还在上升,已经到了十三名了!我敢打赌,那绝对是一辆机增V8!朋友们,开这车要什么空气动力学啊!看,他超了那辆捷豹T-Pase!洗洗睡吧英国车!”

“老天,这一定会给同志们不小的压力,既然我们的新朋友如此强劲……在两百米直道以后,选手们将要迎来第一个转弯,随后沿着将军祠方向前进。这里车道狭窄——喔!十号吴惟学的奥迪R8的试图在弯道外侧超越七号Hadis的R8,两辆车正在交锋,但这个弯道很短,他能不能——”

一声巨响。陈域向左猛打方向盘以避开刚刚一头撞在水泥墩子上的十号车。轮胎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惯性几乎将他甩出座位。幸好两秒后抓地力稳住了车身,他打回方向盘,沿着赛道行驶,瞥见GPS的排名升高了一位。

“看上去他的车得报废了,Benny。我看到老吴从驾驶室里出来了,看上去只是头流血了。后勤车正在过去。”

“不得不说,这次的防护措施很到位,不是吗?”

“是的。感谢科技。至少我们能保证选手的声明安全。搭载了华翼科技的多功能防护终端,选手们不会有任何致命危险……”

“操他妈的!”陈域破口大骂。一个不留神,那辆GTR有追了上来,不怀好意地向左猛地偏一下。陈域只好避让,后者趁虚而入,在双车道变成单车道的时候抢了陈域的位置。陈域恨锤了一下喇叭以泄愤。

“好的,选手们现在正在经过立交桥,旁边是厦门市第一中学……这校舍挺大的,对吧。”

“这一段赛道其实是考验选手的心态啊,Koi,全程双向两车道,最多四车道,没什么机会超——哦,看起来我们的Kuga不这么想,他直接逆向行车,但是有一辆民用车从对面过来了——当心!”

陈域看到那辆911被无奈逼停。在左边车道。他跟着大部队拐下高架桥。

唯一的优势就在于他是厦门人,对路况也比较熟悉。当过了纪念碑以后车队就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走隧道,要么走第一医院那头。无论如何,他得冒一次险。

“等等,Koi,十七号似乎脱离了预定路线。”

“没关系的,Benny,赛制本来就没有钉死路线。只要你能到达五缘湾即可。导航只不过是参考。我看来他应该是要绕路走演武大桥。”

“我同意。实际上钟鼓隧道非常不好行车。只有两车道。完全有可能发生事故。我们看到有十四名选手进了隧道,无人机可能要稍等一下了。让我们切换到引擎盖视角……”


陈域一路狂飙,仪表上的指针始终没有下过八十。尽管几个弯道让他减速,但不要命的机增V8总能在短时间内拉回速度。

当然,选这边这条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野马呼啸着冲下妇幼保健院门口的长下坡,几名带孩子看病的路人转头张望——那就是Site-CN-19-10,也就是基金会的鼓浪屿设施,隔着海就可以看到鹭江道上的一举一动。他向左随后向右打方向盘。一个漂移过弯,驶上鹭江道。


“天哪Koi,九号和十五号已经开锅了。七号和六号似乎发生过碰撞。后面的车已经慢下来了。现在一号Steven一马当先,跟着的是四号Amazon和他的M7,八号朱文鑫和他的改装Z4。”

“选手们正在进入演武大桥,这座桥也是世界上距离海平面最近的桥梁之一。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增加挑战性,组委会在这里设置了一些障碍——”

“所有单位注意,演武大桥出现违法驾驶者,所有临近单位立刻行动。”通信中突然传来警用频率的信息。

“没错!环岛路上飙车可是要千万注意,因为购置了新款川崎和本田摩托车的思明交警大队总部就位于环岛路沿岸。诸位,别被他们抓到!”

操,什么鬼。陈域骂街,这主办方搞成这个样子?但来不及多想,车后的闪烁警灯随即盖过了路灯的昏黄光晕。后视镜里,几打摩托车正快速逼近。警笛声估计把海军码头的水兵都吵醒了。

搞咩啊!这也太离谱了!陈域没来得及多想,直接加大油门。野马车在142公里的高速下提速依然从容不迫。这令陈域大为惊奇。向后看,那辆GTR被警用摩托团团围住,像是蔫了一般一下子瘫在路上。

不对。这不是真的警察。这是异常。看来Ting论坛下了很大功夫。但现在显然也不是思考这个的最佳时机——

“爸爸,儿子给您来电话啦!”

操,这也不是接电话的时候啊。陈域拿起电话。

“喂?徐队,啥事?等下,我开个免提。”

“别废话陈域,你小子把我车弄哪去了?”

那个啊……靠。

“我在追踪一帮Ting论坛的家伙。有点忙,先这样!”

“不是你小子让我开那辆XRV接我爸妈?你——”

呼啦一声,那辆保时捷911猛地从左侧岔道冲入大桥桥面。陈域狠踩刹车才勉强避开。720s紧随其后,发动机的轰鸣响彻鹭江两岸。一看GPS,名次不知何时竟然飙到了第三。

“喂?你还在吗?”

陈域直接断开通话,把手机扔到一边。前方的两辆车短兵相接,落后的迈凯轮左冲右突,在不断尝试着领先的同时仍然在提防陈域所驾驶的野马。两车道的宽度显然不足以给Steven以超车的空间,就在陈域认为接下来最后十公里的比赛胜负毫无悬念的时候,一声轰鸣自右侧的岔道响起,转头看去,一辆黑色哑光漆涂装的道奇挑战者以矫健的身姿冲出主路,直接占据了第一。

“喔喔!看样子六号安兹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性子了。现在她领先。”

“而且和我们的新人一样,安兹的坐骑同样是拥有机增V8强悍动力的美国货。很显然后面的几位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乱了节奏,我们看到Steven要超车了!野马紧随其后,看来Kuga一时的刹车为后面两位创造了机会,他们能成功吗?”

“万岁!十七号咬得非常紧,跟着Steven过了迈凯轮!现在排名再次发生了变化,女士们先生们,前四位为安兹,Steven,我们的陈姓选手,和Kuga。其他选手也已经到达了这一区域。现在他们将要路过的是一国两制的标语……”

“不得不说这次比赛很有看头。现在小陈和Steven正在拼抢——对不起,口误。两人正在弯道短兵相接。等一下,Steven在做什么?他关掉了转向牵引吗?”

“哦,我的上帝,快减速,Steven。他开始甩尾了。哦看这个漂移,但弯道显然不够长,而且小陈走线更窄……他超过Steven了!现在小陈和前方的安兹只剩下两个车身的距离了,他能追回来吗?”

“我的天哪Koi,我必须说这场比赛真是出乎意料,进行到最后现在已经变成了V8赛车之间的对决。”

“没错,两款美国机增V8,究竟谁会更胜一筹?”

“女士们先生们,这里正在直播的是Ting论坛常规赛特别赛事的现场。现在两位领先的选手距离比赛结束还有六公里的距离。我们看到我们的交警大队已经抓捕了六名选手。别担心,他们只是退出了比赛。”

“领先的两位即将进入最后一个赛段,但务必小心,因为前方会有——”

没等Koi逼逼完,陈域就看到了闪烁的警灯。那连成一排的红蓝光晕无疑象征着——

“封锁线。”

怎么办?是真的还是假的?为什么会在这里?在环岛路?

一百米。

不管了,冲吧。

八十米。

该死,安兹在减速。他在干什么?难道这真的是?

六十,五十。

不管了!

陈域狠命把油门踩到底。在车身和警车接触的一刹那他闭上了眼睛。耳边轰隆一声巨响,但想象中那零件纷飞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过去了!是投影!他猜对了!甚至还有音效的投影。陈域回头看,安兹正努力追赶这六个车身的距离。但没有了机会。他看到了那黄色的箭头,正是终点线的位置。陈域一鼓作气,向着黄色的虚拟终点线冲过去——冲线!

手臂传来一阵震颤。陈域轻踩刹车,感觉胸腔中似乎有一个反应堆正熊熊燃烧。他任凭车辆遛到掉头区,正要返回终点线,右前方的岔道口突然冲出几个荷枪实弹的特警,手中端着CS/LS7冲锋枪。一名特警冲过来,来开车门,粗暴地把他拽出驾驶室。陈域只感觉膝盖后挨了一脚,双膝就着了地。

“手抱在脑后!”那人用枪口指着他。

他扫视了一眼。七个人,或许还有更多。全副武装,自己有一把92G——该死他们抽走了。

那个特警把枪交给他们的头。那人看了看,快步走过来,蹲下身看着陈域,眼睛因惊讶而睁大了。他一把扯下面罩,胡子拉扎,饱经风霜,两鬓泛白,这张脸属于鼓浪屿设施MTF“市场保安”指挥官蒋斌。

“搞什么,孩子?”他把陈域拉起来,“你三更半夜在这和Ting论坛的家伙飙车?徐琰知道吗?”

“这车是他的。”陈域指了指野马,“他们影响公众。不过你们在这干嘛?”

“维护社会主义市场体系。”一个少女甜甜的声音从背后响起。MTF全员立正敬礼。陈域转过身,Site-CN-19副主管龙安从道奇的驾驶室钻出,摘下红色的赛车头盔,粉色头发迎风飘扬。

“你打乱了抓捕计划,小子。”她走过来拍拍陈域的肩膀,“处分一会算,现在先干正事吧。”

她按下iWatch的按钮。接到指令的直升机从空地上呼啸起飞,探照灯笼罩着被MTF包围,正不知所措的违法飙车族们。


“So……然后呢?”云岚搅拌着自己的卡布奇诺,问坐在桌对面的陈域。

“让我写八省联考的数学,不到九十不准从禁闭室出来。”

“所以你花了多久达到这一目标?”

“一天零四个小时。”陈域说着喝了口果茶,“感觉这辈子都不想见到数学卷子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