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叛徒05: 世界的叛徒们
评分: +7+x

今天是张雪静到医院做透析的日子。

尽管在天津有着很多能够给她做透析的医院,但是她还是选择了石菖蒲医院。不仅是因为这家医院离她家最近,还因为她很喜欢这家私立医院的气氛,以及医生们温柔的扎针技术。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石菖蒲医院的门外停了好几辆警车。警察们站在自己的警车旁,不知道是在等待进一步指示还是在寻找着什么。

张雪静绕过警察们,走进了石菖蒲医院的大门。但一进门,她就能看到两名警察正在和医院的保安说着什么。尽管石菖蒲医院里随处可见的保安们总是让她感到十分安全,但她还是感到自己的右眼皮莫名跳了起来。

而就在她刚走到扶梯边上的一瞬间,她不详的预感灵验了。

令人胆寒的枪声,突然倒下的警察,和陷入恐慌的人群。


自从Paraclate拜托Boom博士帮忙调查历史上的另一个Site-CN-06已经过去了快一周,但是她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回音。在这一周里,本来自特工Para失踪后就一直在进行的针对Site-CN-06网络的进攻突然彻底停止了。Paraclate的调查也彻底陷入了困局,没有人知道特工Para去了哪里,或是最终投靠了哪个组织。

突然,Paraclate的电脑响起了提示音。瞥了一眼电脑后,Paraclate的内心突然激动了起来。

是一封发送自Site-CN-21的匿名加密邮件。

点开邮件之后,“Site-CN-06 (1968-1990)”一行字赫然映入了Paraclate的眼帘。

她深吸了一口气。

1968年,实验性收容研究站点Site-CN-06建成于中国东南部福建省福州市。该站点的职责为“在执行正常收容站点职责外负责高新收容技术的研究”,其建设发展目标为“为了日后进行接替成为区域主要站点”。

1977年6月,鉴于Site-CN-06的工作表现不如预期,基金会决定放弃Site-CN-06原定的发展目标,将其视作次要站点进行发展。

1987年2月12日,由于在最近几年进行了大量意义不明的科研项目及实验项目并给基金会造成了大量的经济及资源损失,基金会决定在一年内完全废除Site-CN-06,并将其资历不合格的人员全部进行记忆消除后辞退至外界社会。

1987年4月,Site-CN-06向上级提出了“在三年内重组结构、整顿人员、重新开始”的申请。

1987年5月,Site-CN-06的“三年重组”申请被通过,其预计将在1990年5月完成站点的重组。

1990年2月21日,Site-CN-06内部爆发了严重的传染性生物危害泄露,Site-CN-06将自己与外界进行了完全封锁,并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1990年3月18日,在基金会原定采用极端措施对Site-CN-06进行净化的三天前,Site-CN-06解除了自身的封锁,并宣称已经完全清除了生物污染。其中六成站点人员在泄露事故中丧生,剩下的站点人员中有数名科研人员失踪;基金会撤出了存活的Site-CN-06站点人员,并将Site-CN-06的建筑结构进行了废弃与封存。

1990年4月,基金会对Site-CN-06生物污染事件的存活人员进行了安置。

尽管这封邮件只有这么短的篇幅,但Paraclate却从中得到了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然而不只柳暗花明,Paraclate桌子上一颗显眼的指示灯也在此时亮了起来。

是站点安保部门拉响了紧急事态警报。

安保部门刚发起通话请求,Paraclate就讲其接了起来:“发生了什么?站点被入侵了吗?”

“不是的,主管,”站点安保主管的声音仍然沉着稳定,“是我们的外围设施。石菖蒲医院受到了不明武装人员的袭击,我们的外包保安人员已经全部撤离了。”

“武装人员?”Paraclate有些不明白。在中国哪来的武装人员?还是说这些武装人员是拿刀武装的?那为什么要拉响紧急事态警报?难道是相关组织发现了Site-CN-06的位置?

“是的,武装人员。今天早上的时候,有一些警察道医院来调查,说是有人报警医院受到了恐怖袭击。根据闭路电视,就在警察快要离开时多名持枪武装人员突然开枪击倒了医院里的警察。随后这些武装人员就和医院外剩余的警察交上了火。而根据我们在上面的特工的报告,现在医院里的持枪人员只有我们被当作恐怖分子而被警察集火的自己人,真正的恐怖袭击者失去了踪影。”

“那现在呢?”

“大部分平民已经被疏散了,但仍有一部分和医院的外包职工在医院深处不敢移动;但是现在特警已经围在医院外面了,而且正在试图攻进医院。”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Paraclate感到一阵头晕。“叫我们的特工开火反击,但是只许用麻醉弹头;立刻叫上面的站点人员带着医院内部的敏感仪器及文件撤回站点内,同时叫所有还在医院里的特工搜索入侵者的踪迹。还有,叫人看好医院屋顶的那几架医疗直升机,这次不要再把他们弄丢了。”

“明白,我已经命令他们使用麻醉弹还击了;但是警察们使用的是实弹,并且已经击伤了我们好几名特工。”

“那立刻把伤员也撤下来!我现在去外勤部门的3号行动指挥室,到那里等我。”Paraclate咬了咬牙,关掉了电脑上的邮件离开了主管办公室。

“还是没有入侵者的踪迹吗?”Paraclate站在Site-CN-06的3号行动指挥室里盯着摆满了石菖蒲医院闭路电视画面的大屏幕,询问在一旁指挥站点安保人员与特工拖延特警的安保主管。

“仍然没有,但是警察对我们推得越来越用力了。基本上所有在医院里与基金会有关的东西都被搬回到站点里了,要不要让最后一波抵抗的特工也撤回站点里?”

“不行,见识到了我们特工的武器的警察肯定不会见不到人就收队的,我们必须得让他们相信他们已经抓住了恐怖分子。这样,立马枪毙几个换好衣服的D级人员然后把他们的尸体运到医院里,先让我们的特工伪装成恐怖分子被警察击毙了的假象。然后让他们全部撤回站点。对了,找几把最烂的武器塞到那些尸体的手里。”

“明白。那关于那些真的恐怖分子怎么办?”

先不要管他们,既然他们不见了踪影那首要任务是先让警察相信他们已经击毙了恐怖分子,其他的后续处理等枪战平息下来之后再去考虑;这些恐怖分子不可能就这么直接消失在我们眼皮下的。除此之外,注意站点内的安保,不要让任何人趁乱混进来……”

说到这里,Paraclate突然想到了什么。


“快,快把他送到医疗站去,他腹部中弹了!”一出电梯,医护人员就连忙推着一张担架床跑向了站点里最近的医疗点。

看着在床上痛苦挣扎的特工,Para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愧疚之情。随后,她在没人注意到的时候摘掉了自己脸上的医疗人员的口罩,闪身走进了站点的深处。


走出工作委员会的会议室,Para扶着墙不知道在走向哪里。然而刚走没多久,她就发现本来空无一人的走廊中突然有一把枪正对着她的头。

“哦呀,很久不见了呢,Clate。”

特工Paraclate用标准的持枪姿势瞄准着Para的头,“的确,很久不见。”

Para试着走向特工Paraclate,但是却被命令了“不许动”。

“说实话,我没以为你能这么快弄明白来着……看来我有点低估你了。”Para张口对特工Paraclate说道,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

“这不重要,你这个神经病。叛逃了基金会之后又突然这样出现在站点里,到底是要做什么?”

“做我们一直在做的……当然是,拯救世界……呀……”说着,Para靠着墙跌坐在了地上。

这时特工Paraclate才注意到Para的手一直捂着自己腰的右侧,而她白大褂在腰后的部分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Para?怎么回事?你怎么了?”特工Paraclate明显没有料到这个情况,有些迟疑自己是否应该放下枪上去查看她的伤势。

“没什么,只不过是,在背后中了同一个人的两次黑枪而已……但是已经无所谓了,反正我已经报了仇,哈哈。”Para放弃了按压自己的伤口,松开了满是鲜血的左手,“所以你果然,还是没有相信我叛变了啊。不然的话,不管是按照公仇还是私愿,你都该开枪了……”

特工Paraclate没有回答,但是她也没有放下她的枪。

“你知道,我马上就能去见我心爱的人了。”Para干咳了两声,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你可以把枪放下了。一切都结束了。你知道吗,其实爱蒂塔计划与Site-CN-06的纠葛其实比你想象的还要早。”

“你是说在福州的那个Site-CN-06吗?”

Para的神情明显有些震惊,但她说话还是逐渐变得有气无力起来:“啊,原来‘初期防疫’,是你派过去的……我还以为是工作委员会……”

“派遣‘初期防疫’的的确是工作委员会。但是,你是怎么从他们手下逃出来的?”

“其实我并没有……但应该,也差不多吧。我有我自己的特遣队陪着我,所以我还不至于手无缚鸡之力……”Para笑了笑,随之而来的又是几声干咳,“Mobile Task Force CN-Alpha-06,Blood Brain Barrier血 脑 屏 障……虽然规模很小,但每个人都是精锐。他们是直属站点主管的战斗特遣队,虽然平时你看不到他们,但他们会在站点面临重大危机的时候站出来……别担心,等我死了,这些都是你的……”

“真是见鬼!”特工Paraclate骂了一声,收起了手枪蹲在Para的身边开始帮她查看伤势,同时准备用对讲机呼叫医疗人员。

“不……不用了。”Para努力得抬起手,把特工Paraclate句起来的对讲机推到了一边,“经过了我今天所做的事情……经过了我所做的一切,我本来就已经没有命再接着活下去了。”

“你在说什么?你做了什么?”

“自从我加入基金会,加入Site-CN-06以来,真的自以为是做出了许多愚蠢的事啊。但好在最后,还是有一件事情做对了……你只需要知道,这场上演了17年,名为‘Para’的闹剧,该有一个终点了。”

特工Paraclate看着面前正在死去的人,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好。

“Clate,Clate……听好……”Para闭上了她的双眼,努力地想用她失去血色的双唇说出什么,“Site-CN-06,是世界的叛徒。而我们是他们的继承人,脚下则是他们的遗产。但是,没有人说过继承遗产的同时必须要继承遗愿……对吧?”

“Paraclate……恭喜你,终于当上了站点操作主管……”

Para永远地松开了她的手。

05: 世界的叛徒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