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的笔录:羊皮卷
评分: +21+x

Upton失去了一切,只剩下一段残垣、一张实验桌,一台靠背椅——还有那张羊皮卷。

Site-CN-03已经迁走——但这没关系,这不影响Upton的工作,Upton仍破译着羊皮卷。Upton继续窥探着人类的最终智慧。直到现在,Upton还记得当初自己刚开始破译羊皮卷的那一刻,他见到羊皮卷的文字浮出了羊皮卷:

世界已经结束,


那一刻,Upton如痴如醉,他看到了过去、未来以及一切事物。

Upton眼前是像走马灯一般的自己的回忆,Glorious博士、Sean博士和他走在Site-CN-03的林荫道里,Glorious和Sean在争辩什么,Upton边微笑边听着;Moolf博士和Upton在被月光笼罩的沙滩上谈着人生与未来;Oliva博士与Upton去中东的旅行…所有这些在Site-CN-03的回忆,一幕幕的在Upton眼前浮现。Upton继续破译着羊皮卷,空中浮现的他自己的回忆暗淡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整个世界的回忆——亚当和夏娃在伊旬园偷食禁果;亿万年前的古老丛林里的类人猿的嚎叫;位于无尽的广袤空间中的冰川与企鹅;无数被阉割屠杀的人类点起的茫茫灯光与排排火焰;地球与月球的那千百次毁灭与重生…来自不同世界线的无尽的回忆冲到了Upton面前,使Upton睁不开眼睛,千万幅画面呈现在Upton面前,他的感到自己的头似乎都要炸裂。

良久,世界安静了,Upton重新恢复了行动能力。Upton仍在沙漠,他感到全身乏力,远处的地方泛起了黑影,Upton被唤醒了最原始的恐惧——他害怕了,那远处的黑影似乎涵盖着世界上所有的恐惧,正当此时,Upton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他被抛弃了,Site-CN-03搬走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告诉他一声,他们是故意离开自己的。Upton苦笑一声,这也是理所当然,谁会愿意和一个吸引天劫的人待在一起。但即便如此,也有人接纳Upton,Glorious、Sean、Moolf…他们都没有嫌弃Upton,所以,Upton才对这个黑暗的世界还抱有一丝希望,所以,Upton才会把基金会的标志画在墙上。

Upton仍破译着羊皮卷。

他知道是因为自己在破译这张神的羊皮卷才引来的天劫,但他不后悔,他也从未后悔,即便全世界都已抛弃了他,他也没有质疑自己在做的这件事。他知道,这是人类的全部智慧,这上面有着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所有一切。他更加疯狂的开始破译,因为他希望找到人类最终的结果。Upton的双手在颤抖,他已经头晕眼花,嘴脚都已经渗出了血,但他依然没有停下他的破译,他已经感到了死神的召唤,他必须先死神一步完成破译。Upton已经快看到了羊皮卷的结尾,他手臂已经溢出了血,眼眶里的眼珠已经快要脱落,直到——

Upton死了,不知为何,血染红了半片沙漠,他的手指还停在羊皮卷的最后一句话上,他没有将羊皮卷破译出来,羊皮卷只剩下最后一行,上面写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