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界物理学:结界的区分与某些灵力常识
评分: +36+x

结合Dr.Desemboltura在结界物理学的第一堂课的发言和相关资料,由基金会重新编成了以下文档进行结界知识的普及。


欢迎,欢迎诸位,都到齐了吧?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Desemboltura(在黑板上写下),是你们的结界物理学的代课老师。在中国分部,你们可以称呼我为水讲师。请诸位注意,这是无饮食讲座,因此我并不期望有人在这里进行任何意义上的进食行为——如果你们有谁这么做了,我一定会知道的。

因为你们已经踏入结界了。

作为本学期的第一节课,点名这种基础流程,我打算会放到最后,建议诸位不要在上课的时候进行睡觉一类的活动,这不仅有可能导致结界中某些有趣的响应节点被激活,还会导致你们拿不到在这堂课上毕业所需的绩点。

好了,大家静一静。在本学期的第一节课,我希望能让诸位拥有一些心理准备,作为一门新兴的奇术衍生学,我们对结界的性质知之甚少。现在这本教科书里仍然充满了不少“它应该起效,但它就是没用”和“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它就是运转起来了”之类自相矛盾的事实和定律。对于入门者来说,这恐怕非常具有挑战性。当然,如果诸位能从接下来的课程中获得乐趣,那我倍感荣幸。

说到这里,诸位对结界有什么认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帅气的红A念完那几句咒语开启的无限剑制的那种“固有结界”,或者诸葛孔明的石兵八阵,再比如说某些奇术师创造的困住他人的小型虫洞什么的……我应该没说错吧?这些东西,从广义上来说,确实也算是结界———就好比我和别人争了半天I Wanna是不是STG一样。

正如我刚刚所说的,有“广义”的结界,自然也有“狭义”的结界,广义的结界包括任何起分隔作用的物质、效应或现象等,说简单点,就是你们家的厨房墙壁和门应该也算结界,所以请大家以后不要再给我争这些东西了,这比争I Wanna是不是STG更无聊。而结界包含有这四个特征:分隔性 有限性 规律性 以物质和能量作为存在基础,这些东西你们会在下节课结界的基本观点中进行系统的学习,在这里先记住名字,暂且不多提了。顺便提一句,我个人认为记住这几个名字就行,概括的很完全了。

有关结界和类似结界的奇术一直出现在各类文艺作品当中,说真的,对于外行人来说会起到相当大的迷惑作用,曾经就有个站点的主管认真的向我提问能不能给他的站点叠加一个结界,我记得很清楚,他是拿木叶村举的例子。

因此,我认为有必要在你们回答之前来观摩一下真正的结界。(取出一个台子)

同学们,我在台子上方放置了一个物品。当然,你们是看不到的,由于结界的分隔性,它不并只是类似光学迷彩那样,单纯看不见,而是对物品的彻底隐匿。(用手拂过台子)当然,目前我们的极限也就只能制作出比这间教室大一些的结界,并且还和真实的结界相差甚远。(将台子放回)

我主要想讲讲的是结界和其他很类似但又不是结界的玩意中的区别,回到我刚刚提的三个情景,请大家从刚刚看到的结界画面同时再使用一下“望文生义”的天赋,从刚刚我提到的四个特征中判断,无限剑制,石兵八阵和小型虫洞哪个算的上是狭义的结界呢?

嗯,看来回答三个的都有,那么,恭喜回答无限剑制的同学,你们答对了。

好的,这位同学…你问的很不错,石兵八阵同样具有以上几个特征,可为什么不能叫做结界呢?

让我们不要局限于石兵八阵这个玩意了,直接将范围扩大为各种由EVE粒子1驱动的具有囚禁,限制的魔法阵,魔法阵这种玩意相信各位并不陌生,对于魔法阵的基本结构和特殊施法单元我就不在此处复习了,但事实上这一类的魔法阵都不能称之为狭义上的结界,否则结界物理学就不会单独开一门课了。

现在我需要邀请一名可爱的观众上来帮一个小小的忙…唔,是怜小姐吗?(指向门口处)真的感谢怜小姐为我捧场,以我对她的了解,我认为她是不会来的。哦,我们其实在大约3年前就认识了,她在各种EVE粒子的共通性上点拨了我,虽然是主要运用在蓝型2和绿型3,但是对我来说还是有不小的启发性了。

让我们欢迎怜小姐!客套话就不多说了,那么,雾怜小姐,可以以最简单的方式构造一个能放出火焰囚笼一类的魔法阵吗?构型随便啦,回火4不要朝着我们就行。(笑)

好的,一个简单的魔法阵呢,各位同学可以看到通过开物5释放的EVE粒子的流向。好的,那现在,请把这个魔法阵的EVE供能交给我。(雾怜将开物撤去,由Dr.Desemboltura接手)请同学们看好,接下来并不需要推断EVE粒子的聚集方式一类的,只需要注意它的颜色就可以了。

(火焰起初并未发生异常变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魔法阵逐渐消失)嗯,大概完成了。雾怜小姐可以来摸摸阵法的上方吗,不,我保证不是用隐形和热量禁锢啥的,我保证安全。对,就像我们这个房间一样安全。(笑)

一个简单的实验已经结束了,同学们有观察到什么异样吗?魔法阵消失了?输入的EVE粒子竟然是自己完全没有见到过的?嘛,这些确实很值得讨论,但由于已经上了挺长一段时间的课,那就暂时休息一下,下节课我将一一解答。这里还有一个忙需要雾怜小姐帮,就是我的花名册忘到后台了,能不能帮忙取一下呢?




很不错呢,竟然都到了,希望大家可以保持这个劲头。

让我们回到刚刚的小实验上,想必大家有一肚子的疑问,那就一个一个来吧。

嗯…好的,这位同学一下子将问题问的差不多了。(笑)在座的各位都接受过奇术的课程,自然知道对于施法造成的结果仍然需要遵守物理规律,热量并不会凭空散去,而刚刚怜小姐明显没有被烫伤,那么按照正常的想法,只有可能是我在魔法阵术式中加入了热量转移的言灵,但是大家亲眼所见,EVE粒子的输入和聚集方式并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颜色”,由蓝色变成了半透明的颜色。在大家的以前的学习中,EVE粒子只能通过构成的改变影响术式,使用蓝型或者绿型,只要构成相同结果就相同,那这是怎么回事呢?

很好,这位女同学。希望大家还没有忘记我上课时拿出的那个台子。没错,我刚刚确实构建了一个非常简单的"结界",结界直接将火焰覆盖,从而将其隐藏。

话回到上节课提到的各种由EVE粒子驱动的具有囚禁,限制的魔法阵,我记得当初我是拿石兵八阵举的例子。之所以这些魔法阵不能叫做结界,是因为缺少了一种特殊的灵子力,简称灵力。灵力的本质我们会在后续的课程进行学习,届时给你们上课的可能就会换成Mr. J. And了,我在这里只进行一些简单的灵力科普。

魔法阵的构成,基本上来说都是EVE粒子按照规则排序,形成一些节点并且将其链接,而灵力和EVE粒子并不完全相同,据我们目前的情报,结界的本身就是灵力的密度边界。在结界内的灵力密度大于结界外,灵力能作为一种特殊的能量,会被某些特殊的生物吸收,甚至形成“灵力文明”。

扯远了,由于EVE粒子和灵力的差别,所以基本所有的魔法阵,都无法称之为狭义上的结界。也由于我们对灵力的研究远没有对EVE粒子的认识程度高,目前很难通过人工方法合成灵力团形成大范围的结界,我上面也说过了,顶多也就只能构建这种范围不超过一间礼堂大小的结界。而现阶段很多对结界的研究,都需要通过天然的结界才可进行,但由于种种原因(比如说无法让人类本身进入结界,而器具却又无法返回也无法连接信号),结界物理学还是偏向理论方面的研究。

接下来就看另一个了,小型黑洞。嗯,这个东西总感觉挺可怕的。嗯?那位同学?哦…很棒,这位同学很聪明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并且我认为他是预习了下一节课的。

你的想法很有道理,根据规律性原理,一切结界都是有规律可循的。在广义结界理论中,规律性的体现包括但不限于灵力流动、转化、作用的程序性,完全无规律的结界是不应该存在的。而小型虫洞通常不稳定甚至无规律————这就是这位同学的判断依据了。

虽然很有道理,但是我想说的是,从狭义结界理论的猜想上来看,小型虫洞比魔法阵更接近结界,换句话说,灵力是可以构建出一条类似结界的通道,并转移物质的。不,这跟SCP-3001有本质区别——举个例子,或许你们有所耳闻:数年前日本的长野县,GOC的同僚们就在他们的某次行动中发现过一类“霊力結界ワームホール”,又称隙间。他们对此展开了大量研究,收获颇丰——仅仅那些公开的研究数据就曾让整个学术界产生震动,这不单单是因为这种虫洞此前存在于狭义结界理论的猜想当中,它的出现使我们进一步确认了该理论的可信度;更是因为由于其特殊的性质,无干涉情况下,这种通道绝无可能扩展到如此规模,并维持这么长的时间——以至于GOC能够得到几千页的分析成果。

第二条才是使学术界真正震动的原因,它表明了两种可能:一,某个特殊组织,可能是GOC,对灵力的研究得到了突破性进展,并且基于先前的理论进行了实验。但是对灵力的使用就如同核电一样,不可能没有任何消息传出。第二种,也就是GOC公开认为的,是异常个体或集群所故意构建的。毕竟一个无意识的虫洞恰好形成在GOC的研究区,又能维持如此时间?不可能。无论这个异常个体或集群的目的是什么,它都无疑极大的推动了GOC的研究进展。

请大家安静一下,研究结界物理学并不是让你们和异常个体打交道的,同时我们也掌握着异常个体的情报。根据资料显示,能以异常手段构建隙间的,只有生活在合适的灵力场的亲灵生物才可能掌握。第一个是Site-8140的名誉博士Yukari,好像连对研究的帮助都没有做过。第二个……叫做黑鸟——好的,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好吧?请诸位珍惜自己的职位……

我开玩笑的,似乎中国分部的诸位经常产生此类忌惮。但是请记住,在这个部门,如果你真的有证据说明解剖掉我们的上司能推动技术的进步,那你尽管放手去做就是,因为我们现在急需一场学术上的胜利来赶超在这个战场上与GOC的差距。





听了这节课,你们是否对结界物理学产生了一些兴趣?嘛,这是无所谓的,毕竟你们已经选了嘛。我和其他任课老师会竭尽全力来教好你们的。

结界物理学是一门新的学科,很多人刚刚毕业,在学习的时光中就能对这门学科做出自己的贡献。在日本,那里的结界物理学的研究,由一个比你们大不了多少的女孩,玛艾露贝莉·赫恩小姐领导,由于目前发现的最大、最古老的人工结界位于日本,她在大学期间就对其进行了认真细致的外围考究,发表数篇与其相关的高质量论文,为陷入僵局的结界物理学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可以说是可以铭刻在结界物理学这门学科的丰碑上,我希望我的学生可以像赫恩小姐一样,深入钻研,奋发向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