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摹

当我还在学校的时候,一位老师常常说道,如果你觉得不开心了,觉得情绪不好的话,那就把事情都写下来吧,那能让你好受一些。不过我想,我的方法或许与她的本意有些出入。我并没有真的把它们写了下来,我只是描摹着未来。在我将要动笔的地方,我能在那上面看到那些字迹,而又因为它们将要被写在那个地方,于是我便也就写下了它们。尽管这的确是属于我个人的情感与思绪,但要写的是什么却并非是我所能够决定的。这是来自于未来的文字。一名博士告诉我说这一切没什么意义,只是因为我看见了未来,于是我便写下了它们,而又因为我将要写下它们,于是我方能看到它们在未来出现,这是一个悖伦(paradock)。我自己也觉得这里拼错了,但是,我没有选择。我只是在描摹而已。

我厌恶这里。我厌恶着整个基金会,还有他们所说的什么控制收容保护的屁话,我厌恶自己被囚禁在█████████████。我还知道他们将要来收缴这张纸,因为我已经看见了,他们会在这个地名上涂上黑条,我的名字上也是。我可以管自己叫玛丽莲·梦露,或者是寇特尼·洛芙,欧普拉也行,杰西卡·阿拉芭也无所谓,这都没什么问题。但是,一旦我写下了█████████████████,我就会看到他们把这个名字标记出来。这样就好像我已经不能再拥有名字了。我就只是个天杀的SCP了。我讨厌这点。

我厌恶这里的怪物。那些特工为什么要我去看那些恶心的东西?眼睁睁目睹着一具具躯体被撕扯得支离破碎实在让我作呕,我知道那些怪物将要犯下血案,但我无能为力。我为自己那被恐惧所支配的哭泣而羞愧,为那因禁不住的寒意而失禁的自己感到无颜,该死的这张纸上的秘密没法藏住,如果可以的话我会自己去写,但可恶的是,我能做的,就只是描摹而已。

这里的博士让我觉得恶心,绝大部分的。他们之中只有极个别能称得上是好人,而剩下的那些,他们的冷漠已经融进了骨髓。我讨厌████████████博士和██████博士,同样厌恶的还有他和她那被涂上黑色的名字,我没有半点机会去写下自己的恨意,我不甘心,但我能做的,就只是描摹而已。

不过这里的食物还不错。我喜欢食物。我不是Anna Rexy狂热女孩之一,对于美食,我一直很享受。只是吃东西的时候,我绝不能看着它,因为我会发现放在我面前的是一坨大便。我没法在自助餐厅里自己取东西,不过对着菜单让别人帮忙倒是没有关系,当其中一名特工把我的眼睛蒙上以后,另外一名就会把食物端过来。蒙着眼睛吃一点也不爽,但总好过对着一盘大便然后把它送进嘴里。这比静脉注射还是好了不少,那搞得我像不能自理一样。

我知道他们在让我摄入镇静剂。而且我还知道他们不止这一招。他们把药片藏进我的食物里面。他们觉得要是不那么做,我为了不再看到那样惨象,就会像个疯婆娘那样把自己的眼珠给抠出来。不过我不可能真的去那样做,因为当我照镜子的时候,我还能看到自己的眼睛。如果某一天我看不到了,那么,这件事情的发生也就无可阻挡了。

当我写下这一行时,纸张上就没有再出现其它的字迹了,我想这也就意味着他们马上就要来找我了然后给我戴上那天杀的手套我干死你们我的名字是█████████████████我的名字是█████████████████我的名字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