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继续

“所以说,你都记住了吗?下一队旅客会在半小时之后到。”

“没准吧。兄弟,这可是我执行过的最奇怪的任务。”

“嗯,2771的任务非常……令人难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Tutella没有逻辑,没有理由,但它变不了,所以你只要熟记它,你就会变得很珍贵。作为奖金,你能拿回现钱,所以说别搞砸。”

“明白。”

“哦,还有一件事。如果他们笑了,你就完蛋操了。”

“……啥玩意?”

“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试了很多不同的方法,但还没有正确的。这是现在措施的最大漏洞。就把那当成是让你提前下班吧。”

“那好吧。我能来根烟吗?”

“不行。有个人试了,但现在看来他应该是引发了地震或什么的吧。那人再也没有进来过。”


在基金会里工作五年之后,Michael已经对恐惧麻木了。那些他帮助收容的异常已经失去了徘徊在他脑海中与恐吓他潜意识的能力。然而,没有东西能够制服他对这大量奇怪事物的惊奇感。当另一名旅行者从那条似乎没有起点也没有尽头的舌头路走向他的收费所时,他想起了一句以前曾是他导师的高级研究员喜欢的一句话:我们有时都会担心一个能吃掉你脸的怪物,但我们的工作是研究它为什么要吃掉你的脸。

旅行者给了他一张粗制的ID卡。他尽量不畏缩,咬掉了上半部分,用教练给他的箔裹住剩余部分并交还。交通继续,在他的脑中与路上。

好吧好吧,他们不用语言,我们就知道这么多,在下一块肌肉前进前,他想。他们的语言暗示中,挫败与愤怒是相同的,但不同于其他的。这是什么逻辑?

旅行者走到了他的收费所。

吃ID卡、撕掉他们的脸……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旅行者笑了。

哦操。哦我操操操!Michael在脑中过了一遍他所读过的、不恰当的对笑的回应,并试图选择他所没有在其中看到的方法。拒绝没有用、让他们过去也没有用……呃……

收费所的门上响起了一阵响亮的敲门声。惊慌失措的他拿起一卷箔纸向旅行者扔去。在2771-1实例将他带走时,他觉得他看到她的面部表情发生了变化。


“……所以说你就朝她扔了一卷箔纸?”

“啊,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所以说没错。但还是没用。”

“他们在把你带走时,有什么反应?”

“他们摇头,用力大声的拿拳头击打手掌。”

“在旅客对我笑之后,他们对我做了同样的事。我恶狠狠地盯着那哥们约莫一分钟,然后他转身走了另外一条路。接下来我就只知道那些制服人都围着我。”

“不管如何,他们想要表达些什么呢?”

“我觉得,这是他们表达‘那还不够好,做点别的。’的方法。但问题是,他们从来不告诉我们那些别的东西是啥。在我们与那些笑着的哥们发生不愉快的事时,他们会很恼怒。但我们看到他们最恼怒的时候,是让一个笑脸人穿过收费所。这也不对,那也不对。”

“我也差不多。我希望在遇见笑脸人之前先遇上几个‘普通’人。烟包装的税刚涨,我钱包都瘪了。”

“哈哈!嗯,那玩意对你健康的伤害还没有咱们一半的工作厉害呢!”


这次,他用了六个小时。他设法获得了5000美元,并几乎忘记了程序366-Tutella并不是完美的。在这天赐之福被一个老人的迷人笑容打破时,他的思想仍然在沉思着如何使用他这一天中所得到的财富。

不!他妈的,别再来了好吗,我做的那么好……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脸变得越来越红。他想着要花好几个月的时间做这件事、在搞砸后被无数次粗鲁的劫持、为什么这一切都说不通……

……然后,就在门即将打开时,他崩溃了。他掏出了手枪,用他平生最大的声音喊着:“去你妈的!”,瞄准旅行者的前额,扣下了扳机。

时间在那一刻似乎停止了。他转过身,看到了2771-1实例并没有盯着他,而是盯着路。他下方的“地面”开始摇动,舌头肉在剧烈震动,舌头上面的人完全不知所措。当他的目光回到道路上时,他看到了舌头扭曲成一个无底的DNA双螺旋结构,将尸体滑入遗忘。

2771-1实例对Michael点头,使用手指在他们的嘴上做出切割的动作,离开了收费所。

交通继续。


行为 回应 结果
旅客微笑。 大喊“去你妈的”并用随身武器攻击旅客。 运输系统会膨胀为螺旋并吞没受伤或死亡的旅客。交通继续。

“真不敢相信这居然成功了。”

“有一说一,我很惊讶你竟然是第一次尝试干这事的人。”

“不过有一件事,我不认为你必须大喊、骂人才能成功。毕竟似乎这是他们唯一不同意的东西。”

“确实。那我就把它划掉了。但这是他们应得的。”

行为 回应 结果
旅客微笑。 大喊“去你妈的”并用随身武器攻击旅客。 运输系统会膨胀为螺旋并吞没受伤或死亡的旅客。交通继续。

“这活真尼玛怪。”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