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頻/遙測記錄 Epsilon-12-1555

记录抄本Epsilon-12-1555
背景:机动特遣队Epsilon-12(“设施管理者”,现全灭)曾是编制用于调查异常工业设备和设施的。该记录是他们的最后一次探索:对特工Harris的搜救行动,他在对SCP-1555进行初步调查时失踪到现在已经45分钟。

Alpha:每个人都穿好装备打开无线电了么?
<来自小队的回应。>
Alpha:各部检查。
Beta:氧化物和氦氧混合气已经准备完毕。
Delta:准备好了。
Gamma:准备好了。
Alpha:呼吸器检查。
Beta:过滤器无问题。
Delta:过滤器无问题。
Gamma:等等。[沙沙声。]过滤器无问题。
Alpha:Delta,检查Gamma的过滤器。
Delta:没问题了。
Alpha:检查密闭器和气密性。
<MTF制服加壓時的嘶嘶聲。>
Beta:密封完好无问题。
Delta:密封完好。
Gamma:密封完好。
Alpha:遥感检查。
基地:电缆,无线电,和VLF(超低频)100%。充气密封并排气。
Alpha:装备检查。
Beta:步枪,无问题。副武器,无问题。
Delta:副武器,无问题。摄像机,无问题。
Gamma:副武器,无问题。分析包,无问题。
Alpha:好的,各位。速进速出,顺便在路上做点小检查。让我们看看是不是能找到特工Harris。进入。
[此时,MTF穿过了SCP-1555炮管下面的门。]
Beta:很多管道。
Gamma:没错。
Delta:管道。
Alpha:是的,初步报告说有很多管道。基地,我们将上前检查一下管道内有什么。
<來自Delta外接麥克風的彈響。>
Delta:听上去不像有东西在里面。或者我没法隔着头盔听见。
<又一声沉闷的金属声。>
Dleta:这个发出嘶嘶声。可能是蒸气。
<Delta相機快門的喀擦聲。>
Alpha:继续前进。
<MTF沈默地深入山中5分鐘。>
Gamma:你知道,对一个从没人来过的地方,这里太干净了。所有的管道都闪亮得发光,没有锈迹。
Beta:大部分的尘土都来自人类皮肤,你明白的。
Gamma:噁,谢谢。
Delta:一定是管道。
Alpha:保持警惕。我们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管道,而特工Harris还在这里某处。
<两分钟的沉默。>
Alpha:基地,走廊变得宽敞了。我们在一个巨大的隔间里,这里到处都是管道。还有阀门。其中一些有标签。
Gamma:“制造气体。”
Beta:这个写得是“乳剂”。
Gamma:传送照片。
<Delta相機快門的喀擦聲。通過光纖傳送照片;在此附上。>

piping.jpg
第一次探索时SCP-1555的第一间房间。點擊放大

基地:你们可以取得样本么?
Gamma:当然。
<Gamma工作了幾分鐘,把隔離器裝到管子上,並鑽出樣本孔。聽到多聲嘶嘶聲。>
Gamma:基地,我发现2个真空管道,4个有蒸气。质谱仪分析“制造气体”里的是蒸汽。“乳剂”管道里有某种浓浓的,黄色的东西。传送样本。空气十分干净,详细点说。25%氧气,75%氮气。
[Gamma用真空样本管送出了一小瓶物质。物质现实出黄色,并含有大量的卤化银分子。]
基地:样本收到。准备好就继续前进。
Gamma:有什么东西穿过了真空管道中的样本采集点。我认为这个是靠压缩空气工作的。
Alpha:前进。
<22分钟的沉默(除去情况检查)MTF正进一步深入项目。>
Gamma:等等,有辐射。
Alpha:好极了。浓度如何?
Gamma:这里的话还没有危险。等等。我探测的指针还在一极上。
Gamma:这说明再往下3m辐射仍然是无害的,但是增加量仅仅只有一点。
基地:前进,测试仪表示你的制服能够抵挡这种程度的辐射。
Alpha:那是另一个房间,更多的管子从房间的墙壁上伸出并且向里面延伸进去了。
基地:继续。
Alpha:很多管道,就像之前一样。在房间中间有着某种机器;很多管道连了进去。仍然没有发现Harris的迹象。
Delta:照片传送中。
<Delta相機快門的喀擦聲。通過光纖傳送照片。>
基地:稍等,伙计们。正在分析。
<2分钟的沉默。>
基地:好了,Alpha,你们发现的东西是一个小型的核发生器。它看起来像个标准的美国海军军用核发生器。
Alpha:他妈的。
基地:这该死的不是一艘船,究竟他妈的怎么回事?
Delta:我没有看见任何操控杆或其他什么东西。也没有安在控制室上的窗。
Gamma:伙计们,离这些管子远点。那是有放射性的。
基地:你能取些样本吗?
Gamma:当然没问题。
<只听见30秒Gamma安装好一个隔离器并且钻了一个孔的声音。>
Gamma:探测器显示这是六氟化铀,让我们还是不要乱来——该死的!!
<传来巨大的嘶嘶声。>
Alpha:操!快跑!这边!
<一分钟的喘气声,队员从反应室中跑出。>
Gamma:操它的一片该死的增压片把隔离器给炸了。操蛋的辐射气体全喷到我身上来了。
Alpha:基地,在出口处设置一个除污设备
基地:收到。
Alpha:Gamma,在你的头盔的第三个隔层里应该还有一片碘化钾片,吃了它。
Beta:他妈的管子。
Delta:是的。
Alpha:你的放射量测定器显示了些什么?
Gamma:我的衣服已经有放射污染了,我就要得他妈的癌症了,但是我还活得过今天。
基地:你们还能继续进行吗,Alpha?
Alpha:收到,基地。让我们现在开始操更多的管子吧,伙计们。
Delta:你说得对。
Beta:我再也不碰任何管子了。
Gamma:我防护衣的外层已经脱落了。
基地:那很有可能是因为你刚才染上的腐蚀性气体。别担心,我们现在正在搭起帐篷。
Gamma:除污装置可治不了癌症。
基地:别这么肯定你会得癌症。
Alpha:前进。
<15分钟的沉默,除去检查设备的时间。>
Alpha:我们看到了一些符号。这些管子都缩回墙壁里去了,并且上面都有着符号。这儿出现了一个新的房间,它看起来就像是通向一个大过道的——像对角线一样上上下下。那之中有一大束管子从天花板延伸到地上。
[当前,惯性导航系统显示MTF已经接近山体中央了,离峰顶有400m。]
Beta:这些都是危险标示。
Delta:这个是用德语写的。
Gamma:探针显示这里没有辐射,但这里也没有氧气,等等。
Gamma:这里面的空气都是他妈的氦气。这里没有物理性的分隔物,就仅仅是空气改变了。
基地:小心地前进。
Alpha:收到,前进。
Beta:我们这次还是不要操任何管子了吧。
[所有的电子遥感信号都消失了,从MTF处传来的机械光学声音信号和样本试管信号仍然连接着,外部的麦克风不起作用了。对于MTF以莫尔斯电码进行联系是因为没有合适的光学解调器。]
基地:状 态
Alpha:我们所有的电子设备在踏入门口的一霎那就全停止工作了。
Alpha:我们正在退往门廊,并且我的设备仍然不能工作。
Gamma:分析包也同样坏掉了。
Beta:我的步枪还能用。
Gamma:耶稣基督啊,别在这里开枪,你会打到管子的。
Beta:操它的管子。
Alpha:下次好好做一个他妈的环境检查,Beta。
Delta:我的DSLR也坏了,我在背包里有一个老式的宾得机械相机,抓着。
Delta:没有读数,只有高速的黑白画面。希望Gamma在占得离我这么近的时候没有忘记那事情。
Gamma:我的衣服放射性没这么强。
<短暂的停顿。>
Alpha:操啊,我的电台起火了!
Alpha:大家都把你们的电子模块摘下来!
Alpha:所有我们的电子设备都着火了。
Gamma:我把我的分析包扔进了氦气里,它没有着火,但是在地板上熔成了他妈的一团。
Delta:基地,我希望你们收到了早先我传过去的照片。我的记忆卡已经完全清空了。
基地:收 到 了
Alpha:基地,对策?
基地:等 等
[研究员花4分钟开了个会。]
基地:继 续 前 进,但 是 在 有 明 显 危 险 时 返 回
Alpha:收到,前进。
Beta:基督啊,还要往下?
Delta:这里有一个从走道侧面切进去的楼梯,为什么这里一个他妈的人都没有却有楼梯?!
Gamma:从那陶瓷绝缘体来看,在那个楼梯的右边有着好几条高压线顺着它延伸下去了。那边就没有绝缘体,我们还是靠左边走吧。
Alpha: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伙计们。
Alpha:在走廊的低处尽头有一种力量在把我拉过去。
Delta:我在这里有水准仪反应,有可能是重力异常。
Delta:让我来调查一下这个区域—我已经见过有人在一个谷仓被潮汐力给扯成了碎片,那一点都不可爱。
Gamma:那就是操他妈的风顺着走道吹下来而你就是个该死的笨蛋。
Beta:是的,我能听见。
<7分钟的沉默。>
Alpha:在左前方有一个向上的门口,我们调查一下。
Alpha:上帝啊,我操他妈的,我找到Harris了。
基地:状 态
Alpha:他的下身已经完全被切除了,很光滑的切口。
基地:原 因
Alpha:没看到任何东西。
Beta:这边有个走廊。
Alpha:调查。
<1分钟的沉默。>
Beta:基督啊!停下停下停下停下!
Alpha:这是怎么了?
Beta:我的步枪枪管就这样他妈的被切断了!
Alpha:看起来在这走廊里有一个陷阱,周围看看。
Beta:就在我把那操蛋的棍子递过去的时候,就被切断了。
Delta:那在地板上的他妈的是什么?
Beta:我的步枪碎片还有—哦我的天啊。
Gamma:我要吐了。
Alpha:别在那防护服里吐,你不会那样做的。
Alpha:基地,我们找到Harris的另一半了。
基地:状 态
Alpha:在地板上都是他娘的微小碎块,看起来跟沙子似的。
Delta:如果你看得足够近你就会发现在这个陷阱之中从天花板上垂到地上的东西,看着就像是薄而利的细线。
Alpha:返回。
<一阵巨大的声响从队员的防护服之中传来。>
Gamma:他妈的怎么了,Beta?
Beta:我不能用这操蛋的步枪,这东西的气管给切碎了,现在我们知道它能切碎这整一杆枪了。
Delta:他妈的跑啊!
<1分钟的沉默。>
Alpha:顺着通道前进。
Beta:现在风往上吹了。
Delta:它跟着我们呢。
Beta:这风越来越强了,伙计们,打开你们的耳机—操,没有耳机可以用了。
Alpha:抓住这些轨道就好。
Alpha:抓紧了,那东西是用镓或者其他什么做的,我一碰到它就融化了
Alpha:抓死了,如果风力一直上升,那就往一侧贴着挤成一团。
<3分钟的沉默。>
<忽然风声可以透过防护服听见了。>
Beta:操!
Alpha:Beta,到这边来!
Beta:这是在吹他娘的过道呢,这里一个操蛋的通风口都没有怎么会这样?
Delta:看,在那里有一个通风口!
Beta:操!!
<一声很大的叮当声从Beta防护服之中传来。>
Beta:伙计们,我现在在这他妈的电线上了!
Alpha:抓住一根管子然后顺着电线爬过来—你的防护服是绝缘的—它会抓住—
Beta:这电线烫得不行,它们正在从这他妈的绝缘层里烧起来!
Alpha:坚持住!
Beta:我他娘的坚持不住了,我—
[从Beta处传来的光学信号中断了,真空管线向基地传输了氦气。]
Gamma:Nielsen!
Alpha:上帝啊!这该死的!
Delta:我们他妈的快走吧,这风又向下面吹了!
Gamma:操你妈的管子!
<4分钟紧张的呼吸声。>
Alpha:基地,你在吗?
基地:是 的
Alpha:我们现在就出去了。Beta死了—那电线引燃了她的防护服并且把她活活烧死了。我们已经封锁了那电子管—它还能工作吗?
基地:是 的
Delta:这通道通向左边。就通向我们进来的那该死的方向。
Gamma:缆索也从这里延伸下去了。
Alpha:基地,收紧缆索,能做到吧。
基地:没 问 题
Alpha:它收紧了,前进。
<6分钟的沉默。>
Alpha:墙壁变了,他们不再是混凝土的了,而是铆接钢的,看起来是这样。
Gamma:上了橄榄色的亚光漆。
Alpha:在正前方有一个房间,我们将穿过它出去。
<1分钟的沉默。>
Alpha:在那里面有他妈的一个湖。那深得要死还有该死的一大堆管子伸了进去。
Delta:这真他娘的大—看起来方圆有一英里。整个天花板上都是卤光灯。
Alpha:基地,我想我们还在山里。这不应该有这他妈的大。
基地:等 等
基地:你 们 在 山 里。缆 线 放 出 了 1200m 长
Delta:看,在水下也有灯。
Gamma:它是蓝色的。看起来就像—就像是一湖都是核反应原料。
Gamma:样本线路仍然能工作是吧?
基地:是 的
Gamma:我把湖水的样本送过去。
<过了2分钟。>
Gamma:你们搞定了没有?我们只剩下能够支撑2天的空气了。
[和预计一样4分钟后样本瓶到达了基地,它一到达就触发了辐射警报器]
基地:走 走 走 - 危 险 - 样 本 高 辐 射
Alpha:这操他娘的,我们走,跟着缆绳!
<3分钟快速呼吸声。>
Alpha:等等,我们休息一会儿。
Gamma:收到。
Delta:让我们—啊!
<从队员的防护服之中传来一声碰撞声。>
Alpha:这他妈的是怎么了?
Delta:我靠在一根该死的管子上然后它从墙上倒了下来!
Gamma:这里面都他妈的是老鼠!
Delta:成千上万的老鼠!
Gamma:该死的老鼠管。
Gamma:该死的老鼠,该死的管子!!
<从队员的防护服之中听到了数声枪声。>
Alpha:他妈的给我停火!Gamma!
Gamma:操它的管子!
Delta:你打中了那边的那一根—它漏了。
Gamma:哦,不。
Alpha:Gamma,把你的副手武器给我。
Gamma:是,长官。
Alpha:那里出现了一团翻滚的云雾,说不清是气体还是蒸汽。
Alpha:我们必须向前走了。
<2分钟的沉默。>
Delta:哦,基督啊,这里冷的要紧,液氮什么的。
Alpha:尽快通过这里吧。
Gamma:我防护服的连接处都覆盖上了一层冰霜。
Delta:我的还好—你可能需要那层外层防护。
Gamma:操他妈的管子。
Alpha:地上都是冻老鼠。
<2分钟的沉默。>
Gamma:我连我该死的膝盖都弯不下来了。
Alpha:接着走。
<1分钟的沉默。>
Gamma:有什么东西掉在我的空气组件上了—我的空气开始变冷了。
Delta:我的还好。
Alpha:看起来你的气罐暴露出来了—我们马上就把你带出去。
<1分钟的沉默。>
Gamma:伙计们,我的肺都他妈的冻僵了,而且我的防护服膝盖都僵硬了—如果它们冻上了你们能拽着我走吗?
Alpha:我们会把你带出去的,Gamma。
<2分钟的沉默。>
Gamma:伙计们,我的膝盖冻住了,我要摔—
<一声折断的声音。>
Alpha:操!Gamma!
Delta:他的头盔已经碎了。他已经死了,放开他吧。
Alpha:该死的上帝啊!
[从Gamma防护服上传来的光学信号切断了,并且真空管路送来了氢气,几秒钟之中就到达了极低温。]
Alpha:让我们他妈的离开这里!
<6分钟的沉默。>
Alpha:这里的墙壁上上了2层油漆
Delta:这里暖和了一些。
Alpha:这是那根Gamma敲松的管子的另一头,看起来是空的。
Delta:里面有嘶嘶的声音传出来—一定是充气导致的。
Delta:上帝啊!操!
Alpha:你干了什么?
Delta:我根本就没有碰它!我只是靠着它它就开始喷出老鼠毛来了!
Delta: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28分钟的沉默。>
Alpha:这里有个更大的房间,并且管子都往墙壁里延伸进去了,前进。
Alpha:这个房间很高—看起来就有5、6层楼高。墙壁被半路上看到的类似于石棉的东西覆盖着。
Delta:在那里面有一根管子—伸出天花板一小段距离。它延伸了大约半米。
Delta:操—什么东西掉出来了。
Alpha:回到过道里去!
<玻璃破碎的声音通过队员防护服传来。>
Alpha:那他妈的是什么?
Delta:为什么?为什么甚至这东西都在这里?
Alpha:基地,这里掉出来一个装满了黄色粉末的玻璃罐。
Alpha:Gamma才有样本瓶,我们回不去了。
Delta:我这里有个胶卷盒。
Alpha:好想法。
Alpha:传送样本。
基地:好 的
<35分钟的几乎完全寂静,时不时传来碎玻璃的声音。>
[样本到达,比预计到达时间晚了33分钟]
基地:收 到 - 等 等
基地:样 本 含 有 50% 的 硫 磺 和 50% 的 未 知 生 物 成 分
基地:等 等 就 好
Alpha:挺好—我们可以休息一会了。
[在基地分析样本时过去了23分钟。]
基地:完 成
基地:另 外 50% 是 树 的 花 粉 - 海 岸 红 木
Alpha:早就料到那是些没用的东西。
Alpha:我们走吧,跟紧缆绳—反正那东西总会把我们带回去的。
<2分钟的沉默。>
Alpha:所有的管子又都延伸进墙里了,在前面的墙上有着什么东西。
Alpha:看起来前面从地板到天花板都被开口的管子覆盖了。
Alpha:让我们前进吧,希望它们不会用粘液什么的把我门埋了。
<30秒的沉默。>
Delta:等一下。
Delta:这些都是枪!这些都是他妈的枪管!
Alpha:哦,操!快跑!
Delta:它们在那里就没有了!
<15分钟的急促呼吸。>
<从两人的防护服之中都听到了大量的自动武器开火声音。开火持续了5分钟,真空管路开始泄露了。>
Delta:它停止了。基地,你可以听见我说话吗?我都快他妈的聋了。
基地:是 的
Delta:Alpha死了—我甚至都认不出他的防护服了,我是最后一个了。
Delta:这里在墙上有5英寸厚的铅,耶稣基督啊。
Delta:我把他放下来然后封住管路。
Delta:基地,我离这东西的出口近了吗?
[此时,基地已经送出了12公里的缆绳。在它的最大扩展范围,这又多出了1400m的缆绳。这些额外的缆绳在化学上和物理上都被辨认为与原来的缆绳材料一模一样。这个消息对于机动特遣队的最后一名队员进行了保留以保持士气。]
基地:是 的
Delta:感谢上帝。
Delta:现在准备接着走了。
<12分钟的沉默。>
Delta:在前面有另一个房间。
<30秒沉默。>
Delta:基地。
基地:是 的
Delta:走廊在这里终结了。
Delta:这里有一条小管道,就在地板中间,直径3英寸,长5英寸。
Delta:我的缆绳伸了进去。
Delta:我的缆绳伸进了一根该死的管道里然后我现在出不去了。
Delta:如果我等着我的空气用光了然后呼吸这里的不知道什么东西,那该多操啊!有可能是光气或者氙气或是其他什么东西。
Delta:在我的武器里还有12发子弹,我打算把我他妈的大脑炸出来,在天花板能够垮下来把我埋了之前。
Delta:我会把我的胶卷送回去。当你们还想开发这里时停下吧。
基地:好 的
基地:你 的 坚 持 值 得 敬 佩
基地:我 们 很 抱 歉
Delta:这已经没有什么不同了。
Delta:胶片到了告诉我一声,我会切断这束缚的缆绳。
基地:好 的
[胶卷筒到达了,比预计时间多了4个小时]
基地:看 到 胶 卷 在 这 里 了
Delta:好的。
Delta:在我的住处,床底下有一个锁住的箱子,密码是3589,请把里面的便条给我的兄弟。
基地:我 们 会 办 妥 的
Delta:再也不要把任何人送进来了。用机器人或者别的什么。再也不要让任何人经历这种事情了。我不管那是不是D级人员—没人受得了这种事情。
Delta:我现在就走了,我不会让这鬼地方赢的。
<听到了一阵咔嚓的声响,接着是空气漩涡的声音,然后是一声枪响。>

在Epsilon-12-Delta的自杀之后,从1555之中回收了60km长的缆绳。更多的由非基金会派遣人员进行的探索都被禁止了;另外,对于基金会标准加压样本隔离做出了改进以防止类似Epsilon-12-Gamma经历的喷发事件。

以上是从Epsilon-12-Delta送回的胶卷之中发现的影像。胶卷是富士牌的35mm Neopan 1600型号,以柯达显影液,1+2稀释法进行了11.25分钟的冲洗。因为辐射雾的缘故,在胶卷上有30张照片完全不可恢复了。在1555之中200以下的任何照片都没有被发现。任何关于这些照片的附加环境信息都未知,因为Epsilon-12-Delta在试着离开1555时没有与我们交流这些。点击照片以放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