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14+x


那是你早已切身体验过的。在漆黑中,你低声重复着,一次次,一遍遍:

苔覆石床新,师曾占几春。
写留行道影,焚却坐禅身。
塔院关松雪,经房锁隙尘。
自嫌双泪下,不是解空人。


再普通不过的一天。你打了个哈欠,用食指将金丝边眼镜从鼻梁上推起,随后用力揉搓着因疲倦而有些许充血的眼睛,试图缓解它的疲劳。

明明是令人惬意的冬天的午后,阳光懒洋洋地透过窗户映入办公室内,在地面上留下几个规整的矩形,你却总在整理着书案上的一叠叠资料,这让你焦头烂额。永远整理不完的资料,更何况这些好像早已在哪里整理过。

是在哪呢?似有印象却无法忆起。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尽快把手头这些事情解决,然后尽快把有关SRA1那该死的实验报告给写出来。

这工作量,到晚饭时间肯定也完不成,你如此叹道。

很不幸,你的预言成真了。窗外,血红的夕阳也已近乎完全匿藏,天色已暗,而这份报告却只写完了开头。太阳穴在发胀,耳鸣声同在耳边盘旋的无头苍蝇,嗡嗡嗡嗡闹个不停。你无心再工作了。办公椅随着你用脚对办公桌施的力而缓缓滑出。你用力地靠在办公椅上,椅背被迫向后倾斜,并发出“吱吱”的悲鸣。

你站了起来,伸个懒腰,随后端起了桌上的杯子,准备去享用食堂内给每位员工准备的美食。而在你没有注意的办公室的角落,镜子终于因为阳光的消失而得以歇息——它不用再反射令人讨厌的阳光了,终日蛰伏过后终于可以露出本色。

似有什么在你脑中炸响。你对周围的环境,包括现在身处在这环境中的你,兀的产生了一种诡异的熟悉感。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待着的办公室的环境熟悉母庸质疑,但对自己所做所为产生的熟悉感让一丝不安在你心中滋长。那么熟悉,为什么?

你凝神静气,试图捕捉这种感觉,并将其放大,加以更深刻的体会。然而那感觉像午夜的黑猫,摆摆尾巴,便隐入黑暗中去消失不见了。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像往常一样,该做的是去吃完晚饭回来把报告完成,然后回寝室美美地睡上一觉。

你打开了办公室的门,面前是熟悉的走廊。“嗒,嗒,嗒”,独属于你一人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走廊中。

Site-CN-03平常热闹的地方,此时却寂静无声针落可闻,只剩嗡嗡的耳鸣声在耳畔作响。即使迟钝如你,也意识到有什么发生了。有什么在你耳旁呢喃着,你努力地想集中思想识别它在说什么,但没有成功,也无法成功了。

面前走廊不再。本该是食堂大门之处,现停留着的是一面略显古朴的平面镜。还算亮堂的灯光对镜子无可奈何。镜面似乎深邃,大有一种来者不拒之势,将一切照入其中的光吞入,宛若无底的深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